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5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狮身人面像——一个仿造真实生物创造的墓冢,未来的几个世纪都不会有基因工程师把它创造出来——是个时间能量的大漩涡。在我扩延的视野中,能看到好几座狮身人面像:一座逆熵场墓冢,载着伯劳这货物逆时间而来,就像某种密封的集装箱,里面装着致命的细菌;一座活跃的、多变的狮身人面像(就是它感染了瑞秋·温特伯),带着它最初的成就,打开了时间的大门;还有一座已经打开了的狮身人面像,正再一次顺着时间移动。最后那座狮身人面像是扇光线璀璨的大门,它的光耀仅次于将要成为那个人的人,用它那超元网的大营火照亮了海伯利安。

我向这光芒之地降去,正好目睹了索尔·温特伯把他的女儿献给伯劳。

即便我来得早一点,我也无法干预这件事。即便我能,我也不会那么做。所有超越理性的世界都仰赖这一举动。

但我静静等在狮身人面像中,等着伯劳抱着它那柔弱的货物从旁经过。现在我能看见那孩子了。她仅有几秒钟存活时间了,浑身布满污痕,湿漉漉、皱巴巴的,正号啕大哭着。按照我独身的旧日看法和沉思诗人的态度,我发现自己很难理解这痛哭着的难看孩子对她父亲和这宇宙造成的吸引力。

但是,那孩子的血肉之躯——尽管这新生之体是那么不漂亮——被伯劳的刀刃之爪抓着,也让我内心躁动不安起来。

伯劳迈了三步,走进狮身人面像,把它和孩子推前了几个小时。就在入口那边,时间长河猛然加速。如果我不马上做点什么,就太迟了——伯劳将会使用这传送门带着孩子离开,去到它想要去的遥远未来的黑洞之中。

一些景象不由自主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蜘蛛吸干它们牺牲品的体液,掘土蜂将它们自己的幼虫埋在猎物的麻痹躯体内,那是孵化和食物的最佳源泉。

我必须行动,但比起在内核,我在这里更加没有可靠的实体。伯劳从我身体中一穿而过,就好像我是个无形的全息像一样。在这儿,我的模拟体人格派不上一点用场,毫无武装,毫无实质,仿佛一小缕沼气。

但是沼气是没有脑子的,而约翰·济慈有。

伯劳又迈了两步,索尔和外面的其他人又远离了几个小时。我看见伯劳的解剖刀手指切进不断哭喊的婴儿的皮肤中,渗出点点鲜血。

见鬼去吧。

外面,狮身人面像宽阔的岩石门廊已经被流进墓冢的时间能量淹没,门廊中躺着背包、毯子、废弃的食品容器,还有索尔和其他朝圣者丢弃在那里的所有零碎物件。

包括一个莫比斯立方体。

箱子在圣徒的巨树之舰“伊戈德拉希尔”上被八级的密蔽场密封,当时,巨树的忠诚之音海特·马斯蒂恩刚准备好漫长的旅途。箱子里装着一只尔格——有时人们管它们叫绑缚者——那是一种小型生物,按人类的标准来看,它们并不聪明,但它们在遥远的星星上进化,并发展出了极棒的能力,可以控制极其强大的力场,甚至比人们所知的机器还要本领高强。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数世数代以来,圣徒和驱逐者一直在和此生物交流。圣徒在他们漂亮但毫无遮蔽的巨树之舰上,使用尔格来控制剩余的能量。

海特·马斯蒂恩带着这生物跨越几百光年,来完成圣徒和末日赎罪教会达成的约定——帮助驾驶伯劳的荆棘树。马斯蒂恩虽然见到了伯劳和刑罚之树,却没办法履行契约。后来他死了。

但莫比斯立方体还在。我能看见尔格,它就像时间潮水中的一个被束缚的红色能量球。

外面,透过黑暗的门帘,我能隐隐约约看见索尔·温特伯——一个悲痛的滑稽身影,由于狮身人面像时间场对面的虚幻时间洪流的作用,看上去就像是加速放映的无声电影中的人物——但莫比斯立方体就躺在狮身人面像的领土内。

瑞秋哭喊着,哪怕身为新生儿,她的声音竟也充满了恐惧。害怕坠亡。害怕痛苦。害怕分离。

伯劳又迈了一步,外面那些人又失去一个小时。

对伯劳来说,我是不存在的。但是说到能量场,即便是内核模拟体也能碰触。我取消掉莫比斯立方体的密蔽场。释放了尔格。

圣徒给予尔格电磁辐射、编码脉冲和辐射的简单酬劳,同时也让此生物为他们效劳……这主要是通过一种近乎神秘的联系方式,只有兄弟会和少数几个驱逐者异族知道如何做。科学家称之为拙劣的心灵感应。事实上,它差不多是纯粹的移情。

