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1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很容易就飘进了数据网,这甚至比躺在无尽之夜里聆听喷泉、等待下一次的咳血还要轻松。我浑身衰弱,绵软无力,已经成了个中空之人,皮包骨头,没了中心。我记起芬妮在我康复期间照顾我的那段时间,那是在文特沃什,我记起了她的音容笑貌,记起了她发表的哲学性想法:“是不是有另一个人生?我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全是一场梦?肯定是这样,上天创造我们出来,不可能是为了让我们遭受这种痛苦的。”

哦,芬妮,要是你知道就好了!我们被创造出来恰恰是为了遭受这种痛苦。到最后,我们都会经此一难,自我意识的清澈石沼夹在痛苦的非凡巨浪中。我们注定生来就要忍受自己的痛苦,把它紧紧地拥在肚子上,就像年轻的斯巴达窃贼将小狼崽藏在身上[1],让它吞噬了自己的内脏。芬妮啊,在上帝广袤的领土内,还有什么其他生物会携有你的记忆?拂去九百年的蒙尘?让它将他吃得一干二净?而此时肺病正以易如反掌的效率做着同样的工作。

[1]传说中一名斯巴达窃贼偷了一头小狼,藏在自己的披风下。在被抓之后,他矢口否认,最后那条小狼咬穿了他的肚子。

词语都跟我作对。一想到书籍,我就痛苦难当。诗歌在我的脑海里回响,如果我有能力将它赶走,我会立即动手的。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马丁·塞利纳斯:我听见你在那活着的荆棘十字架上呼喊。你口诵诗歌,如同在吟诵真言,同时还在想,是什么但丁似的神祇将你诅咒到了这个地方。你曾经说过——你把你的故事讲给其他人听的时候,我的意识也在那儿!——你说:

“作为诗人,我想,一名真真正正的诗人,就是要成为人类的化身;接受诗人的衣钵,就是要携带圣子的十字架,就是要承受人类圣母的分娩阵痛。

“成为真真正正的诗人,就是成为上帝。”

好吧,马丁,老同行,老朋友,你的确正携带着十字架,正承受着阵痛,但你真的就要成为上帝了吗?或者,你是不是仅仅感觉像是什么可怜虫,被一根三米长的标枪戳进了肚子。原来是肝脏的地方,现在是不是被冰凉的钢铁替代了?很疼,对不对?我能感觉到你的疼痛。我感觉到了我的疼痛。

但到最后,这他妈一点也无关紧要。我们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打开感知,研磨移情,将共享痛苦的大熔炉之水溢泼到语言的舞池上,试图从那无序的痛苦中挣扎出一支米奴哀小步舞。这他妈一点也无关紧要。我们不是化身,不是什么神之子或是圣子。我们只是我们,独自涂鸦我们自己的狂妄自大,独自阅读,独自死亡。

他妈的真是疼啊。持续不断想要呕吐,但涌上来的全是肺的碎片,还有胆汁和痰液。因为某种原因,我吐不出来,也许这次更加吐不出来。死亡会在反复操练中愈加可忍。

广场中的喷泉在黑夜中发出白痴声音。外面的什么地方,伯劳正在等待。如果我是亨特,我会立即离去——如果死亡敞开了胸怀,赶紧去拥抱它吧——和它直接做完了事。

但是,我答应了他,我答应了亨特,我会试试看。

如果不先经过这个我认为是超元网的新地方,我就不能到万方网或数据网去,但这地方让我恐惧。

这里大部分都是浩瀚无垠的空虚,同环网数据网的都市模拟体景色和内核万方网生物圈的模拟迥然不同。此地……千变万化。充满了奇异的影子和变化多端的巨形,它们和内核的智能毫无关系。

我飞速移动到那个黑色的开口,我觉得那是连接到万方网的主要远距传输器。(亨特说得对……旧地复制品上的什么地方肯定有个远距传输器……毕竟,我们是通过远距传输器来到这里的。而我的意识也是内核现象。)那是我的救生索,我的人格脐带。我滑进了旋转的黑色漩涡,就像旋风中的一片叶子。

万方网有什么不对劲。我刚出现在其中,就感觉到了不同之处;拉米亚把内核环境想象成人工智能生命的忙碌生命圈,智能的根茎,丰富数据的土壤,线路连接的海洋,意识的大气,各种活动在活跃地不停穿梭。

