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8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尔格包拢的磁场仍旧维持着,但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霍鹰飞毯没有沿着大道般宽阔的树枝飞向“伊戈德拉希尔”号,而是想要正确地对齐树枝的角度,这样一来,我们的脸就像是直接指着下方,而毯子像是一列升降机,迅速穿入摇曳的树枝、摇晃的吊桥、断裂的茎路、球状的火焰,一大群一大群的驱逐者跃入太空展开战斗,英勇献身。只要飞毯还在朝着树舰逼近,我就让它自行飞行。

所剩无几的密蔽场缩减成一个个球泡,其中尚还容纳着大气,但大多数尔格能量场都已经和维持它的尔格一起消亡。虽然星树这一区域的空气还很足,但仍然是在急剧减少,气压在急速降低。我们没有宇航服。在荚舱的最后那一刻,我曾想到,这古老的霍鹰飞毯自身拥有低级别的能量场,可以将乘客固定在上面,当然也容纳了空气。虽然不是一个专门的增压工具,但九年前在一个不知名的丛林星球上,我们曾用它飞上了非常高的高空,当时也能呼吸。希望它还管用。

的确管用……至少是马马虎虎。我们飞出荚舱,像滑翔机一样升向高空,穿进一片混乱之中时,霍鹰飞毯的低级别能量场就生效了。虽然我几乎能感觉到空气在朝外泄露,但我告诉自己,它还能维持到抵达“伊戈德拉希尔”号。

我们差一点没有抵达“伊戈德拉希尔”号。

这并不是我见证的第一场太空战——不久之前,我和伊妮娅就曾坐在悬空寺的高空平台上,眺望圣神特遣部队在地月空间摧毁德索亚神父的飞船而引发的光色表演。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经历一场意图索取我性命的太空战。

在有空气的地方,那响声真是震耳欲聋:爆炸、内爆、四分五裂的树干和茎路、断裂的树枝和垂死的乌贼、警报的哀号、通信志和其他通信器的唠叨和啸叫。在真空的地方,那沉默之声更加振聋发聩:驱逐者和圣徒的尸体被无声地轰进太空——有女人、孩子、没有拿到武器或抵达战斗岗位的战士;穿着衣袍的缪尔圣徒翻滚着飞向太阳,暴虐的死亡没有给他们留下尊严——火焰发不出爆裂之声,喊叫沉默无声,飓风刮不出任何风声。

随着我们升空穿越那片大旋涡,伊妮娅蜷缩在希莉的古老通信志前。触显上方的微小全息显像上,西斯滕·考德威尔正在大叫,接着,肯特·奎恩肯特和仙·奎恩塔纳·卡安热切地说起话来。我正忙着操控霍鹰飞毯的方向,没心思去听他们绝望般的对话。

现在,我已经看不到圣神舰队的大天使飞船的聚变焰尾,唯有一条条切枪光束刺入蒸汽云和残骸能量场,就像是一把切割活人肉体的手术刀在分割星树。庞大的树干和旋绕的树枝的确在流血,树液和其他生命体液混杂在纤维般的藤蔓和驱逐者的鲜血中,飞炸向太空,或是在真空中沸腾,化作灰烟。我眼睁睁看着一条长十公里的工作乌贼被来回切成四段,临死之时,那精巧的触手剧烈痉挛着,跳动出死亡的舞步。成千上万的驱逐者天使展翅飞翔,而后呜呼死去。一艘树舰试图起航,但立马被切枪切成了两段,密蔽场内富足的氧气马上燃烧起来,在能量球的攻击下,船内升起腾腾的烟雾,船上的船员统统罹难。

“那不是‘伊戈德拉希尔’号。”伊妮娅大叫。

我点点头。这艘濒临死亡的树舰是从北部半球来的,不过,“伊戈德拉希尔”号应该就在附近,就在这条不断震动、分崩离析的树枝之上,一公里外,也许更近。

除非我转错了方向,除非它已经被毁,除非它抛下了我们独自离开。

“我联系到了海特·马斯蒂恩。”伊妮娅叫道。我们所在的小球体中的空气正迅速逃逸,声音非常响。“几千人中,大约只有三百人到了船上。”

