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9章 · 4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皮耶特少校朝窗外望去,外面正刮着沙尘暴。“那个停车场里停着二十辆地行车,”他喃喃道,似乎在自言自语,“每一辆都能运载八十多人。但我们在这儿只发现了三百六十几具尸体,要是主业会的特遣队总共只有这么点人,那么,要那么多车就太浪费了。”

帕洛总督皱皱眉头,抱起双臂。“少校,我们不知道这儿一共有多少主业会人员。正如你指出的,记录都被破坏了,也许有好几千……”

布朗宁走进大人物的圈子。“恕我冒昧,总督大人,这儿的机场周界线内有几座兵营,但只能容纳大约四百人。我觉得少校说得没错……我们找到的这些尸体,应该是这里的全部主业会人员。”

“指挥官,对这一点,你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帕洛总督说道,声音听上去非常不悦。

“对,夫人。”

她指了指沙尘暴,那些停放着的车辆几乎隐没其中。“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需要运输器,以装载更多的人。”

“也许,他们只是先头部队,”布朗宁指挥官说道,“接下来会有大量人马到来。”

“那为什么要毁掉记录,破坏这些能力有限的人工智能呢?”皮耶特少校问,“看情形,他们似乎打算一劳永逸地撤离这颗星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宗教大法官走进圈子中,举起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停止推测吧。明日,宗教法庭将会开始人员罢免,执行审问。总督,可否使用你在宫邸的办公室?”

“当然可以,大人。”帕洛低着头,要么是在表示敬意,要么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目光,或者两者兼具。

“很好。”宗教大法官说道,“指挥官,少校,呼叫掠行艇。法医队和收尸工会留在这儿。”穆斯塔法枢机凝视着外面越来越猛的风暴,现在,即便隔着十层窗户,狂暴的风声也清晰可闻,“当地人怎么称呼这沙尘暴的?”

“西蒙风,”帕洛总督说道,“这风暴经常覆盖整个星球。现在,每过一个火星年,风力便会增强一分。”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本地人说,那些是远古的火星神祇,”罗伯逊大主教低声说道,“他们正在收回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

离旧地星系不到十四光年外,在那个名叫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的星球上空,飞来一艘星际舰船,它曾经名为“拉斐尔”号,但现在已经没有名字了。完成制动减速后,它进入星球的同步轨道。舰上有四个生物,他们飘浮在零重力中,目光定格在绘图板上显示出的这个沙漠星球的图像上。

“对于远距传输能量场的扰动,我们取得的数据有多可靠?”名叫斯库拉的女子说道。

“相比其他数据要可靠得多。”回话的是拉达曼斯·尼弥斯,她的外貌看上去和斯库拉同出一胎。“我们会弄清楚的。”

“要从圣神基地找起吗?”说话的是名叫古阿斯的男子。

“最大的那个。”尼弥斯说。

“那就是庞巴西诺圣神基地,”布里亚柔斯说,他正核对绘图板上的代码,“位于北半球,在主河道沿岸,人口有……”

“人口有多少并不重要,”拉达曼斯·尼弥斯打断了他的话,“重要的是,伊妮娅和那个机器人,还有那个叫安迪密恩的杂种走的是不是这条路。”

“登陆飞船准备就绪。”斯库拉说道。

登陆飞船啸叫着穿进大气层,在穿越晨昏线的时候,飞船展开了机翼。通过异频雷达收发机,他们用梵蒂冈授予的触显扫清行进障碍,最后着陆在地,四周是天蝎机、运兵掠行艇、全副武装的电磁车。一名慌里慌张的上尉接待了他们,开始护送他们前往基地指挥官的办公室。

“你说,你们是贵族卫队的人?”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问道,他一面细细审视四人的脸,一面看着触显界面上的信息。

“我们已经告诉了你,”拉达曼斯·尼弥斯平静地回答,“我们的文件、命令芯片和触显都这样告诉了你。指挥官,你还要多少证明文件?”

索尔兹涅科夫的脸和脖子“唰”的一下红了。他低头看着界面上的全息像,没有回话。从技术上说,贵族卫队的军官——这些教皇新军的成员之一——尽可以对着他耀武扬威。从技术上说,他们可以把他射杀,或是把他逐出教会,因为他们在贵族卫队的职位,集圣神舰队和梵蒂冈的权力于一身。从技术上说——据触显中的措辞和优先级编码看来——他们甚至能对星球总督行使特权,或是对首席大主教口授教会政策。从技术上来说,索尔兹涅科夫暗自希望这些苍白的怪物从来没有在这个偏地星球出现过。

指挥官挤出一丝笑容。“此地的军队任你们调遣,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名叫尼弥斯的纤瘦苍白女子拿出一张全息卡片,伸手放在指挥官的桌子上,并激活了它。突然间,半空中浮出三个人的头像,与真人大小无异——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两个人,因为第三张脸显然是一个蓝皮肤的机器人。

“我以为圣神已经没有机器人了。”索尔兹涅科夫说。

“指挥官,你有否收到任何报告,提到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曾经出现在你的领地上?”尼弥斯问道,她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他们很可能会出现在主河道上,就是从北极流到赤道的那条河。”

