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1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坦白说,矶崎健三这辈子还没害怕过什么。他在富士星的蕨岛上长大,被培养成一名商业武士。他儿时接受过严格训练,对于恐惧和任何感到恐惧的人,都不屑一顾。他允许谨慎的存在——对他来说,这是不可或缺的商业工具——但是恐惧从不相容于他的本性,不符合他仔细构建的性格。

直到此时此刻。

气闸门的内门旋转而开的时候,矶崎健三往后退了一步,不管等候在门内的是谁,一分钟前,他是在一颗翻滚的小行星的表面,那儿没有一丝空气。而且,眼前的这个东西竟然没穿航空服。

当初乘上这艘小型跳跃舰的时候,矶崎健三决定不带武器,所以,不管是他,还是飞船,现在都没有任何武装。此时此刻,从正在敞开的气闸门中涌出一股冰晶,就像是一团汹涌的雾气,一个人形从中迈步走出,矶崎健三不由得暗自思忖,他这个决定是否明智。

那个人类形体的确是个人……或者,至少从外表看是个人。黝黑的皮肤,精心修剪的灰发,完美剪裁的灰色西服,灰色的双眸,眼睫毛的边缘仍旧覆着一层冰霜,脸上挂着一副纯洁的笑容。

“矶崎先生。”阿尔贝都顾问开口道。

矶崎健三颔首回意。他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率和呼吸,现在,他集中精神让声音保持平静,不动声色:“你能回应我们的邀请,实在是太好了。”

阿尔贝都抱着双臂。在他黝黑英俊的脸庞上,仍旧挂着那副笑容,但矶崎健三没有受其愚弄。富士星蕨岛周围的海洋中,有很多很多鲨鱼,来源于早期巴萨德种舰的DNA配方和冰冻晶胚,那些鲨鱼的笑容就如阿尔贝都现在这般。

“邀请?”阿尔贝都顾问说道,声音嘹亮,“还是召唤?”

矶崎健三仍旧微微低着脑袋,双手随便地摆在两侧。“不是召唤,阿……先生?”

“我想,你知道我的名字。”阿尔贝都说道。

“三个世纪前,梅伊娜·悦石身边有个阿尔贝都顾问,为她出谋划策,据说,你和他是同一个人,先生。”圣神商团的首席指挥官说道。

“真要说起来,当时,我只是个全息体,还不是实体。”阿尔贝都说,放下交叉着的胳膊。“但是……人格……是同一个。另外,你不必称我为先生。”

矶崎健三微微颔首。

阿尔贝都顾问朝小型跳跃舰的内部走去,他伸出强有力的手指,抚摸着控制台、单人驾驶座和空空的高重力舱槽的边缘。“矶崎先生,对于你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来说,乘这样一艘飞船真是太寒碜了。”

“我觉得它可以更好地进行自由行动,顾问。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阿尔贝都没有回答,他盛气凌人地向首席执行官走了一步。矶崎健三没有退缩。

“你们把一个趋激性人工智能病毒放进佩森拙劣的数据网,想让它找到技术内核的终端节点,你觉得这是自由行动?”阿尔贝都的声音填满了跳跃舰的舱室。

矶崎健三抬起眼,面前这个男人比他高,灰色的眼睛放射出咄咄逼人的目光。“是的,顾问。如果内核仍旧存在,那我……商团……就有必要和它取得私人的联系。我们放出的那个趋激性病毒预先设置了程序,如果它被圣神的反病毒程序侦测到,就会马上自毁,如果它接收到来自内核的应答,而且能保证确凿无误,它才会开启感染程序。”

阿尔贝都顾问大笑起来。“健三君,用个比喻说吧,你们的趋激性人工智能病毒渺小得就像是酒杯里的一粒老鼠屎。”

🌽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o m

商团的首席执行官听到这个粗俗的比喻,不由惊得眨了下眼。

阿尔贝都一屁股坐进加速座椅中,伸直身子,说道:“坐,我的朋友。你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大费周章地想要找到我们,如果事情败露,你可能会受到拷打,被逐出教会,被施以真正的死刑,还会丢掉你在梵蒂冈掠行艇停机场的停机特权。即使如此你也想跟我们谈谈……那就谈吧。”

矶崎健三的身子晃了几下,他开始寻找另外一块可以坐的平地,最后他坐在了图表桌的一块没放东西的空地上。他讨厌零重力,所以简陋的内部密蔽场维持着微分模拟零重力,但效果并不理想,他在那儿有点晕眩,几乎摇摇欲坠。他深深吸了口气,理清自己的思绪。

“你们在为梵蒂冈效力……”他开口道。

阿尔贝都立即打断了他。“商团先生,内核不为任何人效力。”

