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0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望着德姆·瑞亚。

“十五分钟前,德姆·洛亚给他倒了点茶喝。”她轻声说着,同时优雅地挥了挥手,蓝色衣袖也随之拂动,“恐怕,我们已经把剩下的超级吗啡都用完了,劳尔·安迪密恩。”

“我得走……”我开口道,背上依旧很疼,但可以忍受,可双腿还是不住地哆嗦。

“不,”德姆·瑞亚说,“你这么出去,不消一分钟就会给他们抓住的。”她指了指窗外。从外头传来一声响亮的次音速咆哮——肯定是登陆飞船开启了电磁驱动器,紧接着是推进器发出的一声巨响,其后是一阵急促的厉叫。飞船肯定就悬浮在村子上空,正在寻找着陆地点。片刻之后,又传来三声音爆,窗户也随之震动了一番,两艘黑色的掠行艇正侧飞在隔壁的砖石房屋上方。

阿棱·米凯·德姆·阿棱已经把卢瑟斯人的制服脱了下来,让他躺到了床上,现在,这名卫兵身上只剩下一件保暖内衣。阿棱把男人右手的大手腕套进手铐中,接着把手铐的另一端咔嗒一声铐在了床头的木条上。德姆·洛亚和瑟斯·安珀尔正在收拾卫兵的制服、盔甲和大靴子,塞进了一只衣物包。宾·瑞亚·德姆·洛亚·阿棱把卫兵的头盔丢进口袋,接着,瘦瘦的男孩拿起了那把沉重的钢矛枪。我望着眼前这幅场景——小孩和枪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是小时候,当我们的车队辘辘穿越海伯利安的荒野,我利用那些时间学习如何使用强力武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必须离这些东西远远的。但是阿棱只是笑了笑,把枪从小孩手里拿走,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宾举枪的动作很地道——手指没有扣在扳机上,枪口没有对着自己和他父亲,在把枪递出去的时候,他甚至还检查了一下保险装置——从中可以看出,他以前就拿过这样的器械。

宾朝我笑了笑,他拎起装着卫兵衣服的袋子,跑出屋子。外面的响声越来越大,我转身朝窗外看去。

一艘黑色的掠行艇在天空中盘旋。沿着河岸有一条路,离我们不足三十米外的路上尘土飞扬。透过屋子间的空隙,我看见了这一切。那艘大一点的登陆飞船在南面,它慢慢飞低,最后消失在了房屋后,很可能是降落在了井旁的草地上,我就是在那儿被肾结石造成的剧痛击倒的。

我把脚伸进靴子,整理起背心来。这时候,阿棱把钢矛枪递给了我。出于习惯,我检查了一下保险装置和能量指示器,接着摇了摇头。“不,”我说,“拿这玩意儿攻击圣神士兵,简直就是自杀。那些人的装甲……”事实上,当时我并不真的在意他们的装甲状况,而是在琢磨会受到什么样的回击——他们的攻击性武器,将会立马把这间屋子夷为平地。我想到站在外面的小男孩,他正拎着衣物袋,里面装着卫兵的装甲。“宾……”我说道,“要是他们抓住他……”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德姆·瑞亚说,她拉着我,来到了狭窄的过道里。我不记得这间屋子还有条过道。过去四十多个小时,我一直是在那个卧室和隔壁的浴室中度过的。“来,跟我来。”她说。

我又推开了她,同时把手枪递还给阿棱。“让我一个人走吧。”我这么说着,心还在扑通扑通直跳。我指指鼾声如雷的卢瑟斯人。“只要给医生发送密光信息就能验明我的身份,他们马上就会发现这个人不是我,要是那医生已经在掠行艇里,甚至不必费这点周折。”我望着蓝袍下一张张友善的脸庞。“告诉他们,是我打昏了卫兵,拿着枪叫你们……”话没说完,我便停住了,我意识到,只要这名卫兵一醒来,就会把谎言拆穿。这一家子人一同策划了我的逃跑计划,这一切将不证自明。我又看了看钢矛枪,想要伸手拿,又觉得非常不妥。只要朝熟睡的卫兵来一发万箭穿心,他将永远也不会醒来,也就永远戳穿不了谎言,不会危及到这些好人的安全。

