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7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吴舰长朝德索亚靠过来。“卢杜萨美枢机说这个孩子对圣神是个威胁。”声音很小,以免别人听见。

德索亚仅仅点了点头。

“如果他的意思是,这小孩会对复兴之矢上的数百万人民造成威胁,那怎么办?”吴舰长继续低声道,“那台聚变驱动器本身就是个可怕的武器。如果在城市上空发生热核……”

听到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德索亚感觉到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紧紧钳住了,但他还是彻底思索了一番。“不,”他小声回答道,“如果她胆敢把那条聚变焰尾转向任何东西,那我们就击昏飞船,破坏引擎,把它击落。”

“那女孩……”吴舰长又问道。

“我们只能希望她从坠毁中幸免于难,”德索亚回答,“我们不能让上千……上百万……圣神公民死于非命。”他朝后靠回加速躺椅中,按键联系太空港,他知道,密光信号会刺透这艘正在啸叫的登陆飞船周围的电离层。他望了望外部视频,发现他们已经在穿越晨昏线了:那么到达太空港将是夜晚时。

“这里是空港管理处,”圣神交通主管确认道,“目标飞船正在减速进入我们指示的飞行路径。德尔塔五号驱动很高……属于非法……但尚能接受。一千公里半径内,所有的飞行器未经许可不得入内。离登陆还有……四分三十五秒。”

“空港一切安全。”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在同一个网络上插话道。

德索亚明白,太空港周遭及其内部,隐藏着数千名圣神卫兵。一旦女孩的飞船着陆,它就再也无法起飞。他看了看实况视频:达·芬奇市的灯火从地平线一端一直燃烧到另一端。女孩飞船的导航灯也亮着,红色和绿色的信标闪烁不定。明亮的登陆灯也打开了,往下刺穿了云丛。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Om

“维持于路径之上,”传来交通管理员平静的声音,“减速度未超标。”

“我们能看到它了!”空战巡逻指挥官克劳斯在网路上叫道。

“保持距离。”德索亚通过密光下达命令。天蝎战机可以在数百公里之外刺中目标。他不想让它们挤在正着陆的飞船周围。

“收到。”

“维持于路径之上,仪表着陆系统显示降落一切正常。三分钟后着地。”管理员开始呼叫女孩的飞船,“不明飞船,可以通行,请降落。”

伊妮娅没有回应。

德索亚在战术界面中眨了眨眼。现在,女孩的飞船已经成了一个红色的小亮点,几乎就悬浮在圣神太空港上方一万公里处。德索亚的登陆飞船和战斗机位于其上方一公里外,仿佛愤怒的虫子般盘旋着。抑或是秃鹫,神父舰长想道。埃斯塔卡多平原上就有秃鹫,不过没人知道种舰殖民者为什么带它们过去。那平原上满眼都是树桩——树桩其实是大气生成器,每隔三十公里就安置一个,排成网格状——那里非常干燥,风力也非常强劲,任何尸体,过几小时就会变成一具木乃伊。

德索亚摇摇头,甩掉这些念头。

“离登陆还有一分钟,”管理员回报道,“不明飞船,你的降落速率已经趋近于零。请修正德尔塔五号驱动,继续沿着指定的飞行路径下降。不明飞船,请答复……”

“该死。”吴舰长低声道。

“长官,”加林·库克飞行员说道,“目标飞船停止下降。它正悬停在太空港上方两千公里处。”

“瞧见了,上尉。”德索亚回答道,目标飞船的红绿灯正在闪烁。尾翼上的着陆灯非常明亮,照亮了下方太空港停机坪足足一英里半的范围。空港内的其他飞行器都隐没在黑暗中,大多数被拖进了机库,或是到了次要滑行道上。其他盘旋的飞行器,包括他自己的这艘登陆飞船,也没发出任何光线。在多通道密光上,他说道:“所有的飞船和飞行器,保持距离,别开火。”