矶崎健三又吸了一口气,重新开口道。“你们和梵蒂冈都有自身的利益,但其中有部分重叠,所以技术内核为圣神的生存提供必需的指导和技术……”

阿尔贝都顾问微笑着聆听着。

矶崎健三心想,我接下来说的话,将会让教皇陛下把我扔给宗教大法官,我会在苦刑机上坐上一百次,死上一百次。他说道:“天主教星际贸易独立组织泛资本联盟执行理事会中有些人认为,联盟的利益和技术内核的利益很可能有更多共同之处,胜过于内核和梵蒂冈之间的利益关系。我们认为……啊……有必要对这共同的目标和利益进行一次调查,那会对双方都有裨益。”

阿尔贝都顾问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但他没有应声。

矶崎健三觉得自己正往自己的脖子上缠绞索,他继续说下去。“两百七十五年来,教会和圣神国民当局维持着一项官方政策,宣称技术内核已经毁于远距传输器的陨落。但是圣神领地内各个星球上接近权威当局的无数人,都听说过内核幸存的传闻……”

“关于我们死亡的传闻被严重夸大了,”阿尔贝都说道,“继续。”

“由于联盟完全理解内核人格和梵蒂冈之间的同盟对双方都有裨益,”矶崎健三继续道,“所以,顾问,我们很愿意提出一些方式,让我们的贸易组织和你们取得一种类似的直接同盟,对你们的……啊……社会来说,会带来更加直接和切实的利益。”

“举几个例子,健三君。”阿尔贝都顾问说道,他躺倒在驾驶座椅上。

“一,”矶崎健三说道,声音慢慢变得有力,“圣神商团正在扩张,不管是局部地看还是在整个宇宙中,没有任何宗教组织能做到这一点。整个圣神内部,资本主义在重新夺回权力。这才是真正的凝聚力,它将几百个世界维系在一起。

“二,教会还在继续和驱逐者进行那无休无止的战争,还有圣神影响范围内的叛军。圣神商团认为这一切冲突都是在浪费资源,是在牺牲宝贵的人力物力。更重要的是,它还将技术内核牵涉到争论中,如此一来,就无法推动内核的利益,也无法促进内核目标的达成。

“三,教会和圣神正在使用一些显然是出自内核的技术,比如说可以瞬移的基甸驱动器,还有重生龛,另一方面,教会却没有对这些发明给予任何褒奖。事实上,教会依旧把内核视作数十亿信徒的敌人,声称内核实体因为和恶魔同盟,所以已经覆灭。圣神商团完全不需要这样的成见和诡计,如果内核和我们取得同盟,同时又打算继续隐藏自己,我们会认同这一方针。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也随时乐意将内核的存在公布于众,让你们成为广受尊重的合作者。与此同时,联盟将永远终结把技术内核丑化成恶魔的做法,不管是历史,还是轶闻,还是在所有人类的头脑中,你们的这一形象都将被推翻。”

阿尔贝都顾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望着左舷外的那颗翻滚的小行星。片刻之后,他开口道:“这么说,你会让我们变得富有,并且受人尊敬?”

矶崎健三没有吭声,他感觉自己在人类太空中的权力和未来,正在一条刀口上摇摇欲坠。他读不出阿尔贝都的心思:这个赛伯人的讽刺很可能是谈判的前奏。

“我们和教会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办?”阿尔贝都问道,“按人类的算法,我们双方已经静悄悄地合作了两个半世纪?”

矶崎健三令自己的心跳重新放缓。“我们不会中断内核已经建立起来的任何联盟,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有利可图的。”他轻声说道,“身为商业人士,我们联盟内的人都得到过专门的训练,可以看清任何基于宗教的星际社会的局限性。这些结构体系有个通病,那就是教条主义,等级制度森严……事实上,这些是一切神权政治的架构。而我们商业人士,则致力于让自己和商业联盟获得共同的利益,所以我们看到一种方法,内核和人类间合作的另一个层面,它可能是隐秘的,也可能有所局限,但它能让双方互惠互利。”

阿尔贝都顾问再次点了点头。“健三君,你记不记得,在你圆环的私人办公室中,你曾经命你的同事——安娜·佩里·考格纳尼——脱下了她的衣服?”

矶崎健三保持着一副不为所动的神情,但事实上,他正极力掩饰内心翻江倒海的变化。内核竟在偷窥他的私人办公室,并且记录下了一切事务,这不由让他打了个寒战,简直连鲜血都要冻住了。

“当时你问了个问题,”阿尔贝都继续道,“为什么我们要帮助教会改进十字形,‘为了什么结果?’我想你当时是这么说的,‘对内核来说,能得到什么好处?’”

