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7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宗教大法官接到命令,需于梵蒂冈时间八点整随助手一同面见教皇。七点五十二分,大法官的黑色电磁车抵达望楼大道的检查站入口,那儿就是通向教皇寓所的所在地。大法官和助手法雷尔神父经过一系列探测器拱门和手持侦测器的盘查——首先是瑞士卫兵的检查站,接着是教廷护卫队的站点,最后是新组建的贵族卫队岗哨站。

约翰·多米尼各·穆斯塔法枢机和助手在最后一个检查站获允通行的时候,大法官给法雷尔使了个不易察觉的眼色。这儿的贵族卫队似乎都是一胞生的克隆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很瘦,头发平直,肤色发黄,眼神呆板。穆斯塔法知道,在一千年前,瑞士卫兵都是雇佣兵,受雇保护教皇;教廷护卫队,则由信得过的梵蒂冈居民组成,必须是罗马人,教皇陛下在公共场所露面的时候,由他们担任光荣的护卫工作;而贵族卫队,则是从贵族中遴选而出,是教皇陛下对他们忠贞不渝的奖赏。而今,瑞士卫兵是圣神舰队的正规军中最精锐的部队,教廷护卫队由尤利乌斯十四世于一年前刚刚重新组建,但现在,乌尔班教皇似乎把个人安危的守护工作交付给了贵族卫队——这群奇特的兄弟会。

宗教大法官知道,贵族卫队的这些孪生兄弟们的确是克隆人,是正在组建的秘密军团的早期雏形,也是一支新型战斗军的先头部队,这支军队由教皇和国务秘书下令组建,担任设计任务的是内核。大法官为得到这些信息,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他明白,要是卢杜萨美或者教皇陛下发现他知道这一切,那他就会失去自己的宝座——运气不好的话甚至可能失去性命。

穆斯塔法枢机行经底楼的护卫岗哨,搜身完毕,法雷尔神父整了整袍子,一名教皇助手伸出手,示意由他引领两人上楼,但穆斯塔法枢机挥挥手,表示不必麻烦。枢机亲自将门打开,走进古旧的升降梯,它将带他们进入教皇寓所。

要去教皇寓所,必须首先行经这条秘密通道,其起点位于最底层,由于这座重建的梵蒂冈坐落于一座山上,所以望楼大道的入口事实上位于地面之下。笼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慢慢往上升,法雷尔神父紧张地摆弄着书写器和几沓文件,但大法官很放松,升降梯带着两人行经位于底层的圣达玛索庭院,一层是奇异的波吉亚寓所和西斯廷教堂,升降梯吱嘎着继续上升,接着行经二层的教皇豪华寓所,宗教法庭大厅、图书室、觐见者套房,还有漂亮的拉斐尔诸室。到第三层,他们停了下来,笼门“砰”的一声打开。

卢杜萨美枢机和助手卢卡斯·奥蒂蒙席点点头,微笑着。

“多米尼各。”卢杜萨美招呼道,他握住大法官的手,力道十足。

“西蒙·奥古斯蒂诺。”大法官俯首行礼。这么说,国务秘书也应邀出席此次接见。穆斯塔法疑虑重重,顿生恐惧。他走出升降梯,一行人开始前往教皇的私人寓所,途中,大法官朝走廊尽头望了一眼,那里是国务秘书的办公室,心里不由第一万次地妒火中烧,艳羡此人竟能和陛下本人如此接近。

教皇接见他们的地方,是一个极为宽敞、灯火通明的画廊,这条画廊通向国务秘书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连带着上下两层房间都是教皇陛下的私人领地。在平时,教宗总是显出一脸严肃的表情,但今日脸上却堆满了笑容,他穿着一件带有白帽的袍子,头上戴着白色小瓜帽,腰上束着白色的饰带,脚上穿了一双白鞋,在铺着地砖的地板上走动时很轻,极其细微的声音回荡在静悄悄的走廊中。

“啊,多米尼各,”乌尔班十六世说道,他伸出手,让他们亲吻手上的戒指,“西蒙,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

法雷尔神父和奥蒂蒙席单膝跪地,等待着自己的主人亲吻完毕,就轮到自己上前亲吻圣父手上的圣彼得戒指。

教皇陛下看上去相当精神,大法官想道,显然比上次重生时显得更年轻,更安宁。高高的额头和热烈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但穆斯塔法觉得,今天早上,这位重生教皇的面容上还同时带着某种期待和满意的神色。

“今早,我们正打算去花园逛逛,”教皇陛下说道,“你们想跟我们一起去吗?”

