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6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伊妮娅走到老人的摇椅旁,深情地拥抱了他一分钟。

第二天清晨,我们还没起床,库奇阿特和他的猎队就回来了。在与奇查图克人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们几乎已经习惯了间歇地睡上几个小时,起来之后接着在没完没了的晦暗冰窟中前进,而在格劳科斯神父这里做客时,我们又遵循他的作息规律:把最里面房间的燃灯熄掉一部分,造出八小时的“夜晚”。就我自己的体验,在一点七倍重力环境下,人总是会觉得疲倦。

奇查图克人不喜欢在建筑里走得太远,所以他们只是站在敞开的窗户前,那里虽说也是室内,但更像是冰廊的一部分。他们以一种变化的声调柔声呼叫着,直到我们匆匆穿好衣服,跑出来。

猎队回到了吉利的质数——二十三,不过,对于他们在哪里找到了新成员——一个女人,格劳科斯神父没有问,我们也就无从得知了。我走进房间的时候,那景象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而且从此还深植入脑海,挥之不去——穿着幻灵长袍的强壮的奇查图克人,以他们的典型姿势蹲坐在地,格劳科斯神父也蹲在旁边,和库奇阿特聊天,老神父那夹了棉花、打着重重补丁的法衣在冰上铺开,犹如黑色的花朵,燃料球提灯发出光亮,从入口的冰晶一直折射到冰窟中。在智能玻璃外是刺骨的寒冰、千钧的重量、极度的黑暗,那可怕的感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们很早就要求格劳科斯神父为我们充当翻译,请求——实际上应该是再次请求——土著人帮助我们。现在,老人开始谈到这一话题,问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是否真的愿意帮助我们背着木筏,到河流下游。奇查图克人一一回答,每人都向格劳科斯神父和我们三人各自单独确认,答案完全一致——他们已准备好出行。

这不是一趟简单的旅程。库奇阿特向我们证实,的确有冰廊一路往下,通到第二座拱门所在的河流,那里差不多比我们这里低两百米,并且,还有一小段露天的河段,就从第二座传输器底下穿过,但是……

从这里到北方约二十八公里外的第二座拱门,没有直通的冰廊。

“我一直想问,”伊妮娅说,“这些冰廊到底是怎么来的?它们都如此光滑,形状规则,不可能是冰缝或者是裂沟。是奇查图克人在很久以前挖出来的吗?”

格劳科斯神父看着孩子,长着山羊胡子的脸上带着怀疑。“你是说你不知道?”他问,然后转过头,朝奇查图克人飞快地说了几个音节。他们立刻炸开了锅——激动地吵吵嚷嚷,近似于大叫大喊,我们猜测他们是在哈哈大笑。

“但愿我没有冒犯你,亲爱的,”老神父说道,他微笑着,盲眼对着伊妮娅的方向,“我以为这事大家都知道呢。你们在冰中走了这么长时间,竟不知道这冰廊的由来,我真是太吃惊了,觉得有些好笑——除不尽的人也有同感。”

“除不尽的人?”贝提克问。

“奇查图克。”格劳科斯神父说,“这个词的意思是‘除不尽的’。也许,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没有比这更完美的数字’。”

伊妮娅笑了。“我没有生气。我很高兴能让大家开心。可到底是什么挖了那些冰廊?”

“幻灵。”神父回答之前,我先猜出了答案,并说出了口。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他微笑着看向我。“完全正确,我的朋友劳尔。你说对了。”

伊妮娅皱皱眉。“它们的爪子是很可怕,但就算是成年幻灵,也不可能在这么坚硬的冰层中挖出如此宽阔的廊道……不是吗?”

我摇摇头。“我想,我们还没有真正见识到成年幻灵。”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老人一个劲地点头,“劳尔说对了,亲爱的。奇查图克人能猎杀到的只是那些最小的幼兽。而稍大一些的幼兽,则会伺机猎杀奇查图克人。你们见到的幻灵幼兽,只是那种生物的幼年阶段。在这个阶段,它们在地表猎食、活动。但在天龙星七号的三个公转周期内——”

“是二十九标准年。”贝提克小声说道。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神父点头道,“在三个当地年,也就是二十九标准年内,那些未成年幻灵,也就是我们说的‘幼兽’——虽然这个词通常用来称呼哺乳动物——会经历变态发育,成为真正的幻灵,成年幻灵能以接近每小时二十公里的速度在冰层内穿梭。成体大约身长十五米,并且……嗯,去北方的途中,你们很可能会遇到一只。”