“好吧。”我应道,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什么几千人?但没时间细问了。在我们头顶右上方一公里外,我微微瞥到一簇深绿的树舰的影子,位于另一条完整的螺旋树枝上。于是我操控霍鹰飞毯朝那儿飞去,如果那不是“伊戈德拉希尔”号,我们也必须在那儿找到一处庇护所。星树的电磁场正在慢慢失效,霍鹰飞毯也在失去能量和惯性。

电磁场终于失效了。飞毯最后飙升了一下,接着开始翻滚着坠向断裂树枝间的黑洞中,离最近的那条燃烧着的茎路还有一公里远。在遥远的下方,在我们的身下,能看见一堆环境舱,我们就是从那儿来的:它们全部都四分五裂了,泄露出空气和死尸,茎梗和连接的树枝以牛顿式应力盲目且痛苦地扭动着。

“好了,丫头,我们尽力了。”由于没有多少空气,或是这个失效能量泡外的声音太响,以至于我的声音显得相当微弱。霍鹰飞毯是在七个世纪前由一个老头设计出来的,目的是引诱他那豆蔻年华的侄女爱上他,它的设计初衷不是为了让飞行者在外太空中得以存活。我从飞控线上挪开,伸出胳膊,抱住了伊妮娅。

🐕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 om

“才没有。”伊妮娅说,她拒绝的是死刑宣判,而不是我的拥抱。她狠狠地抓住我的胳膊,以至于手指甲都深深扎进了我的肱二头肌。“没有,才没有。”她自顾自地说道,按着通信志触显。

海特·马斯蒂恩戴着兜帽的脸出现在翻滚的星野背景下。“是的,”他说,“我看见你了。”

庞大的飞船正悬浮在我们头顶一公里外,在微微闪烁的紫色密蔽场下,是一层密实的天花板,由绿色的枝叶组成。船身正缓缓脱离熊熊燃烧的星树,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牵扯之力,有那么一小会儿,我还以为大天使的切枪光束已经发现了我们。

“尔格正在拉我们进去。”伊妮娅说道,她仍旧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尔格?”我说,“我还以为树舰上只有一只尔格在控制驱动器和能量场。”

“一般来说是这样,”伊妮娅说,“有时候,如果旅途非同寻常……比如说,要进入一颗恒星的外部壳体,或是要穿过双星太阳圈的激波,那船上就可能会有两只。”

“这么说,‘伊戈德拉希尔’号上有两只?”树舰慢慢变大,填满了整个天空。等离子炸弹在我们身后寂静地绽放。

“不,”伊妮娅说,“有七十二只。”

扩大的能量场将我们拉向树舰。经重新整理,原先的“上”变回了“下”。我们正落向一块高台,就位于树冠顶部的舰桥平台之下。没等我按下飞控线,取消我们那微不足道的密蔽场,伊妮娅就迅速拿起通信志和背包,冲向了台阶。

我利索地卷好霍鹰飞毯,塞进皮套,斜跨在背上,接着急奔向前,赶上伊妮娅的步伐。

树冠舰桥上只有区区几个人,包括树舰舰长圣徒海特·马斯蒂恩,以及他手下的几名上尉。但舰桥下的平台和阶梯上挤着许多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瑞秋,西奥,贝提克,德索亚神父,格列高里亚斯中士,罗莫顿珠,还有我熟悉的其余来自天山的难民,但还有几十个不属于驱逐者、不属于圣徒的人,男人、女人和小孩,这些人我先前没见过。“这些人都是从圣神星球上逃出来的,是德索亚神父舰长过去几年间用‘拉斐尔’号从一百多个星球上救出来的。”伊妮娅说,“本来我们还想在离开前让更多人上船,但现在已经太晚了。”

