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7章 · 4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美利欧·阿朗德淄站在古老的施坦威钢琴旁,轻轻抚触着大钢琴富有光泽的漆面。透过收起的瞭望台上方的透明船体,他朝外望去。“我能看见主大门附近的火力。我们最好离开这儿。”

“我正在这么做呢。”领事说。他朝排在投影舱中的圆床指了指。

考古学家一屁股坐到深垫中,他左右四顾。“没有……啊……控制器吗?”

领事笑了。“驾驶台?驾驶舱仪器?或是能驾驶的方向盘?没那玩意儿。飞船?”

“在。”不知什么地方传来轻轻的声音。

“我们可以起飞了吗?”

“可以。”

“密蔽场去掉了吗?”

“那是我们自己的密蔽场。我已经把它撤销了。”

“好的,我们离开这鬼地方吧。我不需要告诉你,我们正在鏖战的中央,对吧?”

“不需要。我一直在监控事情的发展状况。最后几艘军部太空船正在离开海伯利安星系。这些海兵已经被困并且——”

“飞船,这些战术分析留待以后再讲吧,”领事说,“把路线定往光阴冢山谷,赶紧让我们离开这鬼地方。”

“遵命,先生,”飞船说,“我正要说,防卫航空港的军力最多只能坚持一个小时了。”

“明白了,”领事说,“快起飞吧。”

“首先我必须展示这份超光转播信息。信息于今日下午环网标准时间十六时二十二分三十八点一四秒抵达。”

“慢点慢点!先给我停住!”领事叫道,让全息信息停在了中途。梅伊娜·悦石的半张脸悬在他们头顶。“你必须在我们离开前展示这条信息吗?你到底听从谁的命令,飞船?”

“首席执行官悦石的,先生。五天前,执行官大人在所有飞船上赋予了一项优先超驰功能。这条超光信息是最后的要求,之后——”

“这么说,这就是你没有响应我遥控的原因了。”领事嘀咕道。

“对,”飞船以会谈的口吻说道,“我正要说,放映这条信息是最后一条要求,之后你会重新得到控制权。”

“到时候你会按我说的去做?”

“是。”

“我叫你去哪儿你就带我们去哪儿?”

“是。”

“不再有隐藏的超驰功能了?”

“就我所知完全没有。”

“那就继续。”领事说。

首席执行官梅伊娜·悦石那林肯似的面容飘浮在投影舱的中心,影像不断抽搐、裂解,这透露出超光转播信息的特色。“我很高兴你在进入光阴冢之后仍然活了下来,”她对领事说,“如今,你必须知道我希望你在回山谷前去和驱逐者谈判。”

领事交叉双臂抱在胸前,对着悦石的影像怒目而视。外头,夕阳西下。他只剩下几分钟了,之后,瑞秋·温特伯就将回到她的出生之时,最后将简单地不复存在。

“我理解,你急着要回去帮助你的朋友,”悦石说,“但是此时此刻,你完全没办法帮助那个孩子……环网专家向我们保证,冰冻沉眠和神游都无法抑制梅林症。索尔知道的。”

投影舱对面,阿朗德淄博士说道:“她说得对。他们已经试验了好几年。她会在神游状态下死去的。”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w # ku n Nu # Co M

“……你能帮助环网的亿万人类,这些你觉得被你出卖了的人类。”悦石说道。

领事凑身向前,双肘支在膝盖上,拳头托着下巴。他的心在他的耳朵里轰然鸣响。

“我知道你会打开光阴冢,”悦石说,她那悲伤的褐色眼睛似乎正直勾勾盯着领事,“内核预言者显示出你对茂伊约的忠诚……对你祖母叛乱的记忆的忠诚……它们会凌驾所有的因素。是时候打开光阴冢了,但是驱逐者还需要做决定是否要激活他们的装置,在这之前,只有你能激活那东西。”

“够了,”领事说着,站起身,转身背对着投影,“取消信息。”他对飞船说,但他也知道它是不会服从他的。

美利欧·阿朗德淄走过投影,紧紧抓住领事的手臂。“听她说完,好吗?”

