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3章 · 4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卢杜萨美枢机向前迈了一步,衣袍发出一阵瑟瑟的响声。“那么,穆斯塔法枢机,按照你宗教法庭法医专家的鉴定,这艘运输舰上这些人的死因,又是什么呢?”

穆斯塔法枢机的眼睛始终低垂着。“大人,不管是宗教法庭还是圣神舰队的的法医专家,都无法解释这些人的死因。事实上……”穆斯塔法没有说下去。

“事实上,”卢杜萨美替他继续下去,“‘西贡丸’号上发现的这些尸体……除了那些船员……既没有显示出明确的死因,也找不到死亡的特征,对不对?”

“正是如此,大人。”穆斯塔法的眼睛瞄了瞄教堂内其余权贵的脸,“他们不是活人,但他们……也没有显示出腐烂、尸青、脑腐的迹象……没有一丝通常死亡的迹象。”

“然而,他们并不是活的,对不对?”卢杜萨美问道。

穆斯塔法枢机揉揉脸颊。“我们没有本事将其复活,大人。我们也没有本事探测到任何大脑或细胞活动的迹象。他们……被停止了。”

“这艘散料运输舰,‘西贡丸’号皇舰,接下来是怎么处理的,穆斯塔法枢机?”

“沃玛克舰长从‘吉卜利尔’号上调了些一流船员,”大法官说道,“我们立即返回佩森进行汇报。四艘霍金驱动火炬舰船正在护送‘西贡丸’号返回圣神,按计划,它将抵达离圣神星系最近的拥有圣神舰队基地的地方……巴纳星系。我想……啊……是在三星期内。”

卢杜萨美缓慢地点了点头。“多谢,宗教大法官。”国务秘书走到教皇宝座旁,面朝祭坛屈下身,经过走道的时候,他在胸前画着十字。“陛下,请听杜诺耶枢机大人的解释。”

乌尔班教皇举起一只手,仿佛是在赐福。“杜诺耶枢机上前汇报。”

矶崎健三感到一阵晕眩,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事?让圣神商团的首席执行官了解到这些事,到底有什么目的?一想到阿尔迪卡克蒂元帅被立即判以了死刑,矶崎健三不由打了个寒战。他们这些人会不会得到同样的下场?

不,他意识到,阿尔迪卡克蒂之所以被逐出教会,继而处以死刑,只是因为不称职。如果他、穆斯塔法、佩里·考格纳尼及其他人被控以某种叛国罪……那么,他们得到的,远不会是如此痛快、如此简单的刑罚。圣天使堡的苦刑机将会嗡嗡地吵上几个世纪。

显而易见,杜诺耶枢机选择重生成一名老妇。同大多数老人一样,她看上去非常健康——一口好牙,几无皱纹,黑色的眼睛又清又亮——但也喜欢以一头白发示人,短得几乎与头皮平齐,颧骨棱角分明,皮肤一点也不显松弛。她直入正题。

“陛下,各位大人……今天,我在这儿是作为一心会的会长,同时也作为主业会这个私人机构的实际发言人,来向大家作出汇报。因一些原因,主业会的管理者无法也不应出席今天的会议,过一段时间,你们自然会知道这个原因。”

“继续,大人。”卢杜萨美枢机说道。

“散料运输舰‘西贡丸’号皇舰,是由一心会为主业会购买的,七年前,这艘船即将拆毁并回收,但我们将它转移并交给了主业会。”

“为了什么目的,大人?”卢杜萨美问道。

杜诺耶枢机的目光将小教堂内这群人的脸一一打量了一番,最后停在了陛下身上,继而谦恭地垂下双眼。“大人,陛下,目的是为了运输这数百万无生命的肉体,正是穆斯塔法调查这次中断旅程中发现的这些。”

四名商团执行官发出了一丝响声,不太称得上是大喘粗气,但比一般的吸气声要响。

“无生命的肉体……”卢杜萨美枢机重复道,但声音非常平静,就像是一名正在诉讼的律师,已预先知道所有可能的问题的答案,“杜诺耶枢机,来自何方的无生命的肉体?”

