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0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乌尔班十六世:发出汝之灵,他们便受造。[1]

[1]这段经文摘自《圣经·诗篇》。

众人:汝将恢复地球之记忆,将上帝领地内的所有世界恢复原貌。

乌尔班十六世:让我们向上帝祈求。

主啊,你用圣灵之光教导了信徒之心,愿以同样的圣灵,让我们永远充满智慧,为祂安慰的话而欢喜。靠着基督我主。

众人:阿门。

乌尔班十六世赐福于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的徽章。

乌尔班十六世:我们得帮助,倚靠耶和华之名。

众人:祂创造了天地。

乌尔班十六世:愿主与你同在。

众人:也与你同在。

乌尔班十六世:让我们向上帝祈求。

主啊,聆听我们的祈祷和垂顾,让你的大能赐福于这一骑士勋章。你的仆从将佩戴它,请保护他们,赐予他们力量,以保卫教会的利益,将基督的信仰快速发扬光大。靠着基督我主。

众人:阿门。

乌尔班十六世将圣水泼洒在徽章之上。典礼司仪卢杜萨美枢机宣读新任骑士和升职人员的教令。每当念出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便马上起立,垂首而听。大教堂内共有一千两百零八名骑士。

卢杜萨美枢机念出受勋人的名字,以衔位排序,从高到低,一开始是骑士,其次是神父骑士。

宣读临近结束时,受勋的骑士屈膝跪地。其余人仍旧就座。

鲲·弩+小·说 - k u n n u - c om

乌尔班十六世询问众骑士:你们所求为何?

众骑士答:我等请求授予圣墓骑士之名。

乌尔班十六世:今日,成为圣墓骑士意味着你们将拿起武器,为了基督的王国,为了教会的扩展,开赴战场英勇战斗。你们将拾起仁爱的善业,用你们献身战斗时的爱和信仰的深邃之灵,奉献你们的一生。你们是否准备好,毕生追寻这一理想?

众骑士答:是。

乌尔班十六世:我提醒你们,如果世人把行善视为荣耀,那么,基督的勇士更应以成为基督骑士为荣,你们应用尽一切办法,用各种善行证明,授予你们的这份荣耀和赐予你们的尊显之爵是实至名归的。你们是否准备好,承诺奉行圣社的法规?

众骑士答:以上帝的恩典,作为基督的勇士,我等承诺奉行上帝的戒律,遵守教会的训诫,听从首领的命令,奉行圣社的法规。

乌尔班十六世:借由授予你们的教令,我宣布并指定你们为我主座下圣墓骑士团的勇士。因父,及子,和圣灵之名。

众骑士进入圣殿,屈膝跪地。教皇赐福于耶路撒冷十字架和骑士团的徽章。

乌尔班十六世:接受我主的十字架,它会给你们保护,因父,及子,和圣灵之名。

每一名骑士跪在耶路撒冷十字架前,应道:

阿门。

乌尔班十六世回到祭坛台座上的座椅中。经陛下示意,典礼司仪卢杜萨美枢机开始宣读每一名新授命的骑士之名。每当一个名字念出,这名新授命的骑士便前行到祭坛前,屈膝跪地,膜拜教皇陛下。有一名骑士特意被选出,他将代表众骑士参加受勋礼,此人走到祭坛前。

乌尔班十六世:你所求为何?

骑士:我请求授予圣墓骑士之名。

乌尔班十六世:我再一次提醒你,如果世人把行善视为荣耀,那么,基督的勇士必须更加以成为基督骑士为荣,用尽一切办法,决不玷污这一声名。最后,他必须用各种善行证明,授予你们的这份荣耀和赐予你们的尊显之爵是实至名归的。你是否准备好,宣誓承诺奉行圣社的法规?