矶崎健三望着这名灰衣男子,他越发感觉自己是和一条眼镜蛇一起被锁在了小型跳跃舰中,而那条蛇,已经直立起来,胀起了脖子。

“健三君,你有没有养过小狗?”阿尔贝都问道。

商团的首席执行官还在想着眼镜蛇,听到这话,他唯有瞪眼的份了。“小狗?”过了片刻,他说道,“不,我没养过,狗在我家乡的星球并不普及。”

“啊,对。”阿尔贝都说道,他重新露出一口白牙,“在你的岛上,鲨鱼才是宠物。我想,在你大约六岁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条幼鲨,你想要驯养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作圭吾。”

这个时候,矶崎健三已经不敢说话,生怕自己的言行会激怒这条眼镜蛇。

“健三君,当你俩一起在汐子湖中游泳的时候,你用的是什么办法,不让这条慢慢长大的幼鲨把你吃掉?”

矶崎健三想要说话,但开不了口,最后他终于吐出了两个字:“项圈。”

“你说什么?”阿尔贝都顾问凑向前。

“项圈。”首席执行官说道,他眼前跳动着一粒粒极黑的小黑点,“电击项圈。我们得随身携带掌触发射器,跟我们的渔民用的是同样的装置。”

“啊,对,”阿尔贝都说,他仍旧笑容可掬,“要是你的宠物不听话,你就会给它点颜色瞧瞧,让它乖乖的。只需用手指碰一下。”他伸出手,半握成拳,似乎正捧着一个无形的掌上触键。黝黑的手指弯了下去,按向了无形的按钮。

矶崎健三所感受到的,并不太像是有电流通过自己的身体,更像是从胸膛中放射出的一波波纯然的疼痛,是从十字形所在的血肉中传出的,就像电报信号般,沿着十字形组织数百米的纤维、线虫、丛生结点辐射出去。这些东西,就像是肿瘤般扎根在他的体内。

矶崎健三痛苦地蜷起身子大叫。他跌倒在跳跃舰的地板上。

“我想,如果你的圭吾显出攻击性,那么你的掌上触键就会朝它发出一阵慢慢增强的电击。”阿尔贝都顾问沉思道,“健三君,是不是这样?”他的手指再一次朝空荡的空气点了点,仿佛在给一个掌上触键发信号。

疼痛加剧。矶崎健三禁不住尿了裤子,要不是肚子里早已没有任何东西,他肯定会把自己的肠子都吐出来,他想要大喊,但是牙关却紧紧咬着,就像是正经受剧烈的痉挛。他牙齿表面的珐琅质被咬成了碎片,舌头一角也被咬破,他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如果最高级别是十成,那么,我想,对圭吾来说,这只能说是达到了二成的水平。”阿尔贝都顾问说道,他站起身,走到气闸门旁,键入开门代码。

矶崎健三在地板上扭动,体内的十字形正辐射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痛楚。他的身体和大脑简直成了无用的附属物,他想要尖叫,但牙关咬得紧紧的。双眼已经从眼窝中凸出,从鼻孔和耳朵中流出一丝丝鲜血。

阿尔贝都顾问已经将气闸门的代码全部键入,他再一次按了按手掌中的无形触键。

疼痛消失了。矶崎健三对着地板不住地呕吐,体内的每一根肌肉都在抽搐,而神经却似乎已经哑火。

“我会把你的提议带给技术内核的三大派,”阿尔贝都顾问正式说道,“三大派将严肃讨论并考虑这一提议,与此同时,我的朋友,我们也会将你的此次自由行动考虑在内。”

矶崎健三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所能做的,只是蜷起身子,在金属地板上呕吐不止。令他恐惧的是,他那痉挛的肠胃吐出的只有一阵阵肠胃气胀的空气。

“此外,健三君。以后不会再有趋激性人工智能病毒释放进任何人的数据网了,对不对?”阿尔贝都迈步走进气闸门,门旋转关闭。

左舷外,那颗满身伤痕的无名小行星翻滚着,旋转着,唯有混沌之神才清楚它的力学规律。

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这个干燥的板岩星球上,拉达曼斯·尼弥斯和三名兄弟姐妹驾着登陆飞船,仅仅花了几分钟,就从庞巴西诺圣神基地飞到了蔡德·拉蒙水闸村,但旅程却因为三艘军事掠行艇的出现而变得复杂。那个爱管闲事的索尔兹涅科夫指挥官真是个蠢货,竟然派这些船作为护卫。基地和掠行艇之间正传输着“安全”的密光信号,尼弥斯从中得知,基地指挥官派来的是他的助手,也就是那个笨头笨脑的冯纳拉上校,他将负责此次远征。此外,尼弥斯还知道,这位上校事实上根本管不了任何事——那是因为,冯纳拉身上安装了实时全息模拟接收器和密光发射器,指挥圣神士兵的真正人物,将是索尔兹涅科夫,他不必再露出那副满脸垂肉的脸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