我跟着她爬上舰桥。舰桥上,有机控制触显围成一个圆,海特·马斯蒂恩站在中心。触显上显示着整艘船上上下下的纤维视像神经的图像,还有树舰甲板、船尾和船首的全息像。有一个通信中枢让他可以随时联系船内的圣徒,包括负责照看尔格的、在奇点密蔽核心的、在驱动根须处的等等。那里还展示着树舰本身的中央全息虚影,只要他用修长的手指稍稍碰触,就能拉出人机对话界面,或是改变航向。当伊妮娅迅速穿过神圣的舰桥,向海特·马斯蒂恩走去的时候,圣徒终于抬起了头。他头上戴着兜帽,其下的面容——来自旧地的亚洲血统——相当平静。

“传道者,很高兴你没有被留在后方。”他冷冰冰地说道,“你想让我们去哪儿?”

“外星系。”伊妮娅毫不犹豫地回答。

海特·马斯蒂恩点点头。“这势必会吸引圣神舰队的强大火力。”

伊妮娅仅仅点了点头。我看见树舰的全息虚影正在缓缓旋转,抬头望去,头顶的星野也在旋转。我们才朝星系内驶出了几百公里,现在正掉头转向星树生物圈被轰得千疮百孔的内部表面。在麻花状的树枝下,我们在那里的环境舱和会议舱已经成了一个参差不齐的孔洞。那整整数千平方公里的地方,现在全是裂开的伤口和剥蚀的树枝。“伊戈德拉希尔”号转向星树的树墙,小心翼翼地往前进,在数万亿翻滚的树叶间缓缓移动,那些仍处于密蔽场大气中的叶片正冒着熊熊火光,让整个密蔽场圆周布满了灰色的灰烬。

从另一头出来后,尔格控制的聚变驱动器便勃然喷发,速度渐起,现在,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战斗的场面。这里的太空中,有无数闪耀着的光点,那是防御性密蔽场正受到各种各样的攻击,切枪光束和无数热核炸弹、等离子弹、拖着驱动焰尾的火箭、超动能武器、小型攻击艇,还有大天使飞船。星树弯凸的外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纤维火山世界正迸发着无数的火焰和残骸。灌溉彗星和游牧卫星受到圣神武器的冲击,原本优美的平衡也被打破,现在正像加农炮轰进引火柴一般,横冲直撞地冲进星树中。海特·马斯蒂恩拉出战术全息像,我们凝视着整个生物圈的画面,上面正点缀着成千上万的火点,好几处大火甚至和我的家乡星球海伯利安一样大。生物圈的构造上被撕裂出几十万条裂口,想当初织就它可几乎花了一千年啊。在雷达和远程探测器上,标着数千个开启驱动的物体,但强大的大天使飞船从好几天文单位外发射切枪光束,逐一消灭驱逐者的神行侦察机、火炬舰船、驱逐舰、树舰,这些信号点也在慢慢减少。数百万适应太空的驱逐者奋勇扑向攻击者,但那无异于飞蛾扑火,而且面对的还是火焰喷射器。

罗莫顿珠大步走上舰桥。他穿着一件驱逐者的拟肤束装,扛着一把长长的四级突击武器。“伊妮娅,我们究竟要去哪儿?”

“离开这儿,”伊妮娅说道,“罗莫,我们得离开这儿。”

滑翔师摇摇头。“不,不行,我们得留下来战斗。我们不能抛下我们的朋友,把他们扔给圣神的秃鹫。”

“罗莫,”伊妮娅说,“我们帮不了星树。我必须离开这儿,这样才能继续对抗圣神。”

“如果你想走,那就走,”罗莫说,那英俊的面容被怒火和失落所扭曲,他将银色的拟肤束装拢向头顶,“我要留下来战斗。”

“我的朋友,他们会杀死你的,”伊妮娅说,“你根本打不过大天使级星舰。”

“看着吧。”罗莫说。现在,那件银色的束装盖住了一切,只露出他的脸。他和我握了握手,“祝你好运,劳尔。”

