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7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和贝提克把圣神到来的消息带回去的那天晚上,伊妮娅离开了讨论组,走到门口,专注地聆听我们的消息。

“占定说达赖喇嘛允许他们待在水獭湖的旧寺庙里,”我说,“就在湿婆阳元山下。”

伊妮娅沉默不言。

“达赖喇嘛不允许他们使用飞行器,”我说,“但他们能在那片地区自由走动。什么地方都能去。”

伊妮娅点点头。

我真想一把抓住她,摇晃她。“丫头,那就意味着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你的消息。”我厉声说道,“不消几星期,也许不消几天,这儿就会有传教士出现,四处打探,向圣神领地汇报消息。”我出了一口大气,“该死,要是只是传教士,没有士兵,那还是幸运的呢。”

伊妮娅又沉默了一分钟。接着她说道:“不是正义与和平委员会,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问。她以前跟我提过这个词。

她摇摇头。“没什么,劳尔,他们现在还不重要。他们来这儿,肯定……肯定有比扑灭异端之火更重要的事。”

我在这儿的起初几天里,伊妮娅和我谈起过发生在圣神领空及周边地区的战斗——火星上发生了巴勒斯坦人起义,使得圣神撤出了这个星球,从轨道上动用核武,轰向了它的身躯;兰伯特星环带和无限极海的自由贸易者揭竿而起;伊克塞翁和另外几个星球也在不断发生战斗。复兴之矢有着庞大的圣神舰队基地、无数酒吧和妓院,现已成了充满流言和情报的马蜂窝,如今圣神舰队的大多数战舰都是基甸驱动的大天使舰船,所以消息都是最时鲜的。

来天山前,伊妮娅听到的最神秘的流言是:有一艘大天使级战舰叛变了,逃进了驱逐者的领空,如今正不断对圣神空间展开突袭,攻击圣神商团的船队——不是摧毁这些满载乘客的运输舰,而是毁掉它们的飞行能力——这样做,是为了破坏圣神舰队中的特遣部队,阻止它们攻击长城外的驱逐者。伊妮娅和贝提克在复兴之矢的最后一周听到一些流言,说那里的舰队基地处于危险的境地中。还有一些流言说,现在大量舰队都滞留在佩森星系保卫梵蒂冈。在这个关于“拉斐尔”号的故事中,暂且不管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有一件事无可争议:教皇陛下向驱逐者发起的圣战,已经被这一游击战术延缓了下来。

但是,现在我站在伊妮娅面前,等着她对圣神抵达天山的消息作出回应,于是,上面的一切似乎再无重要之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想到,远距传输到下一个星球?

但是,伊妮娅没有提逃跑的事,而是说道:“达赖喇嘛将举办一场正式宴会,欢迎圣神官员。”

“然后呢?”我呆了半晌后说道。

“然后我们得确保我们也得到了邀请。”她说。听到这话,我真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是掉了下来,感觉似乎正是这样。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伊妮娅摸摸我的肩膀。“这事我来负责,”她说,“我会和查理奇恰干布和堪布拿旺扎西谈谈,这场宴会我们一定要去。”

我几乎成了哑巴,目送她走回讨论组,回到那群沉默的人中,在柔和的提灯光芒下,他们的脸庞显得很平静,充满了期盼。

现在,我读着薄皮纸上的这些话,真真切切地记起了一切:我被关在阿马加斯特轨道上的薛定谔猫箱中,在这最后的时日里,匆匆忙忙地写下了这些文字,心中确信量子物理的几率法则将会马上把氰化物释放进我身处的这个闭合循环的世界。可是,令我惊讶的是,我的叙述竟然用的是现在时。接着,我记起了这样做的理由。

当我被施以死刑,关进这个薛定谔猫箱(事实上是卵形的)中时,我只获准带上极少的一些私人物品,来踏上这通向终点的放逐之旅。衣服是自己的。他们还一时兴起,给了我一块小毯子,铺在薛定谔牢房的地板上。这是一块古老的毯子,长两米不到,宽一米,磨损得很厉害,一端缺了一个口。这是领事霍鹰飞毯的复制品。数年前在无限极海上时,我丢了真正的那块,后来它又回到了我的手中,详细情况我已经写在前头的故事中了。我已经把那块真的毯子给了贝提克,而这些虐待者把这没用的复制品放进这间死刑室,他们肯定觉得很有趣。

