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卢欣元帅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翻阅着笔记本的上等纸页。“是啊,是啊,”他说,“非常优秀,事实上,我们已经推荐她担任一艘新型行星级大天使舰船的舰长。神父舰长,在我们心中,也有一艘大天使舰船,为你准备着。”

德索亚眨眨眼,试图压制内心的反应:“‘拉斐尔’号,长官?”

元帅抬起头,那张满是皱纹的黝黑脸庞上,现出了一丝微笑:“对,‘拉斐尔’号,但并非你以前驾驶的那一艘。那个原始型号已经不再担任信使任务,我们也改了它的名字。这艘新型‘拉斐尔’号大天使……啊,神父舰长,你有没有听说过行星级的大天使舰船?”

“不,长官。没有。”但是,在那个沙漠星球上的小镇上有家酒馆,铝土矿工喝酒时常常高谈阔论,他曾听到过一些传言。

“你已经落后了四个标准年。”元帅嘀咕道,摇摇头,他的一头白发服服帖帖地梳在脑后,“吴元帅,让费德里克的知识面与时代同步一下。”

吴玛姬点点头。房间内的一面墙上安着一台标准战术控制台,她碰了碰上面的触显,于是,一架星舰的全息影像出现在她和德索亚之间,神父舰长一眼就可以看出,这艘船比他那艘陈旧的“拉斐尔”号庞大、光滑、精美,也更加致命。

“陛下令圣神的每一颗工业星球制造一艘行星级大天使巡洋舰,或者,至少为制造飞船出资。”吴元帅说道,听口吻像是在做简报。“过去四年间,已经建成二十一艘,并且全部开始服役。还有六十艘即将完工。”全息像开始旋转,慢慢放大,最后停在了主甲板的剖面图上。看这样子,似乎有一把激光切枪将其切成了两半。

“如你所见,”吴舰长继续道,“生活区,指挥甲板,C3战术中心,面积都比原先的‘拉斐尔’号大……甚至胜过你以前驾驶的那艘火炬舰船。它所配备的驱动器,既有超光速瞬移基甸驱动器——其技术还处于机密状态,也有星系内聚变引擎,设备尺寸都减少了三分之一,而功率却得到了提升,也更易维护。新型‘拉斐尔’号载有三艘大气登陆飞船,一艘高速侦察机。舰上配有自动重生龛,可为二十八名船员及多达二十二名海兵或乘客使用。”

“它的防御性能呢?”德索亚神父舰长问,他依旧稍息站立着,双手剪在身后。

“十级密蔽能量场,”吴舰长做出爽快的答复,“最新的隐形技术。欧米伽级的电子对抗和干扰性能,同时还配有各种普通防御措施,如近战超动武器防御,抗能防御等。”

“攻击力呢?”德索亚问。从飞船的全息像上,德索亚可以看见一个个开口和阵列,他能辨认出这些攻击性武器,但他想要亲耳听见。

马卢欣元帅回答了他,口气中满是骄傲,似乎在炫耀自己新出生的孙子:“那个整整六米长的,是带电粒子炮,但能量来自超光驱动内核,而不是聚变引擎。只要目标在一天文单位内,就能把它轰成渣。它还配有新型霍金超动导弹,是超微型的,同你过去的‘巴尔萨泽’号上的相比,质量和尺寸都减小了一半。另有等离子刺针,弹头的当量几乎是五年前的两倍。还有死光……”

德索亚神父舰长极力控制内心的强烈反应。在圣神舰队中,死光是严禁使用的武器。

马卢欣看到德索亚脸上的表情,似乎看穿了他的所思所想。“费德里克,时代变了。这次的战争是为了扫清一切。驱逐者在黑暗中像果蝇一般繁衍生长,如果我们不阻止他们,一两年内,他们就会把炮火轰向佩森。”

德索亚神父舰长点点头。“长官,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出资建造这艘新型‘拉斐尔’号的,是哪一颗星球?”

