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3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岩石层的确延伸了好几公里。那是岩石台阶,每一层至少有一米高,分隔了水平线上的一具具黑色躯体。走了几分钟,布劳恩站在最下面,爬上了台阶的三分之一,碰了碰第二层上最靠近她的一具躯体,她舒了一口气,那身体还暖,男人的胸膛正上下起伏。但他不是马丁·塞利纳斯。

布劳恩继续向前,心中带着些许期待,她会在这些活死人之中发现保罗·杜雷神父或者索尔·温特伯,甚至是她自己。不过她反而找到了一张脸,那是她最近刚刚见过的凿刻在山腰上的脸。哀王比利躺在白色岩石上一动不动,就在五层之上,他的皇袍已经被烧焦,被染污。那悲伤的脸儿——和其他人一样——因为某种内在的痛楚而扭曲。马丁·塞利纳斯躺在下面一层上,之间相隔三具躯体。

布劳恩走到诗人身旁,蹲下身来,回头朝伯劳的黑点看了一眼,它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排排躯体的尽头。塞利纳斯跟其他人一样,好像也活着,也沉浸在某种静寂的痛楚中,由一个分流槽连接到了一根搏动的脐带上,而那脐带则连进了壁架后的白墙,好似与岩石合而为一了。

布劳恩惊恐得大口喘气,她伸手摸了摸诗人的脑壳,感觉到融合在一起的塑胶和骨头。她继续沿着那根连接的脐带摸去,但没有找到脐带合并进岩石中的什么切实的连接点或是口子。手指下,有流体在搏动。

“见鬼。”布劳恩小声嘀咕,然后突然惊慌地朝身后望去,心想伯劳一定已经蹑手蹑脚靠近了,她已身处其攻击范围内。但那黑影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广阔空间的尽头。

她摸摸口袋,里面空空如也。没有武器,也没有工具。她意识到,自己应该先回到狮身人面像,找到背包,在里面翻出些可以切割的东西,然后再回来,鼓起足够的勇气再次进入这里。

鲲*弩*小*说* 🐱 w ww … K u n N u … c om

但布劳恩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再从那扇门走进来了。

她跪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高高地举起手,飞速砸下。她的掌刃猛地击在了某种材料上,那东西看上去像是光亮的塑料,可感觉上却比钢铁还要坚硬。这一击下来,她的胳膊从手腕到肩膀都疼痛不已。

布劳恩·拉米亚朝右边望了望,伯劳正在向她走来,慢悠悠地抬着步子,就像一个老人出门悠闲地散步一样。

布劳恩大喊一声,跪在地上,又开始击打,掌刃绷紧,拇指垂直贴掌。广阔的空间回荡着砍击声。

布劳恩·拉米亚是在卢瑟斯的一点三倍重力水平下长大的,而且,就她的种族而言,她也算是体格相当健壮的。自她九岁以来,她就梦想成为一名侦探,并一直为之努力。她所进行的准备工作,无可否认带有强迫性,而且毫无意义,其中一部分就是练习武术。如今,她呼喝着,高举手臂,一次一次地朝下猛击,将她的手掌视为一把斧子,这猛烈的捶打,在她心中,已经成了成功的突破口。

坚韧的脐带向下凹了一点,但几乎察觉不到,它搏动着,仿佛是个活物,随着她再次挥舞手臂,那东西看上去似乎畏缩了。

底下和身后传来脚步声。布劳恩几乎要哈哈大笑起来。伯劳不用走路就能移动身子,可以从这儿瞬间移动到那儿,无须一步步走来。它肯定是在享受威吓猎物的快感。但布劳恩毫不恐惧。她太忙了。

她举起手,再次挥砍下来。击打岩石做做样子还比这要容易呢。她再次将掌刃锤向脐带,同时感觉到手里的什么小骨头缴械投降了。随之而来的痛苦就像是远处的声响,就像是身下和身后的滑行。

你有没有想到,她想,如果你真的破坏了这个东西,那很可能杀死他?

