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5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布里亚柔斯开口道:“伯劳已经脱离了终极智能的掌控?”

阿尔贝都最后一次摊开双手。“我昂贵的朋友们,我们未来的神不再给我们传达密语。他们在互相开战,只有战斗的喧嚣声发出回响,从未来传回。如果我们的神有什么工作得在我们这个时代完成,那我们必须自行动手。”他看了看克隆四胞胎。“对于指示,你们清楚了么?”

“找到女孩。”斯库拉说。

“然后呢?”顾问说道。

“立即杀死她,”古阿斯说,“不能有任何犹豫。”

“如果她的弟子们插手呢?”阿尔贝都问,现在,那副笑容更加舒畅了,声音像是一名学校教师,又夸张又可笑。

“格杀勿论。”回答的是布里亚柔斯。

“如果伯劳出现呢?”他继续问,那副笑容突然消失了。

“摧毁它。”尼弥斯回答。

阿尔贝都点点头。“在我走之前,还有别的问题吗?”

斯库拉问道:“这儿有多少人类?”她指了指一块块石板、一具具躯体。

阿尔贝都顾问摸了摸下巴。“在这个迷宫星球的这条隧道中,有几千万。但这儿有许多隧道,”他再次笑逐颜开,“而且,还有另外八个迷宫星球。”

尼弥斯慢慢转过头,通过不同的频谱,观察着旋涡状的迷雾和延绵不绝的石板。没有一具躯体的热量显示高过隧道的周边环境。“这是圣神的杰作。”她说。

阿尔贝都在75兆赫频段上咯咯笑了起来。“当然,”他说,“内核三大派和我们未来的终极智能有什么理由要储存人类的身体呢?”他走到那名年轻女子的身边,拍了拍她那冻结的胸脯。洞窟中空气稀薄,无法传播声音,但尼弥斯能想象出一种声音:指甲点击冰冷大理石发出的声音。

“还有何问题吗?”阿尔贝都问,“我还有一场重要的会议要参加。”

75兆赫频段——或是任何频段上,都没人出声,四名兄弟姐妹转过身,重新登上登陆飞船。

“乌列尔”号王舰的圆形战术会议舱中,二十名圣神舰队军官齐聚一堂,其中包括“基甸”特遣部队的所有舰长和副官。在这些副官中,有一个名叫霍根·利布莱尔的指挥官,昵称“霍格”,三十六标准岁,在复兴二号受洗,是名重生教徒,他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利布莱尔·弗里霍家族的子嗣,曾经,他们家族的庄园占地高达两百万公顷,而如今他们欠债累累,几乎每公顷欠下五马克。利布莱尔将自己的私人生活全部投入到了教会的事业中,而自己的职业生涯,则投入到了圣神舰队中。他也是一名间谍,如果可能,也是一名刺客。

当利布莱尔的新指挥官从通道进入“乌列尔”号的时候,他兴致盎然地抬起头,注视着。特遣部队的每一个人——甚至是圣神舰队的每一个人——都听说过德索亚神父舰长的大名。五年前,这名前火炬舰船指挥官曾被授予教皇触显,一个意味着无限职权的物件,用以执行某个秘密任务,但最终功败垂成。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任务,但由于滥用触显的权威,德索亚在圣神中树敌良多。德索亚神父舰长没有成功完成任务,最后淡出众人的视线,这事成了军官室和舰队教研室中津津乐道的谈资,生出了很多传言。最为人接受的说法是,德索亚被提交到宗教法庭,被秘密逐出教会,还可能被处决了。

但现在,他又回来了,还得到了指挥权,可以支配圣神舰队兵工厂中最弥足珍贵的财产之一:开始服役的二十一艘大天使巡洋舰中的一艘。

利布莱尔见到德索亚的容貌时,暗暗吃了一惊:神父舰长身材矮矮的,一头黑发,黑色的大眼睛充满了悲伤,更像是一副殉难圣人的画像,而不是战舰的指挥官。阿尔迪卡克蒂元帅迅速为众人做了介绍,这名矮壮的卢瑟斯人是特遣部队的指挥官,也是此次会议的主持人。

“德索亚神父舰长,”阿尔迪卡克蒂开口道,灰色的圆形房间内摆着一张灰色的圆桌,德索亚在上面就座,“我相信,你应该认识在场的几位军官。”这位元帅有两个闻名的特征:说话从不经过大脑,战斗从不显示怜悯。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c o m

“斯通圣母舰长是我的老朋友,”德索亚说道,他朝他的前任副官点点头,“还有赫恩舰长,是我上一次特遣部队中的一员。萨蒂舰长和雷蒙皮埃尔舰长,我们见过面。指挥官内川和巴恩斯-阿弗妮,我也有幸和他们共事过。”

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咕哝道:“巴恩斯-阿弗妮指挥官出席此次会议,是作为基甸特遣部队的海军和瑞士卫兵代表。”她说,“德索亚神父舰长,你见过你的副官了吗?”

