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7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卢杜萨美笑了。“对……那是旧地星系的一颗星球,受过环境改造。陨落前,军部曾把指挥总部设在那里,但到了圣神的年代,这颗星球就没什么用处,没那么重要了,它太偏远,多米尼各,也不怪你不知道这个星球。”

“我知道火星在哪儿。”宗教大法官回应道,出口时,语气比他预想的还要尖锐,“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伯劳会出现在那儿。”还有,这他妈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在心里加上一句。

卢杜萨美连连点头。“的确,据我们掌握的信息,除了这次,伯劳这个魔鬼以前从未离开过海伯利安。但它的确到了火星,毫无疑问。火星上发生的恐怖事件……那儿的总督已经宣布启动紧急状态,罗伯逊大主教亲自向陛下请愿,要求施以援助。”

宗教大法官揉揉下巴,忧心忡忡地点点头。“圣神舰队……”

“当然。有一支舰队分队驻扎旧地比邻区,已经被派遣了过去。”国务秘书说道。教宗正弯腰观赏一棵盆景树,一只手抚在弯曲的小枝条上,似乎在给它赐福,看这样子,好像压根没有把他们的谈话放在心上。

“这支分队拥有充足的海兵和瑞士卫兵,”卢杜萨美继续道,“我们希望,他们能制伏并摧毁它,或者,要么制伏它,要么摧毁它。”

我母亲跟我说,永远不要信任说话这么模棱两可的人,穆斯塔法暗自寻思。“当然,”他大声说道,“我会在心里为他们念一段祈福弥撒。”

卢杜萨美微笑着。圣父正观赏那棵矮小的树木,现在,他抬起了头。

“说实话,”卢杜萨美说道,从这三个字中,穆斯塔法听出了一些暗含的意味,就像是一只被喂得圆滚滚的猫,正猛地扑向倒霉的老鼠,而这只老鼠正是宗教大法官自己,“我们觉得,从各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事关信仰的问题,而不是舰队可以解决的。两个多世纪前,圣父就得到了神启,明白伯劳是一个魔鬼,兴许是黑暗之子手下的操刀者。”

穆斯塔法唯有点头的份了。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我们觉得,只有宗教法庭才是调查魔鬼出现的不二人选……只有它才能拯救火星上这些不幸的男女老幼,因为不管在精神还是物质层面上,它都经过严格的训练,有适当的装备,也有很好的准备。”

我还不如去死,约翰·多米尼各·穆斯塔法枢机想道,这名宗教大法官也是教义部的部长,这一圣部,又名“异端谬误圣裁会”。因为这句渎神之言,他不由自主在心里念了段忏悔经。

“明白了,”宗教大法官大声说道,他没有看清他敌人的精巧构思,只笑对这一切,“我马上委任手下……”

“不,不,多米尼各,”陛下说着,走过来抓住大法官的胳膊,“你必须马上走。恶魔的这一……显形……已经威胁到了我们整个基督教会。”

“走……”穆斯塔法呆若木鸡。

“我们从圣神舰队征用了一艘大天使星舰,最新型的一艘,”卢杜萨美轻快地说道,“它将配有二十八名船员,但你还能带上自己的工作人员和护卫,最多二十一人……二十一人,加上你自己。”

“当然,”穆斯塔法枢机说着,这次他真的露出了微笑,“当然。”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圣神舰队正在战斗,和驱逐者战斗,他们都是撒旦以肉体显形的操刀者,”卢杜萨美低沉地说道,“但我们必须勇敢地直面这一来自恶魔的威胁……并通过教会自身的神圣之力,打败它。”

“当然。”宗教大法官说道。火星,他想,位于文明宇宙屁股端上最遥远的小疙瘩。要是在三个世纪前,我还能用超光仪打个电话,但现在,如果他们让我一直待在那儿,我就将永世不见天日了。得不到情报,没办法指挥我的手下。还有那个伯劳……如果这怪物还被内核亵渎神明的终极智能控制着,那按照它既定的程序,只要我一抵达,它就会马上把我干掉。妙极。“当然,”他再次说道,“圣父,我什么时候走?如果可以有几天或是几个星期的时间,让我把宗教法庭的事务安排妥当……”

教皇微微一笑,他捏捏穆斯塔法的上臂。“多米尼各,大天使将随时恭候,等你把随从挑选好,它就马上把你们送到火星。他们已经做了最佳安排,从现在开始,给你六小时的准备时间。”

“当然。”穆斯塔法枢机最后一次说道,他单膝跪地,吻吻教皇手上的戒指。

“上帝与你同在,祂将永远保护你。”圣父念着,用手点触着枢机俯下的脑袋,同时以拉丁文吟唱出更加正式的祝祷。

宗教大法官亲吻戒指,品味着嘴中宝石和金属的酸冷感觉,他曾认为这些人在智慧和谋略上都胜他一筹,想到他们耍下的诡计,他不由又会心一笑。

在“拉斐尔”号第一次跳往偏地外空间的过程中,德索亚神父舰长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机会和格列高里亚斯中士谈上话。