只不过,我永远也没法这么做。如果是和圣神士兵来一场公平的较量,我或许会朝他开枪——事实上,我内心软弱和恐惧的一面,正被一股由肾上腺素激起的怒气取代,那腾腾往上蹿的怒火告诉我,要是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将会大快我心。可是,说实话,我永远也不会朝这个熟睡的人开枪。

但事实上也不会有公平的较量。圣神士兵,只要穿着战斗装甲,在面对钢矛枪或是任何达不到圣神突击枪标准的武器时,就能完全豁免它们的进攻,更别提登陆飞船中坐着的四个神秘人了。这些武器对瑞士卫兵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我死定了。这些对我这么友善的好人,也死定了。

后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宾无声无息地穿了过去,那身袍子不时飘起,显现出细瘦的小腿,腿上沾满了泥巴。我看着他,心里想着,这孩子得不到十字形了,他会死于癌症。而这些大人们,很可能会在圣神监狱中度过接下来的十几年。

“对不起……”我说道,搜索枯肠想要说点什么。士兵们正疾步穿过那些在夜晚散步的人群,我能听到街上传来的骚动声。

“劳尔·安迪密恩,”德姆·洛亚轻声说道,她们已经帮把我小舟上的背包拿下来了,她将包递给我,“请不要说话,跟着我们。快。”

过道的地板下有个入口,通进一条地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隐蔽的通道是全息剧才会有的东西,但我还是跟着德姆·瑞亚进了入口,心中还有些跃跃欲试。大家组成了一队奇怪的队列——德姆·瑞亚和德姆·洛亚在我前头领路,快步走下陡峭的阶梯,我跟在后面,手里拿着钢矛枪,同时摸索着背上的背包,宾跟在他姐姐瑟斯·安珀尔后头,走在最后的是阿棱·米凯·德姆·阿棱,他仔细地锁上了地板门。身后没有别人。屋子里,除了鼾声如雷的卢瑟斯卫兵,已经空无一人。

阶梯一直往下伸,比起普通的地下室,这里要深许多。起先,我还以为四周的墙壁跟上面一样,都是土砖砌成的,但后来我发现,这条地道是从松软的岩石——或是砂岩——中挖掘出来的。往下走了二十七级台阶,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座垂直升降井的底部,德姆·瑞亚在前开路,领着我们沿一条狭窄的通道往前,四周昏昏暗暗的,只有化学燃料球散发出暗淡的光芒。我琢磨着,为什么这个普通的工人阶级家庭,会在屋子底下挖一条地道呢。

德姆·洛亚似乎读出了我的心思,她披着蓝色头巾的脑袋转了过来,低声对我说道:“阿莫耶特光谱螺旋需要……啊……这样的秘密通道,以便和其他人家互通往来。尤其是在双食期的时候。”

“双食期?”我小声说道,同时低头走过一个光球。我们已经走了二十多米,我想,方向是在远离河道。地道在前面往右拐了个弯,但瞧不见尽头。

“这个星球有两颗卫星,双食期是指两次相随的日食,持续的时间很长。”德姆·洛亚说。“有将近十九分钟。这也是我们选择这个世界的主要原因……抱歉,这是个双关语。”

“啊,”我应道,虽然没有明白,但在当时,这似乎无关紧要,“圣神士兵拥有探测器,能找到这样的地道。”我低声对面前的女子说道,“还有深层雷达,可以透过岩石搜索东西。他们还有……”

“对,对,”身后的阿棱说道,“但他们会暂时被市长和其他人耽搁几分钟。”

“市长?”我蠢头蠢脑地重复道。在床上躺了两天,经历了两天的痛苦,我的腿仍旧很虚弱,背部和腹股沟还隐隐作痛,但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和我过去两天经历(在我体内肆意驰骋)的痛楚相比,现在这些完全是小菜一碟。

