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6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用尽了吃奶的劲,开始的几分钟里,这倒让我们浑身洋溢着暖意——我甚至都淌出汗来,汗水又在衣服上凝结——但断断续续地撑了三十分钟之后,寒冷又重新包围了我们,而距离起点处,才逆行了区区一百米。

“快瞧。”伊妮娅说着,放下手里的撑杆,拿过最亮的手电筒。

贝提克和我靠在各自的撑杆上,稳住木筏,定睛凝视。刚好能看到一座远距传送门的一端从巨大的冰墙中伸出,像是某种古式地行车的一小段轮缘,它被封在了一大块冰里,暴露在外的一小截门的对面,河槽变得越来越狭窄,直到成了条仅一米多宽的裂缝,最后消失在另一面冰墙之下。

“这条河以前的宽度,应该比现在最宽的地方还要宽四五倍。”贝提克说,“如果传送拱门是横跨两岸的话。”

“对。”我说着,感到又疲惫又沮丧,“咱们还是回去吧。”我们收起撑杆,筏子立即飞快地漂下冰廊,先前逆划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只用了两分钟就到达了尽头。我们三人不得不又动用起撑杆,减缓木筏的速度,避开尽头的冰墙。

“唔,”伊妮娅说,“又回到原点了。”她拿起手电筒,照了照两边垂直的冰壁,“要是有河岸之类的东西,我们倒是可以爬上去。可惜没有。”

“可以用塑料炸弹炸一个出来,”我说,“炸个冰窟之类的东西。”

“那样会暖和一点吗?”女孩问。她现在没有披保暖毯,又剧烈地发抖起来。我意识到,她实在是太瘦了,热量肯定在从她身上飞速逃逸。

“不会。”我实话实说,然后再次走到帐篷和装备那里,想找到什么东西来拯救我们,这已经是第二十次了。照明弹。塑料炸弹。武器——降临到万物之上的白霜,现在也覆上了那些箱子。一块保暖毯。食物。加热立方体还在发光,女孩和蓝皮人已经蹲到了它旁边。以它目前的设置,电力大约还可维持一百小时。倘使我们有什么好的隔热材料,就可以造出一个足够舒适的冰窟,调低设置,把幸存的时间延长两到三倍……

但我们没有任何隔热材料。微薄帐篷的材质相当棒,可隔热性能不佳。一想到手电和提灯都会灭掉——在这样的酷寒之下,这想法很快就会应验——我们只能互相依偎在这座冰墓之中,眼睁睁地看着加热立方体变冷,坐以待毙……唔,想得我胃疼啊。

我走到木筏前部,拿起手电,最后照了一遍不透明的冰墙和漆黑的河水,然后说道:“好吧,只能这么做了。”

伊妮娅和贝提克缩在加热立方体那一小圈光芒之中,举目朝我看来。我们仨都在发抖。

“我打算拿上塑料炸弹、雷管、所有引信,还有绳子、通信装置、激光手电,然后——”我深吸口气,“然后潜到这该死的冰墙底下,让水流把我冲到下游,希望这里只是局部坍陷,下游的河流是露天的。假若果真如此,我就浮上去,把炸药放在最合适的地方。这样或许可以为木筏炸出一条出路。要是炸不开,我们就只好弃筏,全部从下面游到那边去——”

“你会死的。”女孩有气无力地说,“十秒钟之内你就会体温过低。而且,在这么急的水流中,你怎么逆流游回来呢?”

“所以我要带上绳子。如果那边有地方躲开爆炸冲击波,那在爆破过程中,我就待在那头,如果没有,我就拉拉绳子,你们接到暗号就把我拉回来。等我登上木筏,就脱光衣服,全身裹在保暖毯里。”我说,“它是百分之百隔热的,只要我还有一丝热气,就能活下来。”

“那万一我们都得游过去呢?”伊妮娅用同样怀疑的口气问道,“保暖毯可不够裹我们三个。”

“那就带上加热立方体,”我说,“把保暖毯像帐篷一样撑起,直到大伙儿都暖和过来。”

“可在哪儿暖和过来?”女孩问,声音很小,“这里都没有河岸……那边又怎么可能有?”

我打了个手势。“所以我们要试试看,炸个出口让木筏通过。”我耐心地解释道,“如果不行,就用塑料炸弹炸块冰下来,我们坐到冰上去。不管怎样,能到达下一个远距传送门就成。”

“万一我们把塑料炸弹用光了,前进了二十米,又遇到另一座冰墙,那该怎么办?”女孩问,“万一远距传输器给裹在了足足五十公里厚的冰里,又怎么办?”