四人点点头,紧紧跟随教皇快速迈出的步伐,一起走过画廊,接着沿平滑宽阔的台阶走到屋顶,陛下的私人助手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后面。花园入口前的瑞士卫兵目视前方,站得笔挺。卢杜萨美和宗教大法官紧紧相随,离圣父只有一步之遥,而奥蒂蒙席和法雷尔神父也紧跟在两步外。

教皇的花园中小径分岔,错综复杂,里面有开满鲜花的棚架,汩汩流淌的喷泉,有修剪得极为整齐的树篱,有来自三百个圣神星球的各种树木,修剪得极为美观,还有岩石走道和奇异的开花灌木。最最重要的是外面罩着的十级密蔽场,从里面看是透明的,外面看则为不透明,既提供了隐私,也给予了防护。今早,佩森的天空非常明亮,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你们俩记不记得,我们的天空曾是一片黄色?”教皇陛下开口道,众人迈着轻盈的步伐,沿着花园小径往前走,陛下的法袍发出沙沙的响声。

卢杜萨美发出低沉的声音,对他来说,这只是在低声轻笑。“哦,是的,”他说,“我记得,当时的天空黄得令人反感,空气几乎不能呼吸,而且总是非常阴冷,一年到头都在下雨,从没停过。佩森当时只是个处在边疆的星球,旧时的霸主之所以允许教会扎根在这儿,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教皇乌尔班十六世微微一笑,伸出手指,点点蓝色的天空和暖暖的阳光。“这么说,西蒙·奥古斯蒂诺,在我们待在这儿的时间里,这个星球有了某些进步?”

两名枢机轻声笑了起来,他们已在屋顶快速走了一圈,接着教皇又换了条路,开始沿花园中间的一条小径往前走。在狭窄的小径上,两名枢机和助手踩着一块块石头,以一列纵队跟在一袭白衣的教宗身后。陛下陡然停下脚步,转回身,在他身后,一汪喷泉轻轻发出汩汩的声音。

“你们,”他说道,语气中的诙谐意味全部消失了,“可听说了阿尔迪卡克蒂元帅的特遣部队已经跃迁到了长城之外?”

两名枢机点点头。

“这只不过是袭击的开始,今后,我们的炮火将愈演愈烈,”圣父说,“这……不是我们的愿望……也不是我们的预言……而是我们早已确知的事。”

宗教法庭和国务部的首领同他们的助手一起垂耳聆听。

教皇依次将四人注视了一番。“我的朋友们,今日下午,我们打算前往冈道尔夫堡[1]……”

[1]冈道尔夫堡:原是意大利的一座小镇,是教皇的避暑地。

宗教大法官克制住仰头望天的冲动,他知道,现在是白天,无法看见天上的教皇小行星。他明白,教宗说的“我们”只是一种表示尊贵的意思,并不是在邀请他和卢杜萨美一同前往。

“……我们会在那儿祈祷并沉思几天,编排我们的下一道通谕,”教皇继续道,“这道通谕会被命名为《人类救主》,它将是我们侍奉圣母教会的最重要的一份文件。”

宗教大法官俯首行礼。人类的救赎者,他想,那几乎可以说是代表了一切。

穆斯塔法枢机抬起头来的时候,教皇陛下正微笑着,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多米尼各,它将代表我们神圣的职责,必须让人类维持正统,”教皇说,“它将对我们的圣战通谕进行扩充、澄清。它将详细阐释我主的心愿……不,是我主的戒律……要求人类维持他们本来的面貌,不应被亵渎,不应被蓄意突变和毁坏。”

“这是对驱逐者问题的最后决议。”卢杜萨美枢机喃喃道。

+鲲-弩+小-说 w ww· k u n n u· C om ·

教皇陛下不耐烦地点点头。“对,但不仅仅只有这层含义。我亲爱的好友,《人类救主》将会着眼于教会的职责,对未来做一番解释,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会为接下来的一千年布置出一份蓝图。”

仁慈的圣母啊,宗教大法官思索着。

“一直以来,圣神都是天父手里最得力的工具,”圣父继续道,“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拟定出最基本的任务,让教会变得更加积极,所有基督徒在日常生活将全身心投入其中。”

将圣神星球更加紧密地统治起来,宗教大法官这么理解,他仍旧低垂着双眼,沉浸在教皇的话语中,陷入沉思。但如何办到……用什么办法?