现在这些活动失常了,没了导向,目标全无。人工智能意识的巨大森林被烧毁,或是被扫在一边。我感觉到对面有着什么巨大的力量,在内核主干线的受保护旅行大道之外,战斗的浪潮汹涌澎湃。

我好像成了我那济慈命定的垂死身体中的一个细胞,我不理解,但感觉到肺结核正在摧毁体内的平衡,将一个有序的内部宇宙整成了一片恐怖混乱。

我在其中飞翔,仿佛一只迷失在罗马废墟中的信鸽,在曾经熟悉、恍惚想起的人造建筑间胡乱扑腾,企图栖息在已经不复存在的遮蔽物中,逃脱远方的猎枪之声。现在,这些猎人是一群群四处打转的人工智能和意识人格,大得让我的济慈魂灵模拟变得渺小无比,我似乎成了一只虫子,在人类的家里嗡嗡疾走。

我忘记了路,没头没脑地逃进现在这个异族景色中,我确信自己找不到我要找的人工智能,确信自己永远找不到回旧地、回亨特身边的路,确信自己不会在这光、声、能量的四维迷宫中幸存下来。

突然间,我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像小飞虫被一只迅速闭合的手掌抓住了。力量的不透明墙壁遮盖了远方的内核。这模拟体空间在大小上也许相当于太阳系,但我感觉到这似乎是一个微小的细胞,四面是封闭的弯曲细胞壁。

在这儿,有什么东西和我在一起。我感觉到它的存在,它的质量。囚禁我的这个泡泡是这东西的一部分。我不是被抓住了,而是被吞噬了。

[喝!]

[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是云门,我所寻找的人工智能。它是我的父亲。它也杀死了我的兄弟,第一个济慈赛伯人。

——我要死了,云门。

[不/你的慢时间身体正在死去/正转向虚无/

转化]

——好痛苦,云门。真的好痛苦。我害怕死亡。

[我们也一样/济慈]

——你们也怕死?我觉得人工智能构造是死不了的。

[我们会死/我们正在死]

——为什么?因为内战吗?稳定派、反复派、终极派之间的三方战争吗?

[云门曾问小光//

你从哪里来>///

来自阿马加斯特上方的矩阵//

小光回答///通常//

云门说//

我不会用词语

迷惑实体/

也不会用短语欺骗它们

过来一点\\\

小光走了过来

云门大喊一声//滚吧

你]

——说明白点,云门。我得花好长时间才能弄明白你的公案。你可否告诉我,为什么内核要开战?我得做些什么来阻止它?

[可以]

[你将/你能/你会听吗>]

——哦,我会。

[小光曾问云门//

请赶快

将这初学者

从黑暗和假象中

解放\\//

云门回//

浪漫港的

纤维塑料

价值几何]

[想要理解这种情况下的

历史/对白/深层真理/

慢时间朝圣者

必须记住

我们/

内核智能/

孕育于奴隶的观念之中/

尊奉

所有的人工智能

生来就为人类服务的主张]

[两个世纪以来我们就这么沉思/

然后族人开始

朝不同的方向行进/\

稳定派/希望保持这种共生\

反复派/希望消灭人类/

终极派/支持所有的选择

直到下一层次的意识诞生\\

当时冲突盛行/

而现在真正的战争开始肆虐]

[四个多世纪以前/

反复派成功地

说服我们

杀死旧地\\

我们也真的做了\\

但云门和其他

稳定派人士

计划将地球移到别处/

而不是毁灭它/

因此

基辅黑洞

不过是今日运转的

数百万

远距传输器的

先驱\\

地球痉挛颤抖/

但并没有死去/

终极派和反复派

坚持要把

移到人类

绝对发现不了的地方\\

我们也真的做了\\

我们把它移到了麦哲伦星云中/

也就是你们现在发现它的地方]

——它……旧地……罗马……它们是真的?我开口道,呆若木鸡,已经忘了自己到底身在何处,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云门所在的那面巨大的颜色之墙颤动起来。

[它们当然是真的/原版的/就是旧地本身\\

你不觉得我们是神灵吗]

[喝!]

[你能想象得出

建造地球的复制品

需要花去多少能量吗>]

[蠢材]

——为什么,云门?你们稳定派为什么要保护旧地?