这第一次跳跃,只是一次试验性质的跃迁,目的地是个无名星系,在星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位置。它位于二十光年外,在长城之外,跟波江五一样,这个星系的太阳是一颗K型恒星,但跟波江五那颗橙色的矮星不同,这颗恒星是个如大角星般硕大的巨星。

基甸特遣部队安全跃迁到那里,新型的两日自动重生龛正常运转,没出一丝故障,到第三日,七艘大天使已经减速进入巨型恒星所在的星系内部,正同九艘霍金级火炬舰船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那九艘舰船先他们一步开赴于此,其间造成了几个月的时间债。它们得到的命令是隐藏在星系内,大天使的任务是把它们一个个找出来,继而摧毁它们。

其中三艘火炬舰船正处遥远的欧特云中,飘浮在原彗星群中,驱动器已经关闭,通信器处于静默状态,内部系统运行在最低能耗点。“乌列尔”号在零点八六光年外捕捉到它们的信号,发射了三颗虚霍金级超动导弹。德索亚和其余六名舰长站在战术空间中,星系的恒星面与腰部平齐,七艘大天使的聚变驱动器喷射出两百公里长的焰尾,就像是黑玻璃上齐胸高的钻石刻痕。他注视着欧特云中若隐若现的全息像,追踪着理论上的超动自导弹头,它们从霍金空间中出现,搜索出隐匿的火炬舰船,在战术计数牌上,显示出了虚拟结果:击毁两艘,一艘“确定严重受损,坠毁可能性极高”。

星系中没有类似行星的星球,但探测器侦测到在剩下的飞船中有四艘正潜伏在黄道面的行星吸积盘[2]内,等待发动伏击。“雷米尔”号、“米凯尔”号、“拉斐尔”号在远处展开攻击,未等火炬舰船的探测器侦测到大天使入侵者,四艘船便迅速被摧毁于无形。

[2]吸积盘:一种由弥散物质组成的、围绕中心体转动的结构(常见于绕恒星运动的盘状结构)。

最后两艘火炬舰船正藏在巨大K型恒星的太阳圈[3]中,开启了十级密蔽场防护,并从尾部拖曳出五十万公里的微纤散发热量。在这场模拟战役中,面对这样的操纵行为,圣神舰队紧锁眉头,但德索亚对两艘舰船指挥官的大胆行动置之一笑。也许,他在十年前也会采取这样的策略。

[3]太阳圈:也称为日球,是太阳风吹入星际物质(由银河系渗入的氢和氦)的空间中造成的气泡。

突然,这两艘火炬舰船高速冲出了K型恒星,在可见光谱上,能量场排放出阵阵热能,就如两颗炽热的原恒星被庞然大物般的父亲吐了出来,两艘船正设法接近特遣部队,而后者正以四分之三光速刺穿这个星系。最近的那艘大天使——“沙利尔”号——在船首一百公里外维持着三十级吻部能量场,以便在聚满分子尘的星系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它没有转移一丝能量,便摧毁了两艘火炬舰船。如果那能量场突然失效,在如此高的速度下,将会导致惨重的伤亡。

接着,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在欧特云中咆哮起来,开始质疑“无确定把握的毁灭”,特遣部队也极力减速,绕着巨型K型恒星划出一道巨大的圆弧,所有指挥官和副官都集合在战术空间中,讨论模拟行动的开展状况,会议结束后,基甸舰船就将跃迁进入驱逐者空间。

一直以来,德索亚都觉得这些会议有点自以为是。三十几个男男女女穿着圣神制服,就像巨人般站着——或者,以实际情况来说,是如巨人般坐着,因为众人以黄道面作为一个虚拟的桌面,他们讨论着击杀情况、策略部署、设备故障及探测率,而K型恒星在空间中央闪耀着明亮的光芒,被放大的舰船慢慢划出牛顿力学抛物线,就像是七粒余烬,在黑色的天鹅绒上燃烧。

会议进行了三小时,最后的结论是,“可能而非确凿的毁灭”不被接受,如果目标难以击中,他们应大范围地发射至少五颗人工智能控制的超动导弹,在得到三艘飞船毁灭的确凿证据后,再重新回收没有命中目标的导弹。他们对此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在这样一个难以确保补给渠道的任务中,开销、发射率、消灭、储备是否能达到平衡。最后达成一项策略,让一艘大天使作为开路先锋,比整个部队领先三十光分,并先期抵达每个星系,以此作为吸引探测器和电子对抗的“目标点”,另有一艘保留一定时间差,飞行在一光时之后,对所有“无确定把握”的对象做扫尾工作。

他们几乎在战斗岗位上干了一天,也就是二十二小时,所有人的双手都在和重生后的微恙感觉抗争。就在这时,“乌列尔”号发来了密光信息,那是个跃迁坐标,位于一个驱逐者大量出没的星系,于是,七艘大天使便开始加速朝跃迁点飞去。德索亚神父舰长开始巡视每一名新船员,依次交谈一番,命他们“上床躺好”。他把格列高里亚斯中士和其下的五名瑞士卫兵留到了最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