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5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现在,这不单单是对数十亿人类大脑进行并行的数据空间连接,为它们所用,事实上,这一切变得愈加复杂。几个世纪前,早在公元二十世纪,有一些人类研究员在研究由前人工智能硅基智能组成的类似神经网络时,发现制造神经网络的最佳方法,就是消灭它。对于一个有知觉的意识体,或是近乎有知觉的意识体来说,它的神经网计算本是线性的二进制进程,但在它垂死的几秒钟时间里,甚至在最后的几纳秒内,会突然突破屏障,在那垂死之刻脱离零和一的二进制进程,变得极具创造力。

早在二十世纪晚期,一些电脑模拟的战争游戏就显示出,垂死的神经网络会创造出意想不到但极富创造力的决定:比如说,在一个模拟战争游戏中,有一个尚未有知觉的原始人工智能,控制了一队受到严重破坏的远航舰队,它突然击沉了那些本已受损的船只,以便让舰队的其余舰船可以逃脱。这就是垂死、非线性的神经网络创造性的天才之处。

内核一直以来都缺乏这样的创造性。从基本上来说,它是从序列CPU中进化而来的,拥有其线性的序列体系,因此这终极寄生物只具有一种非创造性的固执心理。

但是,十字形可以将人类的基督徒组合成一个庞大的神经网内核计算装置,这就意味着一个拥有无限创造力的源泉。要促发创造力,它们只需消灭其中一部分神经网。而人类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内核人工智能就像盘旋在半空的吸血鬼,等待着吸取垂死之人的大脑精华,从人类的精神之骨中吮吸脊髓。当死亡低于所需水平之下,或者内核进行创造性解答的计算需要上升时……它们便会做出精心的策划,造成更多的死亡。

于是就有了一些奇怪的意外。与前几个世纪相比,因癌症、心脏病或类似病症死亡的人数在不断上升。还有更多精心策划的死亡形式。就算圣神对人类星际帝国强行施行了一段时间的和平禁令,但暴力死亡的事件还是层出不穷。不断有各种新的死亡形式。大天使星际舰船起了一个头,对于重生基督徒来说,死亡只是一个廉价商品,但对内核来说,却是精心策划的创造力的丰富源泉。

这就是十字形存在的缘由。这……我相信……至少是从人类身体和人类心灵上抹去一切的缘由。(伊妮娅说完后,全场静了许久。树舰的树叶在循环风的吹拂下飒飒作响。在这许许多多的平台、树枝、桥梁或台阶上,成百上千个人类和类人都似乎没有眨动一下双眼,他们凝视着我的伊妮娅,目光是如此的炽烈。最后,一个响亮的声音开口了……)

德索亚神父舰长:我仍旧穿着罗马衣领,怀有天主教神父的誓言。我的教会,难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吗……我不是说圣神教会,在技术内核和贪婪自负的男女统治下的教会……而是耶稣·基督的教会,有无数人追随他的福音的教会。

伊妮娅:费德里克……德索亚神父……回答这个问题的,应该是你,是你和像你一样的信徒。但我能告诉你,时至今日,仍有无数男女……有些携有十字形,但更多人没有……他们渴望回到原来的教会,这个教会关心心灵的问题,关心基督的教义和心灵的最深层次问题,而不是痴迷于虚伪的重生事业上。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尊敬的传道者,我可否改变话题,从宇宙和神学转到私人的和卑小的……

·鲲·弩·小·说 🦄 w w w_k u n n u_c o m

伊妮娅: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你所说的没有什么是卑小的。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尊敬的传道者,我曾和你母亲一起在海伯利安朝圣……

伊妮娅: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她经常和我说起你。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那你应该知道,尊敬的传道者,在我们穿越海伯利安的草之海时,大哀之君……伯劳……来到了我的面前。它来到我面前,然后穿越太空,把我带到了未来……带到了这里,这个时代。

伊妮娅:是的。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在我和你,以及和我的缪尔兄弟会的同胞对话时,我慢慢明白,我的使命是侍奉缪尔,侍奉这个时代的生命事业,这一切都在几个世纪前被我们的先知从缔之虚中预言到。但这些天来,虽然我的同胞和驱逐者朋友极力隐瞒,我还是听说了马丁·塞利纳斯的史诗,并找到了一本《诗篇》……

伊妮娅: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很令人遗憾,我的马丁叔叔虽然是把他所知道的都写进了那本书,但他所知晓的并不完整。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但是,尊敬的传道者,根据《诗篇》中的记载,朝圣者在后来……在海伯利安的光阴冢山谷中找到了我,我也在不久之后死去……这件事,我从好友卡萨德上校那里得到了确认。

伊妮娅:从《诗篇》中的记载看,这是真的,但是……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伊妮娅的话)尊敬的传道者,我所忧惧的,并不是返回过去,回到海伯利安,重新加入朝圣队伍的宿命,也不是难逃一死的宿命。我明白,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可能的未来……不管它的可能性有多大,或是多么合人心意。事实上,我想弄清楚的,是诗人《诗篇》中记载的我最后的那些话。在我临死前,我是不是真的叫出了以下的话:我是真正被选中的,我必须在赎罪的时刻指引痛苦之树?

伊妮娅: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这是《诗篇》中的记载。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兜帽下的脸庞微微一笑)尊敬的传道者,这一时刻即将来临,对吗?你会让“伊戈德拉希尔”成为我们赎罪的痛苦之树,就如预言所声称的?