教皇乌尔班十六世又笑了。穆斯塔法枢机不止一次注意到,虽然圣父脸上挂着笑容,但双眼仍旧带着痛楚和警惕。“通谕一旦颁布,”陛下说道,“你们就能更加清楚地理解我们为各个部门安排的职责,包括宗教法庭、外交部,以及一些尚未充分利用的实体和机构,比如主业会、正义与和平宗座委员会、一心会。”

宗教大法官极力隐藏自己的惊讶。一心会?这个宗座委员会,正式名称为“人类及基督发展一心宗座委员会”,几个世纪以来,都只是一个默默无闻、毫无实权的组织。穆斯塔法凝神想了片刻,才想起一心会会长的名字……应该是杜诺耶枢机,梵蒂冈的一个二流官员,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以前从未在梵蒂冈的政治中展现过身影,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呐。”卢杜萨美枢机说道。

“没错。”宗教大法官说道,他记起这是一句中国古代诅咒时势的俗语。

教皇又挪步走了起来,四人紧随其后。一棵造型优美的圣像木傲然挺立,上面开满了金色的花朵,从密蔽场外吹进来一阵微风,花儿翩然摇曳。

“我们新制订的通谕,也将涉及到这个新时代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高利剥削。”教皇陛下说道。

宗教大法官差点停下脚步。但他马上重整步调,多走上半步,跟紧教皇的步子。他极力掩饰自己的表情,维持着漠然的神色。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身后的法雷尔神父表现出的震惊。

高利剥削?宗教大法官思索着。三个世纪以来,教会都严格控制着圣神和圣神商团的贸易……不允许回到过去那种纯资本主义的日子,也没人希望如此……但是教会所实施的控制手段程度甚轻。教会将要实施新的策略,是不是意味着它打算全面掌控所有的政治、经济和生活?今天稍后,尤利乌斯……乌尔班……会不会采取行动,废除圣神国民自治和商团贸易自由?在这一切中,军队的立足点又在哪里呢?

教皇走到一丛漂亮的灌木旁,停下脚步。那丛灌木长着亮蓝色的叶子,盛开着白色的花朵,“我们这棵伊利里亚龙胆木在这儿长得很好,”他轻声说道,“它是飞天白马星的布斯克大主教送来的礼物。”

高利剥削!宗教大法官脑子一片乱麻,但他还在绞尽脑汁琢磨着。一旦违反严格的贸易和利润控制措施……就将被处以极刑……逐出教会,失去十字形。来自梵蒂冈的直接干预。圣母啊……

“但是,今天叫你们来这儿,并不是要跟你们说这些,”乌尔班十六世说道,“西蒙·奥古斯蒂诺,可否请你告诉穆斯塔法枢机,我们昨日收到了什么令人不安的情报?”

他们知道我们的生物间谍,穆斯塔法惊恐地想道,他的心猛烈跳动起来。他们知道我们安插的密探……知道宗教法庭企图直接和内核接触……知道在大选前我们对其他枢机的试探……他们知道一切!他极力将表情控制得中规中矩,留神倾听,兴趣十足,仅仅因为圣父用了“令人不安”这个词,脸上才挂上了职业性的惊恐。

卢杜萨美枢机似乎带着庞大的质量耸立了起来,那低沉的话音仿佛发自男人的胸腔或肚子,而不是嘴巴。在他身后,奥蒂蒙席的身影让穆斯塔法的脑海中划过一个影像——他儿时在农业星球复兴二号的田野中见到的稻草人。

“伯劳又出现了。”卢杜萨美枢机说道。

伯劳?这他妈跟我有什么……穆斯塔法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思维敏捷的人,但现在却晕头转向起来,他无法跟上这些快节奏的转变,无法领会其中的真相。他还是怀疑这其中有什么陷阱。看到国务秘书停下来等他回应,宗教大法官轻声说道:“西蒙·奥古斯蒂诺,海伯利安的军事当局能应付它吗?”

卢杜萨美枢机摇摇庞大的头颅,那下巴也随之扭动起来。“多米尼各,这魔鬼重新出现的地点,并非在海伯利安上。”

穆斯塔法现出一副惊愕的神情。在审问纪下士的过程中,我获悉这怪物曾在四年前出现在神林,其意图,显然是想阻止尼弥斯杀害那个名叫伊妮娅的孩子。为了得到这些信息,在纪下士重新回到圣神舰队后,我安排人伪造了他的死亡,把他绑架了。难道他们知道这一切?可为什么要现在告诉我?此时此刻,宗教大法官的脖子上似乎正悬着一把利剑,他正等着落下来。

“八个标准日之前,”卢杜萨美继续道,“火星上出现了一个凶残的恶魔,杀死了很多人,看情形,只可能是伯劳干的。这怪物在杀人之后,还将十字形从遇害者的身上剥了出来,导致无法重生的真死……死亡数量……非常大。”

“火星。”穆斯塔法枢机呆呆地重复着,他望了望圣父,乞求得到解释、引导,甚至是他害怕的谴责,但是教皇正在细看一棵玫瑰的花朵。在他身后,法雷尔神父向前走了一步,但宗教大法官挥挥手,示意他退后。“火星?”他重复道,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以来,他都未曾感受到像现在这般呆笨和无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