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2章 · 4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柿沼议员站起身。“将军,这完全不能接受。”

莫泊阁抬起头。“我同意,议员。但这就是事实。”

普罗·特恩·登齐尔-希亚特-阿明总统坐在那儿,摇了摇白发苍苍、布满斑点的脑袋。“讨论这毫无意义。难道我们没有什么计划来防卫环网吗?”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辛格元帅坐在自己位子上发言道:“我们对威胁进行过估算。最好的结果是,我们离游群展开攻击最少还有十八个月的时间。”

外交部长佩索夫清清嗓子。“那……如果我们将这二十五个世界拱手让给驱逐者,元帅,距离第一和第二波侵略军攻击我们其他的环网世界,还有多长时间?”

辛格不必查阅他的笔记或者通信志。“佩索夫先生,那要看他们袭击的目标了,最近的环网星球——希望星——离最靠近它的游群有九个标准月。最远的目标——家园星系——用霍金驱动器驾驶的话,也得十四年左右。”

“时间够我们转向战时经济政策。”费尔德斯坦议员说道,她那些巴纳之域选民仅剩四十标准小时不到的活命时间了。费尔德斯坦曾许诺,她将和自己的子民一起面对末日降临。现在,她的声音清晰,却毫无热情。“有道理。我们得认赔。即使我们损失了鲸心和二十多个世界,环网依然能生产大量的军需品……甚至只需九个月时间。这一年内,驱逐者将会深入环网,但我们肯定能通过大规模工业生产将他们打败。”

防御部长伊本摇摇头。“在第一和第二波侵略中,我们会损失一些不可替代的原材料。环网经济将受到重创。”

“我们有别的选择余地吗?”来自天津四丁的彼得斯议员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坐在阿尔贝都这位人工智能顾问身边的人。

仿佛是为了强调这一时刻的重要性,一名新人工智能人格获准进入战略决议中心,他将介绍贴着“死亡之杖装置”那别扭标签的武器。他就是南森顾问。此人为男性,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脾气随和,给人深刻印象,有说服力,可信赖,充满了罕见的领袖魅力,让人一眼见到就会喜欢上他,并且还心生敬意。

梅伊娜·悦石立即就对这位新顾问产生了恐惧感和厌恶感。她感到,人工智能专家设计出这个投影,似乎就是特意要让人产生信赖和服从的反应。她感觉到桌边的其他人都已经有了这种反应。而南森的信息,她害怕的信息,意味着死亡。

几个世纪以来,死亡之杖一直都是环网手里拥有的技术——由内核设计,仅限军部人员和一些特殊安全军使用,比如说政府大楼的警力和悦石的禁卫军。死亡之杖不燃烧、不爆炸、不发射、不熔毁,也不会把啥东西轰成炮灰。它不发出任何声音,不放射任何无形的射线或声波覆盖区。它仅仅是让目标死亡。

确切说来,如果目标是人类的话。死亡之杖的射程极为有限——不足五十米——但在那范围之内,被击中的人就会一命呜呼,而其他动物或者属物完全安然无恙。通过尸体解剖可以发现,他们的神经元突触成了一锅粥,但是其他地方毫发无伤。死亡之杖仅仅让人终止生命。好几世代以来,军部的军官把它们带在身上,作为个人短程武器,也作为权威的象征。

现在,南森顾问发话了,他说,内核已经完成了一项无懈可击的装置,此武器使用死亡之杖的原理,但是范围更加广大。他们很犹豫,不知道是否要把它的存在告诉大家,但是由于驱逐者侵略军迫在眉睫的可怕威胁……

接下来的质问力道十足,还带着点尖酸刻薄,带着军事方面的质疑,而不是政治方面的。是的,死亡之杖能让我们摆脱掉驱逐者,但是霸主的人呢?

把他们转移到一个迷宫世界的掩体里去,南森回答道,他重复了阿尔贝都顾问早先的计划。五公里厚的岩石可以保护他们不受死亡之杖宽波辐射的影响。

这些死亡射线能穿透多远距离?