“来自主业会被指派的星球,大人,”杜诺耶回答,“过去五年间,这些星球包括希伯伦、库姆-利雅得、永埔星、天龙星七号、帕瓦蒂、青岛-西双版纳、新麦加、毛四、伊克塞翁、兰伯特星环、希毕雅图的苦涩、无限极海北部沿海、复兴二号的地球化改造过的卫星、新谐、新地,以及火星。”

都不是圣神星球,矶崎健三想道,或者说,都是圣神只踏足过一次的星球。

“这些主业会和一心会的运输舰,运输了多少人,杜诺耶枢机?”卢杜萨美用他那低沉的嗓音问道。

“约有七十亿,大人。”老妇人回答。

矶崎健三集中精神,保持着平衡。七十亿具尸体。像“西贡丸”号这样的散料运输舰,大概可以运载十万具尸体,只要把它们像成捆的木材般堆积起来。要将七十亿具尸体从一个星系运到另一个星系,“西贡丸”号得走上七万次。太荒谬了。除非有好几十艘这样的散料运输舰……它们大多数都是新型的新星级……即便这样,也会花费成百上千次旅程。杜诺耶提到的每一个星球,在过去四年间,都已向圣神商团关闭门户——由于和圣神之间的贸易和外交争端,被隔绝了。

“这些都是非基督徒的星球。”矶崎健三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大声说了出来,这将是他有史以来犯下的最严重的违反戒律的行为。教堂内的众人转过头,朝他看来。

“这些都是非基督徒的星球!”矶崎健三重复道,他甚至已经忘记了使用敬语,“或者是拥有大量非基督徒的基督徒星球,比如火星、富士星、永埔星。一心会和主业会是在彻底毁灭非基督徒。但为什么要运输他们的尸体?为什么不把这些尸体留在他们的家园,任它们腐烂,接下来再把圣神居民移居过去呢?”

教皇陛下举起一只手。矶崎健三闭上了嘴,教皇朝卢杜萨美枢机的方向点点头。

鲲*弩*小*说* 🐱 w ww … K u n N u … c om

“杜诺耶枢机,”国务秘书继续道,就仿佛矶崎健三根本没有开过口一样,“这些运输舰的目的地是哪儿?”

“我并不知道,大人。”

卢杜萨美点点头。“这项计划是谁授权的,杜诺耶枢机?”

“正义与和平委员会,大人。”

矶崎健三的脑袋“唰”的一下转了过来。枢机把这一暴行……这一史无前例的大屠杀……的责难矛头……直接对准了一个人。正义与和平委员会有且只有一位会长……教皇乌尔班十六世,先前的尤利乌斯十四世。矶崎健三垂下双眼,盯着那双传教士之鞋,默想着能冲到这个恶魔跟前,掐住教皇那骨瘦如柴的脖子。他知道,角落里正站着几名沉默的护卫,他们不会让他得逞,半道就会把他截住。但他仍旧想要放手一试。

“杜诺耶枢机,你是否知道,”卢杜萨美仍继续道,仿佛枢机没有透露出什么可怕的事,没有说出无法出口的东西,“这些人……这些非基督徒……是怎么变得……没有生命的?”

变得没有生命,矶崎健三想道,他历来厌恶委婉的用词,是被杀害了,狗杂种!

“不,”杜诺耶枢机回答,“身为一心会的会长,我只是负责给主业会提供运输工具,让他们完成职责。至于这些舰船的目的地,以及货物的来历,并非……也从来不是……我应该关心的。”

矶崎健三单腿跪到了石头地板上,不是为了祈祷,仅仅是因为他站不住了。诸神啊,大屠杀的帮凶以这种方式作答,有多少个世纪了?自贺瑞斯·格列侬高以来,自传说中的希特勒以来,自……很久很久以来。

“多谢,杜诺耶枢机。”卢杜萨美说道。

老妇人退了回去。

不可思议的是,这次起身的是教皇本人,他走向前,白色的便鞋在石地上发出轻轻的响声。陛下在这群目不转睛的人中间走过——行经穆斯塔法枢机和法雷尔神父,行经卢杜萨美枢机和奥迪蒙席,行经杜诺耶枢机和她身后那位不知道姓名的蒙席,行经圣神舰队军官们曾立足过的空荡垫座,行经首席执行官阿伦、海伊-摩迪诺、安娜·佩里·考格纳尼,最后来到跪地的矶崎健三跟前,后者正濒临呕吐,视野中跳动着一粒粒黑点。

