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8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梅伊娜。我觉得不……我是说,我们中有些人觉得和他们像那样直接见面的话,实在是太冒险了。”

悦石在踏入战略决议中心前停下脚步。“为什么?”她问,这次她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你觉得内核也会让我与利和赛文一样消失吗?”

阿卡西张口想要说话,但是停住了,她举起了手掌。

悦石把手搭在年轻女人的肩膀上。“赛德普特拉,如果他们真这样做,那我就解脱了。但我想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事情已经走得非常远了,他们相信,没有谁可以做什么事来改变事情的进展。”悦石收回手,笑容退去,“也许他们是对的。”

两人不再说话,她们走了下去,来到了等待着的战士和政客们围成的圈子中。

“时辰到了。”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赛克·哈尔蒂恩说道。

保罗·杜雷神父正沉浸在幻想中,现在被拉了回来。过去一小时里,他的绝望和灰心经由断念,变成了某种类似愉悦的东西。他想到,如此一来他就不会再有什么选择了,也不再需要履行什么职责了。杜雷坐在那儿沉默不言,就像是圣徒兄弟会领导者的老朋友。他望着神林的太阳西下,望着夜幕下星星点点慢慢增加的繁星和光线,但那些不是真正的星星。

杜雷一直在想,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圣徒竟然和他的人分开,但是杜雷知道圣徒神学,他意识到缪尔的信徒将会在最神圣的平台上,在他们最神圣巨树的最神秘荫庇处,独自面对这样一个可能毁灭的关键时刻。哈尔蒂恩在长袍的蒙头斗篷下偶尔会发出轻微的话语,杜雷意识到忠诚之音是在用通信志或者植入物和圣徒同伴交流。

虽然如此,这依然是等待世界末日的安宁之法,坐在这个已知银河的最高生命之树的顶端,聆听着温暖的夜风摩挲着无数的叶片,瞭望着繁星闪耀,双月在天鹅绒般的天穹中急速飞过。

“我们已经请求悦石和霸主当局不要抵抗,不要让军部战舰进入系统。”赛克·哈尔蒂恩说。

“这明智吗?”杜雷问。早先时候,哈尔蒂恩已经把天国之门的命运告诉了他。

“军部舰队尚未组编好,无法提供彻底的抵抗,”圣徒回答道,“不抵抗的话,我们的世界至少还有机会,他们会把我们作为非交战星球来对待。”

杜雷神父点点头,倾身向前,以便好好看看平台阴影中的高大身影。除了星光和月光,他们身下树枝上的柔和荧光球发出仅有的光芒。“但你还是欢迎这场战争。你们帮助伯劳教会当局引起了这场战争。”

“不,杜雷。不是战争。兄弟会知道这肯定是巨变的一部分。”

“什么巨变?”杜雷问。

“巨变,就是人类把他们的角色作为宇宙自然秩序的一部分,而不是把自己作为肿瘤的角色。”

“肿瘤?”

。鲲。弩。小。说。🍒 w ww…k u n N u…co m

“那是一种古老的疾病——”

“对,”杜雷说,“我知道什么是肿瘤。但它怎么像人类了?”

赛克·哈尔蒂恩极为柔和的重音音调显得有一点激动。“我们遍洒在整个银河中,杜雷,就像肿瘤细胞遍布一个活体。我们繁殖,毫不顾及其他无数的生命形式。为了让我们繁荣昌盛,它们必须死或是被推在一边。我们清除跟我们竞争的智慧生命形式。”

“比如说?”

“比如希伯伦的赛内赛移情精,嘉登的湿地马人。杜雷,嘉登的整个生态系统都被破坏了,就为了让几千个人类殖民者能在那里生活,而曾经有数百万原星生命在那里繁荣兴盛。”

杜雷弯曲着一根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是地球化改造的缺陷之一。”

“我们没有改造旋转星,”圣徒紧接着说道,“但是那些雄伟的生命却被捕杀殆尽。”

“但是没人知道泽普棱是不是智慧生命。”杜雷说,连他自己都听出了自己口气中动摇的信心。

“它们吟唱,”圣徒说,“跨越数千公里的大气,它们以歌声的方式互相呼唤,那歌声之中包含着意义、爱、悲伤。但它们还是被捕杀得绝种了,就像旧地的巨鲸。”

杜雷交叉双臂。“我同意,这里面的确存在不公。但是如果想要纠正它,肯定会有更好的方式,而不必去支持伯劳教会的残酷哲学……不必让这场战争继续下去。”

圣徒的兜帽来回摇了摇。“不。如果这些仅仅是人类的不公,当然有其他的补救方法。但是,导致种族的毁灭和世界的抢掠的这许多病症……许多疯狂……其实是来自罪孽的共生。”

“共生?”

