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3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带到了一颗红巨星的外壳边缘,”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回答,“当然,我们的密蔽场是启动着的,但能逃脱已经十分侥幸了。”

“三艘船都逃脱了吗,元帅?”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不,大人。‘乌列尔’号和‘伊兹雷尔’号成功从恒星边缘逃离了,这也要感谢密蔽场的冷却法。但‘米卡尔’号的船员全部殉难。”

“你是否找到了‘加百列’和‘拉斐尔’号,元帅?”

“只找到‘加百列’号,大人。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在距红巨星两天文单位外的地方自由飘移。系统全部受损,密蔽场被打破,飞船内部已经熔成了一团熔融液。”

“是否找到斯通圣母舰长和其余船员,并将他们重生,元帅?”

“很不幸,没有,大人。尸体全部被毁,几乎没剩下什么组织器官,无法进行重生。”

“造成这一局面,是因为突然传送到了红巨星的边缘,还是由于‘拉斐尔’号或是未知驱逐者的攻击,元帅?”

“我们的材料专家还在研究,尚未得出答案,大人,但已经得出初步的报告,表明发生的超载既有自然原因,也有战斗所致。造成这种效果的武器,和‘拉斐尔’号的军备相一致。”

“你是说,‘加百列’号在红巨星边缘发生过一次自动交战,是不是,元帅?”

“是在恒星内部,大人。看情形,‘拉斐尔’号在那儿掉了个头,重新进入了恒星,当‘加百列’号一脱离霍金空间进入这个星系时,它马上发动了攻击。”

“在这第二次交战中,‘拉斐尔’号是否也有可能已经被毁?这艘船会不会早已在恒星内部烧成了灰烬?”

“有可能,大人,但我们的行动不是基于此种假设。据我们猜测,德索亚神父舰长已经跃迁出了星系,进入了偏地中的未知目的地。”

卢杜萨美点点头,那肥硕的下巴微微抖动着。“马卢欣元帅,”他低吼道,“可否请你为我们做一下评估,如果‘拉斐尔’号的确幸免于难,那么,我们面临的威胁有多大?”

年迈的元帅向前走了一步。“大人,我们必须作出假设,认为德索亚神父舰长和其他叛徒对圣神一直怀有敌意,他们窃取圣神的大天使飞船,是早有预谋的。我们也必须假设一个最糟糕的局面,认为他们窃取我们最机密、最致命的武器系统的行为,是在驱逐者的协同下完成的。”元帅深深吸了口气。“大人……陛下……只要拥有了基甸驱动器,那么,这条银河旋臂的任何位置,都可以瞬间到达。‘拉斐尔’号可以随意跃迁进入圣神的任何星系,甚至是佩森,而不会像现在的驱逐者飞船那样,留下霍金驱动的行踪信息。‘拉斐尔’号可以肆意破坏我们的商团运输线,攻击毫无防卫的星球和殖民地,圣神的特遣部队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可对我们造成巨大的破坏。”

教皇竖起一根手指。“马卢欣元帅,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基甸驱动这一珍贵的技术,将会落入驱逐者之手……他们将会复制……也会让敌人的飞船得到这珍贵的力量?”

马卢欣本就红润的脸颊和脖子这下都红到根了。“陛下……可能性不大。不,陛下……可能性微乎其微。基甸大天使的制造工序非常复杂,成本高得令人望而却步,秘密部件也保护得非常固全……”

“但是,是有可能的。”教皇打断道。

“是的,陛下。”

教皇举起手,仿佛一把利刃划过空气。“我想,我们已经听完了圣神舰队的朋友们带来的消息。马卢欣元帅,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吴元帅,你们可以离开了。”

三名军官屈下身,埋下脑袋,接着站起身,退出了陛下的视线。那扇门在他们身后发出一声轻响,接着关上了。

现在,除了那几个沉默的教皇助手以及阿尔贝都顾问,教堂内就只剩十名权贵了。

教皇朝国务秘书卢杜萨美枢机点点头。“如何处置他们,西蒙·奥古斯蒂诺?”

