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1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有人都从下面的楼层走了上来。悬空寺的多数工作已完工,如今留下来的所有人,包括伊妮娅和贝提克,瑞秋和西奥,乔治和阿布,矻矻和恺伊,占定和乐乐,罗莫和桑坦,金秉勋和维奇·格罗塞,健四郎和治之,堪布拿旺扎西大师和他的师尊,年幼的达赖喇嘛,沃铁·玛耶和雅努斯·库提卡,故作沉思的林西吉普和咧嘴微笑的昌济肯张,金刚亥母多吉帕姆和卡尔·林迦·威廉·永平寺,一众人等全都到齐。伊妮娅走到我的身边,握住我的手,大家都面带敬畏地望着天空,无人发出声响。

片刻之前还在闪耀着星辰的天空,现在充满了变幻的光影。我很惊讶,那么炫目的光芒竟然没把大家刺得目盲。怒放的巨大白光,闪烁的硫黄之光,炫目的红色条纹——它们甚至比彗星或流星的尾迹还要明亮。蓝色、绿色、白色和黄色的线条纵横交错,每一条都又亮又直,就像是用钻石在玻璃上刻出的划痕。突然之间,橘黄色的光猛烈闪耀起来,似乎发生了无声的爆炸,紧随而至的是更多的白色条痕和红色划痕。一切都静悄悄的,但剧烈的光闪还是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要遮住耳朵,找个地方躲起来,瑟缩起身子。

“苍天在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罗莫顿珠问。

“空战。”伊妮娅说。她的声音听上去已经累到了极点。

“我不明白。”达赖喇嘛说。他听上去并不害怕,只显出好奇。“圣神当局向我保证,他们在轨道上只有一艘星舰——我想,名叫‘吉卜利尔’号——而且承担的是外交使命,而不是军事使命。总管事雷丁图拉也是这么保证的。”

金刚亥母哼了一声。“上师,总管事被圣神杂种买通了。”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男孩朝她看去。

“上师,我也这么想。”上师的保镖——永平寺——说道,“我在宫中听到一些传闻。”

天空刚沉寂下来,马上又发生了十几处猛烈的爆炸,身后的峭壁被染上了红绿黄各种色彩。

“太空中没有灰尘或别的胶体粒子,我们是怎么看到这些激光切枪光束的呢?”达赖喇嘛问,他黑色的双眼炯炯有神。总管事背叛的消息显然没有惊吓到他……至少和数千公里高空发生的空战相比,没有什么有趣之处。我感到很好奇,佛教星球的这位圣童竟然也懂得基本的科学知识。

回答他的仍然是他的保镖。“上师,必定有几艘飞船被击中,被摧毁了。”永平寺说道,“有了扩扬的残骸、被冻结的氧气、分子尘和其他气体,耦合光束和带电粒子束就能被看见了。”

听到这话,大家都沉默了好一会儿。

“家父曾在海伯利安目睹过同样的场景。”瑞秋说。她揉揉赤裸的胳膊,似乎感到了突然的寒意。

我眨眨眼,盯着这个年轻的女子。伊妮娅刚才说起过瑞秋的父亲,我听得一清二楚,他叫索尔……我熟读过《诗篇》,马上记起索尔·温特伯乃是那个传奇的海伯利安朝圣者,他的女儿正是瑞秋,瑞秋是那个婴孩……我承认,这一切都令我感到难以置信。在《诗篇》中,瑞秋变成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女人,名叫莫尼塔,她和伯劳一起以光阴冢为工具,逆时间返回到过去。那个瑞秋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伊妮娅抬起手臂,搂着瑞秋的肩膀。“家母也是,”她柔声说道,“只不过当时人们以为那是霸主军队在和驱逐者作战。”

“那现在是谁?”达赖喇嘛问,“驱逐者和圣神?为什么圣神战舰要贸然来到我们的星系?”

好几个白色光球脉动着,增大,继而暗去,最后消失。众人都眨眨眼,甩掉弥留在眼中的残像。

“上师,我觉得自打第一艘飞船来的那日起,这些圣神战舰就一直躲在那里。”伊妮娅说,“但我觉得他们并不是在和驱逐者作战。”

“那又是和谁?”男孩问。

伊妮娅别过头,继续仰望天空。“自己人。”她说。

这时,天空中突然爆发出一阵不同以往的火光……那爆炸之光更亮,也更近,紧随而来的是三条炫目的彗星尾迹。其中一条在进入上部大气层后马上发生了爆炸,拖出十几条小残片的尾迹,最后迅速消失。第二条射向西方,耀眼的光芒从黄色变成红色,直至变成纯白,最后在地平线上方二十度角之处分崩离析,在云雾缭绕的西方地平线上炸开了花,绽放出几百条痕迹。第三条呼啸着从西方顶点处穿至东部地平线——我故意说“呼啸”,是因为的确能听见那尖厉的声音,一开始像是烧水壶的呼哨声,接着变成嗥叫,最后成了可怕的旋风似的狂吼,声音来得快,去得也快。它最后分裂成三四个耀眼的大型物体,坠向了东方,其中一个在即将落入地平线前消失。最后一个熊熊燃烧的飞船碎片在最后时刻似乎扭动了一番,先是头部喷射出黄色火光,速度减慢,最后从我们眼前消失。

