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5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在我辞别贝提克的同一时刻,六千光年外,在一个只知NGC编号[1]和天文坐标的无名星系中,一队由三艘迅击火炬舰船组成的圣神特遣部队正在摧毁一颗环轨森林星球。舰队指挥官乃是费德里克·德索亚神父舰长。那颗驱逐者的森林星球在圣神战舰的震慑下,简直毫无还手之力。这次遭遇战,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大屠杀,而非战斗。

[1]NGC:星云星团总表,是目前广泛使用的星团、星云和星系的一个基本星表,简称NGC,它由丹麦天文学家德雷尔根据英国天文学家赫歇尔家族早期星表于1888年编制的。星表包含约8000个天体。

在此,我必须稍作解释。我并没有想当然地猜测这些事件:它们的确如我所描述的那样发生了,完全不假。我将告诉你关于费德里克·德索亚神父舰长和其他首脑正在做的事,但这并非目击证人的证词,这不包含任何人的想法,也不带有任何人的感情,它们是纯粹的事实。我以后会跟你解释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事……没有一丝曲解地洞晓一切……但是现在,我请求你相信它们,它们的确如我所述——就是事实。

言归正传,三艘圣神火炬舰船正以高过六百倍重力水平的减速度从相对论速度减速——几个世纪以来,航天飞行员将其称为“德尔塔五号树莓酱”[2]——意思就是说,如果内部的密蔽场突然失效片刻,那么,船员就会跟甲板上的一层树莓酱毫无二致。

[2]这也是著名吉他手乔·史崔尼的一首曲子。德尔塔五号是一种高速推进器的名称。

但密蔽场并没有失效。距离一天文单位的时候,费德里克·德索亚神父舰长将环轨森林调到视野球面。战斗控制中心内的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朝显示屏望去:几千棵经过驱逐者基因剪裁的树木,每一棵至少长达半公里,正以复杂精美的舞步沿黄道面运行——被引力挤压在一起的灌木林,麻花状的一缕缕树木,微微变化排列方序的林木,都在一刻不停地作运动,树叶总是转向那颗G型恒星,长长的枝干时刻改变着位置,找寻完美的排列,饥渴的树根深深地扎在湿气和营养物的蒸汽迷雾中,提供气体的是些守牧彗星,它们在森林群落中不断游移,如同一个个巨型脏雪球。在枝丫与枝丫、树与树之间,可以看见千奇百怪的驱逐者在飞来飞去——有些是人类的形体,但拥有银镜般的皮肤,展开的蝶翅薄如蝉翼,长达数百米。那些翅翼伸展,捕获着灿烂的日光,在环轨森林的绿色枝叶间亮灭,犹如璀璨的圣诞彩灯。

“开火!”费德里克·德索亚神父舰长下达了命令。

在距离星球三分之二天文单位的地方,圣神特遣部队的“三贤”——三艘火炬舰船开启了它们的远程武器。在如此遥远的距离外,即使是远程武器,它们发出的能量光束似乎也只是慢慢地爬向它们的目标,就如黑色床单上的渺小萤火虫,但是圣神舰船装载着超高速、超动力的武器:它们本身就属于极小的霍金驱动星际舰船,有些还装载着等离子弹头,在微秒内便能加速至相对论速度,并在森林内引爆,另一些武器的设计非常精巧,只要进入实空,就会突然被恢复,质量增大,一举突破树丛防线,就如一颗炮弹以零距离朝湿纸板发射一样。几分钟后,三艘火炬舰船进入能量光束的射程,带电粒子束瞬时刺向四面八方。他们能看见光束,仅仅是因为现在纷乱的胶体微粒已经灌满了整个空间,就像是陈旧阁楼中扬起的灰尘。

