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5章(完)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傍晚时分,我和伊妮娅的婚礼过后几小时,马丁·塞利纳斯故去了。当然,德索亚神父为我们执行了婚礼仪式,后来他又在日落前执行了葬礼。神父说他很高兴,幸好带了法衣和弥撒书。

我们把诗人葬在绿草茵茵的高耸河岸上,从那儿可以望见草原和远处森林的美丽景色。就我们所知,马丁母亲的宅邸就坐落在附近某处。由于四处有野兽出没——前一天晚上我们听到了狼的号叫——所以我和贝提克、伊妮娅挖了一个很深的墓穴,然后搬了一块沉沉的大岩石头,压在墓土上。在这块朴素的墓石上,伊妮娅刻上了诗人老头的生卒年月——整段岁月离一千年仅差四个月——并用书写体深深刻上他的名字,在其下的空白之处,只写着五个字——我们的诗人。

至于伯劳,自打它和伊妮娅一起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站在那绿草茵茵的高耸河岸上,从没动弹过一下,不管是那天我和伊妮娅的婚礼仪式,还是诗人死去的美丽傍晚,或是日落时埋葬马丁·塞利纳斯的葬礼仪式——墓穴离它不到二十米远,这怪物一直僵立在那里,就像是一名扛着银枪、裹着刺衣的哨兵。但当我们从墓穴离开后,伯劳便缓缓走向前,最后站在了墓碑旁,四条臂膀绵软地垂在两侧,天空最后一丝惨淡的霞光在它光滑的甲壳上和红宝石般的双眼中闪耀。之后它再没移动。

德索亚神父和凯特·罗斯蒂恩劝我们在塔楼的房间中再睡一晚,但我和伊妮娅有别的计划。我们从领事的飞船上拿了些露营装备,一只充气筏,一把猎枪,好多冻干的食物——以备狩猎失败之需,我们将这些东西塞进两只重重的背包。现在,我们站在安迪密恩城的边缘,望着黄昏的景象,四周芳草萋萋,树林和天空正在慢慢变黑。在暗淡的黄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诗人老头的石冢。

“天快黑了。”德索亚神父反对道。

“我们有提灯。”伊妮娅莞尔一笑。

“外面有野兽。”神父说,“我们昨晚听到了号叫声……天知道有什么食肉动物在外面晃?”

“这里是地球。”我说,“只要不是灰熊,我都能用这把猎枪搞定。”

“如果真有灰熊呢?”耶稣会士坚持他的意见,“而且,你们会迷路的。这里没有路,也没有城市。连桥也没有。你们怎么过河……”

“费德里克,”伊妮娅握住神父的前臂,轻柔但坚定,“这是我和劳尔的新婚夜。”

“哦。”神父说,他迅速地抱了抱她,和我握了握手,然后朝后退去。

“我能提个主意吗,伊妮娅女士,安迪密恩先生?”贝提克胆怯地说道。

我刚把带鞘短刀插在皮带上,听到这话我抬起了头。“你打算告诉我们,你们这些在缔之虚对面的家伙,在未来的几年里对地球的规划?”我说,“或者,终于打算亲自向人类问声好了?”

机器人看上去一脸尴尬的样子。“啊……不,”他说,“其实,我是想送你们一件结婚礼物,东西很普通,我的主意主要是和它有关。”他把那只皮盒子递给了我们。

我马上认出了这是什么。伊妮娅也是。我们跪身趴在地上,拿出霍鹰飞毯,把它摊在草地上。

我轻轻一按,毯子便激活了,悬浮在距地面一米的半空。我们把背上的包裹堆了上去,绑定,又把枪放上去,即便这样,还是有一些空间可以容纳我俩——我可以盘腿坐在上面,而伊妮娅背靠我的胸膛,坐在我的怀中。

“有了它,我们便能过河,飞过野兽的头顶。”伊妮娅说,“今晚,我们不打算到太远的地方露营。只要过河就好,只要你们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就行。”

“听不到声音?”耶稣会士说,“但如果你们喊出声,我们又听不见,为什么要待在这么近的地方呢?如果你们大喊救命,然后……哦。”他的脸顿时红了。

伊妮娅抱了抱他,继而和凯特·罗斯蒂恩握握手。“两星期后,如果瑞秋他们想来四处看看,那就请你们让他们传输下来,也可以乘领事的飞船下来。在正午的时候,我们在马丁叔叔的墓碑那儿见个面。他们可以在这儿待到日落。两年后,地球欢迎任何打算自由传输前来的人,他们可以随意探索这片土地。”她说,“但他们只能待一个月,再长就不行。也不能建造任何永久性建筑。不管是大楼,还是城市、道路,还是篱笆。两年……”她朝我微微一笑,“今后几年,我和狮虎熊会为这个星球做些有趣的规划。但是,接下来两年时间,是我们的……我和劳尔的。所以,巨树的忠诚之音,请你在驾着树舰离开的时候,拉个‘严禁进入’的牌子,可以吗?”

