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2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陨落之后,巴纳之域得到的抚慰,更多的是来自农业遗产,而不是知识的生产力。当陨落后五十年,圣神大规模抵达的时候,它那重生基督教的标志和基于佩森的政府仍然被抵制了好多年。巴纳之域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并期望永远维持世外桃源的状态。直到公元三〇一六年,陨落后二一二年左右,天主教徒和那些以自由信仰者之名、松散地组织在一起的游击小队经过极其血腥的内战之后,这颗星球才正式由圣神接管。

现在,正如德索亚在陪同大主教赫伯特·斯特恩短暂的旅行期间所得悉的,这些学院早已被废弃,不然就是改头换面,变成神学院,供巴纳之域的年轻男女修习。游击队几乎已经灭绝踪迹,尽管在那条叫作“火鸡川”[2]的河流的沿岸,那些覆盖着原野森林的峡谷地带,仍有残余的抵抗势力在活动。

[2]火鸡川:也是美国印第安纳州第二大州立公园。

“火鸡川”曾经是特提斯河的一部分,也正是德索亚和手下所要去的地方。在进入星系的第五天,他们就带领由六十名圣神士兵组成的护卫队和大主教的几名精英保镖去了那里。

他们没有遇到半个游击队士兵。特提斯河的这一小段流过开阔的峡谷,在高高的页岩悬崖俯瞰下,穿过旧地移植来的落叶林,又重新在长久以来已经被开垦为农田的地方出现——农田中偶尔点缀着几间洁白的农舍和附属外屋。就德索亚看来,这里不像是个发生暴力活动的地方,他也没碰到什么暴力事件。

圣神掠行艇仔细地搜索了森林,想找到女孩所在飞船的蛛丝马迹,但什么都没发现。“火鸡川”很浅,根本不足以藏匿一艘船。安迪·福特少校,也就是负责这次搜索的圣神军官,将它称作“在糖溪[3]的此方,适合划乘独木舟的最美妙的河流”——特提斯的这一部分也就只有几公里长而已。巴纳之域拥有现代化的空中及轨道交通管制,要逃离这片区域而不被发现踪迹,任何飞船都不可能办到。然而访问了火鸡川流域的农民,却没有人见过陌生人。最后,圣神军队、大主教辖区理事会、非神职地方当局都保证,会长期监视这片区域,不管自由信仰者的骚扰存在多大的威胁。

[3]糖溪:印第安纳州的一条小河。

到第八天,德索亚和手下辞别了这几十个只能称作新朋友的人,升到轨道,转移到一艘圣神火炬舰船,然后被护送回巴纳恒星深层轨道处的卫戍部队驻扎处,回到大天使舰船中。德索亚最后瞥了一眼这颗充满田园风味的星球,但只是望见了首府圣托马斯城(也就是先前叫作巴萨德的城市)中心那座大教堂高耸的双尖塔。

现在,他们偏离了去旧地星系的路线。德索亚和格列高利亚斯、纪下士、芮提戈在拉卡伊9352[4]星系苏醒,这里和旧地的距离,就跟当年那些早期种舰与鲸逖中心的距离差不多。但这里的时间延误既非官僚所为,也非军事原因,而是环境使然。这里的环网星球,曾经被称作“希毕雅图的苦涩”,如今被生存于此的好几千圣神殖民者更名为“必由恩典”,从前这里的环境就异常艰苦,而现在程度更甚。特提斯河流淌在长达十二公里的有机玻璃隧道中,早些时候隧道里的空气适宜呼吸,气压适中,但这些隧道早在两个多世纪前便已开始衰败腐化,水分在低气压下蒸发殆尽,行星上稀薄的甲烷-氨大气大量涌入,填满那些空荡的河岸和支离破碎的有机玻璃管道。

[4]拉卡伊(Lacaille,1713-1762),法国天文学家。曾绘制南天星座图并给其中许多星座命名。这个星系是离地球第十近的星系。

德索亚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环网会在特提斯河里加入这么一块“大礁石”。这里既没有圣神军队的守卫,也没有庄重的教会存在,只有几个医疗神父与极度虔诚的殖民者一起居住,依靠矾土和硫矿勉强维生。不过德索亚和手下还是说服了一部分殖民者,让他们带路去从前的河流。

“要是她敢来这条路,那早就死了。”格列高利亚斯说,检查着巨大的传送门,它们凌驾在一条废弃的有机玻璃罩和干涸的河床上。甲烷风劲吹,诡异多端的尘土颗粒四散飞舞,使劲往这几个男子的供氧服里钻。

“如果她没下飞船,那还是死不了。”同样身穿供氧服的德索亚说道,沉思着转身,仰头看向橘黄色的天空,“飞船也可能在殖民者没注意到的情况下飞走了……这里离殖民地太远。”

带他们过来的是个头发灰白的男子,身体微驼,戴着护目镜,衣服破旧,历经风沙侵蚀,他咕哝着:“辣似真的,神户。窝们并不经常外粗,太阳太毒了,真的。”

德索亚同手下讨论后认为,要命令圣神军队来这种星球,守候在未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会到来的女孩,实在是徒劳无益。

