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2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这么多人,没办法让大家都安静地坐好。这些人在楼梯上乱转,有些人在图书馆那层呆站着,有些人逛到顶部的卧室,通过观景墙望着外面的景色,还有人到了沉眠舱和引擎舱。

“出发,飞船,”伊妮娅说,“目的地悬空寺。直接前往。”

对于飞船来说,直接前往的意思就是喷射出十五公里长的火焰,飞上高空,然后在最后一秒开动阻种器和主引擎,垂直往下降。整个过程花了大约三十秒钟,虽然内部密蔽场将我们好好保护着,防止把一切压成肉酱,但那些在楼上瞭望外部的人肯定是晕头转向了一番。我、伊妮娅、贝提克和西奥在全息井中注视着一切,虽然屏幕实在算不上很大,但那剧烈晃动的影像还是让我紧紧抓住了舱壁和地毯。飞船继续往下降了一点,最后悬停在寺庙建筑上空五十米外。

“啊,该死。”西奥骂道。

全息景象显示出一幅惊人的画面:一名男子正向底下的云层坠去。即使现在马上飞下去接住他也已经赶不及了,一秒钟之前他还在自由坠落,但下一秒他已经被云层吞没。

“是谁?”西奥问。

“飞船,回放并放大画面。”伊妮娅命令道。

卡尔·林迦·威廉·永平寺,达赖喇嘛的保镖。

几秒钟后,几个人影从正见塔楼中出现,来到最高处的平台。在不到一个月前,我也曾卖力地为伊妮娅建造这座平台。

“见鬼。”我大声说道。尼弥斯女魔头一只手拎着达赖喇嘛,走到了平台边缘,将手伸到了深渊之上。在她……在她身后……走来一男一女,是她的克隆人兄妹。接着,瑞秋和多吉帕姆也从平台的阴影中走出。

伊妮娅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劳尔,你想和我一起到外面去吗?”

她已经将瞭望台探了出去,但我知道她的意思并不单单是这个。“当然,”我一面说,一面想着,这是不是她的死亡?这是不是自她出生前就预见到的事?是不是我的死亡?“我当然会和你一起去。”我说。

贝提克和西奥也迈开步子,想和我们一起走到飞船的瞭望台上。“不,”伊妮娅说,“拜托了。”她抓了抓机器人的手,“朋友们,你们可以在里面观看这一切。”

“伊妮娅女士,我很想和你一起去。”贝提克说。

伊妮娅点点头。“但这是我和劳尔两个人的事。”

贝提克低了低头,接着马上回到了全息井中。图书馆和螺旋楼梯上的其余几十个人都没有说话,飞船也保持沉默。我和伊妮娅一起走到了瞭望台上。

尼弥斯仍旧将男孩拎在深渊之上。现在,我们正位于女魔头和她的兄妹俩上方,离她们只有二十米之远。我徒劳地思索着,她们能跳多高呢。

“嗨!”伊妮娅叫道。

尼弥斯抬头仰望。我又一次觉得正视她的目光,就像是正视一对空洞的眼窝,里面没有一丝人性的感觉。

“把他放下。”伊妮娅说道。

尼弥斯微微一笑,松开了抓着达赖喇嘛的手,男孩坠向深渊,但最后一刻,女魔头还是用左手抓住了他。“小毛孩,小心说话。”这名苍白的女子说道。

“让他和另外两个人走,我下来。”伊妮娅说。

尼弥斯耸耸肩。“你没必要下来。”她说,声调并没有提高,但隔着一大段距离,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让他走,我下来。”伊妮娅重复道。

尼弥斯耸耸肩,他随手把达赖喇嘛丢过平台,就像是扔下了一片废纸。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瑞秋跑到达赖喇嘛身边,男孩受伤了,在流血,但还活着,她抱起他,转过身,怒目圆睁地望着尼弥斯和她的两兄妹。

“不要!”伊妮娅大叫。我从未听到过她如此这般的语调。那句话把我和瑞秋都震住了。

“瑞秋,”伊妮娅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请把上师和多吉帕姆带回飞船。”这句话很有礼貌,但也混着命令的口气,不容人反对。瑞秋也没有反对。

伊妮娅下达命令,飞船朝下降去,并从瞭望台上伸下一条阶梯。伊妮娅开始往下走,我紧紧跟在后面。最后我们来到了竹杉木平台上……地上铺的木板有我出的一份力……瑞秋领着孩子和老妇人从我们身边经过,爬上了阶梯。经过伊妮娅身旁时,女孩摸了摸瑞秋的脑袋。阶梯慢慢缩回,最后恢复成原样。瑞秋和多吉帕姆站在上面,西奥和贝提克也来了。受伤的小孩已经被谁带进了飞船。

