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3章 · 5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切都是谎言。”

矶崎健三意识到,安娜·佩里·考格纳尼抓住了他的手腕,她的手指冰凉,正用力捏着他。

“技术内核从来都没有分成三派。”阿尔贝都说道,他在祭坛和讲坛前来回踱步,“自一千年前内核进化出意识以来,它就一直存在着上千个截然不同的派系,他们常常在争斗,更多时候在互相合作,但总是在努力追求一个全方面的协议,朝自主智能和模拟生命应该进化的方向前进。这个协议从来没有成形过。

“就在技术内核向真正的独立进化之时,大多数人类的生活空间,都在一个星球——旧地——的表面及其近轨道周围。当时,人类已经发展出改变自身基因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有能力决定自己的进化方向。这一项突破,部分源自于公元二十一世纪早期在基因操纵方面的发展,但能够成为可能,主要是由于高级纳米技术的改进。起先,在早期内核人工智能和人类研究者的协力管理和控制下,纳米技术的生命形式……某种拥有智慧的自主生命,小到只有分子那么大,比细胞还要小……很快就发展出属于他们的‘存在的理由’。纳米计算机开始入侵并改造人类,大多是以病毒的形式,那就像是可怕的病毒性瘟疫。幸运的是,对于人类种族和现在被称作内核的自主智能种族来说,这场瘟疫的主要带菌者,都在人类大流亡前夕发射的早期种舰和其他低光速殖民舰船上。

“当时,有两股势力,其中一股后来发展成了人类霸主,另一股是技术内核中的预言势力,它们意识到那些种舰中发展出的纳米技术社会,最终将会毁灭人类,在数千个遥远的星系中创造出一个新的种族,一种被纳米技术控制的生物适应体。霸主和内核做出了反应,他们下令禁止高级纳米技术的研究,并向纳米技术种舰殖民地宣战——对于后者这一群体,我们熟知的称谓是:驱逐者。

“但另一些事件让这一斗争蒙上了阴影。

“新兴内核中还有一些势力,他们赞同和纳米技术人结盟——这不是一小股势力——他们发现了一些让内核中所有势力都感到害怕的东西。

“大家都知道,我们在霍金驱动物理和超光速通信上的早期研究,让我们发现了普朗克空间这一介质,有些人称其为‘缔结的虚空’。我们慢慢领会了宇宙的这一基本的统一构造,并使我们创造出了超光速通信——也就是所谓的超光仪,还有优雅的霍金驱动器,让远距传输器连接了霸主世界网,行星级的数据网进化成了由内核管理的万方数据网,还有今日的瞬移基甸驱动器,甚至还有进入宇宙逆熵磁泡的实验——我们相信,海伯利安上的光阴冢正是出自此物。

“但送给人类的这些礼物并不是无偿的。的确,内核中的某些终极派别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利用远距传输器接入人类的大脑,创造出一个神经网络。这一做法是无害的……神经网络是在人类穿越远距传输器的普朗克空间时创造的,中间没有花去一点时间,也没有任何真正的空间,要不是四个世纪前,内核的一些派别将这一事实透露给第一位约翰·济慈赛伯人的人格,人类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一实验的存在。但是,人类和内核势力中,有一部分认为这一做法缺乏道德,违反了隐私权,我同意这些人的意见。

“但这些早期的神经网络实验揭露出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在这个宇宙中……也许,在我们这个银河中,存在着另一些内核。在发现这个事实后,技术内核中发生了激烈的内战,到现在战争还没有停息。某些势力——不仅仅是反复派——做出一个决定,认为应该结束人类种族这一生物学实验。还制订出了计划,打算在霍金驱动器将人类送出旧地前,先让三八年的基辅黑洞作为一个‘意外’,掉入旧地的心脏。但内核中的其他势力延缓了这些计划,直到人类得到逃离的机器。

“最后,两个极端派别都没有成功……旧地没有被毁。它被那些异星的终极智能劫持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技术内核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几名首席执行官互相小声嘀咕起来。穆斯塔法枢机跪倒在软垫上,开始祈祷。杜诺耶枢机的气色看上去非常不佳,她的那位蒙席助手正小声说着关切的话语。就连卢卡斯·奥蒂蒙席也看上去像是要昏厥了。

教皇陛下乌尔班十六世竖起三根手指。小教堂顿时静了下来。

“这一切,当然只是背景,”阿尔贝都顾问继续道,“今日要跟诸位说的,是要向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急于分享这一切。