马卢欣微微一笑,伸手朝全息像一挥。倍率放大,船体似乎在朝德索亚疾驰而来,影像穿过船体,朝战术舰桥逼近,移向战术中心显像井的边缘,直至神父舰长看到一块小型铜制铭板,上面刻着名字-“拉斐尔”号王舰。在名字之下有一行小字:天国之门出资建造,为守护全人类而战。

“你为何要笑,神父舰长?”马卢欣元帅问道。

“啊,长官,这是因为……啊,我去过天国之门这个星球,当然,那是在四个多标准年前,但当时在这颗星球上,除了十几个采矿的人以及轨道上的圣神卫戍地,其余地方空无一人。自从三百年前驱逐者入侵以来,这颗星球根本就没有人居住,长官。我无法想象,一个这样的星球可以出资建造一艘大天使舰船。在我看来,只有像复兴之矢这样的星球,才有财力建造这样一艘大天使,而且,那得花去整整一个星球的GNP。”

马卢欣还是坚定地笑着:“千真万确,神父舰长。天国之门就是个地狱里的臭水坑,那儿全是有毒的大气、酸雨、一望无垠的烂泥地、硫沼,自驱逐者攻击以来,它再没恢复过元气。但是陛下认为,圣神对那颗星球的管理权,如果转到私人企业,也许更为妥当。这颗星球仍旧拥有一笔很大的财富,含有大量重金属和化学品。所以,我们把它卖了。”

这一次,德索亚终于眨了眨眼。“把它卖了?长官,卖了一整个星球?”

马卢欣直率地呵呵一笑,吴玛姬开口道:“卖给了主业会[1],神父舰长。”

[1]主业会:由施礼华创立于西班牙马德里,正确的成立日期是1928年(与下文有出入,疑作者笔误)。拉丁语意为“天主的事业”。其使命为鼓励社会各个层面的基督徒在俗世的生活中与他的信仰要能完全吻合实践,并且将基督的福音传播至全球及社会的各个层面及角落。

德索亚没有开口,他也一脸茫然。

“主业会以前是个次要的宗教组织,”吴玛姬说道,“它……啊……我想……有一千两百年的历史了吧,成立于一九二〇年。过去几年里,这个组织不仅成为了圣座的重要联盟,也是圣神商团强有力的劲敌。”

“啊,是这样。”德索亚神父舰长说道。商团将整个星球买下,这件事情他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但是他却无法想象,在自己两耳不闻圣神事的几年时间里,商团竟然让它的劲敌获得了如此大的权力。但这无关紧要,他转身看着马卢欣元帅。“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长官。”

元帅看了看通信志上的时间显示,简练地点点头。

“我已经四年没有在圣神舰队服役,”德索亚轻声说道,“这四年里,我没有穿过军装,也没有得到最新的技术消息。我在一个遥远的星球上当神父,那个世界远离主流社会,可以说,我就像是在冰冻沉眠中度过了这四年。那么,长官,我有何德何能,可以指挥这样一艘新型的大天使级星舰呢?”

马卢欣皱了皱眉:“我们会让你获得全部信息的,神父舰长,圣神舰队对你有信心。还是说,你想拒绝这次任命?”

德索亚神父舰长迟疑了一秒钟。“不,长官,”他说,“我感谢大人您和圣神舰队对我的信任。我会尽力而为。”德索亚受过两次训练,知道必须遵守纪律,一次是作为神父和耶稣会士,另一次是作为陛下舰队中的军官。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马卢欣板起的脸庞展出笑颜:“是的,费德里克,你当然会。很高兴你能回来。我们会为你准备一艘飞船,在这段时间里,希望你能在圣心军宅邸中再住上几天。但愿这个安排合你的心意。”

见鬼,德索亚心中想道,还得再和那些该死的圣心军待在一起,就像是在坐牢。他说道:“当然,长官。那地方很舒服。”

马卢欣又看了看通信志。显然,此次接见到此结束。“神父舰长,在此次任命正式生效前,你还有什么请求吗?”

德索亚又迟疑了片刻。他明白,提出请求实乃不当之举,但他还是开口说道:“是的,长官,我有一个请求。在以前那艘‘拉斐尔’号上,我有三名部下,是从海伯利安上招募的瑞士卫兵……持枪兵芮提戈,嗯,他已经死了……但格列高里亚斯中士和纪下士从头到尾跟在我身边,我想……”

马卢欣不耐烦地点点头。“你想让他们去新‘拉斐尔’号上,继续担任你的部下。这请求听上去很合理。我以前有个厨子,一直带在身边,跟着我从一艘船到另一艘船……在第二次煤袋战役期间,这个可怜的人被杀死了。啊,我并不清楚这些人的情况……”元帅看了看吴玛姬。

“很巧,”吴元帅说道,“在查看你的复职文件时,我无意中看到他们的档案。神父舰长,格列高里亚斯中士现在正在星环地带服役,我确信,我们能把他调到你那儿。至于纪下士,恐怕……”