“马卢欣元帅将收到一封斥责信,被转到参谋部。”卢杜萨美低声说道,“吴元帅将会暂时取代他的位置,临时担任圣神舰队总司令,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对于阿尔迪卡克蒂元帅,建议将她逐出教会,并由射击队执行死刑。”

教皇悲伤地点点头。“现在,让我们分别听听穆斯塔法枢机、杜诺耶枢机、首席执行官矶崎健三、阿尔贝都顾问的故事,之后我们将结束此次会议。”

“……就这样,宗教法庭结束了对火星事件的官方调查。”穆斯塔法做出总结陈词,他朝卢杜萨美枢机望了一眼,“就在此时,沃玛克舰长发来紧急报告,建议我和手下的扈从返回星球轨道上的‘吉卜利尔’号大天使星舰。”

“请继续,大人,”卢杜萨美枢机低语,“可否请你告诉我们,沃玛克舰长这么急着请你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是。”穆斯塔法回答,他揉揉下嘴唇,“沃玛克舰长找到了星际运输船,就是在阿拉法特-头巾这个火星城附近的未名基地装载货物的那艘船。找到它的时候,它正飘浮在旧地星系的小行星带,动力全失。”

“能否告诉我们这艘船的名字,大人?”卢杜萨美催问道。

“‘西贡丸’号皇舰。”

虽然矶崎健三想要竭力控制住自己,但他的嘴唇还是抽搐了一下。他的大儿子在早年的学徒生涯时,曾在这艘船上担任过船员。“西贡丸”号是一艘古老的矿石散装货船……他记得,那是艘巨型采矿舰,大约是三百万吨级。

“矶崎健三执行官?”卢杜萨美大声叫道。

“是,大人?”矶崎健三的声音非常平稳,不露声色。

“按这艘飞船的番号,它应该是在商团注册的船舶。是不是,矶崎健三?”

“是的,大人,”首席执行官回答,“但是,据我回忆,‘西贡丸’号皇舰已经随同另外六十多艘旧运输舰一起,按废铁变卖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大概是在……八年前。”

“诸位大人?”说话的是安娜·佩里·考格纳尼,“陛下?能否容我说几句?”这名执行官刚才一直在小声对着超薄的通信志说话,现在,她摸了摸耳机。

“佩里·考格纳尼执行官,请说。”卢杜萨美枢机说道。

“据我们的记录显示,‘西贡丸’号是在八年三月又二天前卖给了独立的废铁承包人,后来又得到了信息,确认了这艘船已经在阿马加斯特的轨道自动铸造厂拆毁并回收。”

“多谢,佩里·考格纳尼执行官。”卢杜萨美说道,“穆斯塔法枢机,请继续。”

宗教大法官点点头,继续他的简报,只点到了一些至关重要的细节。在他讲述这一切时,脑中同时闪现出那些他没有详细描述的画面:

“吉卜利尔”号和相伴的火炬舰船慢慢减速,和黑色的运输舰取得速度同步,一起在那儿静静地翻滚。一直以来,在穆斯塔法枢机的脑海里,小行星带应该是一堆密密麻麻的集中在一起的小卫星,但现在,除了战术画板上的多重图像,眼前并没有一颗小行星:只有那足足一千米长的黑沉沉的运输舰,就像一堆锈迹斑斑的管道和圆柱体,丑陋,但非常实用。“吉卜利尔”号和“西贡丸”号的速度和轨道取得同步,在他们船尾后方仅仅三公里之外,挂着一颗黄色的恒星,那便是人类的起源之地,两艘舰船似乎已经静止,只有星辰在四周慢慢旋转。

穆斯塔法回想起自己做出决定,和登船士兵们一起检查飞船,他对此感到懊悔。穿戴瑞士卫兵战斗装甲有辱尊严:首先是一层单分子拟肤束装,接着是人工智能神经网,继而是太空服——相比配有冲击装甲聚合护套的民用拟肤束装,这身制服还要更加庞大——最后是配有各种设备的网带,还有可变形反推力包。“吉卜利尔”号已经用深层雷达将整艘巨船探测了十几遍,确定船上没有任何东西在走动,没有任何东西在呼吸。但当宗教大法官、安保指挥官布朗宁、海军中士内尔·凯斯纳、前地面军指挥官皮耶特少校、十名瑞士卫兵兼海兵突击队员从出击口跳下的时候,大天使仍旧退到了三十公里的攻击范围外。