陛下将一只手放在矶崎健三的脑袋上,就算此时,执行官本人还在沉思如何将教皇杀死。

“起身,基督的子民,”这位谋杀了数十亿人的凶犯说道,“我们命令你,起身,聆听。”

矶崎健三站起身,双腿开立,胳膊和双手感到阵阵发麻,就好像有人用神经击昏器朝他开了一枪,但他知道,是他自己的身体在背叛他。此时此刻,他不可能将手指掐住任何人的喉咙。就算是独自站立也极其困难。

教皇乌尔班十六世伸出一只手,搭在首席执行官的肩上,稳住他的身子。“请听好,基督的子民。仔细听好。”

陛下转过头,俯下戴着主教冠的脑袋。

阿尔贝都顾问走到低矮讲坛的边缘,张口说话。

“陛下,诸位大人,敬爱的首席执行官们。”灰衣男子说道,阿尔贝都的嗓音顺滑柔畅,一如他的灰发、他的灰眸、他的灰色丝袍。

听到这个声音,矶崎健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记起阿尔贝都将他的十字形变成痛苦的坩埚时,自己所经受的剧痛和尴尬。

“请告诉我们你是谁。”卢杜萨美用他最温和的口吻吼道。

乌尔班十六世教皇陛下的私人顾问,矶崎健三的内心正期待着这个回答。几百年来,阿尔贝都始终是那样一身灰色的样貌,他身上也有着很多的谣传。但对于他的身份,人们始终认为是陛下的私人顾问。

“我是一个模拟人,一个赛伯人,由人工智能技术内核中的某些派别所建造,”阿尔贝都顾问说道,“今天,我作为那些内核派别的代表,来此参加此次会议。”

教堂内的所有人,除了陛下和卢杜萨美枢机,都远离阿尔贝都后退了一步。没人说话,没人发出一声喘息,也没人喊出声,但小教堂内顿时弥漫起一股恐惧和憎恶的动物性气味,就算是伯劳突然在他们之间显形,那气味也不会如此强烈。矶崎健三感觉陛下的手指仍旧紧紧抓着自己的肩膀,他很想知道陛下是否能透过血肉感觉到他猛烈的心跳。

“杜诺耶枢机列举了一系列星球,从这些星球上运出的人类……通过内核的技术……变得没有了生命,用的是内核的机器人太空船,并通过内核的技术储存着。”阿尔贝都顿了顿,接着道,“正如杜诺耶枢机所说的,在过去的七年间,大约有七十亿非基督徒经由此种方式处理。在接下来几年里,还会有四五百亿得到类似的处理。现在,是时候向你们解释一下这个计划的缘由,从而争取到你们的一手援助。”

矶崎健三心里正在想——也许可以在人体骨架上接上以蛋白质为基础的强力炸药,细微得甚至连瑞士卫兵嗅探器都探测不到。老天啊,要是来这儿之前能这么做就好了。

教皇松开矶崎健三的肩膀,轻柔地走到讲坛上,行经阿尔贝都身边的时候,他碰了碰顾问的衣袖。教皇陛下坐回到直靠背的宝座上,瘦削的脸庞非常平静。“诸位,请你们仔细聆听,”陛下说道,“阿尔贝都顾问的讲话得到了我们的认可和批准。请继续。”

阿尔贝都微微俯下脑袋,接着转过身,面朝十位目不转睛的权贵。就连教皇的安保护卫也已经退到了墙边。

“你们知道的那些事,其主要是通过神话传说,但也通过教会历史,”阿尔贝都开口道,“认为技术内核在远距传输器的陨落中灭绝了。这并不准确。

“你们知道的那些事——主要是通过被禁的海伯利安《诗篇》——认为内核是由三大派构成的。稳定派想要保持人类和内核之间的现状,反复派认为人类是个威胁,计划摧毁它,他们通过三八年的天大之误毁掉了地球,而终极派只关心以人工智能为基础创造一个终极智能,某种硅基上帝,可以预言并统治整个宇宙……或者至少是这个银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