伯劳又迈了一步,跨进敞开的传送门,向未来走去。瑞秋极力哭喊,只有那些新降生到宇宙的人才能聚集到如此的力气。

尔格迅速膨胀,马上明白,它与我的人格合为一体。约翰·济慈重获形体。

我飞快地迈出五步,跨到伯劳跟前,从它手中抢回孩子,然后朝后退去。我将孩子抱在怀里,捧着她泪汪汪的脑袋,将她枕在自己的脸上,即便在狮身人面像的能量漩涡中,我也能闻到婴儿的新生气息。

伯劳惊异地旋过身。四臂大展,刀刃“咔嗒”一声张开,红眼盯在我的身上。但是怪物离传送门实在是太近。它没有动弹一下,但却被风暴般急速抽干的时间流席卷而去。怪物那蒸汽铲似的下巴大张着,钢铁之牙啮咬着,但已经没进了漩涡中,成了远方的小点。一个小东西。

我转身朝出口迈去,但那门实在是远在天涯。尔格迅速枯竭的能量可以让我走到那儿,让我逆流而上,但这是在没有瑞秋的情况下。带着另一个活物抵御这样的能量,即便有尔格助我一臂之力,我也没法办到。

孩子在哭,我温柔地摇晃着她,在她温暖的耳朵边轻声念叨着无意义的打油诗。

如果我们无法回去,也无法向前,我们就在这儿等一会儿。也许有人会出现。

马丁·塞利纳斯睁大眼睛,布劳恩·拉米亚迅速转身,她看见伯劳正飘浮在半空中,就在她身后上方。

“乖乖!”布劳恩小声说道,叹为观止。

伯劳圣殿中,一列列昏睡者的躯体朝远处退去,没入黑暗之中。除了马丁·塞利纳斯,其余所有人仍然通过搏动的脐带连接着荆棘树,机器终极智能,还有天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似乎是想要显示自己的神通广大,伯劳停止了攀爬,它张开四臂,凭空朝上升了三米,悬浮在那儿,就停在布劳恩蹲着的岩石台阶的五米之外。

“快做点啥。”塞利纳斯低声说道。诗人不再和神经分流器的脐带相连,但他还是虚弱得抬不起头。

“你有什么主意?”布劳恩问,无畏的言辞稍稍被声音中的一丝颤抖毁灭。

“相信。”从他们下面传来某人的声音。布劳恩转身朝下面望去。

有个女人远远地站在下面。是布劳恩在卡萨德的墓冢中看见的女人。莫尼塔。

“救命!”布劳恩喊道。

“相信。”莫尼塔说完,便消失了。伯劳没有分神。它垂下四手,朝前走来,似乎不是走在空气中,而是走在坚硬的石头上。

“该死。”布劳恩喃喃自语。

“又来了,”马丁·塞利纳斯喘息道,“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闭嘴。”布劳恩说。然后,好像是在自言自语,“相信什么?相信谁?”

“相信该死的伯劳把我们宰了,把我们俩都串在那该死的树上。”塞利纳斯喘息着。他挣扎着抓住布劳恩的胳膊,“布劳恩,要我重新回到树上,还不如死了的好。”

布劳恩稍稍碰了碰他的手,站起身,面对着五米外的伯劳,他们之间空无一物。

相信?布劳恩抬起腿向前探去,感觉踏上了一片虚无,她短暂地闭上双眼,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脚似乎碰到了坚硬的台阶,便又睁开眼睛。她睁开双眼。

脚下,除了空气,别无他物。

相信?布劳恩把重心移到前脚,踏了上去,稍微摇晃了片刻,最后把另一条腿也挪了过来。

她和伯劳面对面站着,岩石地板距离脚下十米。怪物张开四臂,似乎在咧着嘴朝她微笑。它的外壳在昏暗的光线下发出暗淡的光泽,红色的眼睛炯炯如日。

相信?布劳恩感觉到肾上腺素奔腾潮涌,她在无形的台阶上迈步向前,越走越高,慢慢进入伯劳的怀抱。

就在怪物把她拥进怀里,拥进金属胸脯上长出的弯曲利刃,拥进张开的下巴和一排排钢铁之牙时,她感觉到手指之刃切进了组织和皮肤。但是布劳恩依旧稳稳地站在稀薄的空气上,她朝前探去,将自己未受伤的手平摊在伯劳的胸脯上,感受到冰冷的外壳,同时也感觉到一股能量暖流从她身体中倾泻而出,贯穿全身。

