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1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尼弥斯依旧无法相信,她从相移状态中脱出片刻,想要看看灯光怎么会刹那间就熄灭了。

一具形体竟站在她的正前方,霎时,四个满是刀刃的拳头砸在了她的身上,尼弥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她感觉有十万台打桩机敲在了身上,自己被重重砸了出去,直直地飞过地道,把阶梯撞得四分五裂,穿进坚硬的石墙,深深地扎进了岩石中。

灯仍旧没亮。

宗教大法官在火星上待了二十标准日,他开始对它恨之入骨,甚至比对地狱的仇恨还要强上几分。

自从到火星之后,行星风暴——西蒙风——天天吹着。他和二十一名手下已经接管位于圣马拉奇市郊的总督府,理论上说,整座府邸就像是圣神太空船一样密不透风,里面的空气被再三过滤,窗户由五十二层高冲击塑料组成,大门更像是气闸门,而不是普通的门。可是,尽管如此,那位火星神祇仍旧神通广大地破门而入。

每天早上,约翰·多米尼各·穆斯塔法枢机洗淋浴的时候,一晚上积聚下的沙尘就会变成一条条污泥,如红色的小溪流进排水管中。每天早上,当宗教大法官的贴身男仆帮他穿上法衣和袍子的时候,虽然这些衣服都已经在前一夜洗得干干净净,但丝衣的褶皱中,总是残留着红沙的污痕。当宗教大法官来到府邸中那间巨大的充满回声的舞厅中,进行审问的时候,他能感觉到沙尘在自己脚踝的裤管、在领口、在头发、在精心修剪的指甲上慢慢堆积。

外面的场面甚是荒唐。掠行艇和天蝎战机停靠在地面上,太空港一天只开放几个小时,在那段时间里,西蒙风才会稍微平静下来,但这种情形非常少见。停放的车辆很快就变成了一坨坨、一堆堆红沙,就算是圣神那性能优良的过滤器也无法将这些红色粒子阻挡在外,它们仍旧勤快地钻进引擎、发动机、固态模块中。有几辆古老的履带式车辆、漫游车、聚变火箭航天机,照旧来往于首都和府邸之间,传送着食物和信息,但是实际上,火星的圣神政府和军队早已陷入了停滞状态。

西蒙风肆虐的第五天,消息传来,声称巴勒斯坦人攻击了位于塔尔锡斯平原的圣神基地。皮耶特少校——简言之,就是总督的地面军指挥官——带领一连圣神和地方军混杂的人马,乘着履带车和跟踪式装甲人员输送车出发。在距离平原一百公里的地方,他们受到了伏击,只有皮耶特和一半手下回到了圣马拉奇。

第二周,又有消息传来,巴勒斯坦人攻击了两个半球上的十几个驻防要塞。希腊盆地分遣队和南极站向“吉卜利尔”号发送无线电报,宣布自己打算向攻击军投降,之后,联络全部中断。

克莱尔·帕洛总督——现在在原属于自己助手的小办公室中办公——和罗伯逊大主教、宗教大法官协商了一下,最后通过了一项决议,打算向被围困的驻地发射战术核武器和等离子弹。穆斯塔法枢机同意将“吉卜利尔”号作为武器发射平台,作为对巴勒斯坦人的抗击,于是,它们从轨道上向南极一号发射出熔烁武器。地方军、圣神、舰队海兵、瑞士卫兵、宗教法庭指挥官都集中注意力,确保圣马拉奇的首都、市内的大教堂及总督府安然无恙,没有受到攻击的影响。在无情的沙尘暴下,城市周界线八公里范围内的土著,以及没有携带圣神下发的接收器的人,都被光束击中。尸体随后被复原,其中有不少是巴勒斯坦游击队成员。

“西蒙风不可能一直吹下去。”布朗宁指挥官咕哝道,他是宗教法庭安保部队的首领。

“它可能还会持续三到四个标准月。”皮耶特少校说,他的上肢被烧伤了,缠着绷带,显得庞大无比,“也许还要长。”