骑士将交叠的双手放进陛下的手中。

骑士:大能之主,耶稣基督,圣子,圣母马利亚,我向你们宣誓,我将奉行基督战士该做的一切。

乌尔班十六世教皇陛下将右手摆上骑士的头顶。

乌尔班十六世:做我主基督的信徒、勇士、圣墓骑士,坚强勇敢,有朝一日你们将被召入祂的天庭。

陛下将金马刺勋章授给骑士,同时说:接受这些马刺,它们是圣墓荣誉和防御的象征。

典礼司仪卢杜萨美枢机将一柄拔出剑鞘的宝剑递给教皇陛下,陛下举剑,立在新授命的骑士前,接着将其交回司仪手中。

典礼司仪:接受这把剑,它象征着神圣教会的防卫,象征着基督教会势必将敌人打倒。但请注意,绝不能用其伤害任何无辜之人。

典礼司仪将宝剑插入剑鞘,陛下接过,将其授给新任骑士。

乌尔班十六世:牢记在心,圣人征服众王国,不是靠宝剑,而是靠信仰。

典礼的这一段为每一名候选骑士重复。教皇陛下得到拔出剑鞘的宝剑,用剑三次碰触每一名骑士的右肩,同时念祷:我宣布并指定你为我主基督座下圣墓骑士团的勇士。因父,及子,和圣灵之名。

接着陛下将宝剑交给典礼司仪,在那名骑士的脖子上挂上十字架和圣墓团的徽章,同时念祷:接受我主的十字架,它会给你们保护。然后不停重复:神啊,以十字之名,拯救我们于敌人之手。

每一名新任骑士起身,向陛下欠身行礼,继而走到那名高官显贵前,从他那里接过披风。接着,从骑士助手那里接过一顶贝雷帽,并马上戴上。之后他便回到长椅中的原位。

陛下开始唱圣歌时,众人全部起立,在场所有人皆应声而唱:

圣神降临

恳求造主圣神降临,

眷顾一切信者灵魂,

请由天上广施神恩,

充满我们罪人心身。

 

 

你是安慰人灵之神,

至尊天父所赐宏恩,

你是清泉热火宽仁,

赐我心灵甘露滋润。

 

 

神秘赐下七样神恩,

圣主之指鬼斧神工,

你是天父美丽承诺,

宝剑灌满热烈之火。

 

 

从天点燃凡尘感官,

抚慰死亡畏惧之心,

坚忍不拔高妙善行,

赐予吾等柔弱血肉。

 

 

遥遥而望摧敌慑恶,

狠狠降下滔天怒火,

吾等遥尊天父心愿,

此战不胜决不回头。

 

 

你是人类慈惠恩主,

圣父右臂能力所驻,

你是天父所许恩施,

赐我信众富丽言辞。

 

 

全能仁慈圣父圣子,

起死回生荣耀圆满,

神剑圣盾齐齐赐下,

圣神天堂一一驱策,

 

 

乌尔班十六世教皇陛下:基督之敌必将投降。

众人:阿门。

教皇陛下和典礼司仪下。

教皇没有返回教皇住所,而是带着枢机进了西斯廷教堂旁的小房间中。

“泪水屋,”卢杜萨美枢机说道,“我有好几年没来这儿了。”这间小屋褐色的地板砖已经相当古老,呈现出一丝黑色,屋内贴着红色的柔细墙纸,顶上是低矮的中古风格的拱形天顶,几盏金色的烛台发出刺目的光芒,没有窗户,但一堵鲜红的墙壁上垂挂着一块沉重的帘幔,颜色却很不搭调,是白色的。小屋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只在角落里摆放着一张古怪的靠背长椅,另有一张黑色的小型桌上祭坛,上铺一块白色亚麻布,中部一具骷髅骨架,垂着一件黄色的法衣和十字褡,非常古旧,令人心生不安,旁边有一双白鞋,装饰得近乎荒谬,因时间久远,足尖已经弯曲。

“这身法衣属于教皇庇护十二世,”教宗说道,“一九三九年他当选后,就在这间屋子里穿着这身衣服。我们把它从梵蒂冈博物馆取了出来,放在这里,偶尔会来看看。”

“教皇庇护十二世。”卢杜萨美枢机沉思道。国务秘书试图回忆这位久已故去的教皇有什么特别的重要之处,他想到的,唯有庇护十二世的那尊令人不安的雕像。那雕像由弗朗西斯科·梅西纳造于一九六四年——几乎是两千年前——现已屈尊移驾至梵蒂冈下的秘密走道中。梅西纳在塑造庇护十二世的雕像时,用的是粗线条的方式,眼镜和眼窝一样空洞虚无,右臂防卫性地抬起,张开细瘦如柴的手指,仿佛是要挡开那个时代的恶魔。

“是个持战教皇?”卢杜萨美猜道。

乌尔班十六世一脸倦意地摇摇头。由于在授勋仪式上长时间戴着金色法冠,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条凹痕。“的确,这位教皇在旧地的世界大战时期统治教会,但我们感兴趣的不是这个,”圣父说道,“而是他以极其黑暗的心态,被迫实行的复杂行为,去保护教会和梵蒂冈。”