“不明飞船,”圣神管理员继续说道,“你已经飘出指定路径。请立即回到正常的降落速率。不明飞船,你正在脱离受管制的空域。请立即回到受控降落……”

“见鬼!”巴恩斯-阿弗妮轻声骂了一句。她的卫兵正绕着太空港飞,画出一个个同心圆,但女孩的飞船已经不再位于太空港上方——它已经飘到了达·芬奇的市中心上空。飞船的着陆灯闪了一闪,灭掉了。

“飞船的聚变驱动没有启动的迹象,”德索亚对吴舰长说,“注意,它现在正靠反重力装置维持不动。”

吴玛姬点点头,但显然不太满意。一艘具有聚变驱动的飞船,如果盘旋在城市上空,那就仿佛是脖子上悬着一把铡刀。

“空战巡逻队,”德索亚呼叫道,“我要飞到五百米区域内。请跟紧我。”他对飞行员点了点头,后者操控登陆飞船盘旋着往下飞去,如同食肉飞禽的突袭。格列高利亚斯和另两名卫兵全副武装地僵坐在飞船后部的卧椅中。

“她到底在搞什么鬼?”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轻声说道。德索亚在战术频段上看到,指挥官已经下令让百来个卫兵利用动力包跟在飘流的飞船之后。但外部摄像器无法看到这些卫兵。

德索亚突然记起在光阴冢山谷中救起女孩的那个小型飞行器,又也许是飞行包。他按键联系上地面管制员和轨道警戒哨。“侦测员,有没有观察到小型物体从目标飞船离开?”

答复来自警戒主船。“长官,正在观察……不必担心,长官,即便我们不追踪,也没比细菌大的东西飞出来。”

“很好。”德索亚说道。我还忘了什么?伊妮娅的飞船正继续缓慢地在达·芬奇上方飘流着,方向西北偏北,时速二十五公里——就像一艘竖立的飞艇,在缓缓地随风飘移。飞船上方,战斗机在盘旋,它们已经随着德索亚的登陆飞船进入了大气层。飞船周围是战空巡逻队的天蝎战机,它们就像眼睛周围猛烈旋转的飓风墙。飞船之下,空港海兵和卫兵在城市建筑和大桥上飞来飞去,他们正用制服护目镜的红外探测器和跟踪馈电追踪着一切活动。

女孩的飞船开着反重力装置,静静地飘浮在达·芬奇的摩天大楼和工业区之上。高速公路、建筑、运动场上的绿色草坪、四方形停机区都点着明亮的灯火,城市一片闪耀。数十万艘地行车在一条条高架道路上爬行,车子的前灯让城市的灯火变得更加夺目。

“长官,它在旋转,”飞行员回报,“还是开着反重力装置。”

通过视频和战术界面,德索亚看见伊妮娅的飞船正缓缓地从竖直状态变换到平卧状态。没有机翼出现。对于乘客来讲,这一飞行姿势会让他们觉得很奇怪,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内部能量场肯定会控制着“上”和“下”。现在,飞船看上去更像是一艘银色的飞艇,正随着微风飘动,浮游在达·芬奇西北方的河流和铁路场地上方。交通管制员正在命令其回应,但通用频段依旧沉默着。

我还忘了什么?德索亚神父舰长思索着。

我承认,当伊妮娅命令飞船旋转到平卧状态时,我有一瞬间几乎失去了冷静。

那种自身失去平衡的感觉压倒人心。之前我们三人都站在环形房间的边上,透过透明清晰的船壳,望着下面的景色,就仿佛站在悬崖边俯视深渊。现在,我们开始倾斜着面朝几千公里下方的灯火转去。我和贝提克不由自主地朝后面的房间中心退了几步——事实上,我还连连甩了几下手,想要保持平衡。但伊妮娅依旧稳稳地停留在房间边缘,注视着倾斜到正前方的地面,它已经成了一堵城市建筑和灯火构成的墙壁。

