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1章 · 5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索亚神父舰长让自己在战术现实中尽量保持平静,他不想在斯通圣母舰长面前显出惊讶的样子。他在自己的骨骼传输线路上默默道:卡雷,没事,我在战术频道中看见了,它们在跃迁,目标是驱逐者舰船。接着,他在战术上对斯通说道:“你朝驱逐者开火了。”

即便在模拟灯光的照射下,斯通的脸仍旧紧紧绷着。“当然,你为什么不开火,费德里克?”

德索亚没有回答,他朝中心的恒星走近,注视着那几颗导弹凭借着霍金驱动,突然出现在六艘驱逐者的火炬舰船面前。片刻间便引爆了:先是两颗聚变导弹,继而是两颗更大范围的等离子弹。所有驱逐者将防御性密蔽场提升至了最高级——在战术模拟中,以橙光显示——但是近距离的爆炸使其全部超载。图像从橙色变成红色,接着又变成白色。三艘舰船就这么灰飞烟灭,两艘被炸得四分五裂,碎片翻滚着奔向跃迁点,但它们永远也到不了那儿了。只有一艘火炬舰船完好无损,但密蔽场已经失效,聚变焰尾也已熄灭。即使舰上有人从爆炸中幸存下来,那他们现在也将死于未偏转的辐射风暴,后者正在将整艘飞船撕裂。

“你在干什么,费德里克?”斯通圣母舰长重复道。

德索亚知道斯通的名字是哈伦,但他决定不让谈话过于亲昵[1]。“我在执行命令,圣母舰长。”

[1]斯通以德索亚的名字称呼他,主要用于熟人间谈私事的场合用。

就算是在战术模拟中,斯通的表情还是显出了疑虑。“德索亚神父舰长,你在说什么?”两人都知道他们的谈话会被记录下来。在接下来几分钟,不管谁活了下来,都将拥有这段交流的记录。

德索亚稳住自己的声音。“十分钟前,在阿尔迪卡克蒂元帅的旗舰跃迁前,他通过密光向我们传话,表示命令有变。我们在执行他的命令。”

斯通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但德索亚知道,她正在默声向副官传话,确认当时在“乌列尔”和“拉斐尔”之间发生了密光传输行为。的确有,但传达的事情其实微不足道:更新在鲸逖星系会合的坐标。

“是什么命令,德索亚神父舰长?”

“是特许信息,斯通圣母舰长,和‘加百列’号无关。”透过骨骼传输线路,他对武系官单卡雷说,照原计划,锁定死光坐标,把执行器给我。一秒钟之后,他的右手感觉到能量武器在战术模拟中的重量。斯通看不见这把枪,但德索亚能感觉到这把枪的存在。他握住枪把,手指扣在无形的扳机上,并装出一副随意的表情和动作。斯通圣母舰长的胳膊低垂着,却没有贴着身体,从这个不经意的姿势来看,德索亚明白,她肯定也拿着一把虚拟武器。在战术模拟的空间中,他们相离三米,两人之间,是两艘舰船的焰尾,“拉斐尔”号的非常长,“加百列”号的稍短一些,它们正在从黄道面上往他们胸脯攀爬。

“德索亚神父舰长,你的新跃迁点并不通向鲸逖中心。”

“圣母舰长,我得到的原命令已经撤销。”德索亚注视着大副的双眼。一直以来,哈伦都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感和内心。在他们那艘火炬舰船“巴尔萨泽”号上,他不止一次地在牌桌上败于她的手下。

“神父舰长,你的新目的地是哪里?”

离跃迁点还有三十三分钟。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 w ~ k u n n u ~ co m-

“圣母舰长,这是机密。我只能告诉你,在我们完成使命之后,‘拉斐尔’号将重新在鲸逖星系和特遣部队会合。”

斯通用左手揉了揉脸。德索亚注视着她右手钩起的手指,如果要启动死光,她并不需要举起那把无形的手枪,但是,拿枪械对准敌人,这是人类的本能。

德索亚痛恨死光武器,他知道斯通同样如此。那是懦夫的武器:在此次远征之前,它一直被圣神舰队和教会禁用。在古老的霸主时代,有一种死亡之杖,它能放射出镰刀般的光束,如镰刀般割出,瓦解生物的神经系统;而死光和它大不相同。从本质上来说,它们其实根本不是相干光束,而是利用强大的基甸驱动储能器在一个有限锥面的时空内扩展进超光速失真波,这可以导致一个实时空间矩阵体的细微扭曲——这就类似于一次失败的跃迁,没有进入古老的霍金驱动空间——但足以摧毁人类大脑的精美能量舞步。

同圣神舰队的其他军官一样,斯通同样憎恶死光武器,但不管如何深恶痛绝,现在,她有十足的理由使用它。“拉斐尔”号是圣神花巨资打造的舰队,她的首要目标,是阻止船员窃取那艘船,同时不能对船只造成损坏。然而,她面临的问题是,用死光杀死船员,很可能不会阻止“拉斐尔”号的跃迁,一切都要看飞船的船员预先编排的加速跃迁速度是多少。按传统,舰长都会手动控制跃迁的进行,或者,至少配有临时开关,随时可以超驰飞船的电脑指挥程序,但是,斯通无法保证德索亚会遵照传统操作。

