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什么地方?”我问。

“汉尼拔。”伊妮娅回答,她使出吃奶的力,紧紧抓着滑溜溜的小舟。我俩踉踉跄跄沿着街道往前走。

此时,我不得不把细长的激光手电咬在嘴里,腾出双手,紧紧把住这条愚蠢小舟的船头。走着走着,街道到了底,出现了一条卸货斜坡,伸进了密西西比河的湍流之中,我放下小舟,拿下手电,说道:“圣彼得堡[1]。”团队营地有个图书馆,藏书丰富,都是印刷书,我曾在那儿待过上万小时,遍览群书。

[1]汉尼拔是美国密苏里州的一座小镇,也是马克·吐温的故乡。马克·吐温的《哈克贝里·芬历险记》中,有一个叫圣彼得堡的小镇,原型就是汉尼拔。

在手电投出的微弱光线下,我看见伊妮娅戴着兜帽的脑袋点了一下。

“真是疯了。”我说道,拿着手电对着空荡荡的街道扫了一番,又照了照砖石仓库,照了照黑漆漆的河流。奔腾的黑色水流令人心惧,一想到要在这条河上顺流而下,都让我觉得无比抓狂。

“是的,”伊妮娅说,“疯了。”冰冷的雨滴砸在她的兜帽上。

我绕过小舟,抓住她的胳膊。“你看见了未来的景象,”我说,“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

她低着头。在微弱的光线中,我只能看见她那苍白的脸颊露出一小片模糊的区域。透过雨披的衣袖,我抓着她的胳膊,但又像是抓住了一根长久以来一直矗立在那儿的枯树枝。她开口说了句话,但声音太轻,雨声和流水声又太吵闹,我没有听清她在讲什么。“什么?”我问。

“我说,我没有看见未来的景象,”她回答,“我只是记得一部分。”

“有什么区别?”

伊妮娅叹了口气,走近了些。天非常冷,从口中呼出的气结成了雾,缠结在一起。我百感交集,内心充满了焦急、恐惧、期盼,肾上腺素狂涌。

“区别在于,”她说,“看见,是清楚地展现在眼前,而记得……则另当别论。”

我摇摇头,雨水淌进双眼:“我不明白。”

“劳尔,你还记得贝茨·金博的生日聚会吗?那天杰弗弹了钢琴,奇奇喝醉了酒,摔倒在地上,记得吗?”

“当然记得。”我回答。在这大半夜,在一场暴风雨中,在即将离别的时候,讨论这样一个话题,真让我感到冒火。

“什么时候?”

“什么?”

“是在什么时候?”她重复道,在我们身后,密西西比河从黑暗中奔腾而来,又在黑暗中奔腾而去,快得像是一列磁悬浮列车。

“四月吧,”我说,“五月头上。我记不清了。”

戴着兜帽的脑袋点了点:“那天晚上,赖特先生穿了什么衣服?”

换做以前,面对这个孩子时,即便心里冒火,我也从没想过要打她,打她屁股,冲她大嚷。但现在,我却有了那股冲动。“我怎么知道?我干吗要记得这个?”

“想想看。”

我吐出一口大气,别过头,望着耸立在黑夜中的黑色山峦:“见鬼,我不知道……灰色羊毛衫。对,我记得他当时穿着那件衣服,站在钢琴边。就是那件扣子很大的灰色羊毛衫。”

伊妮娅又点了点头,雨水正噼里啪啦地落在我们的兜帽上。“贝茨的生日聚会是在三月中旬。赖特先生没来,因为他感冒了。”

“那又怎样?”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她说的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所以,我只是记得未来的一点景象。”她又重复了那句话,声音颤抖,似乎要哭出来了。“我不太情愿去相信这些记忆,如果你一定要我告诉你相见的日子,那可能就像是赖特先生的灰色羊毛衫。”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再没说话。大雨落下,就像是一只只小拳头狠狠地砸着关得严严实实的棺材。最后我终于说道:“好吧。”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伊妮娅向前走了两步,双手环抱住我。我俩的雨披也亲密接触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我们笨拙地抱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背部绷得紧紧的,胸部也更加柔软了。

她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可以把手电给我用一下吗?”

我递给了她。她用手电照着把独木舟小舱中的尼龙裙往后拉,纤维塑料下,露出一截狭窄的光亮木头,上面有一个透明的保护面板,在雨水中闪闪发亮,面板内是个红颜色的按钮。“看见这个了吗?”

“看见了。”

“无论如何,都不要碰它。”

我当场放声大笑。在塔列森的图书馆里,我读过一些戏剧,有些十分荒诞,比如《等待戈多》。我有种感觉,我们是不是飞进了一场荒谬离奇的戏剧里了呢。

“我是说正经的。”伊妮娅说。

“要是这按钮不能碰,你装它干什么呢?”我反问道,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伊妮娅摇摇头。“我是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碰。”

“丫头,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万不得已的?”

