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8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目前来的只是驱逐者舰队的先头部队。”圣徒在森林大火的巨声中喊道。烟灰弥漫在空气中,在炙热的余烬中飘动。“但奇点球随时会被摧毁。快走!”

“我不能抛下你一个人走。”耶稣会士喊道,但他确信自己的声音会淹没在暴风之声和可怕的噼啪声中。突然,东方仅几公里之外,等离子爆炸的完美蓝圈膨胀,向内爆裂,接着再次膨胀,发出冲击波的可见同心圆。在第一阵冲击波下,几公里高的巨树弯了,折了,他们的东侧勃然起火,万千树叶狂乱纷飞,加入到几乎接连不断的碎片之浪中,朝世界树急速涌来。在火焰圈之后,又一个等离子炸弹爆炸了。然后是第三个。

杜雷和圣徒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被冲击波推过低平台,就像人行道上的树叶。圣徒抓住一根燃烧着的缪尔木栏杆,不屈不挠地紧紧抓着杜雷的胳膊,使尽力气站起身,朝仍在闪光的远距传输器走去,就像一个斜着身子朝龙卷风行进的人。

此时,杜雷正半昏半醒,他恍惚感觉自己正被拉着。就在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赛克·哈尔蒂恩把他拉到传送门的边缘时,杜雷使尽力气站起身。他抓住传送门的门框,虚弱得没法拖着身体走完最后一米。越过传送门,他看见了他将永生难忘的事情。

许多许多年以前,就在他挚爱的索恩河畔的维勒风榭,年轻的保罗·杜雷站在悬崖顶,安然地躲在父亲的臂弯里,稳妥地藏在厚厚的混凝土掩体中,透过一扇狭窄的窗户,他瞧着窗外,四十米高的海啸奔向了他们居住的海岸。

而现在这海啸高达三公里,由火焰所造,似乎正以光速穿过森林的无能之顶,疾速朝世界树、朝赛克·哈尔蒂恩、朝保罗·杜雷跑来。海啸所经之处,无一幸免。它狂怒地越驰越近,越升越高,越来越近,直到火焰和声音湮没了世界和天空。

“不!”保罗·杜雷神父尖声叫道。

“快走!”巨树的忠诚之音喊道,就在平台、世界树树干、圣徒的长袍勃然起火时,他把耶稣会士推进了远距传送门。

就在杜雷连滚带爬进入的时候,远距传送门关闭了,在它收缩的时候,杜雷的鞋跟被割断。杜雷感觉到,就在他坠落的时候,自己的耳膜崩裂开来,衣服闷烧起来,后脑壳撞到了什么硬东西,然后再次坠入越发纯然的黑暗之中。

悦石和其他人看着,大家一个个噤若寒蝉,通过远距传输器转播信号,民用卫星将神林死亡剧痛的景象传了过来。

“我们得马上把它炸掉。”辛格元帅在森林巨火的噼啪声中喊道。梅伊娜·悦石觉得自己听见了住在圣徒森林中的人类和无数树栖动物的尖叫。

“不能让他们靠近!”辛格喊道,“我们手中只有遥控物来引爆奇点球。”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好。”悦石说。她嘴唇嚅动了一下,但是没听见任何话语。

辛格转身朝一名军部太空上校点点头。上校碰了碰他的战术面板。燃烧的森林消失了,巨大的全息像完全黑去,但是不知怎的,尖叫的声音仍不绝于耳。悦石终于明白,那是她耳朵里的热血之声。

她转身面对着莫泊阁。“多久……”她清清嗓子,“将军,离无限极海受到攻击还剩多长时间?”

“三小时五十二分,执行官大人。”将军说。

悦石转身朝威廉·阿君塔·李这名前任指挥官看去。“少将,你的特遣部队准备好了吗?”

“一切就绪,执行官大人。”李的黝黑皮肤下一片惨白。

“一共有多少艘执行攻击任务的舰船?”

“七十四艘,执行官大人。”

“你会将它们全部从无限极海击退,对不对?”

“就在欧特云中,执行官大人。”

“很好,少将。”悦石说,“你做得非常好。”

年轻人把这句话看作是敬礼的暗示,转身离开房间。辛格元帅凑向前,在范希特将军耳边耳语了几句。

赛德普特拉·阿卡西朝悦石凑过来说道:“政府大楼保安报告说,有人刚刚传送进受保护的政楼终端,使用的是过时的优先访问代码。他受伤了,已被带到东侧楼的医务室。”

“利?”悦石问,“赛文?”

