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9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荣幸之至。”最前面的那个驱逐者对领事说。他的脸庞如狮子一般——阔鼻,金眼,周围是一圈茶色的毛皮。“最后一段是莫扎特的《D小调幻想曲》,KV397号,对不对?”

“对,”领事说,“弗里曼·范兹,容我介绍西奥·雷恩先生,霸主保护体星球海伯利安的总督。”

狮头的目光转向西奥。“不胜荣幸。”弗里曼·范兹伸出长满毛发的手。

西奥和他握握手。“很高兴见到你,阁下。”他心里琢磨着,自己是否还在恢复槽中,是不是还在做梦呢?洒在他脸上的日光和紧紧相握的手表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弗里曼·范兹重新转身朝领事看去。“我谨代表合聚体,对你献给我们的音乐会致以谢意。我的朋友,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你的演奏了。”他左右四顾了一下,“我们可以在这儿谈,或者在我们的一个行政中心会谈,谨听君意。”

领事犹豫了一秒钟。“我们有三人,弗里曼·范兹,而你们有好多。我们到你们那儿去。”

狮头点了点,继而遥望天际。“我们会派艘船过来接你们去。”他和另两个人走到栏杆前,迈了下去,朝下坠了几米,最后展开复杂的双翼,朝地平线飞去。

“老天。”西奥轻声说。他紧紧抓着领事的胳膊,“我们这是在哪里?”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游群。”领事一面说,一面合上施坦威钢琴的盖子。他在前开路,领着两人来到船舱里,等阿朗德淄走进来后,把瞭望台收了起来。

“我们要去谈什么?”西奥问。

领事揉揉双眼。看上去好像这人在西奥治疗的十到十二小时期间,没怎么睡过,或是根本就没睡。“那要看首席执行官悦石的下一条消息了。”领事说,他朝蒙上传输数据列迷雾的全息井点点头。此时此刻,一条超光信息正在飞船的古老发射台中解码。

梅伊娜·悦石走进政府大楼的医务室,在候命的医生的护送下,来到恢复舱边,保罗·杜雷正躺在那装置里面。“他怎么样了?”她问第一个医生——首席执行官的贴身医师。

“身体超过三分之一的部位受到二级闪光烧伤,”厄玛·安德洛内瓦医生说,“烧掉了眉毛和部分头发……当然他的头发本就不多……身体和脸的左侧还受到了三级辐射灼伤。我们已经完成表皮再生术,给他进行了RNA模板注射。他现在没有痛苦,也没有知觉。虽然胸脯上的十字形寄生虫有些麻烦,但那眼下不会危及病人的生命。”

“三级辐射灼伤,”悦石道,稍微停顿片刻,就在杜雷等候的小舱的听力所及的距离之外,“是等离子弹所致吗?”

“对,”另一名医生回答道,悦石没认出他来,“我们确信,这人是从神林传送来的,就在远距传输连接被切断的那一瞬间。”

“好吧,”悦石道,在杜雷躺着的那个飘浮托盘边停下脚步,“我想单独和这位先生谈一谈。”

两名医生互望了一眼,朝一名机器护士招招手,叫它回到贮藏屏障中,然后一同离开了这里,同时关闭了通向监护房的传送门。

“杜雷神父?”悦石问道。她见过这名神父的全息像,也听赛文描述过朝圣诸事,因此她认得出他。杜雷满脸通红,脸上斑斑驳驳,闪着再生凝胶和喷射止痛药的光芒。即便如此,他的样子仍然惹人注目。

“执行官大人。”神父小声说道,似乎想要坐起身。

悦石的手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躺好,”她说,“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如何?”

杜雷点点头。这位年老的耶稣会士眼中含泪。“世界树的忠诚之音不相信他们会真的攻击,”他低声道,嗓音中满含痛苦,“赛克·哈尔蒂恩觉得圣徒和驱逐者有着某种协议……某种协商。但他们真的攻击了。战术切割武器、等离子装备、核弹,我想……”

“对,”悦石说,“我们在战略决议中心都看到了。我想知道所有的一切,杜雷神父。从你迈进海伯利安的穴冢后的一切。”

保罗·杜雷定睛望着悦石的脸庞。“你知道这些事?”

“对。我知道大多数相关的事情。但我得知道更多的事。更多。”

杜雷闭上双眼。“迷宫……”

“什么?”

“迷宫。”他再次说道,声音提高了一点。他清清嗓子,向她讲述了这一切——穿过万尸隧道的旅途,传送到军部的飞船,和赛文在佩森上的邂逅。“你确信赛文是出发朝我们这里过来的?政府大楼?”悦石问。

“对。他和你的助手……亨特。两人都欲图传送到此。”

悦石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神父肩膀上一块未烧伤的区域。“神父,事情发生得太快了。赛文失踪了,利·亨特也是。我需要有关海伯利安的建议。你能和我待在一起吗?”