领事摇摇头,但没有离开投影舱。他交叉着双臂。

“现在,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悦石说,“驱逐者正在侵略环网。天国之门正在被毁。还剩一小时,神林就会被侵略军一扫而光。你必须去和海伯利安系统的驱逐者会面,跟他们谈判……用你的外交技巧和他们会谈。驱逐者不会对我们的超光或无线电信息作出回复,但是我们已经向他们作出通告,告诉他们,你将会去他们那儿。我想他们仍然信任你。”

领事呜咽着,走到钢琴前,拳头重重地砸在盖子上。

“我们只剩下几分钟,而不是几小时了,领事先生,”悦石说,“我请求你,先去和海伯利安系统的驱逐者见面,事毕之后,如果你一定要回光阴冢山谷,就回吧。你比我更加清楚战争的后果。如果我们不能找到什么可靠的途径,和驱逐者进行会谈,那么,上百万人会死于非命。

“决定权在你手上,但是,请你先考虑一下,如果我们无法完成这最后的尝试,无法找到真相,无法保住和平,后果会是怎样。一旦你抵达驱逐者游群,我会通过超光和你联系。”

悦石的影像闪烁着,模糊了,退去了。

“是否回复?”飞船问道。

“不。”领事在施坦威钢琴和投影舱之间来回踱步。

“几乎两个世纪以来,没有太空船和掠行艇在山谷附近安全着陆而船员毫发无伤,”美利欧·阿朗德淄说道,“她肯定明白,你去了那儿……从伯劳手下幸免……然后和驱逐者会合……这几率是多么地小。”

“现在事情已经不一样了,”领事说道,他没有回头看美利欧,“时间潮汐已经变得非常狂暴。伯劳可以去它想去的任何地方。也许,以前阻止载人飞船着陆的现象也已不再有效。”

“也许你的飞船可以很好地着陆,只是没了我们,”阿朗德淄说,“就像其他人一样。”

“该死,”领事喊道,转过身来,“在你说要和我一起来的时候,你早就知道危险重重了,对吧!”

考古学家平静地点点头。“先生,我不是在说我自己的危险。我甘愿接受任何危险,只要我能帮助瑞秋……甚至只是再见她一面。但是,人类得以幸存的关键,不在我,而是在你。”

领事凭空挥舞拳头,在那儿来回踱步,就像一个被关在笼中的掠食者。“那不公平!我以前是悦石的卒子。她随意利用我……带着嘲笑……全是蓄意。阿朗德淄,我杀了四名驱逐者。把他们射杀了,因为我必须激活他们那该死的装置来打开光阴冢。你以为他们会敞开臂膀欢迎我回去吗?”

考古学家抬起头,漆黑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领事。“悦石相信他们会和你会谈的。”

“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谁知道悦石相信什么玩意儿?现在,我才不会理会霸主,不会理会它和驱逐者的关系呢。我真心希望他们两家都倒八辈子霉去吧。”

“甚至是让所有人类受苦?”

“我不知道什么是人类。”领事淡然说道,听上去已经精疲力竭,“我只认识索尔·温特伯。还有瑞秋。那个叫布劳恩·拉米亚的受伤的女人。保罗·杜雷神父。费德曼·卡萨德。还有——”

飞船轻柔的声音在他们四周回响。“航空港的北周界线已经被突破。我将开始最后的起飞程序。请坐好。”

内部密蔽场的垂直差动开始显著增强,压迫在领事身上,将所有物体锁在原位,保护着乘客,比任何皮带或者座椅约束器更加安全。此时,领事跌跌撞撞地走进全息井。一旦进入自由落体状态,密蔽场就会减弱,但仍然代替着行星的重力。

全息井上方的空气蒙上一层薄雾,显示出底下迅速远去的发射池和航空港。随着飞船猛然进入八十倍重力的逃避操纵,地平线和远方的山峦迅速远去倾斜。在它们的方向那边,有不少能量武器在闪光,但是数据列显示出外部场正在应付微效应。然后,地平线退却了,弯曲了,湛青的天空变暗,成了太空的黑色。

“目标?”飞船询问道。

领事闭上双眼。他们身后什么东西发出一连串的鸣响,宣告可以将西奥·雷恩从恢复槽移到主诊疗室了。

“需要多长时间能和驱逐者的侵略势力会合?”领事问。

“抵达特定游群需要三十分钟。”飞船回答道。

“我们多久之后进入他们攻击性飞船武器的射程?”

“他们现在就已经在追踪我们了。”

美利欧·阿朗德淄的表情非常平静,但是他的手指在全息井的睡椅的背上显得异常惨白。

“好吧,”领事说,“去游群。避开霸主飞船。在所有频率上发布通告:我们是一艘毫无武装的外交飞船,请求进行会谈。”

“先生,这条信息已经由首席执行官悦石授权并准备好。现在已经在超光和所有通信频率上被广播出去了。”

“继续。”领事说。他指着阿朗德淄的通信志,“你看过时间了吗?”

“看了。离瑞秋出生还剩最后六分钟。”

领事躺了下来,双眼紧闭。“阿朗德淄博士,你一路奔波过来,却一无所获。”

考古学家站起身,先是摇晃了几秒钟,在模拟重力下重新找回了自己的重心,然后小心谨慎地走到钢琴前。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透过瞭望台窗户望向外面的漆黑天空和退却的星球那依旧璀璨的边缘。“也许不,”他说,“也许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