我几乎一屁股坐在了睡椅之中,虽然地面就像是一堵巨墙,我们好像就要一头撞上去一样,不过,我还是勉力站在了那儿,控制住内心的眩晕感。随着我们往前飘流,城市街道和一个个方形街区也在慢慢地移动着。我转了个身,在身后城市炫目灯火的对比下,天上仅有几颗明亮的星辰。云朵反射着城市的橙色光线。

“现在该找什么?”我问道。飞船时不时地向我们报告,在我们周遭环绕着一些飞行器,还有一些侦测器正在探测我们。我们已经命令飞船把空港交通管制持续不停的呼叫给关闭了。

伊妮娅早先说想要看看那条河。现在我们就在河流之上——这是条黑色的、如蛇般扭曲的缎带,蜿蜒穿越城市的灯火。我们驾临其上,向西北方飘流。偶尔会有艘游艇或是娱乐船从下面经过,不过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那些灯火似乎是在沿着那堵城市之“墙”往上或者往下蠕动。

伊妮娅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她说道:“飞船,你是否确定这是过去特提斯河的一部分?”

“根据我的图表,对,”飞船回答,“当然,我的记忆并不……”

“看那儿!”贝提克大叫道,他指着下方黑色河流的正前方。

我什么也没看到,但显然伊妮娅看到了。“飞低点。”她命令飞船,“快。”

“已经违背安全极限,”飞船说道,“如果我们再往下,可能会……”

“飞下去!”女孩大叫,“超驰。密码:‘升C小调前奏曲’。快!”

飞船立即倾斜着往前飞去。

“往拱门飞。”伊妮娅说道,她指着头顶上城市之墙和黑色缎带上的什么东西。

“拱门?”我自言自语道。接着,我看见了——那是一段黑弦,城市灯火背景下一个漆黑的拱状物。

贝提克看了看女孩。“我以前以为,它早已坏了……被毁了。”

伊妮娅张嘴大笑。“他们不可能毁掉它。那会发生原子爆炸……即便那样也毁不了它。技术内核亲自指导了这些拱门的建设……它们的构造可以让其永世长存。”

飞船开启反重力装置,急速朝前飞去。现在,我能清楚地看到远距传送门,它就像屹立在水面上的一个巨大的铁箍。在这古老的建筑周围,已经成长起一个工业园区,铁路场地和储存场地空空荡荡的,仅有开裂的混凝土、杂草、生锈的电线、被遗弃的笨重机器。传送门还在一公里之外。透过它,我能看到对面的城市灯光……不,现在,它似乎正微微闪光,就仿佛有一道水帘从金属拱门上落了下来。

“马上要成功了!”我说道。话音刚落,一阵强烈的爆炸让飞船猛地震动起来,我们冲进了河流之中。

“远距传送门!”德索亚大叫。一分钟前,他就已经看到了它,但他还以为那是座桥。现在,他终于认清了它的真面目。“他们在朝远距传送门飞。这儿是以前的特提斯河!”他打开战术界面。确然无疑——女孩的飞船正在朝拱门加速前进。

“放松,”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说道,“传送门已经没用了。自陨落到现在,它们还没运转过。它不可能——”

“飞近点!”德索亚对着飞行员叫道,登陆飞船猛然加速,将他们所有人狠狠地扔进睡椅的软垫中。登陆飞船中没有内部密蔽场。“飞近点!近点!”德索亚朝上尉喊道。在宽频指挥频段上,他命令道,“所有飞行器,朝目标逼近。”

“他们想要飞到那儿,躲开我们。”飞行员库克说道,三倍重力把她压在了指挥座椅上。

“战轨巡逻指挥官!”德索亚呼叫道,他的声音在高倍重力下显得很不自然,“朝目标射击。毁掉它的驱动器和反重力装置。快!”