宗教裁判所的工作没有任何进展:最先发现大屠杀的几个民兵被重新审问了一番,还用到了吐真剂,继而是神经探针,但是供词照旧;宗教法庭的法医专家和圣马拉奇医院的验尸官一同工作,却只是确证了三百六十二具尸体没有一具可以重生——伯劳把十字形的每一个结点、每一条微纤都扯掉了;他们利用备有瞬移驱动器的无人飞船,将一系列问题带回佩森,其中牵涉到遇难者的身份,更重要的是,还有主业会在火星上行动的真正动机,建立高级太空港的原因,但是,过了十四天,无人飞船返回后,却只带回了遇害者的身份,没有解释他们和主业会的关系,也没有提到这个组织在火星上开展行动的动机。

沙尘暴吹袭肆虐的十五天后,更多报告传来,巴勒斯坦人还在攻击各处的护航队和守备部队。对于审问结果和证据进行了好几天的筛查,却也毫无结果。就在此时,“吉卜利尔”号上的沃玛克舰长通过安全密光打来电话,宣称出现紧急状况,宗教大法官和他的随从必须尽快返回轨道上,听到这个消息,大法官不由得高兴起来。

“吉卜利尔”号是一艘最新型的大天使星舰,当他们的登陆飞船即将飞完最后几公里,与飞船会合的时候,穆斯塔法枢机看见它,这艘船正有条不紊地运行着,看上去非常致命。对于圣神战舰,大法官几乎是一无所知,但是就算如此,他也注意到,沃玛克舰长已经让星舰处于随时能够展开战斗的状态:好几个通道和传感器阵列收进了星舰的壳体下,凸出的基甸驱动器显现出了闪闪发光的装甲,各种各样的武器口都处于完全待命状态。大天使身后,火星慢慢旋转,那是一个笼罩在灰雾中的圆盘,颜色就像是凝固的血迹。穆斯塔法枢机暗自希望这是他对这个星球的最后一眼。

法雷尔神父向他指出,火星星系特遣部队的所有八艘火炬舰船现在正处在“吉卜利尔”号五百公里范围之内,从太空的标准来看,这是一支紧密的防御编队。宗教大法官意识到,等着他的将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穆斯塔法的登陆飞船第一个靠接上去,沃玛克在气闸门接待室中接见了他们。内部密蔽场让他们感受到了重力的回归。

“大人,请接受我的歉意,但我必须打断你的审理工作……”舰长开口道。

“没关系,”穆斯塔法枢机说,他摆摆袍子,把褶皱中的沙子抖了出来,“舰长,什么事这么急?”

沃玛克眨眨眼,望了望从大法官身后的气闸门中出来的随从们。其中,当然有法雷尔神父,后面跟着安保指挥官布朗宁,三名宗教法庭的助手,海军中士内尔·凯斯纳,重生医疗神父厄多尔主教,皮耶特少校——这位地面军指挥官原是帕洛总督的手下,现在被穆斯塔法枢机解放了出来。

🤡 鲲`弩-小`说

宗教大法官看出舰长有一丝犹豫。“尽请随便说,舰长,这儿的这些人都已经得到宗教法庭的证明,没有任何嫌疑。”

沃玛克点点头。“大人,我们找到了那些船。”

穆斯塔法枢机盯着他,一脸茫然。

“大人,就是大屠杀前离开火星轨道的重型运输船,”舰长继续道,“我们知道,那天,他们的登陆飞船和某艘船会了个面。”

“对,”宗教大法官说道,“但我们猜它早已飞走了——早就跃迁到了它开往的什么目的地星系了。”

“是的,长官,”沃玛克说,“但这一次他们运气非常不好,竟然没有成功跃迁至超光速状态,我让登陆飞船进行了一次星系内搜索,最后在小行星带中发现了这艘运输船。”

“那不是它的目的地?”穆斯塔法问道。

舰长摇摇头。“我觉得不是,大人。运输船上一片死寂,它在那儿翻滚着,我们的仪器没有检测到船上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它也没有开启任何动力系统……甚至连聚变驱动器也没有打开。”