它们的作用不满三光年就会减小到低于致命水平,南森平静且自信地回答,终极推销员说出了他倒数第二条推销说辞。杀伤半径够大,足以杀光任何体系的攻击性游群。当然也够小,最近的毗邻星系完全不会受损。百分之九十二的环网星球在五光年的范围内都没有其他住人星球。

那么,那些无法撤离的人呢?莫泊阁问。

南森顾问笑了笑,摊开手掌,似乎想要让大家知道里面什么也没有。先让当局确认所有的霸主公民已经撤离或者受到保护,然后再开动装置,他说。总而言之,一切都由你们掌控。

费尔德斯坦、撒本斯多拉芬、彼得斯、佩索夫和其他人一下子变得热情高涨起来。一种秘密武器,可以终结其他所有武器的秘密武器。驱逐者可以受到警告……我们可以作一下演示。

抱歉。南森顾问说。笑容绽放的时候露出一嘴白牙,似珍珠,犹如他穿的那身白袍。不能演示。此武器的效用跟死亡之杖完全一样,仅仅是范围更广。不会有属物损失,也不会有爆炸波效应,没有可测量的微中子水平之上的冲击波。仅仅会让侵略者一命呜呼。

如果要演示,阿尔贝都解释道,你们必须把它用在一队驱逐者游群头上。

战略决议中心内的兴奋之情毫无减弱。棒极了,全局发言人吉本斯说,那就选择一队游群,试试装置,把结果通过超光发送给游群,再给他们一小时的最后通牒时间,让他们停止攻击。我们并没有发起这场战争。让数百万敌人死掉,总比在接下来十年吞噬数百亿人生命的战争要好得多。

广岛,悦石道,这是她当日仅有的一句评论。这句话说得非常轻,只有她的助手赛德普特拉听见了。

莫泊阁问:致命的射线真的只是在三光年范围内有效吗?你们有没有试验过?

南森顾问笑了。如果他回答是,那也就是说,某个地方有一摞死尸。如果他回答否,那此项装置的可靠性就将受到严重质疑。我们确信它能起作用,南森说。我们的模拟运行是天衣无缝的。

基辅小组的人工智能也是这么评价第一个远距传输器奇点的,悦石想。而那个奇点摧毁了地球。她没有说出声。

然而,辛格、莫泊阁、范希特和他们的特种兵挫败了南森的计划,他们表示,无限极海已经无法迅速撤离,而且受到第一波袭击的环网世界中,拥有迷宫的仅有阿马加斯特,距佩森和自由星一光年远。

南森顾问脸上助人为乐的诚挚微笑没有消失。“你们想要演示,那仅仅是个明智的想法,”他平静地说道,“你们需要让驱逐者知道,你们不能容忍他们的侵略,但又想让死伤人数减到最低。你们想要保护你们的霸主当地公民,”他顿了顿,握着双手,摆在桌面上,“那么,海伯利安如何?”

桌边的嘁嘁喳喳声越发低沉了。

“那还不是真正的环网世界。”发言人吉本斯说。

“不,既然现在军部的远距传输器依然存在,那它实际上已经属于环网!”外交部长加利安·佩索夫叫道,显而易见,他已经转而同意这一想法了。

莫泊阁负隅顽抗的表情没变。“到那儿还得花上几个小时。我们正在保护奇点球,但它随时会被驱逐者摧毁。海伯利安已经差不多全部落入驱逐者之手了。”

“但霸主人员已经被撤离了,对不对?”佩索夫说。

辛格回答道:“除了总督。我们在混乱中没有找到他。”

“真遗憾,”佩索夫部长说,但口气中并没显出多少遗憾,“但重要的是,剩下的人差不多全是海伯利安的土著了,他们很容易进入那里的迷宫,对不对?”