“也祝你好运。”我应道。我真是感到羞愧,在逃跑的同时,还义正词严地向这位勇敢的人道别,我不禁感到喉咙紧绷,脸也涨得通红。

伊妮娅摸了摸罗莫强壮的银色手臂。“罗莫,如果你和我们一起走,帮的忙会更大……”

罗莫顿珠摇摇头,流体状的兜帽覆了下来,蒙住了他的脸。从音频拾音器中传来他讲话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金属的质感。“祝你好运,伊妮娅。愿上帝和佛陀助你一臂之力。愿上帝和佛陀助我们所有人一臂之力。”他走到平台边缘,回头望了望海特·马斯蒂恩。圣徒点点头,按了按虚影树冠附近的控制点,小声对着纤维线下达命令。

我感觉到了重力的减弱。外部能量场正闪烁变化。罗莫升空而起,转过身,飞进了我们这个树枝、空气和亮光外的太空中。他展开了银色的翅翼,光线铺洒在上面,我看着他聚起了二十多个拿着微小武器的驱逐者天使,列成一队,骑着日光,朝最近的大天使飞船飞去。

现在,其他人也走上了舰桥。包括瑞秋、西奥、多吉帕姆、德索亚神父和他手下的中士、贝提克、达赖喇嘛,但他们都没有走近,而是充满敬意地和忙碌的圣徒舰长保持着距离。

“他们在跟踪我们,”海特·马斯蒂恩说,“他们开火了。”

密蔽场勃然炸得通红,能听见嘶嘶作响的声音,仿佛树舰已经落进了一颗恒星的内部。

显示画面闪烁了一番。“顶住了,”巨树的忠诚之音海特·马斯蒂恩念叨着,“顶住了。”

他指的是防御性能量场,但圣神飞船也在继续开火,在我们加速驶出星系的时候,能量切枪光束仍不停地射向我们。除了全息显示像外,看不出我们在移动——整个天空看不到一颗星辰——我只听到头顶和四周十几米外,毁灭性的酷热能量正咝咝冒泡,噼里啪啦地撕裂一切。

“拜托了,请指示具体的航向。”海特·马蒂斯恩问伊妮娅。

我的好友突然摸了摸额头,似乎显得很疲惫,又像是迷茫而不知所措。“往外飞,只要看到星星就好。”

“炮火太猛烈了,我们绝对没办法飞到跃迁点的。”圣徒说。

“我知道,”伊妮娅说,“你只要……往外飞……飞到能看到星星的地方。”

海特·马斯蒂恩抬头望着头顶的地狱之火,“我们可能再也看不到星星了。”

“我们必须这么做。”伊妮娅说得言简意赅。

突然传来一阵连珠炮般的喊声。我抬起头,望向骚动的来源。

指挥舰桥上只有几个小平台——非常小,看上去就像是全息电影的海盗船上的瞭望台,或是有一次我在海伯利安沼泽地中看见过的树屋。喊叫声来自其中一个平台,是克隆人船员,他们正指指点点,又喊又叫。海特·马斯蒂恩抬起头,朝头顶十五米上方的小型平台凝望,接着转身看着伊妮娅:“大哀之君也在和我们同行。”

密蔽场外地狱之火的五色火光正在伯劳的额头和胸甲上闪亮。

“我还以为它死在天山上了呢。”我说。

伊妮娅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疲惫了。“劳尔,这个怪物在时间长河中肆意穿行比我们在太空中飞行还要轻松。它可能已经死在了天山上……在和卡萨德上校的战斗之后,它可能死了一千年……但它也可能不会死……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伊妮娅说出费德曼·卡萨德的名字,就像是在召唤他,上校走上台阶,来到了舰桥平台上。他穿着一身古式的霸主时代装束,扛着一把突击步枪,我曾经在领事飞船的军械库中见过这把武器。他凝望着伯劳,如同一个鬼迷心窍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