卢杜萨美缓缓地点点头。“纳粹和法西斯,”他喃喃道,“当然。”与内核的联合,并非毫无价值。

教皇的仆从已经在仅有的那张桌子上摆好了茶,现在,国务秘书就像是教皇陛下的私仆,他将茶水斟进一只精细的瓷杯,毕恭毕敬递到陛下面前。乌尔班十六世疲倦地点点头,表示感谢,继而啜了一口热气腾腾的茶水。卢杜萨美回到屋子中间那件悬挂的古衣前,以挑剔的眼光望着教宗。他的心脏又要犯病了。难道我们又要来一次重生,又要召开选举密会?

“你注意到没有,是谁被选中担当骑士代表?”教皇问道,声音有力了一点。他抬起头来,射出灼热但悲伤的目光。

卢杜萨美久久不能平静,他踌躇了片刻。“哦,有……是前任商团首席执行官。矶崎健三。他将是仙后座四六一四圣战骑士团的名誉首领。”

“改过自新。”教皇陛下微笑道。

卢杜萨美揉揉下颌。“陛下,这赎罪苦行将远比矶崎所希望的要艰苦。”

教皇抬起头。“预计会有严重伤亡?”

“约百分之四十的伤亡,”卢杜萨美低沉地说道,“其中半数无法再获重生。那一区域的战斗异常惨烈。”

“别处呢?”教宗问。

卢杜萨美叹了口气。“陛下,动荡已经扩展到大约六十个圣神星球。约有三百万人受到了感染,他们已经摒弃了十字形。的确发生了战斗,但局势还在圣神当局的掌控之下。复兴之矢是最糟的一个……约有七十五万人感染,而且还在迅速蔓延。”

教皇疲惫地点点头,喝了口茶。“西蒙·奥古斯蒂诺,跟我们说些积极振奋的消息。”

“就在典礼前,从天山星系跃迁来一艘无人信使飞船,”枢机说,“是穆斯塔法枢机发来的全息信息,我们立即进行了解密。”

教皇拿起茶杯和茶碟,静静等待。

“他们遇见了那个恶魔之子,”卢杜萨美说,“就在达赖喇嘛的东宫殿中。”

“然后……”陛下催促道。

“由于恶魔伯劳的出现,我们没能采取行动,”卢杜萨美说,他看了看手腕上触显通信志的记录,“但这些人的身份已经确定,名叫伊妮娅的孩子……按标准年算,已经二十多岁,她的保镖,劳尔·安迪密恩,九年前我们在无限极海上曾逮捕过他,但被他逃走了……那里还有一些其他人。”

教皇细瘦的手指摸了摸薄薄的嘴唇。“伯劳呢?”

“阿尔贝都的贵族卫队……军官……威胁到女孩时,伯劳才出现,”卢杜萨美枢机说道,“然后又消失了。没有发生战斗。”

“但穆斯塔法枢机没有充分利用那一时机?”教皇问。

卢杜萨美点点头。

“现在,你仍旧认为穆斯塔法是此项工作的合适人选吗?”乌尔班十六世喃喃道。

“是的,圣父。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在展开逮捕前,我们本就计划先和他们接触一下。”

“‘拉斐尔’号呢?”教皇问。

“还没踪迹,”国务秘书回答,“但穆斯塔法和吴玛姬元帅确信,德索亚会在他们抓捕女孩之前出现在天山星系。”

“我们当然希望会这样,”教宗说,“西蒙·奥古斯蒂诺,你知道这艘变节的飞船对我们的圣战造成了多大的破坏吗?”

卢杜萨美知道,这句问话只是一种修辞手法。五年来,他和圣父及坐卧不宁的圣神舰队元帅一直在研读作战汇报、伤亡名单和吨位损失数。好几十次,“拉斐尔”号和叛变的德索亚舰长都差一点被抓获甚至是被击毁,但他们每一次都成功地逃进了驱逐者领空,身后撇下的是一堆散乱的护卫舰、翻滚的巨船,还有四分五裂的圣神战舰。圣神舰队竟然抓不住一艘叛变的大天使飞船,这真是奇耻大辱,圣神只能将此事捂得严严实实。

而现在,一切就将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