“那真是一艘星际运输船?”法雷尔神父质疑道。

沃玛克舰长转身望着这名高挑瘦削的男子。“是的,神父,是‘西贡丸’号皇舰。一艘三百万吨级的运输船,专门运输矿石散料,自霸主时代就开始服役了。”

“商团。”宗教大法官轻声说道。

沃玛克一脸严峻。“原先是,大人。但据我们的记录显示,八个标准年之前,‘西贡丸’号就已经从商团的舰队退役并被熔成了废渣。”

穆斯塔法枢机和法雷尔神父交换了一下眼神。

“舰长,你上那艘船看过了吗?”布朗宁指挥官问。

“没有,”沃玛克说道,“由于其中牵涉到政治问题,所以我觉得最好由大人登船,授命搜查。”

“做得很好。”宗教指挥官说道。

“还有,”沃玛克舰长说道,“我希望海兵和瑞士卫兵的人数能够补足,派他们先去船上打探一下。”

“为什么,长官?”皮耶特少校问道。烧伤的肢体上部的制服看上去胀得相当庞大。

“事情不对劲,”舰长转身看着少校说道,接着他又转向大法官,“事情很不对劲。”

距离火星星系两百多光年远的地方,基甸特遣部队即将结束它的使命,它正在摧毁路西法。

这第七个驱逐者星系是他们讨伐战的最后一个目标,也是最难扫清的一个目标。路西法是个黄色的G型恒星,星系内有六颗星球,其中两颗虽然未经地球化改造,但已经适宜定居。星系内爬满了驱逐者:小行星外驻扎着军事基地,小行星带内是一群群育婴星,深处的海洋星球笼罩在天使般的环境下,燃料补给站运行在气体巨星的低层轨道上,还有一片环轨森林正在成长,如果用古老的太阳系视角看,那片森林的位置就处在金星和旧地的轨道之间。基甸部队花了十个标准日的时间,寻找到驱逐者占据的大部分结点,将这些肿瘤一一消灭。

事毕之后,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将众舰长召集到“乌列尔”号王舰上,召开了一次会议,表示计划有变:此次讨伐战非常成功,他们将搜寻新目标,将战斗继续下去。阿尔迪卡克蒂将一艘备有基甸驱动器的无人飞船派遣回佩森星系,获得批准,可以延长此次任务。七艘大天使将跃迁到最近的圣神基地,也就是鲸逖星系,他们将在那儿重整装备,修理一番,加足燃料,有五艘新的大天使将在那儿加入他们。探测器已经搜索到另外十几个驱逐者星系,基甸特遣部队一路杀过,已经毁掉了七个星系,但它们没有一个获悉大屠杀的消息。如果算上重生的时间,特遣部队将会在十个标准日内重新挥起屠刀。

七位舰长回到各自的飞船,准备从目标星系路西法跃迁至位于鲸逖中心的基地。

在“拉斐尔”王舰上,霍根·“霍格”·利布莱尔坐立不安。利布莱尔是这艘星舰的副官,这是他的官方身份,这个职位让他的权力仅次于德索亚神父舰长,除此之外,他也是名受雇的间谍,任务是暗中监视神父舰长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任何可疑的行为,立即汇报——首先汇报给“乌列尔”号(阿尔迪卡克蒂元帅的旗舰)上的宗教法庭安保长官,接着,据这位副官所知,消息会沿着指挥链,一路汇报给著名的卢杜萨美枢机。此时此刻,利布莱尔被一个问题缠住了,他觉得很可疑,但是却无法理清这个疑虑的缘由。

这名间谍发现,在“拉斐尔”号上,德索亚神父舰长的船员们最近进行忏悔的举动太过频繁,这是让利布莱尔感到不安的一个原因,可他几乎无法将这个危险的消息通过密光发送给“乌列尔”号。当然,霍格·利布莱尔并不是一名受过正规训练的间谍,这也不是他的职业意向:他是个出身高贵的绅士,只不过境地有点潦倒,一开始,他因为财务状况拮据,被迫行使了复兴二号的绅士取舍权,加入了军队,但之后他的情况越发窘迫,竟接下了监视舰长的任务——他深信,这主要出自对圣神和教会的忠诚,而非急需钱款来收回自己的财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