神父舰长摇摇头,于是阿尔迪卡克蒂向他引介利布莱尔。副官伸出手,握住神父舰长的手,他吃了一惊,这名长官虽然矮小,但双手非常有力,那双眼睛中射出权威的光芒。霍格·利布莱尔想道,不管这名男子的眼神像不像殉教者,他惯于发号施令。

“好嘞,”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吼声如雷,“开始开会。由萨蒂舰长上呈简报。”

接下来二十分钟,会议舱中不断呈现着全息像和抛物线的透明图,就像是涌起了一团团迷雾。通信志和书写器上堆满了数据和潦草的笔记,房间内只有萨蒂柔和的声音,很少有人提问或要求解释。

利布莱尔草草地记着笔记,当听到基甸特遣部队的任务将涵盖哪些辖域时,他吃了一惊,但手里的活儿没有松懈——记下所有特别的情况和资料,留待舰长以后审阅。

基甸是第一支全部由大天使级巡洋舰组成的特遣部队。有七艘大天使分配到此次任务。早在几个月前,传统的霍金级火炬舰船就已经被派遣了出去,它们将抵达长城防御圈二十几光年外的偏地,在那儿的第一个突围点和特遣部队会合,并进行一次模拟战斗。但在第一次跃迁后,特遣部队的七艘飞船将会开始独立行动。

“有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像是谢尔曼将军穿越乔治亚州的进军,那是大流亡前十九世纪发生在北美洲的国家内战[3]。”萨蒂舰长说完这话,半数军官便开始点按通信志触显,调出鲜为人知的军事历史。

[3]这里指的是美国联邦军将军谢尔曼在1864到1865年时领导的大进军。他在被任命为美国联邦军西路军总司令后攻占了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并进行了一次破坏性进军,一路采取三光政策,直到大西洋沿岸,有效地把南部邦联分割成了两半,这次进军被称为“谢尔曼的大扫荡”。

“以前,”萨蒂继续道,“我们和驱逐者的战斗,要么发生在长城的无人地带,要么是在各自领地的边缘地带。很少有直捣黄龙、深入驱逐者领地的袭击。”讲到这儿,萨蒂停顿了片刻。“五个标准年前,德索亚神父舰长曾率领三贤特遣部队,长驱直入,进入驱逐者的腹地展开攻击。”

“神父舰长,有什么要补充的么?”阿尔迪卡克蒂元帅说道。

德索亚迟疑了片刻。“我们烧毁了一个环轨森林,”最后他说,“没有受到任何抵抗。”

霍格·利布莱尔觉得神父舰长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羞耻的意味。

萨蒂点点头,似乎很满意德索亚的回答。“我们希望此次任务也是如此。据得到的情报显示,驱逐者在长城战线附近部署了大量防御力,以至于腹地非常空虚,他们的殖民区没有多少武装力量。差不多三个世纪以来,他们在部署军力、基地和家园时,由于受霍金驱动技术的限制,所以主要决策必须考虑到这一局限。”

会议舱中填满了战术全息像。

“有句老生常谈的话,”萨蒂继续道,“是这样说的:圣神内线作战的优势在于发达的交通和通信,而驱逐者的防御优势在于其隐蔽性和遥远的距离。一直以来,要想深入驱逐者的腹地,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一是由于补给线易受攻击,二是驱逐者擅长打游击战,在我们大军没到前先打一枪,等特遣部队深入之后便逃之夭夭,这种方式非常具有破坏性。”

萨蒂顿了顿,看了看围坐在桌旁的各个军官。“女士们,先生们,这样的日子结束了。”有更多的全息像如迷雾般出现了,一系列代表基甸特遣部队的红点划出一条抛物线,从圣神的势力范围出发,如一把激光刀,切过一颗颗恒星,最后重新返回基地。

“我们的任务,是搜寻每一个星系内的驱逐者补给基地、每一个外层空间定居地,并将其摧毁,”萨蒂说道,柔和的声音逐渐变得有力,“包括彗星农场、罐状城市、‘皮辫绳’、圆环基地、拉格朗日点星丛、环轨森林、育婴星、透明罩蜂巢……所有的一切。”

“也包括平民天使?”德索亚神父舰长问。

霍格·利布莱尔听到指挥官的问题,不由得眨了眨眼。驱逐者为了适应太空,修改了自身的DNA,对于这群变种生物,圣神舰队有个非正式的称呼“路西法的天使”,经常简称为“天使”,其实是种讽刺,有点渎神,这个词很少会在高阶领导面前使用。

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回答道:“尤其是天使,神父舰长。驱逐者在黑暗中繁殖,那是一种野蛮的歪曲,乌尔班教皇陛下称这是一场圣战,是为了反抗这一野蛮行径。陛下已经发出了圣战通谕,宣称必须将这邪恶的变种从上帝的宇宙中连根拔除。德索亚神父舰长,没有什么驱逐者可以称得上是平民!对于这条指令,你觉得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吗?”