“这项任务必将惹人腻烦,艰苦而且没有他妈的出头之日,长官。”格列高利亚斯说,“请原谅我用了渎神的语言,神父。”

德索亚心烦意乱地点点头。他们把最后几个运动传感信标留在了那里:两百颗星球,才只勘探了五个,他就已快弹尽粮绝了。要把军队派驻在这里的念头也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但也找不到其他的解决办法。重生带来的疼痛与情绪上的混乱在他体内肆意驰骋,现在又加上心里潜滋暗长的郁烦与怀疑。他觉得自己像古老故事里讲的,一只瞎猫被派来抓耗子,既看不见,也没有能力同时提防两百个老鼠洞。他已经不止一次希望自己是在偏地同驱逐者战斗。

格列高利亚斯似乎读懂了神父舰长的心思,说道:“长官,您有没有认真看过‘拉斐尔’号为咱们制定的路线?”

“看过,中士。怎么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中,有些已经不是我们的辖区,船长。到这趟旅行的后半部分……我们就会到达一些位于偏地的星球……那些星球,在很久以前就被驱逐者占领蹂躏过,长官。”

德索亚疲惫地点点头。“我知道,中士。我在命令飞船电脑计划旅行路线的时候,并没有把战斗区域和长城防御区也列入清单。”

“其中的十八颗星球,要是去拜访,无异于冒险。”格列高利亚斯说着,隐隐有一丝笑意,“瞧现在驱逐者是怎么统治它们的吧。”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德索亚再度点头,可什么都没说。

还是纪下士轻声开口了:“如果您想去那里看看,长官,我们将会很乐意与您同去。”

神父舰长抬头看着三人的面孔。长久以来,他都太过把他们的效忠和随伴视作理所当然。“多谢你们,”他简短地说道,“等我们进行到……旅途的那一部分时再说吧。”

“以目前状况而言,要去那些地方,恐怕还得等上一百标准年。”芮提戈说。

“极有可能。”德索亚说,“咱们系好安全带,离开这鬼地方。”

他们传送出了星系。

他们跃迁至两颗经过大幅度环境改造的星球,它们在波江五和印地五之间那半光年的空间中,旋转着各自复杂的舞步。事实上,他们依旧在旧时的比邻区域徘徊,此地基本上还属于大流亡前旧地的后院。

“双十五-三五”欧亚人居住环境实验[5],是大流亡前一个大胆的乌托邦尝试,目的是在逃离敌对势力的同时,在那些恶劣的星球上不计成败地完成环境改造,并达到政治上的至臻至美——主要是通过新马克思主义主张。但结果一败涂地。霸主接手这些乌托邦,将它们变成军部太空基地和自动燃料补给站,那些驶往偏地的种舰蜂拥而至,加上后来在大流亡时期,神行舰一艘接一艘地穿过旧地的这个比邻区域,使得在暗淡的波江五和更加暗淡的印地五之间旋转的这两颗星球,成功地完成了环境改造。然后,那场挫败格列侬高舰队的著名战役,确立了这个孪生星系的盛名和军事重要性。于是圣神重建了废弃的军部基地,让失效的环境改造体系获得了新生。

[5]作者虚构的一个外太空探测实验。这里的双十五可能是指波江四〇。三五是指另三颗恒星,包括此处的波江五和印地五。

德索亚搜索这两段河域的工作枯燥乏味,就像在处理军事公务。特提斯河的这两段都位于军事备用区的深处,情况很快就一目了然,过去的两个月里,那个女孩根本没有机会躲过检测,穿过这里,跑上地面,更不用说飞船了。先前,德索亚根据五号星系的已知信息,已经猜到了这一点——他以前在去长城或更远的地方时,曾多次路过这里——但他决定要亲眼见到传送门。

在旅途的这个时刻到达驻军星系,也是好事一桩,因为纪下士和芮提戈两人都能进医院治疗一下。工程师和教会重生专家在干涸的码头检查了“拉斐尔”号,结论是它的自动重生龛有些微小但致命的故障,花了三个标准天修理。

此次传送出星系后,就将到达旧地比邻区的最后一站,然后他们将进入原环网内大流亡后拓展的疆域,他们衷心希望,如果必须再度经受自动重生,那么健康状况必须先得到改善,沮丧和不稳定情绪也必须缓解。

“你们现在要去哪儿?”重生专家狄米崔斯问,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可帮了大忙。

德索亚稍作犹豫,然后回答了他。反正即使把事实告诉这位年长的神父,也不会对任务造成妨碍。

“无限极海,”他说,“那是一颗三秒差距外的海洋星球,黄道面上方两光年——”

“啊,对,”年老的神父说,“三十年前我曾去那里传过教,劝说那些土著渔民放弃异端信仰,引领他们进入基督的圣光之下。”白发苍苍的神父举起手做了一个祝祷,“不论你在寻找什么,神父舰长,我真诚地祈祷你能在那里找到。”