能量光束刺破黑夜。女孩的飞船似乎在半空中踉跄了一下,就像是一头肚子中弹的野兽,在离传送门还有几百米的地方,落入了河水中。水汽冲天炸起,一朵蘑菇云蹿入黑夜之中。

登陆飞船侧飞在水汽柱旁边,离水面高度一千米。空中满是盘旋的飞行器和飞行士兵。通用频段上突然间全是兴奋的喋喋不休声。

“安静!”德索亚在宽频段上命令道,“战轨巡逻指挥官,能看见目标飞船吗?”

“看不到目标飞船,”传来克劳斯的声音,“爆炸引起的水汽和碎片太多了……”

“难道发生了爆炸?”德索亚问道。接着,他在密光频段上对一千公里上方的防御警戒哨喊道,“雷达?探测器?”

“目标飞船已经坠落。”传来答复。

“蠢货,我当然知道这个,”德索亚大骂,“能不能对水下进行扫描?”

“不行,”警戒哨回答,“空中和地面的回波太混乱。深层雷达无法辨别——”

“该死,”德索亚骂道,“斯通圣母舰长?”

“在。”从轨道上的火炬舰船上传来他前任副官的声音。

“使用熔渣武器,”德索亚命令道,“对准传送门,河流之下的部分。维持一分钟,直到它熔化为止。不……三十秒。”他转换到空中战术频段,“附近的各飞行器,各士兵……你们有三十秒撤离时间,三十秒过后,带电粒子束将会切入这片区域。散开!”

飞行员库克遵循这一建议,飞船急剧地倾斜到一边,以一点五马赫的速度加速朝身后的太空港飞去。“咳!咳!”德索亚在高重力水平下大叫,“退后一千米就行。我还得看看。”

不管是视频,还是战术界面中,都在上演着一出混乱的闹剧,上百艘飞行器和飞行士兵突然远离传送门而去,就仿佛被爆炸炸开了花。等到紫色的光束从太空刺下,雷达上的这片区域几乎已经空无一物。那根光束足有十米宽,亮得根本无法裸眼观看,它准确地击中了那扇古老的传送门。混凝土、钢铁、合金钢塑材,一切立马熔成了一摊液体,城市上方几千米的范围内,喷涌出一股冲击波和蒸汽云,翻滚着向四面八方而去。这次,蘑菇云冲到了平流层。

吴舰长、布朗神父,以及其他诸人都盯着德索亚神父舰长。他几乎能听见这些人的所思所想:我们是要活捉这女孩啊。

他没有理睬他们的目光,对飞行员说道:“我对这一类型的登陆飞船不太熟,它能悬停吗?”

“能坚持几分钟。”飞行员回答道。她头盔下的脸上全是汗水。

“飞下去,悬停在传送拱门上,”德索亚命令,“相距五十米就行。”

“长官,”飞行员说道,“蒸汽爆炸波中有一股高热和冲击波——”

“快,上尉。”神父舰长的声音四平八稳,但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

他们悬停在那儿。空气中满是蒸汽和暴烈的细雨,但他们的探照灯光束和高剖面的雷达笔直刺入下方。远距传输拱门闪耀着白热的光芒,依旧屹立不倒。

“太神奇了。”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低声叹道。

斯通圣母舰长进到战术界面。“神父舰长,目标被击中,但它没有倒下。需要再进行一次攻击吗?”

“不用。”德索亚答道。拱门之下的河水沸腾起来,水流重新流回至过热的伤痕之上。随着河岸上融化的金属和混凝土流进河水之中,又一阵水蒸气翻涌而上。通过外部拾音器,可以听到一阵阵的嘶嘶声。河水疯狂地旋起一个个旋涡,里面满是打转的残骸。

德索亚跳出战术界面,视线离开监视器,抬起头,看见众人又开始望着他了。我得到的命令是要活捉这个孩子,把她带回佩森。

“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他正式开口道,“可否请你命令你的士兵着陆,立即对河流及相邻区域进行一次搜查?”

“当然。”巴恩斯-阿弗妮说道,她按键进入指挥网络,开始下达命令。但她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德索亚神父舰长的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