我清清嗓子。“我想,库奇阿特和奇阿库刚才说,北面二十八公里外的远距传输器廊道,与本区域之间,没有廊道相连……”

“啊,对。”格劳科斯神父说道,又继续用奇查图克语叽里呱啦地与他们交谈。库奇阿特回过话后,盲神父说道,“你们得横越地表约二十五公里,除不尽的人一次走不了那么远。艾查库特也好心指出,这一区域幻灵密集——不论是幼仔还是成年的都有。几个世纪以来,生活在那里的人都被幻灵做成了头骨项链。他还说,这个月正值夏天,地表的暴风雪非常猛烈。但为了你们,我的朋友们,他们愿意走一趟。”

我摇摇头。“我没有明白一点。这儿的地表应该是没有空气的,不是吗?我是说……”

“他们有旅行所需的所有材料,劳尔,我的孩子。”格劳科斯神父说。

艾查库特咆哮了几句话,库奇阿特又以更为温和的语调做了些补充。

“等你们准备好,他们就出发,我的朋友们。库奇阿特说,在回到木筏的途中,会经历三次行进、两次睡眠。然后,一直朝北走,直到走出地道为止……”老神父陡然停住,把脸别了开去。

“怎么了?”伊妮娅问道,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格劳科斯神父回转身,挤出一个笑容,枯瘦如柴的手指捋过胡须。“我会想你们的。好久都没有……哈!我老了。来,我来帮你们打点行装,我们先吃几口早饭,然后看看储藏室里有没有东西,能补充你们的食物和装备。”

别离是痛苦的。想到老人要再度在冰洞里孤独生活,用那几盏灯驱赶幻灵和行星冰川的入侵……想想都让人心酸。伊妮娅哭了。贝提克去握格劳科斯神父的手,老神父猛烈地拥抱了机器人,把他吓了一跳。“来日方长,我的朋友,贝提克先生。我感觉得到,我有很强烈的感觉。”

贝提克没有回答,但过后,等我们跟着奇查图克人深入冰川时,我看见蓝皮肤男子回头看了一眼,望向灯光里映出的高大人影。然后,我们在冰廊中又拐了个弯,大厦、灯光和老神父也就此与我们作别。

我们的确花了三次行进和两次睡眠的时间,最后,大家跌跌撞撞地滑下最后那段陡峭的冰坡,穿过一条蜿蜒而狭窄的冰缝,出来后,就到了拴着木筏的地方。我觉得要将这堆木头从七弯八绕的无尽的廊道中运出去,压根就不可能,可这一次,奇查图克人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去赞叹那结满冰霜的木筏,而是立即开始动手,把它拆成一根根木头。

第一次见面时,整个猎队看到我们的斧头都面露惊讶之色。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向他们展示它的用法:将每根木头都砍成一小段,每段仅一米半长。我们使用电能即将耗尽的手电激光器来照明,临时组成了一个流水线,快要沉没的木筏上结着一层冰,奇查图克人把它们刮下来,将绳结切断或是解掉,然后把长圆木递给我们,由我们——我、贝提克、伊妮娅砍断并堆积在一处。干完后,炉石、多余的提灯、刮下的冰都堆在了冰架上,而木头都堆在长长的廊道里,就像是为明年储备的木柴。

一开始,我觉得这想法有些好玩,但我很快意识到,对于奇查图克人来说,这样的燃料储备是多么的珍贵。它们意味着可以驱走幻灵的热量和光芒。我以另一种眼光打量着被大卸八块的木筏。嗯,要是我们没能成功通过第二座入口……

现在由伊妮娅为我们做翻译,告诉库奇阿特我们乐意把斧头、炉子及其他杂物留给他们。我完全可以说,藏在幻灵牙齿后的那些脸都表现出了震惊。这群奇查图克人兴奋得团团乱转,一会儿和我们拥抱,一会儿拍拍我们的背,气力大得足够把我们拍断气,就连一脸怒气的艾查库特也朝我们又拍又撞,似乎在表示难以表达的爱意。

猎队每一名成员都绑了三四段木头到背上,我和贝提克、伊妮娅也一样,在如此强大的重力场下,它们就像混凝土一般沉重。接着,众人开始了漫长的跋涉,朝上方爬去,朝地表、真空、风暴、幻灵爬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