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7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飞船跃迁入正常空间的那天,我们来到飞船顶部领事的卧室,准备一睹进入复兴星系的情景,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驱使我们去看。房间中央放着领事的大床,过去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睡在这上面,它可以折叠成睡椅的样子,于是我把它折叠起来。床后面有两个不透明的小房间,一个是衣橱,一个是淋浴/厕所两用房。但当船体变透明的时候,这两个小房间就会变成苍穹星野中的一个黑色小块。随着飞船从霍金速度慢慢减速,我们命令船体变透明。

第一眼望见的,是复兴之矢星球,与其说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小点,不如说是一张蓝白相间的碟片,三颗卫星中,能看到其中两颗。在那光亮的星球和卫星的左边,是复兴星系耀眼的恒星。除此之外,还能看到好多星星,这有点不同寻常,因为在恒星炫目的光芒下,天空应该是黑色的,只有非常明亮的星星,才有可能看得见。伊妮娅对此作了评论。

“那些不是星星。”飞船回答道,它已经完成那缓慢的旋转。随着我们朝星球减速而去,聚变驱动器怒号着开动了。一般情况下,从超光中出来的时候,我们绝不能离星球和卫星那么近。引力井会让减速的过程变得非常危险,但是飞船向我们保证,它的能量场已得到增强,可以应付好任何问题。但是,除了当下这个问题。

“那些不是星星,”飞船重复道,“在我方半径一万公里内,有五十多艘飞船正处于飞行状态。在轨道防御位置上,还有几十艘。其中三艘——从其聚变信号看,是火炬舰船——在我方半径两百公里内,并且还在靠近。”

我们全都沉默了。对于最后那点信息,飞船不说我们也知道,因为那三条聚变驱动的纹迹看上去正一马当先,位于我们这艘正在减速的飞船上方,放射着勃勃亮光,朝我们靠近,就像是喷灯的火焰,直直朝我们脸上奔来。

“收到问候信号。”飞船说道。

“视像信号?”伊妮娅问。

“纯音频。”飞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僵硬而且公式化。人工智能也会感觉到紧张吗?

“让我们听听。”女孩回答。

“……刚刚进入复兴星系的飞船,”那声音说道,听上去很熟悉,我们曾在帕瓦蒂星系中听到过,是德索亚神父舰长,“注意,刚刚进入复兴星系的飞船。”他重复着。

“这是从哪艘飞船发来的?”贝提克一边问,一边望着朝我们逼近的三艘火炬舰船。他的蓝色脸庞正浸浴在等离子驱动器发出的蓝光中。

“无法得知,”飞船回答,“是密光传送信息,还没有确定来源。可能来自七十九艘飞船中的任意一艘,我现在正在追踪。”

我觉得自己得说上几句,说点机灵话。“唷克斯[1]。”我说道,伊妮娅朝我瞥了一眼,接着又重新朝逼近的火炬舰船望去。

[1]唷克斯:常用作打猎的喊叫声以催促猎狗追赶狐狸。

“我们何时抵达复兴之矢?”伊妮娅轻声问。

“以现时的德尔塔五号驱动速度,还剩十四分钟,”飞船回答,“但四个行星距离内,现在的减速度将会变得无效。”

“维持现在的减速度。”伊妮娅命令道。

“注意,刚刚进入复兴星系的飞船,”德索亚的声音还在继续,“请准备好,我们的人即将登船。若有任何抵抗,我们将发射击昏武器。重复……刚刚进入复兴星系的飞船……”

伊妮娅抬头朝我看了一眼,嘴角一弯。“我想没法用减压自尽的策略了,哈,是不,劳尔?”

除了“唷克斯”之类的评价,我再也说不出啥聪明的话来了。我抬起手,摊开手掌。

“注意,刚刚进入复兴星系的飞船。我们马上将与你们并排前进,在合并外部密蔽场之时,不要抵抗。”

伊妮娅和贝提克仰着头,望着三条聚变驱动尾慢慢分开,三艘火炬舰船出现在我们周围一千米不到的边上,各自连线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而此时,不知什么原因,我却望着女孩的脸庞。她的面容有些紧绷——只是嘴角微微的一点紧绷——但总的说来,她看上去非常镇静,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的事。黑色的双眼大而有神。

“注意,不明飞船,”又传来圣神舰长的声音,“三十秒后,我们将合并能量场。”

伊妮娅走到房间边缘,伸手抚摸无形的船体。站在我的位置上看,我们仿佛是站在一座高山的圆形顶峰上,四周是无数星辰和蓝色的彗尾,伊妮娅就屹立在悬崖边缘。

“飞船,给我显光音频信号,让所有圣神飞船都能听见。”

