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2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走过冰廊,来到格劳科斯神父所在的地下城市,途中睡了三次短觉,而旅途本身——冰层中的通道又黑又冷又狭窄——要不是因为一名伙伴被幻灵掳走,我可不见得会将它铭记在心。

如一切的暴行一样,它来得太快,根本察觉不到。前一秒,我们正以一列纵队徒步跋涉向前,我、伊妮娅和机器人走在队伍的后面,突然间,冰“砰”的一声炸裂,一阵骚动——我呆住了,以为是踩上了地雷,发生了爆炸。紧接着,伊妮娅前边,与她相隔两人的那个穿长袍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身边的奇查图克人开始狂怒而无助地哀号,紧挨着的那些猎手奋不顾身跳进新出现的通道,而一秒钟以前,那里还是一块平地。我还呆立在原地,套在袜子里的双手握着等离子步枪,可事实上那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安全栓还没拔下来呢。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我举枪赶到伊妮娅身旁,她正举着提灯,照进近乎垂直的坑道。两个奇查图克人已经迅速跳进井道,通过靴底和短骨刀减缓下降速度,只见冰碴在他们头上飞舞。我正准备挤进去时,库奇阿特抓住我的肩膀。“科切!”他说道,“库切塔奇!”

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四天,我知道他在叫我不要去。于是我听从了他的话,不过还是拿出手电激光器,为那些大声叫喊的猎手照亮前进之路,他们已经到了二十米之下,冰道蜿蜒着变为水平,我现在看不到他们了。看到眼前一片鲜红,一开始我以为是激光束的颜色,但接着我发现,坑道内壁其实是覆了一层——几乎涂满了——鲜血。

甚至在猎手们空手而归之后,奇查图克人依旧在不断哀号。我明白,他们没有看到幻灵,也没有找到被它掳去的猎物,只找到了血、长袍碎片,以及她的右手小指。库奇图,也就是我们先前觉得是巫医的那个,跪在地上,吻了吻被咬断的手指,然后取出一把骨刀,划过小臂,让自己的鲜血滴上血淋淋的手指,接着,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收进皮袋,那动作几乎是带着虔诚。哀号随即停止。奇阿库,高大的那个,也是跳下坑道的猎手之一,现在长袍上的血迹已增加到两条——他转身对着我们,动情地说了好一番话,而其他人则背好背包,收起长矛,重新开始艰苦跋涉。

我们继续沿冰廊朝上爬,但我总忍不住回头去看那些幻灵捅出的参差不齐的坑洞,看着它们融入如影随形的黑暗中。我先前以为那些动物生活在地表,只在捕猎时才会下来,所以丝毫不感到害怕。但现在,就连这些地面下的冰层也变得极为凶险,冰墙与冰顶的晶面和褶皱,都可能是下一只幻灵的埋伏之处。我发现自己正尽量轻手轻脚地前进,似乎那样我就不至于掉入地下,直面杀手。可这是在天龙星七号上,那根本就不是件容易的活计。

“伊妮娅女士,”贝提克裹在长袍里说道,“我听不懂奇阿库先生在说什么。是有关人数的事吗?”

伊妮娅的脸几乎完全隐没在幻灵长袍的牙齿背后。我已经得知,所有的长袍都是从幻灵幼兽——未成年的幻灵——身上扒下来的,但光是看到从冰墙中跃出的雪白膀子比我的腰还要粗,黑色的爪子跟我的小臂一样长,我已能想象那生物有多么庞大。等离子步枪的安全栓还没取下,我在天龙星七号那如坠千钧的重力下,试图轻手轻脚地走路,时不时地,我会想到,只有无知者才能无畏。

“……所以,我想他是在说,这伙人的人数不再是质数了。”伊妮娅正对贝提克说道,“在那女子……被带走之前……我们总共是二十六人,所以才会发生惨剧,现在他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不然的话……我不清楚……可能会有更倒霉的事发生。”

据我所知,他们解开这个质数凶咎的办法,是派奇阿库作为侦察兵在前面探路。或者,他是自愿离开这队伙伴,直到他们把我们安全护送到冰冻的城市。二十五,这是个奇数,还可以暂时忍受,但我们离开后,他们的人数将会变成二十二,这个数字仍然无法接受。