有那么一会儿,杜雷看上去满脸困惑。“我得回去。回到海伯利安,执行官大人。索尔和其他人正在等我。”

“我明白,”悦石安慰他说,“一旦有办法回到海伯利安,我会派你回去。但现在,环网正经受着野蛮的攻击。上百万人正在死亡,或者正命悬一线。我需要你的帮助,神父。在那之前,你能帮助我吗?”

保罗·杜雷叹了口气,躺了回去。“嗯,执行官大人。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

传来一声轻轻的敲门声,赛德普特拉·阿卡西随后走了进来,她递给悦石一份信息纸。首席执行官笑了笑。“我说过,事情发生得非常快。神父,现在又有了新的进展。这是条来自佩森的消息,枢机团已经去西斯廷教堂了[5]——”悦石扬扬眉毛,“神父,我忘了,是不是原本那座西斯廷教堂?”

[5]西斯廷教堂始建于1445年,由教皇西斯都四世发起创建,教堂的名字“西斯廷”便是来源于当时的教皇之名“西斯都”。西斯廷教堂是罗马教皇的私用经堂,也是教皇选出仪式的举行之处。

“对。在天大之误后,教会一块石头一块石头、一幅壁画一幅壁画地将它拆开,运到了佩森。”

悦石低头看了眼纸张。“……出席西斯廷教堂的会议,并选举出了一名新教皇。”

“这么快?”保罗·杜雷低声道。他再次闭上双眼,“我猜,他们肯定觉得得快点选好。佩森离驱逐者侵略波来袭……嗯,有多久来着?……十天工夫吧。但是,这决定却也来得太快了……”

“有没有兴趣听听谁是新教皇?”悦石问。

“我猜,要么是安东尼奥·瓜杜希枢机,要么是阿格斯蒂诺·路德尔枢机,”杜雷说,“其他人此时都不占多大的人数支持优势。”

“不,”悦石说,“根据这条来自罗马教廷爱德华主教的信息……”

“爱德华主教!对不起,执行官大人,请继续。”

“根据爱德华主教所说,枢机团选举的是一位地位未及蒙席之人,这是教会有史以来第一次。上面说,这位新教皇是一位耶稣会神父……一个叫保罗·杜雷神父的人。”

杜雷挺直身板,坐起身,毫不顾及身上的烧伤。“什么?”他的声音中满是怀疑。

悦石把薄纸递给了他。

保罗·杜雷盯着纸张。“不可能。他们从没推举过地位未及蒙席之人作为教皇的,除了象征性的,但那不一样……我说的是圣贝弗德尔,当时刚过天大之误和奇迹……不,不,这不可能。”

“据我的助手说,爱德华主教一直在向我们致电,”悦石道,“神父,我们会马上把电话给你接过来。嗯,也许我该称您为——教皇陛下?”首席执行官的语气中毫无嘲弄的意味。

杜雷抬起头,震惊异常,无言以对。

“我会把电话接进来,”悦石说,“也会尽快安排你回佩森,教皇陛下,但如果您能和我们保持联系,我会不胜感激的。我真的需要你的建议。”

杜雷点点头,又看了看薄纸。托盘上的控制台挂着一部电话,现在开始闪了起来。

首席执行官悦石走到外面的大厅中,把最新的事情进展告诉了医生,然后和安全人员取得联系,批准了爱德华蒙席或者佩森的其他教会官员的远距传输授权,接着传送回她在住宅侧楼的房间。赛德普特拉提醒她,理事会将在八分钟内在战略决议中心重新集结。悦石点点头,目送着她的助手走了出去。她走回到墙内隐蔽壁龛中的超光小室中,激活声波密隐场,在传输触显上打入领事飞船的代码。环网、偏地、整个银河、整个宇宙的每台超光接收器都能监听到这条信息,但唯有领事的飞船可以解码。她希望如此。

全息摄影灯红光闪动。“基于来自你飞船的自动信息,我想你已经作出抉择——和驱逐者会晤,并且他们也允许你的拜临,”悦石面对着摄影机说道,“同时,我猜你也已经熬过了首次会面。”

悦石吸了口气。“我,代表霸主,让你在这几年中牺牲了许多。现在,我代表所有的人类请求你。请你务必查明以下这五件事:

“第一,为什么驱逐者要攻击并摧毁环网世界?你、拜伦·拉米亚还有我,都明白他们想要的只是海伯利安。为什么他们要改变主意?

“第二,技术内核在哪儿?如果我们要和它们交战,我必须要知道这个。难道驱逐者忘记了我们共同的敌人——内核——了吗?

“第三,他们有什么停火条件?如果能够摆脱内核的控制,我愿意作出牺牲。但是他们必须停止屠杀!!

