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第八章 维哥湾 · 一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西洋!二千五百万平方公里的汪洋大海,长九千海里,平均宽度二千七百海里。这么重要的海洋,古人可能除了一些迦太基〔1〕人外,几乎无人知晓!这些迦太基人实际上是古代荷兰人,他们沿着欧洲和非洲西海岸进行长途商贸跋涉。大西洋海岸弯弯曲曲,但走向却基本平衡,拥抱着幅员辽阔的水域,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大都注入其间,圣劳伦斯河、密西西比河、亚马孙河、拉普拉塔河、奥里诺科河、尼日尔河、塞内加尔河、易北河、卢瓦尔河以及莱茵河,给大西洋带来最文明国度和最野蛮地区的水源!沧海横流,各国船只来往穿梭,各国国旗迎风招展,两个可怕的岬角分别把守大洋的两端,那便是令航海家胆战心惊的合恩角和风暴角〔2〕!

〔1〕 迦太基,非洲北部奴隶制古国,曾强盛一时,在今突尼斯境内。

〔2〕 合恩角在南美洲的最南端,是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分界处;风暴角即现在的好望角,在非洲最南端,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汇处。

鹦鹉螺号以冲角劈波斩浪,航行在浩淼的大西洋上,三个半月以来,行程近一万法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圈多〔3〕。现在,我们要去什么地方?等待我们的前途又会怎样?

〔3〕 1法里约合4公里。地球赤道周长约4万公里。

鹦鹉螺号走出直布罗陀海峡后,冲进了汪洋大海,重新浮出了水面,我们又恢复了天天上平台散步的习惯。

我在尼德·兰和贡协议的陪同下,立刻登上了平台。眼前十二海里处,西班牙西南端的圣维森提角依稀可见。阵阵南风来势凶猛,大海波涛汹涌。鹦鹉螺号随着风浪颠簸不停。大浪不断袭击平台,我们躲之不及。我们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后,便不得不匆匆回到船内。

我回自己的寝室。贡协议则回他的舱房,但加拿大人却忧心忡忡地跟着我。我们的船快速穿越地中海,他的逃跑计划未能实现,难免露出垂头丧气的模样。

关好了房门,加拿大人便坐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看着我。

“尼德朋友,”我对他说,“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您大可不必自责。在鹦鹉螺号那样航行条件下想逃跑,那简直就是发疯!”

尼德·兰一言不答,只见他紧绷着双唇,紧蹙着眉头,说明他并不死心,非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您瞧,”我接着说,“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嘛。我们正沿着葡萄牙海岸向上走。不远就是法国、英国,在那里,我们很容易找到逃脱的机会。啊!假如鹦鹉螺号离开直布罗陀海峡之后向南走,假如它把我们带到远离大陆的地方,那我就会跟您一样坐立不安的。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明白,尼摩船长并不回避文明化了的海域,我想,再过几天,您就可以有几分把握采取行动了。”

尼德·兰死盯住我看,最后终于开口了:

“那就在今天晚上。”

我霍地站了起来。我承认,我没料到会谈出这样的结果。我本想回答加拿大人,但理屈词穷。

“我们说好要等待时机,”尼德·兰继续说,“时机,现在我抓到了。今天晚上,我们离开西班牙海岸只有几个海里。茫茫黑夜,大海刮风。阿罗纳克斯先生,您的话我可记着,我相信您。”

由于我老不说话,加拿大人便站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

“今晚,九点,”他说,“我已经通知了贡协议。到那时,尼摩船长已闭门谢客,或许已经上床睡觉了。不论是机械师还是其他船员都看不见我们。我和贡协议,我们上中央楼梯。您呢,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呆在图书室里,离我们只有几步远,等待我的信号好了。船桨、桅杆和船帆都装在小艇里。我还设法藏进去一些食品。我还弄到一把扳手,用来拧开小艇固定在鹦鹉螺号上的螺母。就这样,一切都准备好了。今晚见。”

“海况很糟。”我说。

“我知道,”加拿大人回答道,“但必须冒这个风险。自由需要付出代价。再说,小艇很牢靠,顺风跑几海里不算什么事。谁知道明天我们会不会在百里之外的大海上?但愿一切如意,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要么我们登上陆地,要么非死不可。只好让天主保佑我们了,晚上见!”

加拿大人说完这话就告退了,我茫然不知所措,半天愣在那里。我原来设想,即使来了时机,我也许还有时间考虑考虑,研究研究。可我那犟伙伴不允许我深思熟虑。事已如此,我还说什么好呢?尼德·兰有一百条理由这么做。眼看就有机会了,当然要利用。我岂可言而无信,为了一己私利而牺牲同伴们的前途?明天,尼摩船长不就会把我们带到远离大陆的汪洋大海中去了吗?

此时,一阵相当响亮的哨声传来,我知道水罐开始注水了,鹦鹉螺号已开始潜入大西洋水中。

我一直呆在房间里。我有意躲开尼摩船长,不能让他看出我忐忑不安的情绪。多么难过的一天,我就这样熬过来了,我左右为难,进退维谷,既渴望恢复自由,却又舍不得离开鹦鹉螺号,实在不甘心让我的海底研究半途而废!难道就这样离开这片海洋,离开“我的大西洋”(因为我喜欢这样称呼它),可我还没有来得及观察它海底水层的状况,还没有揭开大西洋海底的秘密,而我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却一一揭开了谜底!小说才读完第一卷岂能就释手,美梦正酣甜岂容被打断!我思前想后,苦不堪言,来回自我折磨了好几个小时,时而眼看自己同伙伴们一起平安地登上了陆地,时而又失去理智,总希望出现意外情况,让尼德·兰的计划实现不了。