伊妮娅:是的,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几天后,我将起程出发,执行这一赎罪事宜。我正式请求你,让“伊戈德拉希尔”成为此次旅程的工具,赎罪的工具。我将邀请今晚在座的许多人,和我一起踏上这最后的征程。海特·马斯蒂恩,巨树的忠诚之音,我正式请求你,请你在这次旅程中驾驶树舰“伊戈德拉希尔”号,之后它将永远变成痛苦之树。

圣徒海特·马斯蒂恩:尊敬的传道者,我正式接受你的邀请,我愿意驾驶树舰“伊戈德拉希尔”号,踏上这赎罪的使命之旅。(几分钟的沉寂)

工头阿布:伊妮娅,我和乔治有个问题。

伊妮娅:请讲,阿布。

工头阿布:你和我们说过技术内核在一些星球上进行的悄无声息的屠杀,比如希伯伦、库姆-利雅得等。嗯……不是屠杀,而是令人惊心的绑架,因为这些人只是被置于某种沉睡不醒的死亡状态。

伊妮娅:对。

工头阿布:在我们离开挚爱的天山星球后,这颗星球有没有遭遇同样的命运,伊妮娅?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家人,有没有受到内核的死亡之杖的攻击,被静静地运到了某个迷宫星球?

伊妮娅:是的,阿布,很遗憾,这样的事的确发生了。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的尸身正被运出那颗星球。

席矻矻: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绑架这些人?犹太人、穆斯林、印度人、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者,现在轮到我们这个美丽的佛教徒星球。圣神打算将其他的所有信仰斩尽杀绝吗?

伊妮娅:矻矻,这的确是圣神和教会的动机。但是对技术内核来说,问题并没那么简单。这些非基督徒不愿拥有十字形寄生物,内核便无法将这些人用在垂死的神经网络中。不过,只要将处于假死状态的数十亿人类储存起来,内核就能利用他们的大脑,将他们纳入庞大的并行处理神经网络。这是个彼此互惠的交易——执行搬运工作的教会,不再受到无信仰者的威胁;而内核使用假死的技术,将这些人储存在迷宫中,便为它的终极智能网络获得了更多的电路。

工头乔治:那么,就没希望了吗?对于我们的朋友,我们难道就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吗?

驱逐者纳弗森·韩宁:原谅我的打断,乔治先生,伊妮娅女士,但我们需要向朋友们解释一下,当最终的时刻来临,驱逐者游群和圣神盟友将会向圣神展开反击,我们的第一个目标,便是解放迷宫星球中的这些假死之人,想办法把他们复活。

多吉帕姆:(大声地)把他们复活?怎么做到?有谁能把他们复活?

伊妮娅:通过对技术内核的直接打击。

罗莫顿珠:伊妮娅,技术内核的老巢在哪儿?告诉我,我会马上杀过去,和那些人工智能胆小鬼作战。

伊妮娅:罗莫,自从人工智能实体在几千年前离开旧地后,技术内核的真实所在地一直是他们隐藏至深的秘密。自那时起,他们真正的物理所在地从来就无人知晓……他们的秘密是他们对宿主最好的防御,以防后者对他们的寄生予以反击。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首席执行官梅伊娜·悦石坚信内核栖息在远距传输媒介的间隙之中……就像是无形的蜘蛛栖息在看不见的蛛网上。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下令轰炸远距传输网络的太空传送门……想以此来直接打击内核。难道她错了?难道为摧毁远距传输器而付出的心血全白费了?

伊妮娅:费德曼,悦石确实错了。内核的物理所在地并不在远距传输媒介内……事实上,远距传输媒介是缔之虚的基础构造。但是,远距传输器的被毁并不是白费心血……它毁灭了内核的部分数据网,让内核丧失了用以吸食人类大脑的寄生媒介。

罗莫顿珠:但是,伊妮娅,你知道内核的真正栖息地?

伊妮娅:我相信我知道答案。

罗莫顿珠:你能告诉我们吗?这样我们就能使出浑身解数,向它们展开攻击,不管是用牙齿咬、用爪子抓,还是用子弹或等离子武器。

伊妮娅:现在我还不能说,罗莫。我必须等到自己确定之时。并且,物理攻击对内核是无效的,同样,物理实体也不能进入它们的内部。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那么,它们又变得无坚不摧了吗?任何对抗都无济于事吗?

伊妮娅:不,绝不是无坚不摧,对抗也绝不会无济于事。如果命运允许,我将亲手向物理内核展开攻击。事实上,这项攻击行动早已开始,不久之后我会向你们解释。我向你们保证,我会亲自前往人工智能的老巢,直面它们,解决这一切。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伊妮娅女士,布劳恩的女儿,我可以再问一个关于我命运和未来的问题吗?

伊妮娅:上校,我尽力回答。但我想再说一遍,未来如流水般千变万化,我真的不想讨论其中的细节。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不管你想不想,孩子,我想我应该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也读过这该死的《诗篇》。据诗中所说,我跟着名叫莫尼塔的幽灵,来到了未来,和伯劳开战……试图阻止它屠杀其他朝圣者。这都是真的……我在几个月前到了这里。莫尼塔不见了,但却以一个更为年轻的女子的面目出现,并称自己为瑞秋·温特伯。但是,据《诗篇》所说,我马上会和伯劳军团展开更可怕的战斗,还会战死,会被埋葬在海伯利安上新建的光阴冢——也就是水晶独碑中,我的尸身会逆时而上,返回过去,同行的还有莫尼塔。伊妮娅女士,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我难道来错了时代;来错了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