我和伊妮娅站在拉达曼斯·尼弥斯身前,距她两米远。她的两兄妹走上前,来到女魔头的两侧。

“就你们俩?”尼弥斯说,“你的那个什么跑哪儿……啊,在那儿。”

伯劳从塔楼的阴影中飘出。我说“飘出”,因为虽然它在移动,但并不是真的在走。

我屈伸手指。这最终决战实在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虽然我在飞船上脱掉了保暖夹克,但身上仍旧穿着傻傻的拟肤束装和攀登轭具。虽然大多数器件都留在了飞船上,但这身轭具和多层衣物,还是不利我的行动。

不利我的什么行动?我想道。我亲眼见过尼弥斯的身手。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从未清楚地看见她的身手。她和伯劳在神林上搏斗的时候,我看到的只不过是一点朦胧的景象,接着是一阵爆炸,之后便什么也没有了。在我握紧拳头前,她就能砍下伊妮娅的脑袋,抽出我的肠子。

赤手空拳。飞船上没有什么武器,只有一把格列高里亚斯中士的瑞士卫兵突击步枪,还被我留在了图书馆那层。在地方军服役时,教官第一次叮嘱我们的话是:如果弄得到武器,就永远不要赤手空拳地战斗。

我左右四顾,平台上干干净净,空无一物,要是有栏杆,我就能扭一个下来当棍子,但就连这类东西也没有。这建筑物建得非常牢固,没有什么部件能轻易扯下。

我看了看左手边的悬崖壁,没有一块松动的岩石。虽然有几个岩钉和攀登螺栓埋在裂缝里——是当初建造平台和塔楼时敲进去的,后来我们也没有操心去把它们全部拔出来——但我想,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拔出它们,就算拔出来也不可能当武器用。不过,这对尼弥斯来说很可能是小菜一碟的事,她只用一根手指就能把它们拔出来。面对这样一个女魔头,岩钉和螺母会有什么用呢?

这里找不到任何武器。我会赤手空拳而死。希望在她打到我之前,我能挥出一拳……至少是挥一下手。

伊妮娅和尼弥斯互相凝视着对方。女魔头没有朝她右侧十步外的伯劳看上一眼,她开口道:“你知道我要把你带回圣神,对不对,死丫头?”

“对。”伊妮娅说。她注视着魔头,目光炯炯有神。

尼弥斯笑了。“不过你觉得那全身长刺的怪物会再一次救你的命。”

“不。”伊妮娅回答。

“很好,”尼弥斯说,“因为它的确不能。”她朝两兄妹点了点头。

现在我知道了他们的名字——斯库拉和布里亚柔斯。我知道接下来我看到了什么,可按理说我不应该看到的,因为在那瞬间,三个尼弥斯魔头都开始相移。

本应出现的是一片稍纵即逝的铬影,接着是一片混乱,最后化为平静……但伊妮娅走上前,摸了摸我的脖颈后部,和往常一样,我感受到和她肌肤相触的电击感,但突然之间,光线发生了变化,变得更深、更暗,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如水般深沉厚重。我意识到自己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眼皮也不再眨动,呼吸也停止了。这些事听上去都会觉得恐怖,但当时我却毫不在意。

我已经戴上了拟肤束装的兜帽,从耳塞中传来伊妮娅的低语……或者,也许是她通过碰触我的脖子,直接将声音传达给了我。我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能和他们一样相移,也不能用它来战斗,她说,那是对缔之虚的滥用。但我能助大家看到这一切。

我们观看到的景象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海伯利安的恶魔举起四条手臂,朝尼弥斯的方向扑去,在尼弥斯的命令下,斯库拉和布里亚柔斯迅速扑向伯劳,将它拦在中途。就算视野已经被改变——飞船一动不动停在半空中,我们的朋友僵立在瞭望台上,眼睛一眨不眨,就像是一尊尊雕像,悬崖上有只鸟冻在浑厚的空气中,就像是封在琥珀中的昆虫——但伯劳和两个克隆生物突然做出的动作还是快得有些眼花缭乱。