德索亚的腹部肌肉顿时抽紧了。纪下士和他亲身经历了神林的事件,当时,格列高里亚斯没有成功重生,还在重生龛中。他最后一次看到这位活泼好动的矮小中士,是在回到佩森后,当时军警将他俩逮捕,带入各自的牢房。德索亚曾握着这位下士的手,向他保证,有朝一日会重新相见。

“恐怕,纪下士已经在两个标准年前死了,”吴玛姬把后半句话讲完,“在人马座突出部战线,死于一次驱逐者攻击。据我所知,他获得了圣米凯尔银星奖章……当然,是死后追认的。”

德索亚简洁地点点头。“多谢。”他说道。

马卢欣展现出如父亲般的政客笑容,从桌对面,向德索亚伸出双手:“费德里克,祝你好运。用‘拉斐尔’号,让他们下地狱去吧。”

圣神商团的总部,准确说来,不是在佩森,而是位于落后星球轨道六十度的特洛伊点L5[2]上。那是一个中空的圆环,一个碳-碳材质的“油炸面圈”,壁厚两百七十米,宽一公里,整个圆环直径二十六公里,在其内部架满了密密麻麻的干船坞、通信天线、进料台,就像织了一张蜘蛛网。在这个巨型的商团圆环和梵蒂冈星球之间,飘浮着圣神舰队半数的轨道火力。矶崎健三曾经计算过,如果从商团圆环向佩森发动突然袭击,那么,发射出的武装火力,将在十二点零六纳秒之内被摧毁至无形。

[2]指第五个拉格朗日点L5,其又名特洛伊点。拉格朗日点,是指一个小物体在两个大物体的引力作用下在空间中的一点,在该点处,小物体相对于两个大物体基本保持静止。1772年,法国数学家拉格朗日在关于“三体问题”的论文中推导证明出拉格朗日点的存在。在每个由两大天体构成的系统中,按推论有5个拉格朗日点,但只有两个是稳定的,分别是L4和L5,而特洛伊小行星就位于这两个区域,所以又名特洛伊点。

矶崎健三的办公室坐落在一个透明玻璃泡中,而玻璃泡则蹲立在一根晶须碳材质的花茎上,花茎有四百米高,矗立在圆环的外缘。玻璃泡外壁弯曲,只要待在里面的首席执行官一时兴起,就可以改变其透明状态。在今日,这个玻璃泡只有一处区域处于偏振状态,以反射佩森那颗黄日的耀眼光芒,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设置成透明状态。此刻,太空看上去漆黑一片,但随着圆环慢慢旋转,这个玻璃泡将会进入环状物的阴影下,矶崎健三只需抬头一望,就能马上看见满天的星辰,似乎一块沉重的黑幕被拉去,显现出成千上万的璀璨烛火。或者,是敌人的无数营火,矶崎健三想道。在这个工作日,黑暗第二十次降临了。

现在,矶崎健三办公室的四壁已经完全变得透明,这个卵状空间似乎成了一个铺着地毯的平台,独自屹立在浩瀚的太空中,上面放着现代化桌椅、光线柔和的电灯,抬头望去是一颗颗星辰,还有一条细长的银河,照亮了办公室的整个空间。但是,商团首席执行官之所以抬头仰望,并不是因为这熟悉的壮观景象,而是因为星野中的三条聚变尾焰,那是正在进站的三艘货船喷射出的,看上去像是天文全息像上的三条污痕。通过聚变尾焰,可以估算出它们与此地的距离以及德尔塔五号驱动器的状态,矶崎健三的这项本领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一瞥眼,他就能知道,货船进坞还有多长时间……他甚至能够知道这些船的名字。“抹大哈·惹事”号刚刚掠过波江五的一颗气体巨星,在那儿重新获得了燃料补给,那条尾焰现在烧得尤为红火。“艾玛·永恒”号皇舰的舰长如往常一样,装载着来自飞马座51号的核反应金属,朝圆环赶来,入坞的时候,减速度比商团的推荐数值还要高上百分之十五。最后,最小的那条痕迹只可能是“宗座施赈所”号皇舰,它刚刚从复兴星系的超光跃迁点传送而来,正在极力减速。抬眼一望,矶崎健三便获悉了这一切,就如同他清楚地了解佩森星系这部分天空中的三百多个最佳跃迁点在哪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