“市长现在正在驳斥圣神的搜查权。”德姆·瑞亚低声说道。地道变宽了,笔直通向前方,至少有一百多米。一路上,我们行经两处分岔道,这不是一个小小的地洞,而是个四通八达的地下交通网络。“圣神认可市长在蔡德·拉蒙水闸的权威,”她低声道,一家五口人的蓝色丝制长袍同样发出轻微的响声,在我们快步走过地道的时候,拂擦着沙岩,“在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我们有自己的法律,所以,他们不能随意行使圣神的搜查权和逮捕权。”

“但他们会想办法,从别的权威当局获取许可。”我说道,匆匆赶上两个女子的步伐。我们来到了另一个交界口,朝右转了个弯。

“对,他们最后会的。”德姆·洛亚说,“但现在,在蔡德·拉蒙水闸生活的螺旋族,已经全都挤到街上去了,各种颜色的族民都去了——红色,白色,绿色,黑色,黄色——有数千个。而且,住在附近水闸的人也在源源不断地涌过来,没人会告诉他们你被关在了哪幢屋子里。克利夫顿神父被我们用计诱出了镇子,所以,圣神士兵也不会通过他找到你。还有莫莉娜医生,她被我们的几个族民截留在了吉罗唐巴,所以现在她的圣神上司也无法和她取得联系。而那个卫兵,至少会睡上一个小时。这边走。”

👓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 c om-

我们朝左转了个弯,进入一条更宽的通道,最后见到了这一路上到现在的第一扇门,我们在那儿停了下来,德姆·瑞亚用手掌在上面按了一下,开了锁,接着我们便踏入了一个更大的空间,一个回声不断的石洞。脚下是一列金属阶梯,似乎是通向一个地下车库:一些细长的交通工具,长三四米,轮子非常大,尾部有翅翼、风帆、踏板,颜色是红黄蓝三原色,一簇簇地堆砌在那儿。这玩意儿,样子就像是四轮马车,装着蛛网般的吊架,显然是由风力和脚力驱动,周身覆着木头、明亮的丝制聚合纤维,还有有机玻璃。

“风力自行车。”瑟斯·安珀尔说道。

那儿有几个男人和女人,他们穿着翠绿的袍子和高筒靴,正准备让三辆车启程出发。其中一辆四轮车的后面,绑着我的小舟。

大家沿着阶梯往下,脚下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但我在阶梯顶上停了下来,这一急停,几乎让可怜的宾和瑟斯·安珀尔撞在了我的身上。

“怎么了?”阿棱·米凯问道。

钢矛枪已经被我别在了皮带上,现在,我张开双手。“你们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大家都要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德姆·瑞亚往回走了一步,迈上金属阶梯,倚在栏杆上。她的双眼一如她的女儿,炯炯有神。“要是他们抓住你,劳尔·安迪密恩,他们会杀死你。”

“你们怎么知道?”我问道,声音很轻,但这个地下车库的声音效果很好,以至于下面那些穿着绿袍的男男女女全都放下了手头的活,抬头看着这边。

“我们听见了你的梦话。”德姆·洛亚说。

我昂起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我梦到了伊妮娅,梦到了我们的谈话。这些人从中能知道什么?

德姆·瑞亚往上走了一步,凉凉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劳尔·安迪密恩,我们阿莫耶特光谱螺旋有一个预言,提及过这个女子,这个叫伊妮娅的女人,我们把她叫作‘传道者’。”

在这地下墓穴充满寒意的光球照耀下,我听到这话,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诗人老头——马丁·塞利纳斯——将我的小朋友描述成一个弥赛亚,而他竟然将这玩世不恭的主张贯彻到了全部的一言一行之中。西塔列森的人们尊敬伊妮娅……但是,要相信这个精力充沛的十六岁小家伙是个世界闻名的历史人物?似乎不太可能。不管是在实际生活中,还是在那场超级吗啡造就的梦境中,我都和这个女孩谈到过这一点,可是……我的老天,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星球,离海伯利安有数十光年远呢,而和隐藏着旧地的小麦哲伦星云,距离更是无穷无尽。这些人怎么会……

“哈尔普·阿莫耶特在创作螺旋交响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传道者’。”德姆·洛亚说。“光谱民族的所有人都传承了这一移情的血统。从过去到现在,整个螺旋的存在,都是为了净化这一项移情能力。”

