鲲弩小说

第37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其实,我是她的大学指导老师,”阿朗德淄说,“我知道你的事。你和索尔一起去朝圣。”他俩在西奥坐着的地方停下脚步,后者仍然抱着自己的脑袋。“我的掠行艇在那里。”阿朗德淄说。

领事看见树下停着一艘小型的双人桅轻“西风”。“太好了。我们把西奥送到医院去,然后我得立即去航空港。”

“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成了精神病院,”阿朗德淄说,“如果你打算去你的飞船那里,我建议你把总督也带过去,用飞船的诊疗室帮他进行治疗。”

领事犹豫了片刻。“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有艘飞船的?”

阿朗德淄抬起门,扶着西奥,让他躺在前仿形座椅后的狭窄凳子上。“领事先生,我知道你和其他朝圣者所有的事。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尝试,希望能得到去光阴冢山谷的许可。你无法想象,当我得知索尔登上朝圣者的游船秘密离开时,我是多么地失望啊。”阿朗德淄深深吸了口气,接着问了个他以前显然不敢问的问题,“瑞秋还活着吗?”

在她是个成年女子时,他是她的爱人,领事想。“我不知道,”他说,“我正在想办法及时回去帮她,如果我有办法的话。”

美利欧·阿朗德淄点点头,坐进驾驶座椅,示意领事进来。“我们会想办法去航空港。不过由于那附近正在发生战斗,这一路会很不好走。”

领事背靠在座椅上,椅子把他包围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擦伤、刀伤和一身的疲惫。“我们得让西奥……总督……回到领事馆或者政府大楼或者……不管他们现在管它叫什么名字。”

阿朗德淄摇摇头,启动了阻种轮。“不。领事馆早就毁了,听紧急新闻频道说,是被一颗不定向导弹给废了。在你的朋友去找你前,所有的霸主官员早已到航空馆撤离了。”

领事看着半昏迷的西奥·雷恩。“走吧。”他轻声对阿朗德淄说。

他们飞过河流的时候,掠行艇穿过轻武器火力的枪林弹雨,但钢矛枪在船壳上发出一阵吧嗒吧嗒的声音,能量射束在他们下面划过,喷出一股十米高的蒸汽流。阿朗德淄像个疯子般驾驶着掠行艇——迂回、起伏、倾斜、盘旋,偶尔还让掠行艇绕着轴心回旋,就像在大理石海面上滑行的盘子。领事的座椅约束器紧紧包着他,但是他能感受到五脏似乎开始翻腾。在他们身后,西奥的脑袋在后凳上无力地前后晃动,他已经听任昏迷的摆布了。

“市区已经是一团糟了!”阿朗德淄在阻种轮的咆哮声中喊道,“我会沿老高架桥去航空港大道,然后抄近路通过乡村,尽量飞得低一点。”他们在一幢熊熊燃烧的建筑旁转了个圈,领事后知后觉地认出来,这是他的旧公寓大楼。

“航空港大道能否通行?”

阿朗德淄摇摇头。“想都别想。三十分钟前,有一大群伞兵降落在了那附近。”

“驱逐者是不是打算毁掉整个城市?”

“不。要是他们想这么干,就完全不必这么大费周折,他们尽可以从轨道上开火。他们似乎是包围了首都。而大多数的登陆飞船和伞兵至少着陆在了十公里外。”

“进行抵抗的是我们的自卫队吗?”

阿朗德淄笑了起来,黝黑的皮肤衬着洁白的牙齿。“他们现在已经在逃到安迪密恩或者浪漫港的半路上了……但是,十分钟前,当时通信线路还没被堵塞,报道说那些城市也遭到了攻击。不,你看到的这微不足道的一点抵抗来自十几个军部的海兵,他们被留下来守卫城市和航空港。”

“这么说,驱逐者还没有摧毁航空港,也没有占领它?”

“还没有。至少几分钟前还没有。我们就快看到了。抓紧了!”

经由贵宾大道或者其上的天空航线,通向航空港的十公里飞行一般只需花上几分钟时间,但是阿朗德淄在山上、山谷中、树林间的迂回和上下路线使整个旅途的时间变长了,也变得更加刺激了。领事扭过头,望着左边一闪而过的山腰和熊熊燃烧的难民营贫民窟。在掠行艇猛冲过来时,男男女女蜷伏在大石头旁、矮树下,各自抱着脑袋。有一次,领事看见一队军部的海兵正在山腰上挖坑,但是他们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北方的山丘上,那里冒出五彩缤纷的激光切割武器的火力。就在此时,阿朗德淄看见了海兵们,他驾着掠行艇急速朝左回转,降落进狭窄的山涧中,山脊上的树梢差一点被无形的大剪刀剪去。

最后,掠行艇怒吼着飞越最后一排山脊,航空港的西大门和防护栏终于出现在他们眼前。周界线闪着密蔽场和阻断场的蓝紫之光,还剩最后一公里的时候,一束可见的密激光突然射出,发现了他们,通过无线电说道:“不明掠行艇,立即降落,否则我们要开火了。”

阿朗德淄驾艇降落。

十米外的林木线似乎在闪烁,突然之间,他们被一群穿着活性变色龙聚合体的幽灵包围了。阿朗德淄打开驾驶舱透明罩,一杆杆突击枪瞄准了他和领事。

“从机器上下来。”迷彩的闪烁之下,一个空洞的话音说道。

“我们带着总督,”领事喊道,“我们必须进去。”

“一派胡言,”有人厉声叫道,他带着清晰的环网口音,“快出来!”

