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1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令人心醉神迷。”贝提克说。

我不会像他一样用这个词来形容眼前的情景,但事实上的确恰如其分。我的第一反应是以一个个否定句来衡量周遭的环境:这不是那颗丛林星球;我们不在河流上——而是一片海洋,夜空下,无边无际的大海向四周伸展着;这里不再是白天;我们没有沉没。

波浪轻柔,然则确实是海浪,木筏的漂流方式与先前有点不同;我以船员的眼力注意到,虽然波浪似乎更加频繁地拍打木筏边缘,但一根根取自裸子树的圆木似乎也浮得更加起劲了。我单膝跪在舵旁,小心翼翼地掬起一捧海水,拿到嘴边尝了尝,但很快吐了出来,从腰带上取下军用水壶,喝了一口淡水,漱了漱口。这水竟比海伯利安上最难下咽的海水都要咸。

“哇!”伊妮娅轻声低语着。我猜她是在赞叹升起的月亮,那是三轮巨大的橙月,中间那颗庞大无比,它升起的方向我定作是东方,还有一半没跳出地平线呢,而那片天空几乎都给塞满了。伊妮娅站起身,她直立的身影映在巨大的橘黄色半球中,还不到它的一半。我绑好舵,走到木筏前端与他俩站在一起。轻柔的海浪在身下翻涌,木筏微微摇晃,我们三人只得扶住直立的桅杆,桅杆上挂着贝提克的衬衫,在夜风中扑啦啦直响。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下,衬衫闪着白光。

有一段时间,我不再以船员的身份,而是以牧羊人的眼光审视天空。那些我儿时最喜欢的星座——天鹅座、怪老头座、双姝座、种舰座、本垒板座——全都找不到,或是星位变化太大,根本无法辨认。可银河还在:我们这个银河系那蜿蜒悠长的大道,在身后波涛汹涌的海平面那边,一直通向缓缓升起的月亮,最后在月亮的光辉中消失。通常情况下,如果天上有月亮(即便是旧地的月亮,更别提这些巨星了),星星的光芒就会变得黯淡。我猜想可能是由于碧空中全无尘埃,且四周没有其他光源,空气也较为稀薄,才为我们带来了如此奇妙的景象。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月亮的话,这些星星会是怎样。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满心疑惑,但已经有了预感。“飞船,”我对通信志说道,“你还在吗?”

手环真的做出了回答,这让我有些惊讶。“下载区域还在,安迪密恩先生。需要帮忙吗?”

另外两人不再凝望上升的巨月,往通信志看过来。“你不是飞船吗?”我问,“我是说……”

“如果你是想问你是否在和飞船直接交流,答案是否定的,”通信志说,“当你们从上一座远距传送门中通过时,通信波段就被切断了。不过,这个精简版的飞船人工智能还可以接收视频信号。”

我都忘了通信志还有感光接收装置。“能告诉我们这是哪里吗?”我问。

“请稍等,”通信志说,“麻烦你把通信志往上举举——多谢——我得先搜索一下天空,匹配航空坐标。”

通信志还没搜索完毕,贝提克开口道:“我想我知道这是哪儿,安迪密恩先生。”

我也猜到了大概,不过我没打断他的话。“看这里的情形,似乎很符合无限极海的描述,”他说,“无限极海从前隶属环网,现在成了圣神的一部分。”

伊妮娅什么都没说。她还在观赏着升起的月亮,表情极为痴迷。我抬头望着几乎占满天空的橘黄色球体,可以清楚也看见它布满尘埃的表面有锈红色的云朵在流动。再仔细观察,我发现连表面的细致特征也一清二楚:棕色的污痕可能是熔岩流,长长的疤痕应该是河谷,还有支流,北极有冰原的迹象,还能隐约看见交错的辐射状线条,可能是山脊。有点像我见过的旧地星系的火星全息图——环境改造之前的。

“表面上看,无限极海有三颗月亮,”贝提克说道,“然而事实上,无限极海才是卫星,它围绕着一颗近木星大小的岩石星球转动。”

我指指布满尘埃的月亮。“就是它?”