我摇摇头。“抱歉,我还是不明白……”

“请好好领会一下,劳尔·安迪密恩。”德姆·瑞亚说着,手指紧紧捏着我的手腕,几乎握疼了我,“你必须从这里逃出去,否则圣神就会占有你的灵魂和身体。而这两样东西,是‘传道者’所需要的。”

我斜眼看着这个女人,心里琢磨着,她是不是在说笑。但是那张没有一丝皱纹的愉快面庞非常严肃,不苟言笑。

“求你了,”宾说道,他的小手抓住我的另一只手,拉着我往前,“劳尔,求你了,快点。”

我匆忙走下阶梯。一名穿着绿袍的男子递给我一件红色的袍子,阿棱·米凯帮着我展开它,把它套在我身上穿的衣服外头,接着快速而麻利地把红色的带帽斗篷缠在我头上,换作我自己,可是绝对没办法像他这样把它折得服服帖帖。这时,我吃惊地意识到,这一大家子——两个成年的女人,十几岁的瑟斯·安珀尔,小家伙宾——他们都已经脱下了蓝色的袍子,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现在正在裹红色的袍子。我也发现,早先我以为他们像是卢瑟斯人,其实根本不对,虽然他们的个子比圣神的普通人要矮,而且肌肉强健,但是事实上,他们的身材比例非常匀称。三个成人身上没有一丝毛发,不管是头上还是其他地方都没有。不知何故,这倒让他们更显健硕,也让他们完美的体型更加迷人。

我扭过头,看着别的地方,同时发现自己脸红了。瑟斯·安珀尔笑了起来,推了推我的胳膊。阿棱·米凯是最后一个穿好的,现在,大家都穿上了红袍子。只要朝阿棱肌肉发达的胸膛看一眼,我就知道,如果要和这个矮矮的男子打上一架,我撑不了十五秒。但紧接着我便意识到,就算对手是德姆·洛亚或是德姆·瑞亚,我很可能也撑不上三十秒。

我拔出钢矛枪,把它递给阿棱,但是他挥挥手,示意我拿着,并教我怎么把它别在红色长袍的一条饰带上,袍子上有很多条这样的饰带。我想了想,觉得我那小舟里的确缺少武器——只有一把纳瓦霍猎刀,以及一把激光手电——于是便点点头,向他表示谢意。

我和女人、孩子们匆匆进入风力货车的后部,那儿放着我的小舟。上方的支索上,红色的风帆扬了起来。接着,我们周围和头顶又支起了一层红帆布顶篷,我们也不得不因此低头蹲下,后来又塞了一堆木板和一些木箱木桶。里面黑乎乎的,只能在后挡板和车盖间看到一丝光亮透进来。阿棱走到前面,那儿有两个装有踏板的鞍座,他爬到其中一个鞍座上,而我则蹲在那儿,听着外面脚踏岩石地面所发出的脚步声。有个男人——他也穿着红袍子——来到阿棱边上,跨上了另一边的鞍座,踩在了脚踏板上。

风帆仍旧收着,支索仍旧低垂在我们头上,我们开始沿着一条长长的斜坡往车库外驶去。

“我们要往哪儿去?”我压低声音,向德姆·瑞亚问道。她差不多就躺在我边上,身边的木头闻上去像是雪松。

“河下游的远距传送拱门。”她低声回答。

我眨眨眼。“你们知道?”

“他们给你用了吐真剂。”德姆·洛亚说,她正靠在箱子的另一面,“而且,你还说过梦话。”

周围黑乎乎的,宾也躺在我边上。“我们知道,‘传道者’要送你去执行一项任务。”他说起话来几乎带着一股快活劲儿,“我们知道,你必须赶到下一个传送门去。”他拍拍我们身边那个弯弯的小舟,“我真希望能和你一起走。”

“太危险了。”我说道,感觉车子已经驶出地道,来到了户外。淡淡的日光照亮我们头顶的布片,风力货车在那儿停了片刻,有两个男人摇动手柄,升起桅杆,扬起风帆。“太危险了。”当然我说的是他们带我去远距传输器这件事,并不是说伊妮娅派我执行的任务太危险。