“三个世纪前,内核中的极端势力——被激烈的争论和冲突肆虐了八个世纪的自主智能社会——做出了一个新的举动。他们创造了约翰·济慈赛伯人,将一个人类人格嵌入人工智能人格,并载入一具人类的躯体,经由普朗克空间界面连接内核。这个济慈人格有很多目的——作为某种陷阱,引诱人类种族终极智能的‘移情’;也作为一个原动力,推动事件的发展,最终引出最后一次海伯利安朝圣,导致光阴冢的打开,逼伯劳从隐蔽处现身,同时作为一个催化剂,导致远距传输器的陨落。为了达到最后一个目的,内核中的一些势力——创造了我的势力、我所效忠的这些势力——向首席执行官梅伊娜·悦石和霸主中的其他人泄露了一条消息,告诉他们内核正在利用远距传输器捕食人类的神经元,就像是某种神经吸血鬼。

“内核中的这些势力,将自己伪装成驱逐者,向世界网发动了最后的物理攻击。这些势力打消了将离散的人类种族一击毁灭的念头,他们想毁掉世界网形成的高级社会。悦石和其他霸主领袖向内核直接发起了攻击,毁灭了远距传输媒介,结束了神经网的实验,对内核内战中的反复派和终极派给予了重大的打击。

“但是,内核中我们这一势力,不仅致力于保护人类种族,而且希望保护和你们之间形成的同盟,所以我们毁掉了约翰·济慈赛伯人,但又有第二个制造了出来,他最后成功地完成了他的主要任务。

“这一任务是——和某个人类女子繁衍创造出一个孩子,这是个‘弥赛亚’,是内核和人类的结合。

“这个‘弥赛亚’正活在这个世上,是个名叫伊妮娅的孩子。

“三个世纪前,她出生在海伯利安,后来通过光阴冢逃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这么做不是出于恐惧——我们不会伤害她——而是因为她的使命是要摧毁教会,摧毁圣神文明,终结你们所知的人类种族。

“我们相信,她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目的,不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三个世纪前,远距传输器陨落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混乱的时代,于是,我所在的内核势力的残存部分——一个你们可能会看作是人道主义者的群体——联系到了当时的人类幸存者。”阿尔贝都朝陛下的方向点了点头。教皇也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雷纳·霍伊特神父是最后一次伯劳朝圣的幸存者。”阿尔贝都顾问继续道,他又开始在祭坛前来回踱步起来。烛火在他经过时微微摇曳。“他亲眼目睹了内核终极智能的操控力,见证了逆时送回的怪物——伯劳——所具有的破坏力。我们第一次取得接触的时候——人道主义者、霍伊特神父及垂死教会中的几个成员——决定保护人类种族,不让它们受到进一步的伤害,同时修复人类文明。十字形便是我们向人类施以拯救的工具——的的确确。

“你们都知道,十字形是个失败品。在陨落之前,被这一共生体重生的人类,在智力上会变迟钝,性征也会缺失。十字形是一种有机的电脑,里面存储着活人的神经和生理数据,可以恢复身体,但不能完全重建智力和人格。它能将尸体重生,但却窃取了灵魂。

“十字形的来源仍旧是个谜,但内核中的人道主义派相信,它是在我们的未来发展而出的东西,通过光阴冢送向过去。在某种意义上,未来的神送它回来,是为了让雷纳·霍伊特神父发现它的存在。

“这些共生体的失败之处,只是在于简单的信息存储和恢复需求。人类大脑中有无数神经元,人类身体中约有1028个原子。十字形要重建人类的意识和身体,不仅需要记录下这些原子和神经元的蛛丝马迹,还必须记住包含人类记忆和人格的整体驻波的精确布局。同时还必须提供能量,重建这些原子、分子、细胞、骨骼、肌肉、记忆,让那重生的生物体和先前存在于那具皮囊中的人一模一样。单单靠十字形,是无法成功做到这一点的。这个生物机器最多也只能通过原版复制出一个拙劣的样品。

“但内核拥有这些计算能力,可以对这些信息进行储存、恢复、改造、重组,以完成人类的重生工作。三个世纪起来,我们一直在这么做。”

杜诺耶枢机和穆斯塔法枢机、法雷尔神父和杜诺耶的蒙席助手分别交换了一下眼神,矶崎健三望见了他们眼中的惊恐。这是异端,是亵渎神灵,它意味着重生圣礼的终结,物质和机械将再一次取得统治权。矶崎健三感到非常不舒服,他朝海伊-摩迪诺和佩里·考格纳尼望了一眼,发现两人正在祈祷。亚伦看上去像是怔住了。

“诸爱卿,”陛下开口道,“不要怀疑。不要舍弃信仰。现在,你们的想法是在背叛我主基督,是在背叛神圣的教会。重生圣迹不仅仅是一项奇迹,是这些被称作技术内核的朋友们帮我们实现的一个奇迹,它也是万能基督的功业,正是祂引领上帝的另一些子民找寻到他们的灵魂和救赎。我主的这些造物,是通过祂最微不足道的工具——人类——创造出来的。继续,阿尔贝都。”

鲲·弩+小·说 - k u n n u - c om

面对屋内众人震惊的表情,阿尔贝都看上去略微有点逗乐的样子。但他开口时,沉着的面容马上恢复到平易近人的状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