她再次挥砍起来。脚步声在下面的阶梯底部停住了。

布劳恩累得气喘吁吁。汗水从额头和脸颊滑落,滴在沉睡诗人的胸脯上。

我甚至对你没有一丝好感,她对着马丁·塞利纳斯想到,然后再次挥砍。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切割金属大象的大腿。

伯劳开始步上阶梯。

布劳恩半跪半立,将她整个身体的重量都用到了摆动之力中,几乎让肩膀脱臼,几乎把手腕折断,几乎把手中的小骨头击得粉碎。

脐带被砸断了。

红色的流体,一点也没有血液的黏滞性,溅泼在布劳恩的腿上和白色的岩石上。被割断的缆线依然从墙壁上探出,不断痉挛,而后摆动,就像不安的触手,慢慢软瘫下来,收了回去,就像一条流血的蛇,滑回到了洞中,那洞在脐带不见之后也紧接着消失了。脐带的残余依旧连接在塞利纳斯的分流槽上,但五秒内便萎缩了,就像离了水的水母干瘪收缩。红色的液体溅在诗人脸上、肩膀上,就在布劳恩注目的时候,那液体变成了蓝色。

马丁·塞利纳斯眼皮跳动了一下,然后双眼像猫头鹰一样睁开了。

“嗨,”他说,“你知不知道那该死的伯劳就站在你后头呢?”

悦石传送回自己的私人房间,并立即回到超光小室。有两条信息正在候命。

第一条来自海伯利安领空。悦石眯起眼,听着海伯利安的前任总督、年轻的雷恩那悦耳的声音对与驱逐者审理会的会见进行简短的描述。悦石坐在皮椅上,双拳托腮,此时,雷恩向她复述了驱逐者矢口否认的信息。他们不是侵略者。接着雷恩对游群作了概述,他觉得驱逐者是在讲真话,并告诉悦石,领事生死未卜,并请求悦石下达命令,与此同时结束了广播。

“是否回复?”超光电脑问。

“确认收到信息,”悦石说,“传送——‘等待’,使用外交的古老代码。”

悦石按键看第二条信息。

威廉·阿君塔·李元帅出现在一个破裂的平面影像中,显然,他所在飞船的超光发射仪正以弱能状态运行。通过外围数据列,悦石可以看出,数据流加密在标准的舰队遥测信息中:军部的技师最终将会注意到校验和的偏差,但那将是几小时或是几天之后。

李的脸上满是血污,背景因烟雾而显得一片朦胧。看着这模糊的黑白影像,悦石觉得年轻人似乎是在巡洋舰的舱门口发送的信息。他身后的金属工作台上躺着一具尸体。

“……我们有一船定员的海兵登上了他们的一艘所谓的枪骑兵,”李喘息道,“上面有人操控——每船五人——看上去的确像是驱逐者。但是请看我们在试图进行解剖时发生的事。”图像切换,悦石意识到李正在使用手持成像器,那台机器临时连接进了驱逐舰的超光发射仪。现在,图像上没了李的人影,悦石低下头,看到的是一名已死的驱逐者的受损苍白之脸。从眼睛和耳朵流出的血来看,悦石猜这人是因爆发性减压而死的。

李的手——悦石从元帅袖子上的花边认出这是李的手——似乎正握着把激光解剖刀。年轻的指挥官没有操心去把尸体的衣服除掉,他直接在胸骨上开始垂直切割,朝下腹划去。

握着激光的手猛然移开,驱逐者的尸体突然发生什么异样,镜头晃了一下便稳住了。死尸的胸膛上,大块的黑色方块开始闷烧,就好像激光引燃了衣服。然后,制服由内燃烧起来,悦石立即明白,这人的胸脯烧起来了,正冒出一个个渐宽的不规则小洞,从洞中闪耀出璀璨的光芒,亮得让手持成像器不得不缩小光圈。现在,尸体的头颅上也一块块地烧了起来,在超光屏和悦石的视网膜上留下闪亮的余像。

在尸体被烧毁前,镜头朝后拉去,仿佛热量实在是高得无法忍受。李的脸飘进焦点中。“执行官大人,你已经看见了,所有的尸体都是这样的反应。我们没有活捉到任何人。我们还没有进入到游群中心,他们的战舰越来越多,我想——”

图像消失了,数据列显示,信息在发送中途戛然而止。

“是否回复?”