德索亚神父舰长看着战术现实中和实空中的行动过程。在战术模拟中,他正站在黄道面的上方,望着一艘艘舰船部署在减速中的目标飞船周围,就像是一盏盏灯依次安置在一个轮子的轮辐和轮缘上。在中心附近,有几艘船离女孩的飞船非常近,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它们是“梅尔基奥”号、“卡斯帕”号、“巴尔萨泽”号。远处是十几艘火炬舰船,受命于“圣安东尼”号上的萨蒂舰长,它们和中心的四艘飞船维持着完美的同步速度减速飞行。一万公里外,恩赐级驱逐舰,六艘C3舰船中的三艘,攻击航母“圣玛洛”号(德索亚正是在这艘船上的作战控制中心注视着一切活动),围绕着一个缓慢转动的周界中心,朝复兴之矢的地月轨道减速行进。当然,他很想和三贤特遣部队一起接近女孩的飞船,但他明白,如此近距离指挥,肯定不合适。尤其是会烦扰到斯通圣母舰长(她上星期刚受到塞拉元帅提升),会影响她第一次正式指挥工作。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因此,德索亚就待在“圣玛洛”号中注视着,他的大天使飞船“拉斐尔”号位于复兴之矢附近的暂泊轨道上,附近还有防御警戒哨和防护火炮定位雷达。德索亚迅速从“圣玛洛”号拥挤不堪、红光四射的作战控制中心转换到战术空间的聚变火焰视野中。他看见那轮状的飞船队列慢慢旋转,在其上方,十几艘飞船位于一个巨大的球体中,阻止女孩飞船从任意一个方向逃离。他将意识转换回拥挤的作战控制中心,注意到吴玛姬和布朗两名观察者脸上呈现出血红一片,巴恩斯-阿弗妮同样如此,指挥官正在和三贤舰船上的五十名海兵进行密光通信。拥挤的作战控制中心的角落里,德索亚看见了格列高利亚斯和他的两名手下。三人因为没有成为登船成员之一,都显得很失望,但德索亚把他们留在这,是为了在带孩子回佩森的旅途中,让他们担任私人保镖的工作。

他按键继续朝女孩的飞船发送密光频段信号,“注意,不明飞船,”他说道,同时感受着自己心脏的扑扑跳动,犹如后台的背景声,“三十秒后,我们将合并能量场。”他发现自己很害怕女孩遇到危险。如果哪里会出岔子,那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这一过程在无数模拟中训练过,女孩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六……但是对德索亚来说,百分之六这个数字也太过庞大。一百四十二个夜晚以来,他每晚都会梦见她。

突然,通用频段发出沙沙的响声,从作战控制中心的扬声器中传来女孩的声音。“德索亚神父舰长,”女孩说道,只有声音,没有视像,“请不要合并能量场,也不要登船。任何企图都将导致严重的后果。”

德索亚望着信息显示,离合并能量场还有十五秒。他们已经就此演习过……这次,自杀的恐吓绝不会阻止他们登船。能量场合并后不到零点零一秒,三贤火炬舰船就将朝目标飞船发射出击昏光束。

“请想一想,神父舰长,”传来女孩轻柔的声音,“我们的飞船是由霸主时代的人工智能控制的。如果你们将我们击昏……”

“停止合并!”德索亚大叫,此时离合并还剩两秒。“梅尔基奥”号、“卡斯帕”号、“巴尔萨泽”号跳动着确认的灯光。

“你以为那只是硅,”女孩说道,“但我们飞船的人工智能内核完全是有机体——老式DNA型的处理器记忆库,如果你将我们击昏,那么,你同时也把飞船击昏了。”

“见鬼,见鬼,见鬼!”德索亚听到了这些话。起先,他以为是自己在低声嘀咕,但当他转头一看,发现其实是吴玛姬舰长在压着嗓门咒骂。

“我们正以……八十七倍重力水平减速,”伊妮娅继续道,“如果你把我们的人工智能击昏……嗯,它控制着我们所有的内部能量场,还有驱动器……”

德索亚转换到“圣玛洛”号和三贤舰船的工程频段上。“这是否属实?他们的人工智能真的会被击昏?”

沉默至少持续了十秒钟,令人无法忍受。最后,赫恩舰长在密光信号上开口了,他的学院学位是工程学,“费德里克,我们无从得知。真正的人工智能生物工艺学的资料已遗失泰半,剩下的也都被教会取缔了。那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对,对,”德索亚叫道,“但她说的到底是否属实?这儿肯定有人知道吧。要是我们朝飞船发射击昏光束,会不会伤害到以DNA为基础的人工智能?”