经济部长巴比·丹-基迪斯的儿子是浪漫港附近的纤维塑料种植园经理,他说道:“三小时内?不可能。”

南森站起身。“我不这么认为,”他说,“我们可以给留在首都的地方自治当局发送超光警告信息,他们可以立即展开撤离工作。海伯利安上的迷宫有上千入口。”

“首都济慈已经被围,”莫泊阁吼道,“整个星球正在受袭。”

南森顾问悲痛地点点头。“并将很快被驱逐者野蛮人手刃。女士们先生们,这实在是简单的抉择。装置肯定会起作用。海伯利安领空中的侵略军将简简单单不复存在。这个星球上的数百万人将获救。并会对别处的驱逐者侵略军产生非同凡响的效果。我们知道,他们所谓的姐妹游群通过超光互相交流。侵略霸主领空的首支游群——海伯利安游群的覆灭,将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威慑。”

南森又摇了摇头,他左右四顾,脸上挂着几如父亲般的关切之情。如此痛苦的真挚感不可能伪造。“决定权在你们手里。这项武器是用,还是不用,全在你们。伤害人类……或者,由于无为,让人类的生命受到伤害,实在是让内核感到无比痛苦。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数十亿生命危在旦夕……”南森再次摊开双手,最后一次摇了摇头,然后坐了回去,显然已经把决定权留给了人类的头脑和情感所处理。

长桌边的喋喋不休声突然变响。争论几乎变得狂暴不已。

“执行官大人!”莫泊阁将军叫道。

在突然的静寂之下,悦石仰起头,目光朝头顶黑暗中的全息显屏望去。无限极海的游群朝这个海洋世界落去,就像一阵血之湍流奔向一个蓝色小球。只留下181.2特遣部队的三个橙色余烬,就在沉默的理事会注目的时候,其中两个也熄灭了。然后,最后一个也隐灭了。

悦石小声对她的通信志说着话。“通信器,李元帅有没有留下最后的信息?”

“没有发给指挥中心的信息,首席执行官,”传来答复,“只有战斗中的标准超光遥测信息。看样子他们没有进入游群中心。”

悦石和李原本希望能俘获驱逐者,希望能审问他们,希望能排除一切疑问,确认他们敌人的身份。现在,这个精力充沛、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死了——因梅伊娜·悦石的命令而死——七十四艘第一线作战军舰被白白浪费。

“无限极海的远距传输器已被预置的等离子炸弹摧毁,”辛格元帅汇报道,“游群的先头部队现已进入地月防御圈。”

无人应声。全息像显示出,血红之光的巨浪将无限极海系统一口吞没,那个金色世界四周的最后橙色余烬尽数熄灭。

几百艘驱逐者战舰继续盘旋在轨道上,大概是在将无限极海的优美浮城和海洋农庄夷为一片燃烧的废墟,但是血潮的很大一部分继续席卷而上,淹没了上方区域。

“阿斯奎斯系统还有三标准小时四十一分钟。”显示板边上的一名技师长叹一声。

科尔谢夫议员站起身。“我们来投票表决,是否进行海伯利安演示。”他说,表面上是朝悦石开口,其实是在对众人讲话。

梅伊娜·悦石拍了拍下嘴唇。“不,”她最后说道,“不投票。我们使用这项装置。元帅,准备将载有此装置的火炬舰船传输至海伯利安领空,然后向整个星球和驱逐者播放同样的警告信息。给他们三小时时间。伊本部长,将编码超光信号发送到海伯利安,告诉他们,他们必须……重复一遍,必须……立即到迷宫中寻求保护。告诉他们,我们要试验一项新武器。”

莫泊阁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首席执行官,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这项装置不能落入敌人之手。”

悦石望了望南森顾问,她试图不让自己的表情透露出她的感受。“顾问先生,这项装置可不可以装配上一些东西,如果我们的飞船被俘获或者被摧毁,它就能自动引爆,可以吗?”

“可以,首席执行官。”

“那就装上。向专门的军部专家解释所有必要的故障保护装置是如何运转的,”她转身面对着赛德普特拉,“为我准备全网广播,预定在装置触发前十分钟开始。我得把这一切告诉我们的人民。”

“这明智吗?”费尔德斯坦议员开口道。

“必须这么做。”悦石说。她站起身,房内的三十八人紧接着站了起来。“你们工作的时候,我想先睡几分钟。我希望装置能立即准备好,并进入系统,同时海伯利安受到警告。我希望,三十分钟后我醒来时,你们能准备好进行谈判协议的紧急情况计划和次序。”

悦石朝众人望去,她知道,不管怎样,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将在接下来二十小时内大权旁落,坠下政坛。不管怎样,这是她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天。

梅伊娜·悦石笑了笑。“理事会现在解散。”她说,然后传送到了她的私人住所,去小憩片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