“第四,我想问,游群合聚体的领导者是否愿意亲自和我本人会面?如果必要,我会传输至海伯利安星系。虽然我们的大多数舰队已经撤离,但是还有一艘跳跃飞船和护送船留在了那,留下了奇点球。请游群的领导尽快定夺,因为军部想要摧毁奇点,届时海伯利安将会与环网远隔三年的时间债。

“最后,请游群的领导谨记在心,内核希望我们使用某种类似死亡之杖的暴力装置来反击驱逐者侵略部队。已经有很多军部领导同意了。没多少时间了。我们不会——重复申述,不会——允许驱逐者侵略部队侵占环网的。

“现在,一切都看你的了。请向我确认你收到此消息,一旦谈判开始,请通过超光信息告知我。”

悦石紧盯着摄影碟,将她人格和诚挚的力量下达到了光年之外。“看在人类历史的分上,我恳求你,请你务必完成任务。”

紧随超光信息之后是不断扯动的两分钟影像,显示了天国之门和神林的覆亡。在全息像隐退之后,领事、美利欧·阿朗德淄和西奥·雷恩坐在那儿沉默不言。

“是否回复?”飞船询问道。

领事清清嗓子。“确认我们已收到信息,”他说,“发出我们的坐标。”他的目光穿过全息井,盯着另两个人,“先生们?”

阿朗德淄摇摇头,似乎在整理大脑的脉络。“显然,你以前来过这儿……来过驱逐者游群。”

“对,”领事说,“在布雷西亚……在我的妻儿……在布雷西亚之后,也就是不久前,我和游群会过面,和他们进行过详尽的谈判。”

“代表霸主?”西奥问。这位红脑袋的脸庞看上去越发垂老了,上面布满了皱纹,焦虑异常。

“代表悦石议员的党派,”领事说,“当时她还没被选举为首席执行官。她的派系向我解释说,技术内核中有一股内在的力量正在作斗争,如果我们将海伯利安引进环网保护体,就可以影响到它们。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信息走漏给驱逐者……这些信息可以让他们攻击海伯利安,由此将霸主舰队带到这里。”

“你完成了任务?”阿朗德淄的语气冷冰冰的,虽然他的妻子和长大成人的孩子生活在复兴之矢星球上,现在,那儿离侵略波只剩不到八小时时间了。

领事坐回到软垫中。“不。我把霸主的计划告诉了驱逐者。他们把我送回环网,我成了一名双重间谍。驱逐者计划夺取海伯利安,但是具体什么时刻,他们将自己选择。”

西奥坐在那里,他凑向前,双手紧紧互握。“在领事馆的那所有日子……”

“我在等驱逐者的消息,”领事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瞧,他们有一项装置,可以瓦解光阴冢四周的逆熵场。他们会在准备好后打开它们。让伯劳摆脱掉束缚。”

“这么说,是驱逐者干的。”西奥说。

“不,”领事说,“是我干的。我背叛了驱逐者,就像我背叛了悦石和霸主一样。我枪杀了驱逐者派来校准装置的女人……她,还有跟她一起来的技师……然后打开了装置。逆熵场瓦解了。最后的朝圣得以筹备。伯劳自由了。”

西奥盯着他过去的良师。这位年轻人的绿色眼眸中带着满满的困惑,而不是愤怒。“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领事不动声色地把事情简要地告诉了他们,关于茂伊约星球上他的祖母希莉,关于她反抗霸主而发起的叛乱——这场叛乱甚至在她和她的至爱,也就是领事的祖父死后,也没有消亡。

阿朗德淄从显像井中站起身,走到瞭望台对面的窗户边。日光溢过他的双腿,溢过深蓝的地毯。“驱逐者知道你做的事情吗?”

“现在知道了,”领事说,“我们来到这儿以后,我把事情告诉了弗里曼·范兹和其他人。”

西奥在全息井的直径内来回踱步。“也就是说,我们所赶赴的这次会晤,也许是一次审判,对不对?”

领事笑了笑。“或者说是处决。”

西奥停下脚步,双拳紧握。“悦石明知这一切,却还叫你再次来这儿,是不是?”

“对。”

西奥转过身。“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让他们把你处决。”

“我也不知道,西奥。”领事说。

美利欧·阿朗德淄转身从窗户边离开。“范兹是不是说他们会派艘船过来接我们?”

他语气中有什么东西把两人引到窗边。他们着陆的这个世界是个中号小行星,外面环绕着一层十级密蔽场,经过一代一代的风、水和小心的地球化结构改造,已经成了一个天球。海伯利安的太阳已经落到了超近的地平线之后,延绵几公里的毫无特色的草儿在无常的微风下泛起涟漪。飞船下方,一条宽阔的溪涧,或者说是一条狭窄的河川,缓缓地流过牧场,一路向地平线行进,然后似乎飞临升天,驰向了一条变成了瀑布的河流,继而盘旋而上,穿过远方的密蔽场,蜿蜒地穿越了上面黑暗的太空,最后缩小成一条窄得看不见的细线了。

一艘小船正从那高耸入云的瀑布上驶下,朝他们这个小型世界的表面驰来。船头船尾看得见人影。

“老天哪。”西奥低声说道。

“我们最好做好准备,”领事说,“那是我们的护卫队。”

外面,落日以令人震惊的速度急速坠落,透过阴影地面上方半公里高的水帘,发出最后的光线,在深蓝色的天空中烙上了彩虹之印,它们的颜色和充实度几乎让人惊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