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5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索亚神父舰长运用起教皇触显的权威,那手段他以前想都不敢想。

无限极海三-廿-六中滨站台——也就是发现霍鹰飞毯的地方,已被宣布为罪案现场,并颁布了戒严令。德索亚把圣特蕾莎浮城的圣神部队调到该地,并把先前驻扎在此的圣神卫戍部队,以及一干钓鱼旅客都软禁了起来。督管圣特蕾莎城的高阶教士——米兰德里亚诺主教,对此等专横霸道的行为提出了严正抗议,争论说教皇触显的权力总该有个限度,于是德索亚找来行星长官——简·凯莱大主教,大主教对着教皇触显深鞠一躬,以逐出教会的惩罚相威胁,米兰德里亚诺终于不再多说什么了。

调查过程开始,德索亚任命年轻的斯布劳尔上尉担任他的助手及联络官,又从圣特蕾莎和其他大型城市平台调来圣神法学专家和顶级调查员,开展罪案现场调查。无数人经受审问,包括多布斯·鲍尔舰长,他被拘留在了站台的双桅船上,还审问了先前驻扎此地的圣神卫戍部队其他成员,外加当时在场的所有渔民,过程中使用了吐真剂及其他一些药物。

几天之后真相大白。鲍尔舰长、已故的比留斯上尉,还有这座偏远平台上的许多官员与职员,都与区域偷猎者狼狈为奸,放任他们非法捕捞本地垂钓用鱼,盗窃圣神装备(赃物包括一艘潜艇,报告上说是被叛军击沉),还敲诈钓客的钱财。对于这些,德索亚神父舰长没有一丁点兴趣,他只是想确切地了解,两个标准月前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采集到了很多法医证据。残留在霍鹰飞毯上的血和组织,经过DNA测试,最终结果被传送回圣特蕾莎和圣神轨道基地的档案部门。上面找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血迹:经过鉴定,占多数的那种明白无误,与比留斯上尉的DNA图谱相吻合;另一个却在无限极海的圣神档案中找不到任何匹配的样本,但这颗海洋星球上的每一个圣神居民都接受过采样,记录在案。

“那么,比留斯的血怎么会跑到飞毯上呢?”格列高利亚斯中士问,“根据所有人在吐真剂作用下的证词来看,在他们抓住的那个家伙企图乘着飞毯逃跑之前,比留斯早就被扔下了这片汪洋大海。”

德索亚点点头,双手合拢,竖起手指。前任主管的办公室已经被改造成了指挥中心,现在平台上的人数已经是先前的三倍,非常拥挤。三艘大型圣神海军护卫舰已经起锚,离开平台,出了海,其中两艘是战斗潜艇。先前的掠行艇甲板如今停满了圣神飞机,还召集了一帮工程师,修理并加长扑翼飞机的停机甲板。就在这天早晨,德索亚又下命再增派三艘船到该海域。米兰德里亚诺主教对与日俱增的费用表示了强烈不满,一天之内至少发送了两次书面抗议,但德索亚神父舰长置之不理。

“我想,这个不明身份的人中途停了下来,把上尉从……你刚才怎么说来着的,中士……对,汪洋大海……从汪洋大海中拉到了飞毯上。两个人打了起来。不明人物受了伤,也可能被杀死了。比留斯试图开飞毯回站台,但鲍尔和其他人误杀了他。”

“嗯,”格列高利亚斯说,“这是我听过的最精彩的剧本。”自圣特蕾莎城传送回DNA匹配结果后的几小时里,他们已经编撰了多种不同的故事情节——与偷猎者阴谋勾结、不明人物和比留斯上尉合谋、鲍尔舰长谋杀曾经的共犯。而这个推理是最简单的。

“那就是说,不明人物是女孩的旅伴之一,”德索亚说,“而他身上有着仁慈的一面——甚至还有些愚善。”

“或许,他就是个普通的偷猎者,”格列高利亚斯说,“但我们也查不到结果了。”

德索亚叩叩指尖,抬起头。“为什么,中士?”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唔,舰长,证据都在下头摆着呢,不是吗,长官?”他说着,大拇指指向窗外波涛汹涌的紫罗兰色海洋,“这儿的海兵小伙说它有一万寻深,兴许还不止——那差不多是两万米啊,长官。不管是什么尸体掉到下面去,都早被鱼吃干净了,长官。如果他是个亡命天涯的偷猎者……唔,那么,我们什么也查不出来。如果他是外世界来的……嗯,圣神没有DNA档案总局……我们还得去几百颗星球搜索档案。总之,永远也找不出他是谁。”

德索亚神父舰长垂下双手,惨淡一笑。“中士,你向来料事如神,但这次可错了。瞧着吧。”

到了第二周,德索亚围捕了方圆一千公里内的所有偷猎者,用吐真剂逐个盘问。这次围捕行动不惜血本,动用了二十多艘海军船只,出动八千名圣神人员。米兰德里亚诺主教勃然大怒,亲自飞到三-廿-六中滨驻地,要阻止这场疯狂的闹剧。德索亚神父舰长下令逮捕神父,派人驾机把他送到九千公里外,关进一座毗邻极地冰帽的偏远修道院。