“就是它,”机器人说。“我见过照片……没人居住,但霸主时期有许多机器人在那里采矿。”

“我也觉得这儿是无限极海。”我说,“我听一些从外星球来的圣神猎手说起过它。深海渔业很发达。他们说无限极海的海洋里有一种长触角的头索动物,能长到一百多米长……渔船遇见它,要是不先动手,会被整条吞下肚。”

然后我闭了口,三人一齐望向酒红色的深海。寂静之中,通信志突然嘀嘀叫了起来,“找到了!这片星域和我的航空数据库非常匹配。你们位于一颗亚木星行星的卫星上,与之一同绕着恒星蛇夫座70A旋转,距海伯利安二十七点九光年,距旧地星系十六点四零八二光年。该星系是个双星星系,主星蛇夫座70A距你们零点四六天文单位,伴星蛇夫座70B距你们零点八九天文单位。由于你们这儿有水和空气,几乎可以肯定你们在主星蛇夫座70A亚木星行星DB的第二颗卫星上,在霸主时期,它的名字叫无限极海。”

“多谢。”我对通信志说道。

“我还有更多的星空航空数据……”手环还在喋喋不休。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以后再说。”我说着,关掉了通信志。

贝提克从代用桅杆上取下衬衫,穿上身。海风很强劲,空气稀薄而寒冷。我从背包里拿出隔热马甲,他俩也同样从各自的背包中取出外套。那颗惊世骇俗的月亮还在缓缓升起,升入惊世骇俗的灿烂星空。

特提斯河的无限极海这一段,夹在其他更多以娱乐为主的河段之间,短暂而宜人,《世界网旅行指南》上如是说。我们三人蹲在炉石旁,在最后一盏提灯的光亮下阅读这些书页。灯其实没必要,因为在月光的照耀下,天色就如海伯利安的多云天气一般明亮。波澜起伏的海洋之所以呈现出紫罗兰色,其实是由海里的一种浮游植物造成,与大气散射无关,虽然后者能让旅行者看到非常美丽的日落景象。这段河流很短——约五公里的航海对大多数漫游者来说已经足够——途经环网闻名的格氏海鱼烧烤坊,推荐菜品有炭烧巨型海鱼、百脚章鱼汤、上好的黄草酒。在格氏海上平台挑一座露台进餐,同时可以享受无限极海美丽的日落,以及更为美妙的月出。这颗星球以其浩瀚无垠的海洋(没有大陆,连小岛都没有)和凶狠的海洋生物(如“灯嘴大怪鱼”等)闻名,请确保你的特提斯游船位于传送门之间的中滨洋流上,并且有该星的保护体侍船随行——敬请遵守,以保证你短暂的海洋旅行,以格氏海鱼烧烤坊的美妙晚餐开始,以快乐的回忆结束。(注意:如果天气险恶,或者海洋生物活动猖獗,特提斯河无限极海的河段将被取消。下次旅行,千万别错过此地!)

就这些。我把书还给贝提克,关掉提灯,走到木筏前端,用夜视放大镜扫了扫海面。其实在三颗月亮的光芒下,根本不需要夜视镜。“这书在胡说八道,”我说,“这里距海平线至少有二十五公里,可根本看不到另一座入口。”

“也许它漂走了。”贝提克说。

“或是沉了。”伊妮娅说。

“哈哈。”我说着,扯下夜视镜,丢进背包,同他俩一起坐到发红的加热立方体旁。空气非常寒冷。

“也有一种可能,”机器人说,“就跟其他河段一样,这里分成了好几段,有些长有些短。”

“我们为什么总是碰到长的那段呢?”我说。我们正在做早饭,在昨晚漫长的风暴后,大伙都还没吃过东西,快要饿扁了,虽然在月光点点的大海上,土司、麦片、咖啡似乎感觉更像宵夜。

木筏在巨大的波涛上高低起伏,但我们很快就习惯了,没人出现晕船的迹象。喝完第二杯咖啡,我感觉好多了。旅行指南上提到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荒谬,然而,我得承认,我不喜欢有关“灯嘴大怪鱼”的那部分。

“你挺喜欢这样的,对吧?”伊妮娅问道。我和她正坐在帐篷前,贝提克在我们背后掌着舵。

“对,”我说,“我想是的。”

“为什么?”女孩问。

我举起双手。“这是趟冒险,”我说,“可没人受伤……”

“可我觉得昨天那场风暴挺危险的。”伊妮娅说。

“嗯,对……”

“没有别的原因吗?”孩子的声音里的确带着好奇。

“我总是喜欢待在户外,”我实话实说,“野营、远离尘嚣,大自然总让我觉得……怎么说呢……让我和什么更宏大的东西有联系。”我闭了口。再说下去,我就会像个正统禅灵教徒了。