就这样,他们给了我衣服、这块假霍鹰飞毯,还有从飞船上拿下来的触显式掌上日志。日志的通信功能已经被取消,所以它已经不能透过薛定谔猫箱向外发送信号,或是用来呼叫某人。不过,他们在已经不能审讯我的过程中仔细研究过它,日志的内存仍旧完好如初。在天山时,我养成了记笔记和记日记的习惯。

我把这些笔记输出到薛定谔猫箱的书写器屏幕上,一面复习,一面写下新的篇章,我想,促使我用现在时进行叙述的原因,在于这些笔记带来的置入感。关于伊妮娅的一切回忆都如此鲜活,在天山工作或探险的漫长一日后匆忙记下的这些内容,让我回忆起的景象是如此生机勃勃,以至于我不禁因再度的失落而潸然泪下。随着我慢慢写下这些,我让那一个个瞬间复生了。

有一些讨论组的讨论被原封不动地记录在触显日志上。在最后的日子里,为了再一次听到伊妮娅的声音,我又将它们播放了一遍。

“告诉我们技术内核的事。”听到圣神抵达消息的那晚,讨论照常进行。其间,一名僧侣请求道:“请告诉我们有关内核的事。”

伊妮娅犹豫了一秒钟,便马上微微颔首,仿佛在向自己的思想发令。

“很久很久以前。”她开始讲述,一旦需要进行大段的解释,她都会以这句话作为开始。

“很久很久以前,”伊妮娅说,“一千多标准年前,大流亡前……三八年的天大之误前……我们人类所知的自主智能生命,便唯有人类自己。然后,我们有了一个想法,可不可以通过一项庞大的工程,设计出另一种智能——用大量的硅制造出一种开关式检测装置,构成的部分有晶体管、芯片、电路板……那是一台机械,拥有许许多多互相联结的电路,换句话说,是模仿——请原谅我用这个词——模仿人类大脑的形态和功能。

“当然,人工智能并不是这样进化而来的。他们差不多是在人类懵懂无知时,兀然出现在了这个世上。

“你们必须首先想象旧地的样子,那时的人类尚未拥有外世界殖民地。那时还没有霍金驱动器,没有星际旅行。所有的鸡蛋都在一个篮子里,那个篮子就是我们美丽的蓝白水世界——旧地。

“基督纪元二十世纪末,这个微小的世界出现了原始的数据网。最基本的星球无线电通信,进化成了一种由古老硅基电脑组成的分布式密集系统,除了通用通信协议,这些电脑没有组织和阶层的需要,也没有别的任何需要。就在那时,内存分配式集群意识的产生便无可避免了。

“今日的内核人格最早的直系祖先,并不是那些刻意创造人工智能的项目,而是一些模拟人工生命的偶然尝试。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技术内核的曾祖父,一个名为约翰·冯·诺依曼的数学家,对人工生命的自我复制作出了全面的论证。早期的硅基电脑小到足以被个人所用时,好奇的业余人士便马上开始尝试,试图在这些机器狭限的CPU周期中创造合成生物。于是,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超生命产生了,这是一种会自我复制、储存信息,能够交互作用、代谢、进化的生命。在那个世纪的最后十年,它逃脱了个人电脑的小池塘,进入了萌芽中的行星数据网,当时它被称作互联网。

“早期的人工智能蠢如泥垢。或者更准确的比喻是,蠢如泥垢中的早期细胞生命。在培养皿一般的温暖数据网中,漂浮着一些早期的超生物,其中有一种存在于虚拟电脑RAM[1]中的80字节生命体,所谓的虚拟电脑,是由电脑模拟出来的电脑。这些生命最后被释放进了数据网,其中一个人,名叫汤姆·雷伊[2],这个人不是人工智能专家,不是电脑程序员,也不是赛伯飙客——在当时,这些人被称作黑客。他是一名生物学家,昆虫收藏家,植物学家,鸟类观察者,他曾跑去森林,花了数年为一个名为E.O.威尔森的大流亡前科学家收集蚂蚁。在观察蚂蚁的过程中,汤姆·雷伊迷上了进化,并想象能否在电脑中使人工智能完成真正的进化,而不单单是模拟。他联系了一些赛伯飙客,但这些人之中没人对这个主意感兴趣,于是他开始自学计算机程序。赛伯飙客说,代码序列的进化和变异在电脑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它们被称为“bugs”,是一些会导致崩溃的程序。这些人说,如果代码序列进化成了另一种东西,那它们几乎肯定就无用了,也无法存在,这就跟大多数变异体一样,它们会搞砸电脑软件的运行。于是汤姆·雷伊为他的代码序列生物创造了一台虚拟电脑,接着,他编写了一段80字节的代码序列生物,它会复制,会死亡,会在虚拟电脑中进化。