不过,一到城市,我就没再去理会奇查图克人有关质数的迷信问题。

一开始,我们看见了灯光。仅仅几天,我们的眼睛就已经习惯于“库奇基图克”——也就是外形如主教法冠的骨质火盆——那灰烬发出的微光,连我们提灯的光芒似乎也显得太过刺眼,而冰冻城市发出的灯光则已令人痛苦不迭。

曾几何时,这栋建筑是由钢铁或塑钢加智能玻璃构成的,也许高达七十层,窗外的景色,一定是经过环境改造后变得舒适怡人的绿色溪谷。或许,面对的正是北面的河流,望着它流向半公里之外。而现在,这条冰道通进了玻璃中的一个洞口,所在位置大概在五十八层左右,大气冰川的巨舌已经舔弯了这栋建筑的铁架,侵蚀了每一个楼层。

但这座摩天大楼依旧矗立着,也许是因为其上层已经穿透了大气冰川,到了接近真空之地。而且,它依旧闪着光芒。

奇查图克人在入口处停下脚步,遮住双眼,以免被强光灼伤。接着,他们又大声呼唤起来,声调与先前那个女子被幻灵掳走时在冰廊中的哀泣不同,这是一种召唤。我们站在那儿等待,我盯着这个无遮无盖的钢铁玻璃框架,看着一层又一层的楼面上,张挂着一盏又一盏耀眼的提灯,以至于我们朝脚下望去的时候,视线可以穿透清澈的冰层,看见建筑笔直往下通去,各扇窗户闪着明亮的灯火。

格劳科斯神父穿过这座半是冰窟半是办公间的地方,朝我们缓缓走来。他穿着长长的黑色法衣,戴着十字架,我一下子联想到浪漫港附近修道院里的耶稣会士。显然,这个老人双目失明了——眼睛因白内障而成了乳白色,什么也看不见,就跟两颗石头差不多。但格劳科斯神父最先震慑到我的地方,并不是这一点:他很老,很苍老,须发尽白,留着长长的胡须,如一个年高德劭的长者。库奇阿特叫他的时候,他的面部一下子有了活力,像是忽然从入定状态中醒来。雪白的眉毛拱起,宽阔的前额皱出深沉的痕纹,裂纹横生的嘴唇咧开微笑。这听起来可能有些诡异,不过,格劳科斯神父身上,并没有任何一点令人觉得怪诞——不论是盲眼,还是白得煞眼的胡须,不论是那由于年老而皱褶叠生、杂点斑驳的皮肤,还是干瘪的嘴唇。他是那么……正常和健康……就算和别人比,也比不出个所以然来。

关于遇见这位“格劳科斯”的场景,我曾预先有过好些设想——害怕他和正在追捕我们的圣神有联系。而现在,看到他是名神父,我本该马上抓紧女孩和贝提克,随奇查图克人一同离开,但我们三个都没有这一冲动。这位老人不是圣神的人……他仅仅是格劳科斯神父。初次见面几分钟后,我们就知晓了这一点。

但一开始,在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的时候,盲眼的神父就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他用奇查图克语对着库奇阿特和奇奇提库说过话之后,突然转身面对着我们,高高举起一只手,仿佛他的手掌能够感受到我们(我、伊妮娅、贝提克)的热量。然后,他越过狭小的空间,来到我们旁边,来到冰窟与房间互相侵蚀的边界。

格劳科斯神父笔直走向我,那只骨瘦如柴的手搭在我的肩上,然后以环网英语大声清晰地说道:“汝即该人!”