“如果他们知道我是谁,”我小声对德姆·瑞亚说,“他们肯定会监视拱门。”

她点了点头,我能看见她那蒙头斗篷的轮廓。“对,他们会监视拱门,劳尔·安迪密恩。而且很危险。但再过十四分钟,天就要黑了。”

我看了看通信志。根据我前两天观察到的信息来看,离黄昏还有九十多分钟的时间,之后再过一小时左右,夜幕才会降临。

“离下游的拱门只有六公里的路,”瑟斯·安珀尔小声说,她正坐在小舟的另一面,“光谱人会举村欢庆。”

我终于明白了。“双食?”我低声问道。

“对,”德姆·瑞亚回答,她拍拍我的手,“现在,大家保持安静。我们要开进盐路的交通大道了。”

“太危险了。”我最后一次说道,货车嘎吱嘎吱地汇入了车流。我能听见货车甲板下的链条传动装备在隆隆作响,我能感觉到风吹响了风帆。太危险了,我的心里还在重复这句话。

要是早知道几百米之外有什么事在等着我,我就会明白,这一时刻的确非常非常危险。

我们沿着盐路辘辘前行,我透过货车木头和帆布间的空隙向外窥探。看样子,这条交通要道是一条坚硬的盐矿小道,一边是沿河而建的成群村落,另一边是伸向北方的网状沙漠。“瓦哈比荒地。”德姆·瑞亚低声道,货车已经起速,沿着盐路奔向南方。路上有另外一些风力货车,也在往南行驶,它们从我们身边轰鸣而过,帆满风正,货车上的两名踩车人正疯狂地踩着踏板。还有一些更加亮丽的帆布船抢风往北前进,风帆调整到不同的位置,踩车人探着身,使出吃奶的力气,让吱嘎作响的车子摇摇晃晃地维持住平衡,那车子只有两个轮子着地,另两个没有落地,在风中不停转悠着。

只花了十分钟,我们就驶完了六公里,出了盐路,转到了一条卵石铺成的斜道上,斜道的边上是一溜房屋——这次是白石房,而不是土砖屋。接着,阿棱和他的驾车同伴收起风帆,踩着踏板,让风力货车沿着鹅卵石街道慢慢前进,街道位于屋子和河道之间。沿河两岸,生着又高又细的蕨类植物,不时可以望见式样精巧的桥墩、露台,还有多层船坞,上面系着华丽的船屋。这座城市似乎在这儿到了尽头,而河道变得越发宽阔,更像是一条江河,而不是人工挖掘出的河道,我仰起头,看见了下游几百米之外那庞大的远距传送拱门。拱门锈迹斑斑,透过它,我只能看到河岸上的蕨类森林,还有东部和西部的沙漠荒地。阿棱操纵风力货车来到一条砖砌的载货坡道上,停在了一丛高高的蕨树的阴影下。

我看了看通信志。离双食还有不到两分钟。

就在那时,一股暖风扑面而来,一道黑影从我们头顶飞过。我们趴倒在地。那是一架黑色的掠行艇,已经飞到河流上空,离河面不到一百米。飞船慢慢倾斜船体,角度越来越大,我也清楚地看到了它那“8”字形的空气动力学外形。接着,它急速往下坠去,像是要扑向下方那些南来北往、穿越拱门的船只。这条宽阔的河道上船来船往,好不热闹:流线型的赛艇,上面坐着一排四到十二人的划船队;闪闪发光的机动船,拖出波光粼粼的尾流;还有一些帆船,从单人驾驶的基泰伯,到摇摇摆摆的横帆舢板船;有独木舟,有划艇,还有巍峨的船屋,在水流中翻腾;一撮无声的电动气垫船在水雾光晕的笼罩中前进,甚至还有些筏子,让我想起多年前和伊妮娅、贝提克的冒险之旅。