大家在上部平台上继续等了一个小时,一开始的几分钟,天上仍有几条聚变焰尾划出条痕,应该是星舰正在加速离开天山星球,之后便什么也没有了。最后,明亮的星辰又重新出现在了夜空中,于是大家都离开了。达赖喇嘛前往僧房就寝,其余人去了下层的暂住地或常住地。

伊妮娅叫几个人留下。瑞秋和西奥,贝提克和罗莫顿珠,还有我。

“我一直在等这个信号。”等众人都离开后,她轻声说,“我们必须明天就走。”

“走?”我说,“去哪儿?为什么要走?”

伊妮娅摸摸我的胳膊。我将这动作的意思理解成: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有人开口,我赶紧闭上嘴。

“师尊,飞翼已经准备妥当。”罗莫说。

“你们不在的时候,我去了安迪密恩先生的住房,检查过拟肤束装和呼吸器。”贝提克说,“能用。”

“我们明天结束工作,安排仪式。”西奥说。

“真希望我也能去啊。”瑞秋说。

“去哪儿?”我又问道。虽然我极力控制自己不要问,仔细听他们说,但还是忍不住。

“你也去。”伊妮娅仍旧抓着我的胳膊,但这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有罗莫和贝提克……如果你俩仍旧愿意的话。”

罗莫顿珠露出灿烂的微笑,机器人点了点头。我开始觉得整座寺庙里就我一个被蒙在鼓里,对这一切都不明所以。

“晚安了,大家。”伊妮娅说,“我们明天天一亮就启程。不必送。”

“见鬼。”瑞秋说。但西奥点点头表示同意。“我们会起来为你们送别的。”瑞秋还在说。

伊妮娅点点头,拍了拍她们的胳膊。大家四散离去,有的从阶梯走了下去,有的通过缆索滑行而去。

顶部平台上,就只剩我和伊妮娅两人。空战过后,天空似乎变得暗沉起来。我终于发现,原来是云层升到了山顶之上,就像湿毛巾盖住了黑石板,遮蔽了星辰。伊妮娅打开睡房的门,走了进去,点上灯,接着走回到门口。“怎么了,劳尔?快进来。”

我们谈了许多话。但不是马上。

要描述做爱这件事,实在是荒谬得很——哪怕只是讲讲什么时候做爱,说起来也颇为荒谬。而且那晚有一种天快塌下来的感觉,我的挚爱刚召开了一次最后的晚餐。但是,当你和你真正爱的人做爱时,做爱本身没有一丝可笑之处。我就是在和我真正爱的人做爱。如果说,最后的晚餐之前我并没有明白这一切的话,那么,那晚我真正懂了——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懂了。

大概过了几小时后,伊妮娅穿上一件日式和服,而我则披上一件浴衣,两人爬出睡垫,来到敞开着的移门旁。伊妮娅在榻榻米的小炉子上煮起了茶,我俩拿起杯子,背靠移门,赤着脚互相勾靠,我的右腿和她的左膝探出在万丈深渊之上。凉风习习,空气中带着雨水的气味,但暴风雨已经移到了北方,恒山的顶峰被乌云笼罩,但还是有闪电不时划过,照亮那些低矮的山脉。

“瑞秋真是《诗篇》中的那个瑞秋?”我问。这不是我最想问的问题,但我很怕问出心中那个问题。

“是的,”伊妮娅说,“她就是索尔·温特伯的女儿,在海伯利安患上梅林症的女人,从二十七岁开始逆时间成长,最后变成了一个婴孩,索尔在朝圣之旅中带的就是她。”

“她的名字也叫莫尼塔,”我说,“还有尼莫瑟尼……”

“意思是谏告者,”伊妮娅低声道,“以及记忆。正是她当时扮演的角色。”

“那是两百八十年前的事!”我说,“在海伯利安上……离我们好几十光年远。她怎么到这儿的?”

伊妮娅笑了。热茶冒出腾腾的雾气,缭绕在她纷乱的头发上。“我出生的时间比两百八十年还要早,”她说,“也是在海伯利安上……离我们好几十光年远。”

“这么说,她到这儿,用的是和你一样的方法?通过光阴冢?”