“那其实是条人工河……”索尔兹涅科夫开口道,但马上停了下来。四人似乎对闲聊和额外信息都毫无兴趣。他叫来了自己的助手,冯纳拉上校,他走进办公室。

“他们叫什么名字?”冯纳拉拿着通信志站定待命后,索尔兹涅科夫问道。

尼弥斯说出了三人的名字,但对指挥官来说,这些名字没有任何意义。“这些不是本地人的名字,”他说道,冯纳拉上校正在检索记录,“本地有个土著文明,名叫阿莫耶特光谱螺旋,他们的人喜欢堆砌名字,就像是我在帕桃发上的猎狗喜欢收集枕套。你们瞧,他们的三人婚姻体系……”

“这些不是本地人。”尼弥斯打断了他的话。她那红色的制服衣领上,一张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而薄薄的双唇同样如此。“他们是外世界的人。”

“啊,嗯,”索尔兹涅科夫开口道,他明白这些来自贵族卫队的怪物一两分钟后就会走人,不由得松了口气,“那我们就无能为力了。你们瞧,由于我们已经关闭了位于吉罗唐巴的土著太空港,所以庞巴西诺是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上唯一一个可用的航空港,除了有几个航空员被关在我们的监狱里,根本就没有外人来。本地人都是那些光谱螺旋的族民……而且,嗯……他们喜欢颜色,千真万确,但站在他们里面,机器人将会引人注目,就像是……什么来着,上校?”

冯纳拉上校正在搜索数据库,现在抬起头来。“不管是图像还是名字,都找不到任何匹配的记录,除了四个半标准年前的一则全球公报,是圣神舰队发出的。”他满脸狐疑地望着这几名贵族卫队成员。

尼弥斯和她的兄弟姐妹未做任何评价,定睛看着他。

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张开双手。“很抱歉,过去两周我们忙着进行一场大型演习,是我全权负责的,但要是有人到这儿来,和这些描述匹配……”

“长官,”冯纳拉上校说道,“的确有四名逃亡的航空员。”

见鬼!索尔兹涅科夫想道,他对着贵族卫队说道:“有四名商团航空员吸食了违禁的毒品,他们没有面对指控,弃船潜逃。据我所知,他们都是男的,都已经有六十多岁,而且——”他转过身,意味深长地望了冯纳拉上校一眼,语气和目光都在命令他赶紧闭上臭嘴,“上校,我们已经在大油脂里面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对不对?”

“是三具尸体,长官。”冯纳拉上校回道,他对指挥官的暗示视而不见,接着又开始检索数据库,“我们的一艘掠行艇在吉罗唐巴附近坠毁,医院派了……啊……艾伯尼·莫莉娜医生……和一名传教士一起去河下游照料那些伤员。”

“这些长官是在找一个小孩,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还有一个机器人,”索尔兹涅科夫大叫,“你说的这些到底和这事有啥关系,上校?”

“明白,长官,”冯纳拉说道,他惊愕地抬起头,“不过,莫莉娜医生通过无线电发来汇报,说在蔡德·拉蒙水闸治疗了一个来自外世界的人,那人生了病。我们猜,他就是那第四名航空员……”

拉达曼斯·尼弥斯迅速向前迈了一步,快得让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不由得畏缩了一下。这个苗条女子的动作,有几分让他感觉不像人类能够做出来的。

“蔡德·拉蒙水闸在哪儿?”尼弥斯问道。

“那是人工河沿岸的一座村庄,在南方约八十公里外,”索尔兹涅科夫说道,他转身看着冯纳拉上校,似乎这一切的骚乱都是他助手的过错,“他们什么时候乘飞机把这名囚犯运回来?”

“明日早上,长官。按计划,有一艘医疗掠行艇将会在六点整飞到吉罗唐巴,载上那些伤员,然后他们会顺便……”上校停了下来,一脸讶异。四名贵族卫队的军官迅速转了个身,正往门口走去。

尼弥斯在那儿停了片刻,说道:“指挥官,我们将从这儿飞往蔡德·拉蒙水闸,请保证我们通行无阻。我们将乘登陆飞船去。”

“啊,没那个必要!”指挥官说道,他检查着桌子上的屏幕,“这名航空员已经被捕,明天就将……嗨!”

四名贵族卫队军官已经迅速走下他办公室外的台阶,现在正在穿越停机坪。索尔兹涅科夫冲到平台上,朝他们大喊:“登陆飞船不允许在大气层内使用,除非是在庞巴西诺着陆。嗨!我们可以派艘掠行艇去。嗨!那名航空员肯定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他在我们的监禁之下……嗨!”

四人头也不回地走到登陆飞船边,下令伸出升降梯,一行人进入了飞船,不见了。庞大的登陆飞船开动推进器,升入高空,继而转换至电磁设备,穿越港口的周界线,往南加速前进,一路上,基地内警笛高鸣,各处人员四处奔走,寻求掩护。

“见他妈的鬼。”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低声骂道。

“你说什么,长官?”冯纳拉上校说。

索尔兹涅科夫瞪了他一眼,那冒火的目光几乎可以把铅熔化。“立即派两艘作战掠行艇过去……不,派三艘。每搜掠行艇上派一队海兵。这是我们的地盘,我可不想让这些贫血的贵族卫队越俎代庖,这都是些吹毛求疵的家伙。我们的掠行艇一定要先抵达那儿,把那该死的航空员扣留……羁押在我们手里……即便一路上把所有的光谱螺旋的土著都变成兔唇也在所不惜。明白吗,上校?”

冯纳拉唯有瞪眼的份了。

“行动!”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大叫。

冯纳拉上校开始行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