森林剧烈燃烧。基因剪裁过的树皮,双氧荚果,自动封闭的树叶,所有东西都因剧烈的减压而爆裂,或是被光束和可控等离子冲击波的卷须锯断,逃脱的氧气给真空中的大火来了个火上浇油,直至空气燃尽,慢慢冻结。森林燃烧着。成千上万的树叶从爆炸的森林中飞离,每一片树叶或者叶丛都成了耀眼的火葬堆,与此同时,在太空的黑色背景下,树干和枝丫也炙热灼烧起来。守牧彗星被火苗击中,瞬时蒸发殆尽,随之产生的蒸汽和熔岩碎片的冲击波将麻花状的森林炸得四分五裂。为了适应太空而经过基因剪裁的驱逐者——几世纪以来,圣神军队轻蔑地称其为“撒旦的天使”——陷在爆炸的冲击波中,如同一只只通体透明的飞蛾被火焰缠住了身子。其中一些仅仅是被等离子炸弹或彗星冲击波炸得灰飞烟灭。另一些被带电粒子束击中,成了亢奋运动的物体,直到他们精巧的翅膀和器官粉身碎骨。还有一些企图逃走,他们以最大的限度张开太阳能翅膀,想要逃脱被屠戮的危险,但只是徒劳。

无人生还。

这次遭遇战总共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事毕,“三贤”特遣部队的加速度降至三十倍重力,从森林中减速穿过,先前逃过一劫的巨树碎片终被火炬舰船的聚变火焰尾迹引燃。五分钟前尚还在太空飘浮的森林——绿叶捕获日光,树根畅饮彗星水球,驱逐者天使如辐射蛛纱般飘动在枝丫间——现在仅剩一圈烟雾和扩扬的废墟,散布在弧形空间的黄道面上。

“有无生还者?”德索亚神父舰长问,他正站在C3控制中心中部显屏的边缘,双手扣紧背在身后,轻松自如地稳住身体,仅用脚掌近大脚趾根部接触到显屏框周围的粘紧带。虽然事实上,火炬舰船依旧在以低于三十倍重力的加速度减速,但作战控制中心内的重力水平却维持在五十分之一标准重力的微引力水平。中心内十几名军官或坐或站,脑袋齐刷刷朝球面的中心望去。德索亚是名矮个男子,按标准算,年纪差不多有三十五六岁,圆圆的脸蛋,黑黑的皮肤,几年来,朋友们都注意到他那双眼睛反射出的更多是司铎似的慈悲,而非军人的冷酷无情。现在,它们则充满了困惑。

“无人生还。”斯通圣母指挥官应道,她是德索亚的副手,也是舰上的另一名耶稣会士。她撇下面前的战术显示屏,转向一台闪烁的通信设备,插上分流器。

德索亚明白,C3中心内他手下这些军官无人喜欢这样的战役。摧毁驱逐者的环轨森林是他们任务的一部分——这些看似无害的巨树是作战游群的补给和改装中心——但是很少有圣神战士喜欢如此野蛮的屠戮。他们接受特训,是为了成为教会的骑士,圣神的守护者,而不是去抹杀美好的事物,谋杀手无寸铁的生命,即便这些生命是经过基因剪裁、放弃了自己灵魂的驱逐者。

“打开常规搜寻模式,”德索亚命令,“命令全体船员暂时离开作战岗位。”一艘现代的火炬舰船上,船员仅仅包括十几名军官,加上另外五六个其他人员。

斯通圣母指挥官突然打断道:“长官,仰角七十二度方向捕获到霍金驱动失真信号,坐标229,43,105。超光速出口点位于七十万零五百公里外。其为单兵式舰船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六。相对速度不明。”

+鲲-弩+小-说 w ww· k u n n u· C om ·

“全体进入作战岗位!”德索亚立即下令。他微微一笑,但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许驱逐者正匆忙赶来营救他们的森林。也许是什么远程武器,刚刚由驱逐者的一个防御者从星系欧特云外的某处发射过来。也许是一整队驱逐者游群作战部队的单兵先锋,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特遣部队即将末日临头。不管是什么可怕的威胁,德索亚神父舰长宁愿与这种……这种汪达尔人似的野蛮行径决一死战。

“舰船正在跃迁。”德索亚头顶一名站在高位的目标探测军官汇报道。

“很好。”德索亚神父舰长说。他注视着眼前闪动的显示屏,重新接上分流器,打开了好几个虚拟视像频段。现在,C3界面隐去了,他正站在浩瀚的空间中,如一个五百万公里高的巨人,观看着自己的飞船成为带着焰尾的小点,那个烟雾形成的弯曲柱体(也就是被摧毁的森林)在环带的高点处开始偏向,就在此时,入侵者忽然出现在七十万公里外的黄道面的上方,离他仅一臂之遥。他自己所处舰船周围的红色圆球表示的是达到作战状态的外部能量场。整个空间中填充着其他色块,显示着传感器的读数、探测脉冲,以及目标瞄准预备过程。德索亚继续工作在毫秒级的战术级别上,他只要打个响指,就能发射出武器,或者释放出能量。