“到时你会知道的,”她说道,又抱了抱我,“我们最好把船推到河里去。”

这时候,我俯下身,想要亲亲她的额头。在过去的四年间,我这样亲过她好几次,比如在她跑去静修前,我就这样祝福过她;在她发烧或是累倒的时候,我曾把她抱到床上,亲吻她湿乎乎的额头。但就在我凑过去的时候,伊妮娅仰起了脸,于是,自我和她在光阴冢山谷的风暴和混乱中相逢以来,我第一次亲到了她的嘴唇。

我想,前面我提到过,伊妮娅的眼神非常有力,非常亲切,甚至胜过于大多数人的身体接触……我也曾说过,和她进行身体接触会有一种突然触电的感觉。而这一吻……胜过这一切。那一晚,在这个曾经名为地球、现在隐没于小麦哲伦星云的星球上,在密西西比河西岸的汉尼拔小镇,在黑夜和风雨中,我已经三十二岁,我感受到了初吻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感觉。

我激动地朝后退了一步,激光手电的亮光歪歪朝上,将我俩之间的空间照亮,我能看见她黑色双眼中闪动的光芒……看上去有点淘气,又似乎是安心,仿佛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但似乎又另有深意。

“再见,劳尔。”她一面说,一面抬起小舟的尾部。

我晕头晕脑地,将船头放进斜坡底部的黑色河水中,然后平衡着身体,爬下去钻进了座舱。贝提克为我量身定做出这条小舟,感觉像是一件非常合身的衣服。在摇摇晃晃拍打双手的时候,我小心不去碰那个红色按钮。伊妮娅推了一把,独木舟便浮在了水上,这儿的河水很浅,深度才二十厘米。她递给我双头桨片,接着是我的背包,最后是激光手电。

我开启手电,将光束朝她的方向照去。“传送门在哪里?”我问,声音像是从什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就像是有个第三者在说话。我的意识和情感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一吻,我已经三十二岁,而这孩子刚满十六岁,我的任务是保护她,保证她安全地活在这个世上,直到有朝一日回到海伯利安,回去看望诗人老头。这一切真是疯了。

“你会看见的,”她说,“等天亮就能看见。”

就是说,还有好几个小时。这真是一出荒谬绝伦的戏剧。“我找到飞船该干什么?”我问道,“我们在哪儿见面?”

“有个叫天山的星球,”伊妮娅说,“飞船知道怎么去那儿。”

“在圣神疆界内?”我问。

“差不离。”她回答道。她口中呼出的气凝结起来,悬浮在冷冷的空气中。“在霸主时期,它位于偏地。圣神让它加入了保护体,并答应会派传教士过去,但只是说说而已,这颗星球还没归顺。”

“天山,”我重复着,“好吧。我该怎么找到你?星球都是大家伙。”

在手电光束的照耀下,我能看到她的黑色双眼,湿湿的,也许是因为雨或者泪水的缘故,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找到一座叫恒山的山,在那附近,有个叫悬空寺的地方,”她说,“我就在那儿。”

我握紧拳头,粗鲁地一砸。“好极了,这么说,我只要到当地的圣神驻军地敲敲门,问问这座悬空的寺庙在哪个方向,而你呢,就在那儿悬在空中等着我。”

“天山上只有几千座山,”她说,声音有气无力,饱含悲伤,“但只有几座……城市。飞船在轨道上就能找到恒山和悬空寺,但不能在那儿着陆,你得自己离船登陆。”

“为什么不能在那儿着陆?”我问道,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谜题不由让我火冒三丈。

“到时你就会明白的,劳尔。”伊妮娅回答,声音颤抖,像是同眼睛一样,也盈满了泪水。“求你了,快走吧。”

水流一直在试图把我从岸边卷走,但我划着桨,将轻快的小舟维持在原地。伊妮娅在河边走着,和我并驾齐驱。东方的天空似乎有点蒙蒙亮。

“你确定我们会在那儿见面吗?”我朝她喊道,大雨变得淅淅沥沥了。

“劳尔,我确定不了任何事。”

“连我们能不能幸免于此也不确定?”我不太清楚自己说的“于此”是指什么,我甚至不清楚我说的“幸免”是什么意思。

“尤其吃不准这事。”女孩回答,接着我看见她脸上展露出一直以来的那副笑容,充满了淘气和期盼,还有某种悲伤的意味在里面,夹杂着一种自然而发的睿智。

水流正极力把我卷走。“我多久才会找到飞船?”

“我想,只需几天工夫。”她喊道。现在,我俩已经相离数米,水流正把我拖进密西西比河的洪流中。

“找到飞船后,多久才能到……天山?”我喊道。

伊妮娅大喊着,但一波波水浪拍打着小舟,声音吵闹,她的回答也淹没在了其中。

“什么?”我大喊着,“我听不见。”

“我爱你。”伊妮娅喊叫着,这回的声音清晰响亮,穿越黑色的河水,进入了我的耳中。

奔腾的水流把我卷了进去,我开不了口,胳膊也不听使唤,最后才想到用桨片划水。“伊妮娅?”我拿起手电,朝岸边照去,瞥见那身雨披在光线下发着微光,兜帽的阴影下,有一个苍白的椭圆小脸蛋。“伊妮娅!”

她正喊着什么,朝我招着手,我也招了招。

水流突然变得十分强劲,一棵倒伏的大树缠在河中的沙洲上,我使出全身的力气,避过它,接着进入了中央河道,急速奔向南方。我回头望了一眼,但汉尼拔的一栋建筑已经把我心爱的孩子遮住了,再也看不见她了。

一分钟后,我听见了一声轰鸣,像是登陆飞船的反重力装置发出的声音,但当我仰头望去的时候,只看见一片黑影。或许伊妮娅正驾着飞船在我头上盘旋,或许那只是黑夜中的一片云。

河流载着我向南方前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