我过了好一阵——好些年——才正确理解了他说的这句话。而当时,我只是以为那名老神父又疯又瞎。

大家商定,我们三人先在冰川下的这幢大厦中,与格劳科斯神父共度几日,而奇查图克人则回去完成重要的族内急事——我和伊妮娅猜测,解决质数问题是他们亟待解决的燃眉之急。事毕之后,他们会回来接我们。我和伊妮娅用手势告诉他们,我们想拆掉木筏,携带它沿河而下,抵达下一个远距传送门。奇查图克人似乎明白了——至少在我们用手势描绘出第二座拱门,示意木筏从中穿过的情景时,他们点点头,说出他们表示同意的词——“喳”。如果我对他们的手势和语言理解没错的话,那么,去第二座远距传输器必须从地面上行走,得花上好几天,还会经过一个有很多北极幻灵活动的区域。不过我肯定有一点是听懂了,他们说,这些留待之后再议,他们先得完成那当务之急,等到“寻找到无法分解的平衡”——我们猜,那也许是说他们要再去拉个人入伙——或是让其中三个离开。后一种想法让大家都沉默了片刻。

总而言之,在库奇阿特一伙回来前,我们得和格劳科斯神父待一段时间。盲眼的神父兴高采烈地与猎手们交谈了几分钟,然后站在冰窟的入口前,显然是在倾听,直到他们那骨火盆的亮光消失得很远很远。

而后,格劳科斯神父向我们再次致意,手拂过我们的脸、肩膀、手臂、手。我得承认,自己从没经历过这种方式的介绍。老人瘦骨嶙峋的双手捧起伊妮娅的脸,说道,“人类小孩。我从没想过,还能再次见到人类的孩子。”

我没有明白。“那奇查图克人呢?”我问,“他们也是人啊,肯定也有孩子吧。”

在我们互相“自我介绍”前,格劳科斯神父已经领我们进了摩天大楼,走上一段楼梯,进了一间较暖和的屋子。这里显然是他的起居所——众多提灯和火盆闪着明亮的光,用的是和奇查图克人同样的发光小球,不过这里要多好几百个,四周立着充裕的家具,有一台古老的唱片播放机,内墙摆放了一排排书籍——对于一间盲人的屋子来说,我觉得这显得有些荒唐了。

“奇查图克人有小孩,”年老的神父说,“但不允许他们随众同行,到这般遥远的北地。”

“为什么?”我问。

“幻灵。”格劳科斯神父说,“在环境改造线以北,有很多幻灵。”

“我还以为奇查图克人必须依靠幻灵才能生存呢。”我说。

老人点点头,捋捋胡须。他长着一大把银白的胡须,长得都遮住了罗马衣领。法衣很小心地补缀过,但那层层补丁又再次被磨损穿破。“我的奇查图克朋友必须依靠幻灵幼兽,取得生活所需的一切,”他说,“而成年兽的新陈代谢,使得它们的皮毛和骨头对部落的人没有一点利用价值……”

我不明白为什么,可也没有打断他,而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另一方面,幻灵的最爱,也是奇查图克人的孩子。”他说,“所以,看到我们的小朋友在这么遥远的北部出现,奇查图克人会感到迷惑不解。”

“那他们的孩子都在哪儿呢?”伊妮娅问。

“几百公里外的南方。”神父说,“他们专门有一队族民在养育孩子。那儿是……热带地区,冰只有三四十米厚,空气还算适合呼吸。”

“为什么幻灵不去那儿捕猎孩童?”我问。

“对幻灵来说,那地方可是恐怖之地……太暖和了。”

“那为什么奇查图克人不谨慎行事,搬到南方……”我开口道,但立马打住了,一定是沉重的重力和寒冷把我变迟钝了。

像是从我的沉默里听明白了我的问题,格劳科斯神父说道:“正是如此,奇查图克人必须依赖幻灵才能生存。狩猎部落——比如我们的朋友库奇阿特所在的那群——冒着生死危险,为孩子养育队提供肉、皮和工具。而孩子养育队则冒着饿死的危险,等着食物送达。奇查图克人没多少孩子,仅有的几个对他们来说弥足珍贵。或者,就像他们说的一样——‘吾侪图克爱其特查库特库奇特’。”

“比温暖更……我猜那个词语的意思是……神圣。”伊妮娅翻译道。

“完全正确。”老神父说,“我真是老糊涂了,有些礼数不周,我该带你们去看看住处——我另外还有几间房,里面有家具,也生了火,虽然你们是……啊,我相信,五十标准年以来……除了奇查图克人之外,我的第一批客人。你们先住下,我去热晚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