穆斯塔法回想起,当他们背着喷气引擎朝死气沉沉的运输机前进的时候,自己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当时,有两名突击兵托着他穿越了深渊,就仿佛他是一个普通的包裹。他回想起士兵们的金色护目镜上闪耀的日光,他们进行密光交流、打着手势信号,来到敞开的气闸门口,分别在两边站定。两名士兵首先冲了进去,反推力包无声地悸动,他们高举着突击武器。布朗宁指挥官和凯斯纳中士跟着两人的脚步迅速入内,一分钟后,战术频段上发来一段编码信息,于是,穆斯塔法在左右两名护卫的引领下,进入了气闸门黑漆漆的血盆大口中。

激光手电的光束照射出一具具飘浮的尸体,像是一间肉物冷藏间。冰冻的畜体,带着红色纹路的肋骨,挖去肠子的腹腔。一只只大嘴大张着,发出永恒的无声尖叫。从裂开的下颚和突出的血眼流下一道道早已干结的鲜血。在一束束光线中,飘着一块块内脏,它们正翻滚着沿着一条条轨线运动。

“船员。”布朗宁指挥官发来密光消息。

“是伯劳干的?”穆斯塔法枢机问。他心里正快速念祷着《玫瑰经》,不是为了得到心灵上的宽慰,而是想让自己的意识远离眼前这地狱一般的景象。早先他受过警告,戴头盔时不能呕吐。虽然有过滤器和洗刷器,可以在他窒息前清洗那片狼藉,但这并不百分百有效。

“很可能是伯劳。”皮耶特少校回答,他将护手伸进一具浮尸四分五裂的胸腔中。“你们可以看看十字形被扯出来的方式。跟阿拉法特-头巾的一模一样。”

“指挥官!”一名士兵已经从气闸门行进到了船尾,他通过密光说道,“中士!快来这儿!第一个货舱!”

布朗宁和皮耶特已经先大法官一步,来到了长长的柱形空间中。在这庞大的空间中,激光手电已经失去了光彩。

这儿也有尸体,但却没有被砍伤,也没四分五裂。从各面的船体上,探出一块块碳板,这些尸体被整齐地堆放在上面,用尼龙网带绑着。这些板子从船体各面一路伸出,只在中间留出一条零重力走廊。穆斯塔法和他的向导兼护卫沿着这条黑漆漆的走廊飘浮而下,激光手电向上下左右刺去。那是一具具冰冻的肉体,惨白的肉体,脚底上印着条形码,赤裸的身体上露出阴毛,双眼紧闭,在黑色碳板的映衬下,双手显得非常白,贴在髋骨两侧,阳物软趴趴的,乳房在零重力下冻得牢牢的,头发紧贴在惨白的头颅上,或是飘浮着,就像是冰冻的祥云。还有孩子,光滑的冰冷皮肤,鼓起的小腹,透明的眼睑。甚至还有婴孩,脚底板也印着条形码。

在四个长长的货舱中,有数万具尸体。全都是人类。全都赤身裸体。全都没有一丝气息。

“大法官,你有没有完成对‘西贡丸’号的检查?”卢杜萨美枢机催问道。

穆斯塔法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默默的沉思中沉浸了好一会儿,他已经被那魔鬼般的可怕记忆占据了。“完成了,大人。”他回答道,声音嘶哑。

“你的结论是?”

“散料运输船‘西贡丸’号皇舰上,有六万七千八百二十七个人,”大法官继续道,“其中有五十一名船员,所有的船员尸体都有目可查,他们都被砍得四分五裂,跟阿拉法特-头巾上的遇难者如出一辙。”

“没有一名幸存者?没有人重生?”

“没有。”

“在你看来,穆斯塔法枢机,‘西贡丸’号皇舰上的这场屠杀,是不是伯劳这个魔鬼的所作所为?”

“在我看来,是的,大人。”

“在你看来,穆斯塔法枢机,‘西贡丸’号上其余六万七千七百七十六具尸体,是不是伯劳下的手?”

穆斯塔法仅犹豫了一秒钟。“在我看来,大人——”他转过头,朝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垂下脑袋,“陛下……‘西贡丸’号皇舰上的六万七千多名男女老幼的死因,和火星遇难者的伤口没有吻合之处,也和传说中伯劳的攻击方式没有吻合之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