“是,也不是,”伊妮娅说,她举起手,阻下我的反对,“劳尔,我知道你想听直截了当的话……而不是拐弯抹角的比喻。我同意,我现在就用最平白的话和你说。事实上,狮身人面像和光阴冢只不过是瑞秋的旅程的一部分。”

我静静聆听。

“你还记得《诗篇》中是怎么说的吗?”她问道,

“我记得那个济慈的人格用什么办法把索尔的女儿从伯劳的手里救出,瑞秋又开始正常地成长……于是索尔带上她……带她进入了狮身人面像,去了未来……”我顿住了,“现在这个未来?”

“不,”伊妮娅说,“那个婴孩瑞秋的确重新长大,长成了年轻的女子,但那是在一个更远的未来,她父亲又一次将她抚养长大。劳尔,这个故事……非常奇妙,充满了各种惊奇。”

我揉揉额头,刚才头已经不疼了,但现在又有点重新发作的苗头。“那她又通过光阴冢来到了这里?”我问,“和它们一起来到过去?”

“部分是通过光阴冢。”伊妮娅说,“事实上,她也可以自行在时间的长河中行走。”

我唯有瞪眼的份了。这真是疯了。

伊妮娅笑了,她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或是看明白了我的表情。“劳尔,我知道这看起来很疯狂,我们现在见到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奇特。”

“你说得轻巧。”我说,这时,我又想到一件古怪的事,“西奥·伯纳德!”我叫道。

“嗯?”

“《诗篇》中也有个西奥,对不对?”我说,“一个男的……”诗人的这首诗经过口耳相传,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版本,在一些流行的简短版本中,许多次要的细节都丢失了。虽然在外婆的命令下,我读过完整的版本,但这首诗中一些无聊部分从没引起我的兴趣。

“西奥·莱恩。”伊妮娅说,“曾经是领事在海伯利安上的助手,海伯利安加入霸主后,成了星球的第一任总督。我儿时见过他一面。是个非常正直的人,话很少,戴着古老的眼镜……”

“这个西奥。”我试图理清头绪。难道是变性了?

伊妮娅摇摇头。“就像弗洛伊德说的,差那么一点点。”

“谁?”

“西奥·伯纳德是西奥·莱恩的曾曾曾曾孙女。”伊妮娅说,“她的故事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传奇。但她是出生在这个时代的……她从圣神在茂伊约的殖民地逃出,加入了叛军……但她这么做,是因为我在三百年前和一开始的那个西奥说过一句话。这么多年来,这句话代代相传。西奥知道我会出现在茂伊约……”

“怎么知道的?”我问。

“因为我跟西奥·莱恩说过。”伊妮娅说,“我什么时候会去那儿,我告诉了他,他们的家族一直保留着这条消息……就像《诗篇》让伯劳朝圣的故事一直众口相传一样。”

“这么说,你能看到未来。”我平静地说道。

“各种未来。”伊妮娅纠正道,“对,我能,我已经跟你说过,你今晚也听到了我的话。”

“你看到了自己的死亡?”

“是的。”

“能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吗?”

“还不是时候,劳尔。请别再问我。时候一到,你自然会明白。”

“但如果有各种未来。”我听出自己的声音中含着痛苦的咆哮,“那你为什么一定要看自己死的那个呢?既然你能看到,为什么不能躲过去呢?”

“我可以躲掉这一死,”她柔声说道,“但那将是个错误的选择。”

“避死就生,怎么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突然发觉自己在大声嚷嚷,两只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

她抬起温暖的双手,纤细的手指握住了我的拳头。“因为死也是这世上必要的事情,”她的声音非常轻,我不得不凑到她身边才能听见。恒山的山肩上舞动着一条条闪电,“劳尔,死亡永远比不上活着,但是,有时候却是必要的。”

我摇摇头。我觉得自己肯定看上去一脸愠怒,但我一点也不在乎。“你能告诉我,我什么时候会死吗?”我说。

她盯着我的眼睛,那双黑色的双眼真是深邃。“我不知道。”她简单地说道。

我眨眨眼。略微有点心碎。难道她都不把我放在心上,不想看看我的未来?

“我当然在乎你,”她轻声道,“我只是不想看那些几率波。看自己的死亡……已经非常困难。看你的,就更……”她突然发出一声怪怪的响声,我转头一看,发现她在哭。我坐在榻榻米地垫上,转过身子,张开臂膀把她搂在怀里。她依偎在我胸口。

“丫头,抱歉。”她的头发摩挲着我的嘴,虽然这么说,但我并不知道该为什么东西抱歉。我又悲又喜,感觉怪极了。一想到我会失去她,我就不禁想大喊着对着山扔石头。仿佛是上天在回应我的想法,隆隆的雷声突然从北方之巅那儿传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