[1]静态随机存取存储器。

[2]此人确有其人。全名托马斯·雷伊,美国生态学者。创立并发展了一项旨在创建人工智能地位的计划。

“80字节复制自身,创造出更多的80字节,这些80字节的原人工智能细胞生物将迅速塞满这个虚拟的宇宙,就像早期地球这个极乐世界上池塘绿藻一层层地叠加复制一样。但汤姆·雷伊为每个80字节设计了一条数据标签,换句话说,就是给他们设了年龄,又创造了一个刽子手程序,取名为收割者。收割者在这个虚拟的宇宙中漫步,将每个到达年龄的80字节生命和无法存活的变异体处理掉。

“但是,进化,却不会让刽子手的活儿那么轻松。80字节变异出一种79字节的生命,不仅仅存活了下来,而且很快就在繁殖速度和数量上胜过了80字节。这些超生命,如今的内核人工智能的祖先们,一出生便开始优化他们的基因。很快,它们又进化出一种45字节的生命,几乎把早期的那些80字节生命全给淘汰了。作为他们的创造者,汤姆·雷伊发现这些古怪的45字节开始找不到足够的代码让他们进行复制了。而且,就在80字节快要覆灭的时候,45字节也慢慢衰灭了。于是他对45字节的生命进行了解剖。

“结果他发现,所有的45字节都是寄生体。他们需要从80字节身上借用复制的代码来复制自身。他又发现,79字节免疫于45字节的寄生。但就在80字节和45字节快要双双灭绝的时候,45字节又变异出了新的品种。那是一种51字节的寄生体,它们以79字节为食。事情就这么继续。

“我之所以要说这些,是要你们明白,从人工智能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起,这种生命就是寄生式的。不单单是寄生,是超寄生。每一次新的变种都是寄生,以早先的寄生种为食。经过几百亿代后,也就是几百亿的CPU周期,这种人工智能变成了超超超寄生物。在创造出这种超生命的几个月后,汤姆·雷伊在他的虚拟载体中,发现了一种繁荣兴旺的22字节生命……这种生命在算法上非常高效,这是汤姆·雷伊和人类编程人员力所不能及的,就算编写31字节也做不到。这些超级生命,在被创造出来后仅仅过了几个月,便进化出了无与伦比的效率,大大超越了他们造物者的力量!

“二十一世纪早期,在旧地迅速进化中的数据网和人类的宏世界中,人工智能生命的圈子已经在蓬勃发展。虽然DNA运算、磁泡记忆体、固定波前并行处理、超级网络等一系列突破刚刚迅猛发展起来,但人类设计师已经创造出了极为精巧的硅基实体,一造就是上百亿。从椅子到商店货架上的豆罐,从地行车到人体仿生部件,微芯片无处不在。这种机械越变越小,到最后,人类的家庭和办公室中,它们的数量已经成千上万。每当工作者坐上她的椅子,椅子便会马上认出她,从她原始的硅基电脑中,拉出她一直在工作的文件,接着和咖啡壶中的另一个芯片说上几句,叫它热上咖啡,然后在不打扰工作者的情况下,直接命令通信网络自动处理电话、传真和原始电子邮件,并和主屋或办公室的电脑互动,维持理想的温度,诸如此类。在商店货架的豆罐中,微芯片会时刻留意它们的价格变化,当库存减少时会下订单订货,会跟踪消费者的购物习惯,还会和商店及店内的其余商品互相交流。这一互动网络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热闹,就像旧地远古时期的大海中泛起的生机勃勃的泡沫。

“汤姆·雷伊造出80字节生命体后,过了四十年,人类已经习惯了人工智能的存在,他们和汽车、办公室、电梯……甚至身体中的无数人工智能生命对话、交流,与此同时,医疗显示器和原始分流器开始向真正的纳米技术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