“不,执行官大人,”阿卡西说,“来自佩森的神父。保罗·杜雷。”

悦石点点头。“等我同阿尔贝都的会谈完毕之后,我就去看他。”她对助手说。然后,她向大家宣布道:“我们已经看见了这些,现在,如果大家没有别的什么要说的,那我们就休会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重新集会,我们来讨论阿斯奎斯和伊克塞翁的防御工作。”

大家站起身,目送首席执行官和她的扈从迈进永久的导连传送门,进入政府大楼,一列人钻进远处墙上的一扇门中。悦石从眼前消失后,争论和震惊的吵嚷声又恢复了。

梅伊娜·悦石坐在她的皮椅中,闭上双眼,过了正正好好的五秒钟时间,眼睛再度睁开,那群助手依然站在那儿,有些看上去如坐针毡,有些看上去殷切异常,所有人都在等她的下一句话,她的下一句命令。

“出去吧,”她轻声说,“快,花几分钟休息一下。花十分钟放松放松筋骨。接下来的二十四到四十八小时内,可没多少休息时间了。”

大家鱼贯而出,有些人似乎濒于抗议边缘,其他人则濒于虚脱边缘。

“赛德普特拉,”悦石说,年轻的女人走回办公室,“在我的私人护卫里挑两个,给刚来的神父杜雷派去。”

阿卡西点点头,在她的传真台上作了个笔记。

“政治局势怎么样了?”悦石问,揉了揉双眼。

“全局已经乱作一团,”阿卡西说,“发生了内讧,但是他们还没有汇集成实际的反对力量。可议院就完全是两码事了。”

“费尔德斯坦?”悦石说,提到了来自巴纳之域的愤怒议员。离巴纳之域受到驱逐者攻击还剩四十二小时。

“费尔德斯坦、柿沼、彼得斯、撒本斯多拉芬、李秀……甚至连苏黛·谢尔也在叫着要你下台。”

“那她丈夫呢?”悦石想起了议院中最有影响力的科尔谢夫议员。

“目前还没有科尔谢夫的消息。公共和私人的都没有。”

悦石的拇指指甲敲击着自己的下嘴唇。“赛德普特拉,你觉得我们这届政府在被不信任投票弹劾下来之前,还有多长时间的任期?”

阿卡西,悦石共事过的最机敏的政治活动家回看了她顶头上司一眼。“至多七十二小时,执行官大人。他们在投票。暴徒还不知道自己是暴徒。有人得为发生的一切付出代价。”

悦石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七十二小时,”她喃喃道,“时间够多的了。”她抬起头笑道,“就这样吧,赛德普特拉。你也去休息休息。”

助手点点头,但是她的表情显露出她对这一提议的真正想法。门在她身后关上后,书房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

悦石坐着思考了片刻,单拳托腮。然后对着墙壁说道:“请叫阿尔贝都顾问过来。”

二十秒后,悦石宽桌对面的空气蒙上了迷雾,闪着微光,最后凝固住了。技术内核的代表看上去依然俊俏,短短的灰发在光线下闪烁,他那坦率、正直的脸庞呈现出健康的古铜色。

“执行官大人,”全息投影像开口道,“顾问理事会和内核预言者将继续为你们效劳,在这大难——”

“阿尔贝都,内核在哪里?”悦石打断道。

顾问的笑容毫不抖动。“对不起,执行官大人,你说什么?”

“技术内核。到底在哪里?”

阿尔贝都那好好先生的脸庞露出一丝疑惑,但没有敌意,没有什么显著的情感反应,除了一副想要帮忙的茫然表情。“执行官大人,你肯定知道,自从内核隐退以来,我们的政策一直坚持不要暴露……啊……技术内核物理元件的所在地。换句话说,内核不在任何地方,自从——”

“自从你们生活在数据平面和数据网的交感现实中,”悦石说,声音单调,“对,我已经听够这些废话了,阿尔贝都。我父亲以及我父亲的父亲都听够这一切了。我现在直截了当问你,技术内核在哪里?”