女孩靠近了些。“我父亲曾就这个话题写过一首诗,”她说,“当然,那实际上是我父亲的赛伯克隆本体,一个大流亡前的古诗人,但诗里的确有我父亲的感受。”没等我问,她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不是个哲学家。当时他还很年轻,甚至比你还小,他知道的哲学词汇很少很少,但在那首诗里,他试图清楚地描绘天人合一的各个阶段。在一封信中,他把这些阶段称为‘欢愉温度计’。”

我承认我当时吃了一惊,可以说被这短短的几句话震惊了。我还从没听过伊妮娅如此严肃地谈论一件事情,也没有使用过这样正式的词汇。而且,“欢愉温度计”这几个字在我听来隐隐有些淫秽。但我听她继续说了下去:

“父亲认为人类幸福的第一阶段是‘同宇宙精华结成友伴关系’[1],”她轻声说。我看见坐在舵旁的贝提克也在侧耳倾听。“父亲那句话的意思,”她说,“是对大自然展开的想象和感官回应……也正是你刚才描述的那种感觉。”

[1]济慈在《安迪密恩》中写道:“幸福在哪里?幸福在这种情绪里,/这情绪让心灵进入神圣的友谊——/同宇宙精华结成的友伴关系。”下面伊妮娅背诵的几句诗都出自《安迪密恩》。皆选用屠岸译本。

我揉揉脸,感觉胡茬儿又长长了些。再几天不刮脸,我就会变成大胡子了。我啜了口咖啡。

“对大自然的回应,父亲将诗歌、音乐、艺术都划归其中。”她说,“虽然不准确,但这是人类和宇宙产生共鸣的惯常方式——大自然激发了我们的创造力。对于父亲来说,想象即真实。他曾经写道——‘想象力可以比作亚当的梦——他醒来后发现梦境成了现实。’”

“我不是很明白,”我说,“是不是说虚构比现实……更真实?”

伊妮娅摇摇头。“不,我想他的意思是……嗯,在那首诗里,他有一段对潘神的赞歌——

你令人敬畏地打开神秘的门洞,

从这里通向无限广博的知识。

伊妮娅吹吹那杯热茶。“对父亲而言,潘神已经成了想象力的标志……尤其是浪漫的想象。”她啜了口茶,“你知道吗,劳尔,潘神是基督的寓意式先驱?”

我眨了眨眼。这孩子两天前还缠着我讲鬼故事呢。“基督?”我说。我完全是应时的产物,不敢有一丝渎神的念头。

伊妮娅喝了口茶,望着月亮。她正坐在木筏上,左臂抱着蜷起的膝盖。“父亲认为有的人——一部分人——天生具有潘神般的想象力,受其激发,会对大自然作出回应,从而被感动。”

愿你仍然做供冥想休憩的不可

思议的旅舍;正如你这样逃脱

想象,把想象推脱给仙界天国,

留下赤裸的脑筋:愿你仍然做

酵母,散布在愚笨呆钝的凡尘,

给尘世微妙的接触,叫它新生:

愿你仍然做无垠空间的象征;

倒映在大海里面的广袤苍穹;

充塞在天地之间的一个要素;

不可知……

这一段背诵之后,我们好一阵子没说话。我是听着诗长大的——牧羊人的乡野史诗、老诗人的《诗篇》、关于年轻的第谷、格力、半人马劳尔的《嘉登史诗》——过去我已习惯在繁星点点的天空下听诗,只不过我听过的、学到的、喜欢的诗,大多数都比这首要易懂得多。

万籁俱寂,只有波涛击打着木筏,微风吹拂着帐篷。过了一会儿,我说:“那么,这就是你父亲对于幸福的诠释?”

伊妮娅一甩头,头发在风中摇曳。“哦,不,”她说,“这只是‘欢愉温度计’理论关于幸福的第一个阶段。还有两个更高的阶段。”

“是什么呢?”贝提克问。机器人温柔的声音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我已经忘记了他还在木筏上,跟我们一起。

伊妮娅闭上眼,继续吟诵,她的声音轻柔悦耳,和那些毁了诗歌的摇头晃脑的歌腔完全两样。

但是这里

还有更多的纠缠,还有更甚于

自我毁灭沉醉迷惑,并逐渐

走向极端的激情:这一切的王冠

正是用爱和友谊精制而成,

它已高高地戴上了人类的头顶。

我抬头望着巨月上的沙尘暴和火山爆发的闪光。橙棕相间的地表上,飘着深褐色的云朵。“这些就是更高的阶段?”我问道,有些失望,“首先是大自然,然后是爱和友谊?”

“不完全是。”女孩说,“父亲认为,相比我们对大自然的回应,人类之间真正的友谊是更高的阶段,但我们可以达到的最高阶段是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