德索亚还决定搜索海底。

“你什么都不会找到的,长官。”斯布劳尔上尉说,“那下头的食人鱼相当多,根本就没有任何别的生物可以下到一百寻深的地方,更不用说海底……根据我们本周的声呐检测,海底有一万两千寻深。况且,无限极海上能在那么深的地方正常运转的潜艇,只有两艘。”

“我知道。”德索亚说,“我已经下令把它们派来了。它们将会在明天和护卫舰‘基督受难’号一同抵达。”

这一次,斯布劳尔无言以对。

德索亚微笑道:“比留斯上尉是名能够重生的基督教徒,你已经意识到这点了,孩子,不是吗?而他的十字形还没被找回来?”

斯布劳尔愣愣地张着嘴,好一阵说不出话来。“是的,长官……我是说……对,但是,长官,要重生的话,我是说……不是需要找到完整无缺的尸体吗,长官?”

“完全不需要,上尉,”德索亚神父舰长说,“只要一大块我们都拥有的十字形,就够了。几厘米长的完整十字形,加上一点用以鉴定DNA、能良好生长的血肉,就完全足够。像这样重生的天主教徒并不在少数。”

斯布劳尔摇摇头。“但是,长官……都已经过了九个涨潮期了。别说十字形了,比留斯上尉就连一平方毫米的肉都不可能留下。外头可是恐怖水族箱啊,长官。”

德索亚走到窗边。“也许吧,上尉,也许。但我们得为我们的基督徒伙伴尽到最大努力,对不对?还有,如果比留斯上尉命享重生的奇迹,他难道不该承担偷盗、背叛、谋杀未遂的指控吗?”

运用手边最先进的技术,本地法学专家从膳房的咖啡杯上提取出不明指纹,尽管在过去两个月里,那杯子已被反复清洗过多次。经过大量的努力和重显工作,在成千上万个隐约可辨的指纹当中,终于鉴定出唯一的不明指纹,而其他的都属于卫戍部队或是暂住的渔民。它现在和不明DNA这一证物放置在一起。

“如果在环网时代,”法学专家组主力成员霍莫·吕姆博士说,“我们可以在几秒之内,通过超光仪借由万方数据网连接至霸主中枢文件。几乎不用花什么时间,就能立刻找到与之匹配的人。”

“如果有奶酪,我们就可以来点火腿奶酪三明治。”德索亚神父舰长回答道,“如果还有火腿的话。”

“您说什么?”吕姆问。

“没啥。”德索亚说,“我希望在几天内就能配上。”

吕姆博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配,神父舰长?我们已经检索过整颗星球的数据库,和您逮捕的每一个偷猎者进行了核对……我得说,无限极海上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围捕,您已经颠覆了此地的腐败秩序,而那微妙的平衡已在此地延续了好几个世纪。”

德索亚揉揉鼻梁,他已经好几周没好好睡过了。“我对腐败的微妙平衡没有半点兴趣,博士。”

“我明白,”吕姆说,“但我却不懂,您怎么会指望这指纹在几天之内匹配上。不管是教会还是圣神中央政权,都没有各个圣神星球上所有居民的档案,更不用说偏地和驱逐者占领区……”

“所有圣神星球都有各自的记录,”德索亚轻声说,“关于谁受过洗礼,谁接受过十字形,婚姻、死亡,军方及警务记录。”

吕姆无助地摊开双手。“那您准备从哪儿开始呢?”

“从最有可能找到他的地方。”德索亚神父舰长回答道。

与此同时,两艘深海潜艇同意下潜至六百寻深处,但整个下潜途中,压根没找到倒霉蛋比留斯上尉的半根汗毛。上百条虹鲨被震到海面,它们胃中的成分经过分析,依然没找到比留斯,既没有残渣,也没有十字形。方圆两百公里内,海生食腐动物也被全数捕捞,从它们喉咙里鉴定出两名偷猎者的残渣,但有关比留斯和陌生男子的信息,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三-廿-六中滨驻地为上尉举行了葬礼弥撒,大家都认为他命享真死,得到了真正的永生。

德索亚命深海潜艇艇长继续下潜,寻找人工制品。艇长拒绝这么做。

“为什么?”神父船长问道,“我派你们来这儿,就是因为你们的机器能潜到海底。为什么不肯?”

“灯嘴鱼,”两位艇长中年长的那位说道,“要搜索的话,得用上灯。在六百寻深处,我们的声呐与深层雷达还能探测到它们的活动,把它们轰上海面,但到更深的地方,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我们不能再下潜了。”

“你们必须下潜。”德索亚神父舰长命令道,教皇触显在他黢黑的法衣上耀眼闪亮。

年长的艇长走近一步。“您尽可把我逮捕,把我枪决,把我逐出教会……我也不会带着我的人和潜艇去送死。您压根就没见过灯嘴鱼,神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