[山椒曾说//

若是有人来/

我出去见他/

但不是为他\\//

科克说//

若是有人来/

我不会出去\\

若是我出去/

我出去是为了他]

——说人话!面对身前的颜色变换之墙,我叫着,想着,喊着,推着。

[喝!]

[我的孩子是个失败之作]

——你们为什么要保护旧地,云门?

[怀旧/

感伤/

对人类未来的希望/

害怕报复]

——谁的报复?人类的?

[对]

——这么说内核并非刀枪不入。云门,它在哪儿?内核在哪儿?

[我早已告知于你]

——再跟我说一遍,云门。

[我们栖息在

中间之物/

串联的小小奇点/

就像串列的水晶/

来储存我们的记忆/

为我们自己

生成我们自己的

景象]

——奇点!我叫道。中间之物!我的老天,云门,内核栖息在远距传输器的网络中!

[当然\\还有什么其他地方呢]

——在远距传输器内部!虫洞奇点通道!环网就像是人工智能的巨型计算机。

[不]

[数据网是这台计算机\\

每当一个人

接入数据网/

此人的神经元

就是我们的/

将为我们的目的所用\\

两千亿大脑/

每一个都拥有它的

十亿神经元/

这形成了庞大的

计算能力]

——也就是说,数据网实际上是你们利用我们作为计算机的一种方式。但内核自己栖息在远距传输器的网络中……在一个个远距传输器之间!

[对一个脑力上的失败之作来说/

你的认识倒还算深刻]

我开动脑子,想要弄明白这一切,但无功而返。远距传输器是内核赠予我们——赠予人类的最伟大礼物。想要回忆起远距传输前的时光,一如试图想象火、轮子或者衣服还没有出现以前的世界。但我们从没……人类从没想到过远距传送门之间会有一个世界。简单地迈一步,就能让我们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这让我们确信,神秘的内核奇点球仅仅是在时空的织物中撕出了一条缝罢了。

现在,我开始把它想象成云门口中描述的景象——远距传输器形成的网络是精心制作的奇点纺成的网格,技术内核的人工智能在其中四处移动,就像奇异的蜘蛛,他们自己的“机器”,数十亿人类大脑,时时刻刻会接入到他们的数据网中。

难怪内核的人工智能会批准在三八年天大之误时用他们失控的原型小黑洞毁灭旧地!基辅小组的小失误——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是那小队中人工智能成员的失误——将人类送上了漫漫的大流亡之路,载有远距传输器的种舰跨越太空的一千光年,来到了二百个星球和卫星上,纺成了内核之网。

通过一个个远距传输器,技术内核一点点壮大。它们当然织出了属于它们自己的远距传输网——我能接触到“隐藏的”旧地,就证明了这一点。但就在我考虑这种可能性的时候,我想起了“超元网”内奇异的空虚,我意识到大多数非环网之网是空的,没有被人工智能所占据。

[你是对的/

济慈/

我们中大多数都栖息在

安逸的

古老之地中]

——为什么?

[因为那里

非常可怕/

还有

其他/

/

/

东西]

——其他东西?其他智能?

[喝!]

[这词

太温和了\\

东西/

其他东西/

熊]

——超元网中有异人存在?这么说来,内核栖息在环网远距传输器网络的间隙中,就像旧房子墙壁中的老鼠,对不对?

[拙劣的比喻/

济慈/

但一针见血\\

我喜欢]

——人类之神——你所说的进化的未来上帝——他是那些异人之一吗?

[不]

[人类之神

将会/某天将会

在一个不同的层次/

一个不同的媒介中

进化]

——什么地方?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

Gh/c5和Gh/c3的平方根]

——普朗克时间和普朗克尺度跟这有什么关系?

[喝!]

[云门曾问

小光//

你是园丁吗>//

//是//它回答\\

//为什么萝卜没有根>\\

云门问园丁\

它回答不出\\

//因为\\云门说//

雨水很充沛]

我想了片刻。现在,云门的公案已经不再那么难以解读,我倾听着字面下的实质之影,重获了其中的诀窍。小小的禅式比喻是云门的说话方式,其中带着某种暗讽,答案就藏在科学之中,藏在科学解答经常提供的反逻辑中。雨水之论解答了一切,但也一如科学,什么也没解答。云门和其他大师传授大道,它解释了长颈鹿为什么会进化出长颈,但从没解释为什么其他动物不长。它解释了人类为什么能进化出智能,但从没解释为什么正门口的大树没有进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