桌旁的军官似乎全都屏住了呼吸,直到德索亚做出了回答。“没有,阿尔迪卡克蒂元帅。我理解陛下的通谕。”

简报继续。“下列七艘大天使级巡洋舰将参加此次行动,”萨蒂说道,“‘乌列尔’号王舰担任旗舰,其余分别为‘拉斐尔’号、‘米凯尔’号、‘加百列’号、‘拉贵尔’号、‘雷米尔’号、‘沙利尔’号。飞船将使用基甸驱动器,完成瞬移跃迁,依次抵达下一个星系,每一次花上两天多时间在星系内减速,船员在同一时间内完成重生。陛下给我们提供了上天赐予的新型重生龛,重生周期只需两天……成功重生的概率为百分之九十二。待特遣部队重新集结后,就将对驱逐者的军队和设施展开攻击,务必全部摧毁,事成之后,就进入下一个星系。如果哪艘圣神飞船受损,难以修复,我们必须抛弃它,船员转移至特遣部队的其他飞船,并将受损船只摧毁。不能让驱逐者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夺取基甸驱动技术,虽然对他们来说,没有重生圣礼,这项技术也毫无用处。按计划,此次任务将会花去三个标准月的时间。有何问题吗?”

德索亚神父舰长举起一只手。“抱歉,”他说,“我已经好几年没接触时势,但我注意到,此次特遣部队的大天使级飞船的名字,都取自旧约中的大天使名。”

“对,神父舰长,你有什么疑问?”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催问。

“元帅,问题就出在这儿,按我的记忆,《圣经》中的大天使,只有七个有确切的名字。那其余的大天使级飞船呢?”

长桌旁顿时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德索亚发现,正如他计划的那样,原来紧张的情绪因此消减了三分。

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微笑着回答道:“我们很高兴看到我们的舰长浪子回头,重新回到舰队。告诉你吧,其余天使,是梵蒂冈神学家在《以诺书》[4]以及其他圣经次经中找到的,虽然只是天使,但他们有可能晋级成‘荣誉大天使’。宗教法庭已经批准圣神舰队使用这些名字。我们觉得,建成的前七艘行星级大天使应该以《圣经》中的名字命名,这很合适,他们将把神圣之火带给敌人。”

[4]《以诺书》:一本伪造的并非真是以诺写的书。该书是一本关于犹太人的传奇,描写了约200位违抗神的天使和已婚女人。

咯咯的笑声变成了同意的声音,最后,指挥官和副官们都鼓起掌来,全场响起一阵轻柔的掌声。

阿尔迪卡克蒂元帅见没有人再提问,于是开口道:“哦,还有一件事,如果你们见到这艘船……”桌子中部的上方浮出一幅全息像,那是一艘样子非常古怪的星舰,按圣神舰队的标准,它非常小,形状是流线型的,聚变端口的旁边装有翼片,似乎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进出大气层。

“这是什么东西?”斯通圣母舰长问道,会议间内的气氛还相当活泼,她脸上也堆着笑容,“是驱逐者搞的恶作剧么?”

“不,”德索亚神父舰长语气平缓地轻声说道,“这是环网时代的技术。一艘私人星舰……属于个人所有。”

又有几个副官笑了起来。

阿尔迪卡克蒂元帅挥挥手,平息了这阵笑声,那粗大的手穿透了全息像。“神父舰长说得没错,”这名卢瑟斯元帅吼道,“这是一艘环网时代的古老飞船,曾经属于一名霸主外交官。”她摇摇头,“在当时,他们有钱,造得出这种东西。总而言之,这艘船装备的是霍金驱动器,但由驱逐者技师改进过,有充分理由相信,它已经拥有了武装,我们应当认为它具有很大的危险。”

“如果和它遭遇,该怎么做?”斯通圣母舰长问道,“俘获它,当成战利品?”

“不,”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回答,“一旦见到,马上摧毁,把它熔成灰。有何问题吗?”

没人提问。各军官四散而去,他们将回到自己的飞船,准备初次跃迁。霍格·利布莱尔副官在乘穿梭机回“拉斐尔”号的途中,愉快地和自己的新任舰长聊着天,说着飞船已经准备就绪、船员士气高昂之类的事情,但他心中始终想着一件事:希望我不必杀这个男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