我两次来到大厅。我想查看一下罗盘。我想看看,鹦鹉螺号的航向到底是接近还是远离海岸。但都不是。鹦鹉螺号始终在葡萄牙水域潜航。它一直沿着大西洋海岸北上。

因此,必须下决心准备逃跑。我的行李并不重。除了笔记本,两手空空。

至于尼摩船长,我扪心自问,他对我们的潜逃该作何感想?他会怎样地惶惶不安?对他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万一潜逃计划败露或逃跑失败,船长会采取什么措施?当然,我对他毫无怨言。相反,我对他感恩不尽。他待我们情真意切,无与伦比。可我离开他,也不能说是“忘恩负义”吧。我们之间并无誓约束缚。他想把我们永远留在他身边,靠的是事物本身的力量,并不需要我们作什么承诺。然而,既然他公开声称要把我们永远囚禁在他的船上,反而证明我们逃跑的企图是无可非议的。

自从参观过桑托林岛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尼摩船长。我们逃跑前万一碰上他呢?我既想见他,又怕见他。他就住在我的隔壁,我不由留心隔壁的动静,听听他是不是在走动,可是我的耳朵没有听到任何声响。隔壁房间好像空无一人。

我不由问我自己,这位古怪人物会不会不在船上?自从那天夜里,小艇离开鹦鹉螺号去执行一项神秘使命之后,我对这个怪人的看法稍有改变。我想,别管他嘴上如何表白,他跟陆地似乎仍然保持着某种联系。难道他一直未曾离开过鹦鹉螺号?我经常几个星期没见他一面。这段时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原以为他愤世嫉俗,看破红尘,他会不会是到远处去干什么秘密勾当,而我至今却被蒙在鼓里?

所有这些念头夹杂着其他想法似千头万绪在我心头胡搅蛮缠。我们的处境本来就很离奇,胡猜乱想难免不着边际。心中的郁闷忍无可忍。等待中度日如年。我的心情愈烦躁,愈发嫌时间过得太慢。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我照常在房间里用晚膳,但精神过于紧张,吃得很闹心。我七时离开餐桌。只有一百二十分钟——我默默地数着——我就得与尼德·兰会合了。我更加心烦意躁。我的脉搏怦怦直跳。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希望用运动来安抚慌乱的心态。想到此次采取的鲁莽行动很可能死路一条,难免瞻前顾后,但我却可以视死如归;但再一想,如果我们的计划在离开鹦鹉螺号前就败露了,我们被抓回到尼摩船长的面前,看到船长因我的背信弃义而大发雷霆,甚至更糟糕的是,他因此备感痛心疾首,我的心反而忐忑不安起来。

我想与大厅作最后的告别。我穿过通道,来到这间博物馆,我曾在这里度过多少惬意而有意义的时光。我看了看满厅的财富,这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犹如终身被流放之人,在一去不复返的前夜那样恋恋不舍。这些大自然的造化神功,这些艺术杰作,多少时日以来,我置身其间,早已和我融为一体,成了我生命的精华,可我现在却要永远抛弃它们不管了。我本想通过大厅的观景窗留连注目大西洋的层层海水,可是盖板封闭得严严实实,一张铁板就把我与这片尚未摸底的大洋隔开了。

我就这样恋恋不舍地走过大厅,来到装饰有隅角斜面的门旁,这扇门正对着尼摩船长的卧室。令我大吃一惊的是,门居然半开着。我不禁退了回来。如果尼摩船长在房间里,他就可能看见我。不过,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我便走了过去。房里没有人。我索性把门推开。我往里走了几步。还是那样朴素无华,好像苦行僧的住所。

就在这时,墙上悬挂着的几幅铜版画映入我的眼帘,我首次来访时并没有发现。这是几幅肖像画,是一些历史伟人的画像,他们毕生忠诚于人类的一种伟大理念,其中有:柯斯丘什科〔4〕,一位在“波兰完了”的呼喊中倒下的英雄;博察里斯〔5〕,现代希腊的列奥尼达〔6〕;奥康瑙尔〔7〕,爱尔兰的保卫者;华盛顿,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者;马宁〔8〕,意大利爱国人士;林肯,倒在奴隶制顽固派的枪弹下;最后是绞刑架上的约翰·布朗〔9〕,为黑人的解放而牺牲,很像是维克多·雨果用铅笔勾画的惨状。

〔4〕 柯斯丘什科(1746—1817),波兰将军,抗击沙俄侵略的民族解放运动领袖之一。

〔5〕 博察里斯(1788—1823),希腊独立战争初期领导人之一。

〔6〕 列奥尼达,古斯巴达国王(前488—前480)。抗击波斯入侵的民族英雄。

〔7〕 奥康瑙尔(1794—1855),英国宪章运动领袖之一,曾参加爱尔兰独立运动。

〔8〕 马宁(1804—1857),意大利律师,威尼斯复兴运动领袖。

〔9〕 约翰·布朗(1800—1859),美国废奴主义者,为黑人的解放英勇就义。

 

共 1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

  2. 匿名说道:

    。。。。。。。。。。?

  3. 李润杰说道:

    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种太阳!

    1. 周胤伯说道:

      有病吧,,,,,,,,,,

  4. 匿名说道:

    〔1〕 迦太基,非洲北部奴隶制古国,曾强盛一时,在今突尼斯境内

  5. 索大说道:

    索隆是世界上最帅的人没有之一

  6. 。。。。。说道:

    就是啊。。。。。。。。。。

  7. 来了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8. 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说道:

    亲爱·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少时诵诗书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

  9. 说道:

    有人吗,好孤独,感觉都是我一个人的!!!

  10. 火花说道:

    不只有你一个人。呵呵。

  11. 李夫人说道:

    李泽言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