“捕获无线电应答信标,”通信官回报,“电流代码检验。这是一艘圣神信使舰船。大天使级。”

德索亚蹙紧眉头。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令得圣神司令部派出了梵蒂冈最快的舰船呢?——信使舰船极为迅捷,它也是圣神最为秘密的武器。在战术空间中,德索亚能看到包裹在这艘微小飞船四周的圣神代码,那根聚变焰尾长达数十公里。舰船几乎没有浪费能量使用内部密蔽场,如此说来,舰内的重力早已超出把人挤压成树莓酱的水平了。

“是无人驾驶飞船?”德索亚问道。他巴不得如此。大天使级的舰船能在几日内——实时的几日!——飞行到已知空间中的任何地方,而不像其他飞船需要几星期的舰上时间,那等于实时的好几年。但在这大天使级的旅程中,无人能够生还。

斯通圣母指挥官迈入战术环境,站在他身旁。那身黑色的长套衫在太空的背景下几乎隐没不见,以至于苍白的脸庞似乎是飘在了黄道面上,来自虚拟恒星的光线照亮了她瘦削的颊骨。“不,长官,”她柔声说道,在此模式下,声音只有德索亚一人能听到,“信标显示,船上载有两人,正处于沉眠状态。”

“我的上帝。”德索亚低声道。这句话与其说是咒骂,不如说是祈祷。即便在高重力的沉眠箱中,这两人,已在超光速的旅程中死亡,现在更肯定早成了一片极薄的蛋白质酱,而非健全的树莓酱。“快准备重生龛。”他在通用频段上命令道。

斯通圣母指挥官摸了摸耳后的分流器,皱皱眉。“代码中封嵌着信息。立即复活两名人类信使,阿尔法优先级。任务重新分配,属于欧米迦级别。”

德索亚神父舰长猛地转过脑袋,默默地盯着他的副官。依旧在燃烧的环轨森林涌出一团团烟雾,缠绕在两人的腰际。那个高优先级的立即复活的指示,违抗了教会的教条,也违抗了圣神司令部的章程;同时它也异常危险——重生通常历经三日,在此情况下,不完全重建的概率接近零,但如果挤压到三小时,那么概率将几乎达到百分之五十。而欧米迦级别的优先职责,则意味着它来自佩森的教皇陛下。

德索亚瞧见助手的眼神,知道她也明白了。信使舰船来自梵蒂冈,肯定是那里的某人,或者是圣神司令部的某人(也许两者都是),觉得这条信息非常重要,一定得派一艘无可替代的大天使级信使舰船,杀死两名高阶圣神军官(因为没有别人可以受此大天使级的重托),来进行传达工作,并将这两名军官置于不完全重建的风险之中。

在战术空间中,德索亚扬扬眉毛,以回应助手质问的眼神,同时在指挥频段上说道:“很好,指挥官。命令三艘舰船进入速度同步状态。准备好一支登船小队。我希望沉眠箱立即进行转移,并于六点三十分完成复活工作。请代我向‘梅尔基奥’号上的赫恩舰长和‘卡斯帕’号上的布莱兹圣母舰长致以问候,并邀请他们来我的‘巴尔萨泽’号[3],我们将于七点整与信使会面。”

[3]三艘舰船的名字便是前面提到的“三贤”。它们也是《圣经》中所记载的由伯利恒之星引导的给刚诞生的耶稣带来礼物的三位智者。

德索亚神父舰长从战术空间迈入C3现实。斯通和其他人依旧凝望着他。

“快,”德索亚一面喊,一面冲出显屏区,蹿过一大片空间,来到私人舱的入口,用力把自己拽进圆形舱口中,“信使复活后马上叫醒我。”他对着一张张注视着他的苍白脸庞说道,话音刚落,舱门马上闭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