我本想再打个手势,但双手抖得太厉害——但愿是因为冷,于是我把它们捂在腋下。“那我们就会在墙的那面死去,”我说着,呼吸时冒出的雾气飘浮在眼前,“但总比在这儿等死要强。”

沉默了一阵之后,贝提克说道:“这计划似乎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安迪密恩先生,但是——您必须明白其中的逻辑——游过去的应该是我。您还在康复期,刚刚受了那么重的伤,身子还很虚弱。而我的生理机能,可以抵御极端的温度。”

“但也抵御不了这么极端的温度。”我说,“你瞧,你也在发抖。并且,你不知道炸药该放在哪儿。”

“您可以教我,安迪密恩先生,用通信装置。”

“我们还不知道,它们隔着冰能不能用,”我说,“并且,也很难讲清楚,这就像切割钻石——炸药必须放在正确位置,分毫不差。”

“别争啦。”机器人说,“只有我去,才合理——”

“看起来是很合理。”我打断了他的话,“但我们不会派你去,这是我的工作。如果我……失败了,再轮到你。同时,不管成不成功,我也需要一个非常强壮的人,把我从急流中拉回来。”我走上前,把手搭在蓝皮人的肩膀上,“这次我可要对你用用我的职权了,贝提克。”

伊妮娅扔下保暖毯,但她的身子依旧抖个不停。“什么职权?”她问。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我站直身子,挺出一个英雄的姿势。“我会让你们知道,我是海伯利安自卫队的持枪兵,三等中士。”牙齿不停打颤,但这句话我说得大概还算清楚。

“中士。”孩子说。

“三等。”我说。

她张开双臂抱住了我,让我吃了一惊。我垂下手臂,笨头笨脑地拍了拍她。

“是一等。”她轻轻地说,然后退后几步,跺着脚,向双手呵气,接着说道,“好吧……我们该怎么做?”

“得收拾些需要的东西。你们在无限极海上不是做了个海锚吗?是段百米长的绳子吧,能不能给我?那长度肯定够。贝提克,麻烦你把木筏往前撑,抵住冰墙,这样筏尾就不会被水淹没。我们可以把木筏的前端顶到那边那块低一点的冰层下……”

我们三人各自忙活了一阵。然后大家重新聚在木筏前头,削短的桅杆上挂着提灯,光芒已经昏暗了不少。我对伊妮娅说:“你是不是还觉得,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出于某种原因,特地将我们送往这些特提斯河星球?”

女孩朝四周的黑暗环顾了几秒。身后某处,又有一根冰钟乳掉入河中,迸出沉闷的溅水声。“对。”她说。

“那这死胡同又是怎么回事?”

伊妮娅耸耸肩,她裹得像个粽子,于是那动作——在这与众不同的情况下——看起来有些搞笑。“一种引诱吧。”她说。

我不明白。“什么引诱?”

“我讨厌寒冷和黑暗。”女孩说,“从来都讨厌,也许,现在那人正试图诱使我运用某种……还尚未充分觉醒的……能力。某种我还没有通过努力获得的力量。”

我望着脚下打旋的黑色河水。再有不到一分钟,我就该跳进去了。“啊,孩子,如果你有什么力量或者能力,可以使我们离开这鬼地方的,我建议你赶紧唤醒它们,使用它们,不管你还有没有获得。”

她摸摸我的手臂,手上套了一双我不穿的羊毛袜,当作手套。“我只是猜测。”她说,头上软帽的帽檐拉得很低,呼出的水汽在上面冻结,“但现在,我学到的任何本事,都无法把我们三个全部从这里救出去,我知道那是事实。也许,它是在诱使……不说了,劳尔。咱们来看看,到底能不能穿过这条冰瀑。”

我点点头,吸了口气,脱下衣物,只留着内衣裤,冰寒的空气深刺骨髓。我把绳索围绑在胸前,打好结,发现十指俱已冻僵,完全不听使唤。我从贝提克手中接过装有塑料炸弹的背包,说道:“河水的温度可能会冷得让我的心跳暂时停止,我下水后,会用力拉一下绳子,如果过了三十秒还没拉,就把我拉回来。”

机器人点点头,我们已经将所有的绳索暗号对了一遍。

“噢,你把我拉上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陷入昏迷,或者没有知觉,”我说着,努力把语调装得事不关己,“别忘了,哪怕心脏停跳几分钟,我也有复苏的可能。这些冰冷的水应该会延迟脑死亡。”

贝提克又点点头。他站立着,绳索从一边肩膀上搭过,缠过腰间,握在另一边的手里。经典的登山者系绳法。

“行了。”我说着,意识到在我婆婆妈妈的当口,身上的热量正在飞速逃逸,“伙计们,几分钟后见。”我从木筏一侧滑进黑漆漆的河水中。

我想,我的心脏的确停跳了片刻,但很快,它就又开始跳动,几乎带着莫大的痛楚。水流比我预料得还要湍急,我还来不及动一下,就被它卷了下去,拽到冰墙之下。事实上,我从筏子的左舷那开始,被旋涡转到了好几米外,猛地撞上参差不齐的冰面,前额被利缘割破,小臂震得发麻。我用尽全身力气,拼死抓住一条锯齿冰晶,奋力挣扎着把脸露出水面,但感觉双腿,乃至整个下身,正被扯进水下的旋涡。身后有一条冰钟乳掉下来,撞上冰墙,砸得粉碎,就在左边半米外。要是砸到我,我肯定会当场昏迷,然后溺死其中,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边喘气边说,牙齿咯咯作响,然后手一滑,被拖进了锯齿冰瀑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