“行。”圣徒说。他走回到塔楼中,安排尔格立即起飞。

我和伊妮娅坐上飞毯,我的臂膀环抱着她。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再也不想放手让她离去。一个地球年,十一个月,一星期,六小时,如果你想让它变成无限的时光,那它就会。一天也会。一小时也会。

德索亚神父向我们赐福,接着说道:“接下来几个月里,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你们需要什么物资,要我送到旧地上来吗?”

我摇摇头。“不需要,谢谢,神父。我们有露营装备,有医疗箱、充气筏,还有这把枪,一切都妥妥当当的。我在海伯利安上当过猎人向导,那可不是徒有其名的。”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有件事。”伊妮娅说。我看到她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在往常,这预示着恶作剧即将上演。

“愿闻其详。”德索亚神父说。

“要是你能在一年后回来,”伊妮娅说,“我可能需要用到一个接生婆。时间够长,你可以研读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德索亚神父的表情一片茫然,似乎想要张口说话,又好好想了想,接着严肃地点了点头。

伊妮娅大笑起来,她摸了摸他的手。“和你开玩笑,”她说,“多吉帕姆和德姆·洛亚已经答应我,如果我需要她们,她们就会自由传输到这里。”她扭回头,看了看我,“我的确会需要她们。”

德索亚神父舒了一口大气,他伸出一只强健的手,摆在伊妮娅的脑袋上,做最后一次赐福,接着缓缓走上安迪密恩城,沿着坡道,回到了塔楼中。我们目送他消失于黑影之中。

“他的教会最后会怎么样?”我轻声问伊妮娅。她摇摇头。“不管发生什么,它都有机会获得新生……去重新发现它的灵魂。”她扭过头,望着我。

“我们也是。”

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因紧张而猛烈跳动了起来,但我还是开口了:“丫头?”

伊妮娅转过头,脸颊贴着我的胸膛,仰望着我。

“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我从没问起过。”

“什么?”伊妮娅有点困惑。

“大约一年之后,你需要金刚亥母和德姆·洛亚前来的原因啊?”我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

“啊。”伊妮娅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又把脸转了回去,背靠着我,圆圆的后脑勺抵在我的下巴上。当她开口时,我能感觉到那些字正通过骨骼传导而来,“我不知道,劳尔。我真的不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想避免瞥见我生命的这一部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将是崭新的。哦……我当然瞥见过这之后的事,因此知道我们会有一个健康的宝宝,离开我的宝宝……离开你……将是我这一生最难承受的事……比我自投圣彼得大教堂、亲面圣神宗教法官还要难。我还瞥见,在这段时光之后,我会重新和你在天山上相见,那是我的未来、你的过去,因为无法告诉你真相,于是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但是,我也非常宽心,因为在未来,我们的宝宝将会安然无恙,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你都会抚养他长大。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让孩子忘记我是谁,还有我有多么爱你们两个。”

她深深吸了口气。“不过,至于是男孩还是女孩,或者我们会给他起什么名……亲爱的,对此我一无所知。我宁愿不去看这段时光,我们的时光,我是和你一起,一天一天地去亲历。和你一样,对这个未来,我一无所知。”

我抬起臂膀,交叉在她的胸前,紧紧抱住她,贴着自己。从旁边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我们抬起头,这才意识到贝提克还站在霍鹰飞毯旁。

“老朋友,”伊妮娅说,她抓住他的手,而我仍旧紧紧抱着她,“还有什么话吗?”

机器人摇摇头,继而说道:“伊妮娅女士,你有没有读过令尊的十四行诗,《致荷马》?”

我的爱人想了想,皱皱眉,接着回答道:“应该有,但我记不起来了。”

“安迪密恩先生刚才询问德索亚神父教会的未来,也许,这首诗的其中一部分,和这个问题,还有其他一些事都有着一点联系。可以让我念念吗?”

“有请。”伊妮娅说。透过紧贴着我的她那强壮后背的肌肉,还有用力捏着我的右大腿的手,我感觉她和我一样,急不可待地想要马上离开,找一个露营地。希望贝提克的背诵能简短一点。机器人吟诵道:

“哎,黑暗的边缘总有光线,

悬崖之上有未践的草地,

子夜总怀着待绽的曙天,

敏锐的盲人有三重视力……”

“谢谢,”伊妮娅说,“谢谢,我亲爱的好友。”她稍稍挣脱我的怀抱,最后一次吻了吻机器人。

“嗨。”我就像是个被人丢在一旁的小孩,发着牢骚。

伊妮娅吻了吻我,这一次时间很长,非常长,非常深远。

我们挥挥手,做最后的道别。我按按飞控线,这飞毯有着好几世纪的悠久历史,它向上升了五十米,最后一次在漂泊的安迪密恩城的岩石塔楼上方飞了一圈,绕过领事那乌黑的太空船,接着笔直向西飞去。我们已经以北极星为引导,轻声谈论着西面几公里外的一块高地,那里似乎有一个风景优美的露营地。我们飞过诗人老头的墓穴,伯劳仍旧静静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名守卫。我们飞过河流,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正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河面漩流上,接着,我们向高空升去,俯瞰着青翠欲滴的草地和迷人的森林,这是我们新的游乐场,我们的古老世界……我们的新世界……我们的第一个世界,未来的世界,也是最好的世界。

(全系列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