在尼弥斯跟前一米外发出一阵可怕的撞击,但女魔头毫不动容,她已经变成一尊银面雕像。布里亚柔斯挥出一拳,力道猛得足以将我们的飞船一劈两段。但当接触到伯劳带刺的脖颈时,却被反弹了回来,发出的声音就像是慢动作回放的水下地震。就在这时,斯库拉给伯劳来了个扫堂腿,怪物向地上倒去,但它用两条胳膊紧紧抓住斯库拉,并顺势刺出另两只长着刀刃手指的爪子,插进布里亚柔斯的身子。

尼弥斯的两兄妹似乎很愿意接受这样的拥抱,他们咬动牙齿,挥舞指甲,一头扑向翻滚在地的伯劳。他们挥砍着刚硬的双手和胳膊,那锋利的边缘就像是切纸机一般,甚至比伯劳身上的刀刃和棘刺还要锐利。

三人疯狂地互相搏斗撕咬,在平台上翻滚,撞击岩壁,竹杉木屑被搅得飞向空中,悬停在三米之上。忽然间,三人都站起了身,伯劳的大嘴狠狠咬住布里亚柔斯的脖子,而斯库拉挥砍着攻向怪物的一条手臂,用力将其扭弯,似乎是折断了它的关节。伯劳仍旧紧咬布里亚柔斯不放,巨大的牙齿撕咬着银色人影的脑袋,接着,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它转回身,直面斯库拉的进攻,但克隆兄妹俩已经紧紧抓住了伯劳头颅上的刀刃和棘刺,他们拼命将它朝后按去,我等着听他们扭断伯劳脖子的啪嗒声,等着那颗脑袋滚向远处。

然而,尼弥斯不知用什么办法发话了。快!干掉它!兄妹俩没有片刻迟疑,便冲向平台靠向深渊的栏杆一侧。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把伯劳抛下去,就像刚才抛下达赖喇嘛的保镖那样。

也许伯劳也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因为那高大的怪物猛地将两个银铬身影抱在了怀里,兄妹俩举着爪子奋力挣扎,但它胸脯上的尖刺和手腕上的棘刺还是深深地扎进了他俩的能量场。三人组翻滚扭打,就像是某个分成三份的玩具,上紧了发条,锁定在动作超快的狂暴模式,开始了精神错乱般的表演,伯劳和身上两个被刺穿的身影互相踢打着撞破坚固的杉木栏杆,就像是撞上了湿纸板似的,最后疾速落向深渊,甚至在下落过程中还在扭打。

我和伊妮娅注视着眼前的场景:一个是满身闪亮尖刺的高大银色身影,还有两个矮小的手臂乱舞的银色身影,他们一起往下坠落,越变越小,坠进云层,最后被云海吞没。我知道,飞船上观看的人根本不会看到任何东西,只不过是三个身影突然从平台上消失,栏杆断裂,空荡的平台只剩三人:我、伊妮娅和尼弥斯。名叫拉达曼斯·尼弥斯的银色魔头转过面无表情的铬脸,看向我们。

光线突然发生了变化。微风重新开始吹拂,空气变稀薄,我的心又突然跳动起来……大声地跳动起来……我迅速眨了眨眼。

尼弥斯又恢复到了人类的形态。“那么,”她对伊妮娅说道,“我们结束这场小闹剧吧?”

“好。”伊妮娅说。

尼弥斯微微一笑,开始相移。

什么也没发生。那魔头皱了皱眉,似乎在集中注意力,但仍旧什么也没发生。

“我没法阻止你相移,”伊妮娅说,“但其他人能……并且他们也这么做了。”

尼弥斯像是被激怒了,但紧接着她哈哈大笑起来。“不出一秒钟,创造我的人就会搞定这一切,但我不想等那么久,就算不相移,我也能杀了你,死丫头。”

“没错。”伊妮娅说。从刚才那暴虐的混乱场面到现在,她自始至终笔挺站着,双腿开立,双手平静地摆在两侧,没有挪动一步。

尼弥斯露出一口细牙,但那些牙齿正在变长,变得愈发尖利,就像是从牙床和颌骨上长了出来,至少有三排。

尼弥斯竖起又白又长的双手和指甲,又伸长了十厘米,就像是闪闪发亮的尖钉。

她放下双手,用尖利的指甲剥去右臂的皮肉,露出某种金属质地的内骨,颜色看上去像钢铁,但却锐利异常。

“行了。”尼弥斯说道,她迈步朝伊妮娅走去。

我走到她俩之间。

“不。”我说,举起双拳,就像是一名即将开打的拳手。

尼弥斯露出一嘴利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