悦石摇摇头,打开小室的门。现在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她满怀渴望地盯着长榻,然后坐在了桌子后面。她知道,如果自己稍稍闭眼片刻,就会马上睡着。赛德普特拉在她的私人通信志频率上发来信号,说莫泊阁将军有紧急事务,想见首席执行官。

卢瑟斯人走进房间,如坐针毡地来回踱起步来。“执行官大人,我明白你为何要批准使用死亡之杖的装置,但我必须反对。”

“为什么,亚瑟?”悦石问,这是她几星期以来第一次直呼其名。

“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太危险。而且……而且不道德。”

悦石扬扬眉毛。“在一场漫长的消耗战中失去数十亿公民是道德的,而用这武器一下杀死数百万的人,是不道德的?这是军部的立场吗,亚瑟?”

“这是我的立场,执行官大人。”

悦石点点头。“明白了,我会记下的,亚瑟。但是决定已下,即将执行。”她看着自己的老友立正站定,没等他开口反对,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没等他提出辞呈,悦石就说道:“亚瑟,跟我去散散步,如何?”

军部的将军一脸茫然。“散步?散什么步?”

“我们得呼吸点新鲜空气。”没等他进一步反应,悦石横穿过房间,向她的私人传送门走去,按了按手动触显,迈了进去。

莫泊阁穿过不透明的传送门,低头狠狠地朝蔓延到远方地平线的及膝金色草原瞪了一眼,接着仰起头,望着橘黄色的天空,褐色的积云如锯齿状尖塔耸立在那儿。在他身后,传送门闪烁着消失了,其位置仅仅由一个一米高的控制触显所标示,那是这个无边无际的金草海洋和布满云彩的天空中唯一可见的人造物。“我们这是在哪儿?”他问道。

悦石摘了一根长长的草茎,伸到嘴里咀嚼着。“卡斯卓-劳塞尔。这里没有数据网,没有轨道装置,没有任何人类或机械人居所。”

莫泊阁轻蔑地哼了一声。“也许,相比拜伦·拉米亚过去带我们去的那个地方,这地方并没安全得能脱离内核的监视,梅伊娜。”

“也许不,”悦石说,“亚瑟,听听这个。”她激活了先前听到的两条超光传输信息的通信志记录。

就在信息播放完毕,李的脸庞突然消失的时候,莫泊阁穿过高高的金草走开了。

“怎么样?”悦石问,她加快脚步赶上他。

“这么说,那些驱逐者的尸体会自爆,就跟我们所知的赛伯人尸体如出一辙,”他说,“然后呢?你难道觉得议会或全局会因为这个而信以为真,认为内核是侵略的幕后黑手吗?”

悦石叹了口气。草儿看上去很软,很诱人。她想象着自己躺在那儿,舒舒服服地深陷其中,打个永远不会醒来的盹。“这证据对我们,对大伙来说,都已经足够。”悦石不必详尽阐述。自她早年的议员生涯起,他俩就一直有来往,因为两人都怀疑内核,他们都希望有一天能真正地脱离人工智能的统治。当拜伦·拉米亚议员领导他们……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莫泊阁看着烈风鞭挞着金色的大草原。一个古怪的球状闪电在地平线附近的青铜色云彩中玩耍。“那又怎样?知道是没用的,除非我们知道该打击什么地方。”

“我们有三个小时时间。”

莫泊阁看了看通信志。“两小时四十二分钟。没有时间可以盼望奇迹发生了,梅伊娜。”

悦石板着脸。“没有时间可以盼望任何事,亚瑟。”

她点了点触显,传送门“嗡嗡”地出现了。

“我们能做什么?”莫泊阁问,“现在,内核的人工智能正在向我们的技师简单地介绍死亡之杖武器。一小时内,火炬舰船就将准备就绪。”

“那咱们去一个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地点将它触发。”悦石说。

将军不再踱步,他瞪着眼睛。“你究竟在说什么?那蠢猪南森说那武器的杀伤半径至少有三光年,但我们怎么能相信他?我们触发装置……在海伯利安或者什么地方附近……说不定全人类都会完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