顾问呆呆地摇了摇头,满脸歉意,就像一名大人又被小孩问了一个问了一千遍的问题。爸爸,天为什么是蓝色的?

“执行官大人,对这个问题,我完全无法以人类的三维坐标来回答。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内核……存在于环网内,也存在于环网外。我们在数据平面的现实中游动,你们称其为数据网,但是说到物理元件……你们祖先称之为‘硬件’的东西,我们觉得有必要——”

“有必要保密。”悦石替他说完了这句话。她交叉双臂,“阿尔贝都顾问,你有没有意识到,霸主中将会有好多人……数百万人……坚信内核……你们的顾问理事会……背叛了人类?”

阿尔贝都双手打了个手势。“执行官大人,那实在是令人遗憾。遗憾,但可以理解。”

“顾问先生,你们的预言者应该差不多是十全十美的。但你们却从没有警告过我们,驱逐者舰队会对世界造成毁灭。”

投影像英俊的脸庞上露出悲伤之情,表情极为令人信服。“执行官大人,我得提醒你,顾问理事会警告过你们,如果想将海伯利安引进环网,将会带来无规则的变数,甚至连理事会也无法归因。”

“但并不单单是海伯利安!”悦石叫道,她提高了嗓音,“神林被烧毁了。天国之门被熔成一堆渣。无限极海的脑袋正等着下一锤的攻击!如果顾问理事会不能预测如此规模的侵略,那还要你们有什么用?”

“我们的确预测到了和驱逐者发生战争的必然性,执行官大人。我们也预言了防卫海伯利安的重大危险。你必须相信我,把海伯利安加入到任何预言方程式,都将让安全性因素降低到——”

“好吧,”悦石叹了口气,“我想和内核的其他人谈谈,阿尔贝都。你们那难以辨认的智能阶级中拥有决策权力的人。”

“我向你保证,我代表了广大内核成员,在我——”

“对,对。但我想要和你们的……我想你们称其为神,我想和你们的一位神谈一谈。老辈人工智能中的一个。一个有影响力的神,阿尔贝都。我需要和他谈一谈,告诉我为什么内核绑架了我的艺术家赛文和我的助手利·亨特。”

全息像看上去大吃一惊。“我向你保证,执行官大人,我们四世纪的联盟在上,内核跟这不幸的失踪事件完全无关——”

悦石站起身。“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和你们的神谈一谈的原因。阿尔贝都,现在作担保已毫无意义了。如果我们两个种族想要活下去,那就是时候来一次坦率的会谈了。我说完了。”她的注意力回到了桌子上的传真台文件上。

阿尔贝都顾问站起身,点头道别,闪了闪,消失了。

悦石下了个命令,她的私人远距传送门出现了,她道出政府大楼医务室的代码,迈步朝里走去。就在触摸到能量矩形那不透明表面的刹那间,她停住脚步,想了想她正在做什么,她这一生中第一次在迈进远距传输器的时候感到了忧虑。

如果内核想绑架她,或者杀死她,那该怎么办?

梅伊娜·悦石突然意识到,内核掌握着每一个在环网作远距传输旅行的公民的生杀大权……包括所有有权有势的公民。利和赛伯人赛文并不一定是被绑架了,或是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仅仅是因为脑子里一直把远距传输器想象成万无一失的运输工具,才让人下意识觉得他们是到了什么其他地方。她的助手和高深莫测的赛伯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被传送……得无影无踪。成为蔓延进奇点的稀稀拉拉的原子。远距传输器不会对人和物进行“心灵传输”——这样的想法真是蠢透了——但是,相信这样一个在时空架构中打洞的装置,允许我们在黑洞“活板门”中穿行,这主意又如何聪明了呢?对她来说,相信内核会把她传送进医务室,这又有多蠢呢?

悦石想起了战略决议中心……三间庞大的房间,由永远活动的视像清晰的远距传送门导连……但归根结底还是三间房间,即使是在霍金驱动状态下,也至少被一千光年的真实空间、数十年的真实时间所分隔。每当莫泊阁和辛格或是其他从地图全息像走到标航线盘边上时,他们都跨越了时空的广袤深渊。内核想要摧毁霸主或者其内的任何人,他们只要动动远距传输器就行了,让目标发生一起小小的“错误”就行了。

见鬼去吧,梅伊娜·悦石走了进去,去见政府大楼医务室的保罗·杜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