掠行艇向这些船只的头顶坠去,继而从传送门上方掠过,往南飞去,接着又转回来,穿过传送门,往北飞去,最后消失在了蔡德·拉蒙水闸的方向。

“过来。”阿棱·米凯说道,他把我们头顶的柏油帆布翻了起来,拉出了藏在里面的小舟。“得赶紧。”

突然间,又扑来一阵暖风,紧接着是一阵凉风,河岸上尘嚣阵起,蕨类植物在我们头顶瑟瑟作响,不住摇曳,天空突然变紫,继而转为漆黑,星辰次第出现。我仰头望去,久久凝视着天空,那颗月亮周围正笼罩着一圈珠状光环,另一颗月亮移动到了前一个的后面,但仍旧是个明亮的圆盘。

从河岸北方那儿,沿着直线状城市(包括蔡德·拉蒙水闸)的那个方向,传来了我这辈子听过的最难以忘怀、最悲哀的声音:一声长长的哀号,不像是警报,更像出自于人类的喉咙,紧随其后的是一声持久不去的唱诵,渐渐转向低沉,最后变成了次声波。我意识到,这是上百——甚至上千——号角正在吹响,同一时间,还有数千——也许是数万——人的声音加入了合唱。

四周变得越发黑暗,天空中星光璀璨,后面那轮月亮就像个背光的庞大圆屋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在这个黑漆漆的世界上。突然,南面辽阔大河及北面河道上的船只也开始鸣响汽笛和号角——粗腔横调的号叫,完全比不上那些悦耳的合唱声。接着,他们开始燃放照明弹和焰火:缤纷多彩的闪光弹,怒吼的圣凯瑟琳之轮[3],红色的降落伞照明弹,五颜六色的辫状焰火——黄色、蓝色、绿色、红色、白色,是光谱螺旋?——还有数不胜数的空投炸弹。喧闹和光亮带着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

[3]一种焰火的名字。

“快。”阿棱又说了一遍,他正在把小舟从货车底座上拉出来,我赶紧跑过去帮他,同时脱下身上用以隐蔽的袍子丢进了货车。接下来几分钟,我、德姆·瑞亚、德姆·洛亚、瑟斯·安珀尔和宾一起,帮着阿棱和五名男子把小舟扛到了河边,虽然有点慌乱,但动作还是整齐划一。小舟最后被放到了河面上,我走进齐膝的河水中,水暖暖的。我把背包和钢矛枪放进小座舱,按住小舟,让它在水流中保持平稳,接着望了望两个女人、两个孩子、两个男人,他们身上的袍子被风吹得不住地翻腾。

“你们会怎么样?”我问道。肾结石还未完全治愈,我的背隐隐作痛,但此时此刻,更痛苦、更烦乱的事是那如鲠在喉的感觉。

德姆·瑞亚摇摇头。“我们不会有事,劳尔·安迪密恩,如果圣神当局想要找麻烦,我们只要到瓦哈比荒地下面的地道中躲一阵子,在那里面他们找不到我们,等风头过了,我们可以出来重新加入别的地方的光谱民族。”她笑了笑,整了整肩膀上的袍子。“不过,劳尔·安迪密恩,请答应我们一件事。”

“说吧,”我答道,“只要我做得到,就一定帮你完成。”

“如果可能,请你和‘传道者’抽个时间,一起回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来看看阿莫耶特光谱螺旋的人。我们会等她来跟我们布道,在那之前,我们不会皈依圣神基督教。”

我点点头,望着宾·瑞亚·德姆·洛亚·阿棱光光的脑袋,微风下,他那红色的头巾在周身飘动,由于接受化疗的缘故,他的脸颊显得有点憔悴,但双眼却闪着微光,不是因为焰火的反光,而是出自兴奋。“好,”我说道,“如果可能,我一定会回来。”

接着,他们都伸手向前——不是和我握手,而是一种类似触摸的动作,他们用手指碰碰我的背心、胳膊、脸或背。我也摸了摸他们,然后扶着小舟调了个头,让船头进入水流,继而伸腿跨进船舱。先前我把船桨留在了船上的夹具中,现在它依旧在那儿。我将船舱的尼龙罩紧紧系在腰上,就仿佛前面将有猛烈的白浪迎接我。将手枪放在座舱的尼龙罩上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了罩着红色“紧急按钮”的透明塑料盖,伊妮娅曾让我看过这个玩意儿——但是,如果在这个星球的小插曲没有给我造成恐慌,那我再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有这样的威力。我左手抓住船桨,挥动右手朝他们道别。六个穿着袍子的人影已经融入了蕨草下的黑影中,小舟已经被卷进了中部河道。