“请让我和利布莱尔副官说话。”斯通圣母舰长说道。

德索亚笑了。“我的副官正在履行职责。”他沉思着,这么说,霍格是个奸细。能证实这个消息,对我们很有用处。

现在,“加百列”号追不上他们了,就算是加速到六百倍重力也没用。在对方飞船进入控制范围之前,“拉斐尔”号就可达到跃迁条件。不,如果斯通想要阻止他们,她必须杀死所有船员,接着用武器库里的最后一点弹药,将“拉斐尔”号的外部密蔽场超载,将其击损。如果她的猜测不对,如果德索亚果真是在执行圣神下达的命令,那她几乎肯定会被送交军事法庭,开除出圣神舰队。但是,如果她什么也不做,让德索亚窃走一艘圣神大天使,那么,斯通就会被送交军事法庭,开除出舰队,并且逐出教会,而且几乎肯定会被处以极刑。

“费德里克,”她轻声说道,“请减小推进力,让我们的速度同步。你仍旧可以继续执行你的命令,加速跃迁至秘密跃迁点。我只有一个请求,请让我登上‘拉斐尔’号,在你跃迁前,确认一切相安无事。”

德索亚犹豫了一下,在六百倍重力下,他无法拿这一伪命令掩饰他仓促的离去,因为不管“拉斐尔”号到哪里,船员们都得先经历两天时间进行缓慢的重生,之后才能继续使命。他注视着斯通的双眼,同时查看“加百列”号的微小图像,那艘飞船踏着白色的火焰柱,在三百倍重力水平下攀升。她还剩一点常规武器,很可能会一股脑儿发射过来,将他飞船的能量场超载。德索亚不愿回击:把“加百列”号炸成灰,并不合他的心愿。虽然他现在已经背叛了教会和祖国,但他不想成为真正的谋杀者。

那就只能用死光了。

“好吧,哈伦,”他轻松地说道,“我叫霍格把加速度降到两百倍重力,等你飞到我们边上。”他转过头,似乎在集中精神透过骨骼通道下达命令。

他的手肯定抖了一下,斯通的手也同样如此,无形的枪支微微抬起,手指扣紧了扳机。

死亡之波袭来的一刹那,德索亚神父舰长望见八粒火星脱离了战术模拟中的“加百列”号,斯通没有冒险——与其让“拉斐尔”号逃脱,她情愿将其炸成碎片。

圣母舰长的虚拟影像被拉向远方,消失于无形,死光冲进了她的飞船,切断了所有的通信连接,舰上的所有船员一命呜呼。

一秒钟之后,德索亚神父舰长感觉自己被猛然拖出了模拟空间,他大脑中的神经元被烧成灰烬。鲜血从双眼、嘴巴和耳中流出,但此时此刻,神父舰长早已死亡,“拉斐尔”号上所有有意识的实体都死了——包括C甲板上的格列高里亚斯中士和他的两名士兵,飞行甲板上的推系师梅耶尔、环系官阿盖尔、能系官丹尼斯、武系官单卡雷。

十六秒之后,八颗霍金驱动导弹闪入实空,在无声的“拉斐尔”号的四周引爆。

古阿斯在实空中注视着一切:劳尔·安迪密恩向穿着红袍的一家子道了别,接着划着桨片,朝远距传送拱门前进。这颗星球正在经历双月食。在人工河上空,烟火齐鸣,线状城市中拥着数千人,从他们口中发出奇异的叫声。古阿斯站起身,准备穿过河,把男人从小舟中揪出来。按照协议,如果劳尔·安迪密恩是单独一人的话,那就必须活捉他,把他带到星球上空的星际飞船中进行拷问——此次任务的目标是找到伊妮娅的下落——但没人说过不能对男人做点什么,他尽可以解除他的行动能力,让他再也无法逃走。古阿斯打算保持相移状态,挑断安迪密恩的脚筋和手筋,这一切可以瞬间完成,如同外科手术,这样一来,这个男人就不会有出血致死的危险,之后,他会被储存在飞船的医疗箱中,留待审问。

先前和尼弥斯分离后,古阿斯不费一秒便跑出了六公里,奔到了远距传送门,路经那一个个冻结的人形的时候,他看了看那些行人和奇怪的风力车。一到拱门那里,他就藏在了高高的河岸上的一棵柳树下,移出相移状态,回到慢时间。他的工作是守卫后门,一旦尼弥斯找到这个失踪的航空员,就会给他发送封包探索确认信息。

他在那儿等了二十分钟,其间和斯库拉以及布里亚柔斯在内部通用频段上交流了一下,但没有从尼弥斯那儿收到任何消息。这让他感到吃惊。他们都觉得,只要她进入相移状态,就会在实时的头几秒内找到这个失踪的男人。古阿斯没有担心,事实上,他根本不具有“担心”的能力,据他猜测,尼弥斯应该是在进行大范围的搜索,同时频繁地移出相移状态,花去些许实时的时间,接着又相移回去。他猜测,自己通过通用频段发出的询问是在她相移的时候送出的。他还觉得,尼弥斯虽然是他们的克隆人姐妹,但她是第一个从克隆槽中分离出来的,所以他坚信,相比斯库拉、布里亚柔斯以及自己,尼弥斯不太习惯共用通用频段。说实话,如果他们三个得到的命令只是把尼弥斯从神林上的岩石中拉出,然后当场把她结果掉,那他也不会介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