就在德索亚快离开无限极海的时候,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他苦苦寻求的线索就这么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是他们搜寻之旅的第六十三天,恰是他们登入环轨圣神航空站,从重生龛中醒来后的第二天,他正开始安排他们在该星球上最后一天的事宜。

一个健谈的年轻人,巴林·阿兰·斯布劳尔上尉,负责德索亚与圣神蛇夫座70A舰队司令部之间的联络。这个年轻人就跟历史上所有导游一样,滔滔不绝地给德索亚和他的士兵讲起无足轻重的背景情况,听得他们耳朵都起了老茧。但他也是个很棒的扑翼飞机驾驶员,在这片海洋星球上,德索亚很高兴不用亲自驾驶这陌生的飞行器,好好做个乘客就行。斯布劳尔驾着他们飞向南部,远离圣特蕾莎广阔的漂浮城市,进入空旷的渔区,远距传输器依然漂浮其上。他慢慢放松下来。

“为什么这里的传送门都相距这么远?”格列高利亚斯问。

“啊,那个啊,”斯布劳尔上尉说,“那可说来话长了。”

德索亚盯着中士的眼睛。格列高利亚斯几乎从来不笑,除非战斗迫在眉睫,但德索亚已经逐渐习惯这大个男人眼睛里闪现的光芒,那就相当于某种狂笑。

“……于是,除了已有的环轨网,加上世界各地兴建的小型远距传输器,霸主还想在这个星球上修建特提斯河传送门……这主意真是蠢到家了,是不是,长官?竟然让一条河流经这里的海洋……不管怎么样,他们把传送门插在中滨洋流中,那倒还有点意思,因为那里正是利维坦[6]和一些更有意思的食人鱼出没的地方,要是环网游客想瞧瞧那些大鱼,倒也正好……但问题在于,唔,显而易见……”

[6]《圣经》中描述的巨大海怪。

德索亚望向别处,阳光透过扑翼飞机的玻璃罩洒下,纪下士就在那片温暖中打盹。

“显而易见,没有任何永恒的固定地基,足以安置传送门那么大的东西……你们很快就能见到它们了,长官,非常非常大。唔,我是说,虽然海下面长着珊瑚环礁——但传送门没有依附在任何东西上,它们漂浮着,这儿还有黄藻岛,但它们不……我是说,要是你一只脚踏在上面,立马就会陷下去,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长官……对了,朝右舷看,长官。那就是黄藻,在往南这么远的地方不太多见。不管怎样,从前那些霸主工程师搭建传送门的手法,跟我们在过去五百年里修造平台和城市的办法有点像,长官。也就是说,他们制造了深达两百寻左右的基座——那东西一定得又大又重,长官——然后又把缆绳、把桨片似的巨大海锚拴到基座底下。但这里的海底却有些麻烦的东西……通常至少有一万寻深……水面上那些超大食人鱼,比如说灯嘴鱼,它们的爷爷就生活在那海底,长官……那么深的地方满是怪兽……长达数公里……”

“上尉,”德索亚说道,“我问的是传送门为什么间隔这么远,你说的跟那有什么关系?”扑翼飞机那蜻蜓般的翅翼一直发出高频噪音,近乎超声,催得神父舰长昏昏欲睡。纪下士正在打鼾,而芮提戈也抬起双脚,合上了眼。这段旅途甚是漫长。

斯布劳尔粲然一笑。“就快讲到这点了,长官。您也瞧见了,有了那些龙骨重锤,再用二十公里长的缆绳牵连到岩石上,我们的城市和平台就不至于漂得太远,哪怕在大潮季节,也不会漂走,长官。但这些传送门……唔,在风眼海有剧烈的海底火山运动,长官。那下头的生态完全不同,真的,一些管虫敢和巨型食人鱼来一场大战,我说真的,长官。不管怎样,旧环网时代的工程师建立那些传送门的时候,加入了绝妙的设计,一旦那些龙骨重锤和缆绳感受到下面的火山活动,它们就会……嗯,迁徙,长官,我想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词。”

“这么说,”德索亚说,“特提斯河传送门之间的距离,是因为海底火山运动引起的?”

“是的,长官。”斯布劳尔上尉说着,咧嘴大笑,似乎很开心,也为一个舰队官员竟能理解这等费解之事感到惊奇,“我们到达其中一扇了,长官。”联络员手舞足蹈地说着,操纵扑翼飞机旋转着下降,距离古老的拱门只有几米高的时候,在其上盘旋。二十米之下,紫罗兰色的海洋波涛翻腾,一阵阵浪头扑向传送门锈蚀的金属基座,水花四溅。

德索亚揉揉脸,他们总是感到疲倦乏力。如果在这频繁的重生与死亡之间,间隔再多几天就好了。

“请问,能让我们看看其他传送门吗?”他问。

“是,长官!”扑翼飞机嗡嗡响着,与浪涛保持几米的距离,向两百公里外的下一个拱门飞去。德索亚真的睡着了。当上尉用胳膊肘轻轻碰碰他,把他叫醒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漂浮在海上的第二座拱形传送门。现在已经接近傍晚,低垂的太阳在紫罗兰色的海上投下狭长的倒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