远距传送门看起来越来越大了,头顶上,第一颗月亮已经跃出了那轮圆日,但第二颗更加庞大的圆月则开始用它那硕大的身躯将两者覆盖。焰火表演和汽笛声没有停歇,甚至更加猛烈了些。我划着船桨,向右岸靠去,同时慢慢靠近远距传输器,试图维持在水道中的小舟船队中,但也没有和谁靠得太近。

如果他们打算拦截我,我想,那他们会在这儿出击。我没有多想,便举起了钢矛枪,瞄着前面一艘船那弯曲的船体。现在,小舟已经进入了水流的掌控,起速向前。我把船桨放在支架上,等着穿越远距传输器。当传送门启动的时候,我边上不会有别的船或小舟。在我的头顶上,拱门映衬在璀璨的星空下,那是一个黑色的圆弧。

突然间,我右边不到二十米外的河岸上,传来一阵猛烈的骚动。

我举起枪,定睛凝视,但完全不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两声仿若音爆的爆炸。像是频闪的白光。

是焰火?不,这些闪光更加明亮。难道是什么能量武器在开火?不,那亮光太明亮,也太涣散,更像是小型等离子弹发生了爆炸。

接着,一眨眼,我看见了什么东西,但那更像是视网膜上的残影,而不是真正的影像:两个身影互相扭抱,猛烈缠斗,就像是古老照片的底片,接着又是突然的剧烈骚动,又是一声音爆,一阵白光,影像还没从眼睛映入大脑,我就眨了下眼——尖刺、荆棘,两颗脑袋互相撞击,六只臂膀挥舞,火花四溅,一个人形,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东西,一阵撕裂金属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不知是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人,声音之响甚至胜过了身后河面上怒吼的汽笛声。河岸上发生了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情,最后炸出一阵冲击波,冲向河面,几乎把我的小舟掀翻,那阵波继续穿河前进,仿佛是一帘白色的水雾。

接着,我来到了远距传送拱门之下,跟以前一样,有一阵忽闪,刹那间让人头晕目眩,一阵白光包住了我,就像是闪光灯亮了下,我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紧接着,我和小舟开始坠落。

的确是坠落。在空中翻滚着往下掉。和我一同传输过来的还有一段河水,就像是一片小瀑布般落了下去,但小舟已经脱离了那段水流,开始自由落体,一面落一面打转,我一阵惊慌,紧紧抓住小舟的船体,钢矛枪也随之掉进了座舱,但小舟继续往下落,而且转得更厉害了。

我眨眨眼,甩掉眼前回荡着的闪光残影。小舟船首向前,速度越来越快,但我还是试图看看下面还有多长的距离。

头顶是一片蓝天,四周是云朵——巨大的层积云,头顶和身下全是,都有数千米高;好几千米的上方还有卷云,而身下几千米外,是黑色的雷暴。

除了天空,别无他物。而我正在天空中,笔直地坠落。在我身下,与我一同传送而来的一小截水瀑分散成巨大的水珠,就仿佛有人舀了一百桶水,倒进了无底的深渊。

小舟打了个转,船尾和船头似乎想要掉个个儿。我在小舟中向前移动,差一点从一侧翻了出去,因为双腿盘坐,外加湿润的尼龙罩的绑缚,才让我安然坐在了里面。

我紧紧抓住座舱边沿,心里充满绝望与恐惧。冰冷的风鞭笞着我,在我身边咆哮,小舟的下落速度越来越快,朝自由落体的速度逼近。在遥远的下方是飞驰的闪电,在我和它之间,是数百万米的虚空。双叶桨从支架上松脱,掉了下去。

在这种境地下,我只能干一件事。我张开嘴,尖声喊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