“人类和技术内核的共生,”赛克·哈尔蒂恩的口气非常尖锐,杜雷还从没听过圣徒这样讲话,“人类和机器智能。哪个是另一个的寄生虫?现在,这共生体的两部分谁都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了。但这是一个罪恶的共生体,反自然的作品。甚至比那还要糟,杜雷,那是进化的死胡同。”

耶稣会士站起身,走到栏杆前。他举目眺望整个黑暗的树梢世界,它们就像夜晚的云巅铺展开来。“比起求助于伯劳和星际战争,肯定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伯劳是催化剂,”哈尔蒂恩说,“它是森林因过度人工种植而变得发育迟缓或得病时的清洁之火。虽然会有艰难时代,但是结果会是新生,各个物种都会发芽繁殖……不仅是其他地方,同时也是在人类自身的社会中。”

“艰难时代,”杜雷沉思道,“你们的兄弟会愿意眼睁睁看着十亿人死于非命,就为了实现这……清理工作吗?”

圣徒握紧双拳。“不会的。伯劳只是警告。我们的驱逐者弟兄仅仅是要牢牢控制海伯利安和伯劳,以便打击技术内核。那就像是外科手术程序……摧毁寄生体,让人类作为生命循环的独特伙伴重生。”

杜雷叹了口气。“没有人知道技术内核住在哪里,”他说,“驱逐者如何进行打击?”

“他们会的。”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说道,但声音中缺少了片刻之前的自信。

“攻击神林是协议的一部分吗?”神父问。

现在轮到圣徒站起身踱起步来了,他首先走到栏杆前,然后回到桌子旁。“他们不会攻击神林的。那就是我把你留在这儿的原因。之后你必须向霸主报告。”

“驱逐者会不会攻击,他们马上就会知道。”杜雷说,困惑不已。

“对,但他们不会知道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会逃过一劫。你必须把消息带过去。把真相解释给他们听。”

“见鬼去吧,”保罗·杜雷神父骂骂咧咧道,“我已经厌倦当别人的信使了。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伯劳的到来?战争的缘由?”

“有预言——”赛克·哈尔蒂恩开口。

杜雷的拳头砸向栏杆。他该怎么解释某个生物的幕后操纵者——或者某股力量的作用者呢?他们,甚至能操纵时间!

“你会亲眼看到……”圣徒再次开口,似乎是为了强调他这句话,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柔和声音,几乎就像是数百万隐藏着的人类叹了口气,然后轻轻呻吟着。

“老天。”杜雷说着,他朝西方望去,在那儿,太阳似乎从不足一小时前沉没的地方又升了起来。一股热浪摩挲着树叶,拂过他的脸庞。

五朵盛开的内卷蘑菇云爬出了西方的地平线,随着它们翻腾凋谢,黑夜变成了白天。杜雷本能地遮住双眼,最后他意识到,这些爆炸发生在极其遥远之地,虽然它们如同海伯利安的太阳般璀璨,但它们并不会弄瞎他的双眼。

赛克·哈尔蒂恩把兜帽朝后拉去,热风吹拂着他古怪的绿色长发。杜雷盯着这男人那硕长、瘦削、微微有点亚洲人风格的面貌,他意识到,眼前的这张脸上蚀刻着震惊。震惊,难以置信。哈尔蒂恩的兜帽中轻声发出通信呼叫和兴奋之音的微语。

“锯岭和北海道上的爆炸,”圣徒小声自言自语,“核爆。来自轨道飞船。”

杜雷记起来,锯岭是接近外来者的一座大陆,离他们所在的这棵世界树不到八百公里远。他也想起来,北海道是一座神圣之岛,未来的巨树之舰在这里生长,并准备投入使用。

“意外?”他问,但没等哈尔蒂恩回答,天空就被闪耀的光线划破,二十多条战术激光、带电粒子束、聚变切割武器席卷在地平线上,一闪一闪,就像探照灯横扫过神林的世界树之顶。切割光束一路划过,火焰在它们的尾迹上喷涌。

随着一束百米宽的光束如同一团龙卷风跳跃着穿越离世界树不到一公里的森林,杜雷摇晃了一下身子。那古老的森林勃然起火,跃出一条十公里的火焰长廊,扑向夜晚的天穹。随着空气急速奔进为火暴助威,暴风开始咆哮着吹过杜雷和赛克·哈尔蒂恩。另一束光束从北划向南,一路穿袭,几乎离世界树咫尺之遥时,消失在了地平线。又一阵风头正劲的火焰和烟雾升向变幻莫测的繁星。

“他们保证过的,”赛克·哈尔蒂恩喘息道,“驱逐者弟兄保证过的。”

“你们需要帮助!”杜雷喊道,“快叫环网来紧急求助。”

哈尔蒂恩抓住杜雷的手臂,把他拉到平台的边缘。台阶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下面的平台上,一个远距传送门正闪着微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