“圣玛洛”号的首席技师布兰利插入会谈,“长官,我觉得设计者在设计时会保护控制中枢在这种情况下不受……”

“你敢保证?”德索亚问道。

“不能,长官。”顿了半晌,布兰利才回答道。

“那人工智能果真是有机体?”德索亚继续问道。

“对,”密光上传来赫恩舰长的声音,“除了电子和虚拟内存的界面,那个时代的飞船人工智能的核心是交叉螺旋结构的DNA,它悬浮在……”

“好吧,”德索亚在多重密光频段上对所有飞船说道,“留在原位。不要……重复一遍……不要让女孩的飞船改变航向,不要让它企图加速至超光速状态。一旦出现逃亡征兆,马上合并能量场,发射击昏光束。”

三贤和外部的飞船上齐齐亮起确认的灯光。

“……所以,请不要引起这一灾祸,”伊妮娅的广播接近尾声,“我们只是想在复兴之矢着陆。”

德索亚神父舰长打开密光通信,连接到女孩的飞船,“伊妮娅,”他说道,声音温和,“请让我们登船,我们会带你去那颗星球。”

“我想还是自己登陆为好。”女孩回答,德索亚觉得在她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逗乐的意思。

“复兴之矢是个很大的星球,”德索亚一面说,一面注视着战术信息显示,还有十分钟,敌方飞船就将进入大气层,“你打算在哪着陆?”

沉默了一分钟。接着,伊妮娅回答道:“达·芬奇的列昂纳多太空港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

“那个太空港已经关闭了两百多年,”德索亚说,“难道足下飞船的记忆库还停留在那个年代吗?”

通信频段上,唯有沉默。

“达·芬奇的西区有一座圣神商团太空港,”他说道,“你们可以在那儿登陆吗?”

“行。”伊妮娅回答。

“那你必须改变航向,进入轨道,并在太空交通管制下登陆,”德索亚通过密光发来信息,“我现在为你下载德尔塔五号的变更信息。”

“不!”女孩回答道,“我的飞船自己会着陆的。”

德索亚叹了口气,他望了望吴舰长和布朗神父。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开口道:“我的海兵手下可以在两分钟内登船。”

“她的飞船会在……七分钟内……进入大气层,”德索亚说道,“以她的速度,若有一丝一毫的失误,都将酿成大错。”他按键启动密光,“伊妮娅,达·芬奇上空的交通非常拥堵,你这样是无法找到登陆点的。我刚刚给你发送了轨道插车参数,请让你的飞船按照它——”

“抱歉,神父舰长,”女孩回答道,“但我们已经打算要着陆了。如果你能让太空港的交通管制部门发送进港数据,那会帮上一点忙。下回跟你说话,就是在地面上了。通话完毕。”

“该死!”德索亚骂道。他按键联系圣神商团交通管制部门,“交管部,听到请回话。”

“开始发送进港数据。”传来交管员的声音。

“赫恩,斯通,布列兹,”德索亚大叫道,“听到了吗?”

“听到,”斯通圣母舰长回答,“我们将在……三分十秒内回转航向。”

德索亚指尖轻轻一弹,进入战术界面,但中间停顿的时间也已够长,让他看到火炬舰船点燃德尔塔五号驱动器,划出制动的轨道,整个轮毂也随之分崩离析。事实上,这些飞船没有能在大气层中飞行的装置。现在,“圣玛洛”号已经进入环星球轨道,差不多处在了女孩飞船的路径上,它开始疯狂地减速,想要径直刺入大气层。“为我准备好登陆飞船。”德索亚下令。

“空战巡部队?”他对着行星级通信频段说道。

“收到,长官。”传来克劳斯飞行指挥官的确认答复。她和另外四十六艘天蝎战舰正等在达·芬奇上空的作战巡逻轨道上。

“是否在追踪?”

“正常测绘中,长官。”克劳斯回答道。

“提醒一句,飞行指挥官,除非由我直接下达命令,否则不得射击。”

“遵命,长官。”

“‘圣玛洛’号将发射出……啊……十七艘战舰,它们将会紧随目标飞船而去,”德索亚说道,“我的登陆飞船将是第十八艘。异频雷达收发器的设置为059。”

“收到,”克劳斯回答,“信标设置为059。目标飞船及十八艘友军飞船。”

“这里是德索亚,通话完毕。”他一面说,一面拔去连在作战控制中心面板上的脐线。战术空间消失了。吴舰长、布朗神父、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格列高利亚斯中士、纪下士、芮提戈,众人随着他进入登陆飞船。飞行员是加林·诺里斯·库克上尉,他正等在飞船中,一切准备就绪。众人花了不到一分钟系好安全带,接着就从“圣玛洛”号的飞行管道中发射了出来。他们已经演习过好多次了。

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德索亚正通过登陆飞船的网络获取战术回馈信号。

“目标飞船带翼。”飞行员说道,他用了一个古老的词汇。几千年来,“干足”表示飞行器横越大陆,“湿足”表示横越水域,“带翼”是指从太空到大气层的旅行。

飞船上有个视屏,画面上所显示的东西和飞行员说的字面意思并不一样。虽然据得到的关于古老飞船的数据表示它有形变的能力,但事实上,它现在并没有生出翅翼。防御警戒拍摄下的画面清晰地显示出,女孩的飞船正在进入大气层,船尾朝前,喷射着聚变焰尾,以此维持平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