刀刃在刚刚切进皮肤时,就马上停了下来。伯劳被冻住了,就好像包围着他们的时间能量流突然凝结成了一大块琥珀。

布劳恩把手摊开在怪物宽阔的胸膛前,用力推。

伯劳完全冻在了原地,已经变得脆弱不堪,金属的光泽慢慢蜕变,被水晶的透明光亮和玻璃的明亮光辉所取代。

布劳恩站在空气上,被伯劳那三米高的玻璃雕塑所拥抱。胸膛内,在心脏的位置上,有只仿若黑色大飞蛾的东西在颤动,对着玻璃扑扇着乌黑的翅膀。

布劳恩深吸一口气,然后又推了一把。伯劳沿着和她共有的无形平台朝后滑去,摇晃了一下,最后一头坠倒。布劳恩缩起身子,避开环绕着她的手臂,但锋利的手指之刃仍然抓住她的外衣,随着怪物的坠落而被撕扯,她听见并感觉到衣服被扯裂了。接着,她也摇晃着,挥舞着好使的手臂以求平衡,而玻璃伯劳在半空中转了五百四十度,最后坠向地面,碎成无数参差不齐的碎片。

布劳恩回转身,栽倒在看不见的狭小通道上,朝马丁·塞利纳斯爬去。

爬到最后半米时,她的信心突然消失,无形的支撑物兀然不见,她重重地朝下摔去,撞到岩石台阶边缘,扭伤了脚踝,只来得及抓住塞利纳斯的膝盖,这才没让自己掉下去。

肩膀、断掉的手腕、扭断的脚踝、撕裂的手掌和膝盖剧痛无比,她咒骂着,把自己挪到塞利纳斯身边的安全之地。

“自打我走后,肯定发生了什么见鬼的怪事,”马丁·塞利纳斯嘶哑地说道,“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还是你打算再来个水上漂?”

“闭嘴。”布劳恩的声音颤抖着。两个字听上去甚至有些深情。

她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她发现,想要带着依旧虚弱不堪的诗人走下台阶,穿越伯劳圣殿撒满玻璃屑的地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使用消防员背负法。走到入口时,诗人在布劳恩背上无礼地捶打道:“比利王和其他人怎么办?”

“以后再说。”布劳恩气喘吁吁,走出墓冢,进入黎明前的光亮之下。

布劳恩步履蹒跚地走过山谷的三分之二,塞利纳斯懒洋洋地垂在她的肩膀上,就像一大坨柔软的衣服,突然诗人问道:“布劳恩,你还怀着身孕吗?”

“对。”她回道,祈祷着,希望在这一天的折腾之后,孩子依旧完好。

“想要我背你吗?”

“闭嘴。”她一面说,一面沿着翡翠茔旁的小路朝前走。

“快瞧。”马丁·塞利纳斯说道,他垂在她的肩上,脑袋几乎已经朝下,但还是扭动着指着前面。

在清晨的光亮下,布劳恩看见领事那架乌黑太空飞船屹立在山谷入口的高地上。但诗人指的并不是那边。

索尔·温特伯站在狮身人面像入口的眩光之中,呈现出身影。他高举着双臂。

谁或什么东西,正从眩光之中走出。

索尔先看到了她。光和流体时间的洪流从狮身人面像中涌出,一个身影在其中现身。他看见,是个女人,她在璀璨的入口中显出侧影。一个女人抱着什么东西。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

他的女儿瑞秋出现了——健康、年轻的瑞秋,他上一次见到这个年纪的瑞秋,她正离开去某个叫海伯利安的世界,去完成她的博士论文。二十四五岁的瑞秋,也许大了一点点。但就是瑞秋,毋庸置疑,长着金褐色头发的瑞秋,依然很短,在额前分开,双颊一如既往桃红一片,带着某种新的狂喜,笑容温情脉脉,几乎带着颤抖,眼睛——大大的绿色眼睛,缀满了褐色的小点——紧紧盯着索尔。

瑞秋抱着瑞秋!小孩的脸枕在年轻女子的肩膀上,扭动着身子,似乎不知道该不该接着哭,两只小手一张一合。

索尔站在那儿,目瞪口呆。他想要说话,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又试了试:“瑞秋?”

“爸爸。”年轻女子说道,走向前,一只手抱着孩子,微微转过身,以防压到孩子,用另一只手揽住了学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