领事和阿朗德淄慌慌忙忙松开他们的座椅约束器,刚要爬出来,突然,后座上有个声音叫道:“缪勒中尉,是你吗?”

“啊,对,长官。”

“你有没有认出我是谁,中尉?”

迷彩的闪光消失了,一名全副武装的年轻海兵就站在掠行艇的一米距离之内。他的整张脸仅仅覆盖着一块黑色面罩,但是声音听上去非常年轻。“是的,长官……啊……总督大人。抱歉,你没戴眼镜,我没认出你。长官,你受伤了。”

“我当然知道我受伤了,中尉。这就是这两位先生要送我到这里来的原因。你有没有认出海伯利安的前霸主领事?”

“抱歉,长官,”缪勒中尉说道,挥挥手,示意他的人退回到林木线后面去,“基地被封锁了。”

“基地当然被封锁了,”西奥咬咬牙说道,“是我签署的命令。但是我也授权让所有的霸主要人撤离。你应该让那些掠行艇通过了吧,对不对,缪勒中尉?”

一只披甲的手臂举了起来,似乎要挠挠自己戴着头盔和面罩的脑袋。“啊……对,长官。啊,是。但是那已经是一小时之前的事了,长官。进行撤离的登陆飞船早已飞走——”

“苍天在上,缪勒,快进入战术频率,到格拉西莫夫上校那儿获取许可,让我们进来。”

“长官,上校已经死了。东部周界线发生了登陆飞船突袭——”

“那就卢韦林上尉。”西奥说。他摇晃着身子,然后倚在领事座椅的后背上,稳住了。他的脸异常惨白,毫无血色。

“啊……战术频率已经出故障了,长官。驱逐者正在干扰多频率,用的是——”

“中尉!”西奥厉声叫道,领事从未听到过他的年轻朋友用过这种口气说话,“你已经认出我来了,而且扫描了我的植入式身份证。现在,要么让我们进来,要么就朝我们开火吧。”

那个披甲的海兵回头朝林木线看了一眼,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命令他的手下开火。“长官,登陆飞船全部都飞走了。不再会有什么船下来了。”

西奥点点头。血已经干了,凝结在他的额头上,但现在从他的发际线上新流下一股血流。“那艘被扣押的飞船还在九号发射池中吗?”

“是的,长官,”缪勒回答道,终于立正道,“但那是一艘民用飞船,不可能飞到太空中的,你瞧,铺天盖地的驱逐者——”

西奥挥手让那军官住了口,示意阿朗德淄驾车朝周界线开去。领事望向前面的安全界线、阻断场、密蔽场和一些可能是液压地雷的东西,十秒内掠行艇就将和它们狭路相逢。他看见那名海兵中尉正招着手,前头的紫蓝能量场开了个口子。没人开火。半分钟后,他们开始穿越航空港的硬土。北部周界线上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燃烧。在他们左手边,一辆军部拖车和指挥舱已经被熔成了一摊冒泡的塑胶。

那里面还有人,领事想,他再一次抵抗着五脏的翻腾。

七号发射池被摧毁了,它那加固的十厘米碳碳圆墙被炸得四分五裂,就好像它们是用纸板做的。八号发射池正在燃烧,发出白热之光,看来受到了等离子弹的攻击。九号发射池完好无损,透过三级密蔽场的闪光,能看到坐落在发射池墙上的领事飞船的船首。

“阻断场开启了?”领事问。

西奥躺在加着衬垫的凳子上。他的嗓音含混不清。“对。悦石授权在飞船上覆盖了遏制圆场。那只是普通的防护场。只需一句口令就能撤销掉它。”

阿朗德淄驾着掠行艇降落在停机坪上,此时警报灯刚好开始闪烁出红色,合成声音开始说明有故障产生。他们把西奥扶了出来,站在小型掠行艇的背后,那儿有一排钢矛在发动机罩和阻种轮罩上歪七竖八地缝了一条口子。引擎罩的部分由于超负荷而熔化了。

美利欧·阿朗德淄轻轻拍了一下机器,两人转身扶着西奥进入了发射池的大门,爬上入坞中心。

“我的天,”美利欧·阿朗德淄博士说道,“真是漂亮。我以前从没进过私人星际飞船。”

“现有的私人星际飞船也就十几艘而已。”领事边说,边把滤息面具戴在西奥的嘴和鼻子上,轻轻将这满头是血的人儿放进诊疗室的紧急救护营养槽中。“这船虽小,但价值好几亿马克。对公司和偏地行星政府来说,如果碰到一些少有的场合,需要在星际间旅行,使用军事飞船并不划算。”领事关上救护槽,和诊疗程序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他会没事的。”最后他对阿朗德淄说,然后回到了全息井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