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第十五章 大事故还是小事故?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3月22日,早晨六点钟,出发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夕照在夜色中逐渐消溶。天寒地冻冷飕飕。群星璀璨。南十字星座在穹顶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便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南极星了。

温度计标明零下十二度,寒风凛冽,刮得人刺骨生疼。自由海上的浮冰越积越多。大海到处都在上冻。成片成堆的发黑冰块拥挤在海面上,说明新的冰层即将形成。显然,南极海经过半年之久的严冬冰冻,船只是绝对无法通行的。在冰封时期,鲸该如何是好?它们很可能从浮冰下面逃之夭夭,去寻找更适宜生存的海域。至于海豹和海象,它们已然适应了最恶劣的气候,还舍不得离开冰封雪盖的海岸。它们有在冰原上打洞的本能,并让洞口保持开放状态。它们正是通过这些洞口来进行呼吸,此时,候鸟们为了避寒,纷纷往北迁徙,这些哺乳动物便成了南极大陆唯一的主人了。

与此同时,鹦鹉螺号的储水罐注满了海水,船开始慢慢下潜。直至一千英尺深度,船才停止下沉。螺旋桨拍打着海浪,鹦鹉螺号径直朝北行驶,时速为十五海里。傍晚时分,它已在大浮冰的辽阔冰盖下逍遥自得了。

为谨慎起见,大厅观景窗盖板已经关闭,因为鹦鹉螺号在浮冰下航行,船体难免碰上沉入水下的冰砣子。因此,我就用这一天来整理我的笔记。我的脑海里充满着对南极的回忆。我们居然安然无恙地抵达这片前人无法涉足的极地,而且毫无疲劳的感觉,我们仿佛乘坐在一节漂浮的车厢里,沿着铁路的轨道航行。现如今,千真万确,返程的航班业已启动。我还有类似的过望惊喜吗?我想入非非,因为海底奇观层出不穷!不过,自从鬼使神差把我们抛进这条船上以来,已经有五个半月了,我们远涉重洋,行程达一万四千法里,在这段比地球赤道还要长〔1〕的旅途中,我们不知遇到过多少意外惊险,不知领略过多少奇观怪状,不知感受过多少惊心动魄,让我们一路大喜过望:克利斯波森林的狩猎活动,托雷斯海峡的搁浅,珊瑚墓地,锡兰采珠,阿拉伯海底通道,桑多林岛海底火山,维哥湾的亿万珍宝,大西洋岛,南极!那天夜里,一路所见所闻历历在目,一个梦接着一个梦,在回忆的脑海里翻来覆去,一刻也不得消停。

〔1〕 地球赤道长度约为40076公里。

凌晨三时,我被一阵猛烈的震动惊醒。我蓦地从床上坐起,在黑暗中细听动静,却冷不防被甩到舱房中央。很显然,鹦鹉螺号触到什么东西,船身发生剧烈的倾斜。

我摸索着房间隔板,沿着通道向亮着灯光的大厅走去。大厅桌椅东倒西歪,所幸玻璃橱柜脚跟被牢牢锁定,稳住了阵脚。船右舷的画框已紧贴在挂毯上,而左舷画框的下沿则同挂毯拉开了一英尺的距离。这说明鹦鹉螺号船体向右倾斜,更有甚者,它已无法动弹了。

我听到船内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但是,尼摩船长没有露面。我正要走出大厅,尼德·兰和贡协议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我连忙问他们道。

“我来问先生呢,”贡协议答道。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闹鬼了!”加拿大人嚷嚷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鹦鹉螺号触了,从目前情况判断,我认为它麻烦大了,不可能像头一回在托雷斯海峡那样轻易脱险。”

“但至少,它已经回到海面上了吧?”我问。

“我们不知道,”贡协议答道。

“这很容易弄清楚。”我答道。

我看了看压力表。我感到十分吃惊,压力表指示水深三百六十米。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由叫了起来。

“应当去问尼摩船长,”贡协议道。

“可到哪儿能找到他?”尼德·兰问。

“跟我来。”我对两个伙伴说。

我们走出了大厅。图书室,一个人也没有。中央扶梯,船员值班室,空无一人。我估计尼摩船长可能在驾驶舱里亲自操作。最好等一等。我们三人便又回到大厅里。

加拿大人满腹牢骚,骂骂咧咧,我一概置之不理。他可逮住发泄不满的好机会了。我索性任他胡说八道去,一句话也没答理他。

我们就这样呆了二十分钟,挖空心思想捕捉鹦鹉螺号内微妙的动静,可就在此时,尼摩船长进来了。他似乎没有看见我们。他的脸一向不露声色,可现在却面有难色。他默默地观察一下罗盘和压力表,然后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这个点就在南极海的范围内。

我不想打断他的思路。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朝我转过身来,只在这个时候,我才用他在托雷斯海峡使用过的一句用语来回敬他:

“小事故吧,尼摩船长?”

“不,先生,”他答道,“这次是大事故。”

“严重吗?”

“可能。”

“危险迫在眉睫?”

“不会。”

“鹦鹉螺号搁浅了?”

“是的。”

“搁浅是因为……”

“是因为大自然的任性,而不是人的失误。我们的操作没有任何错误。不过,人们无法阻止平衡规律所起的作用。人类的法律可以违抗,但自然规律不可抗拒。”

尼摩船长选择这个奇异的时刻来进行这种哲学思考堪称标新立异。但是,他的回答令我匪夷所思。

“我可否知道,先生,”我问他道,“这次事故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块大浮冰,一座大冰山,整个儿掉转过来啦,”他回答我说,“冰山底部受到暖流的作用,或受到反复冲击,中间不断被掏空,导致重心上升。于是,到一定时候来了个大转身,上下翻了个筋斗。我们正好遇上了。其中一块大冰撞到了正潜伏在水中的鹦鹉螺号上。而后,冰块从船底滑下去,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又把船再顶起来,并推到密度比较小的水层,船便采取侧卧的姿态了。”

“难道不能把水罐的水排出,让船重新恢复平衡?”

“现在正试着这么做,先生。您可以听到水泵运转的声音。您看看压力表的指针。鹦鹉螺号正在上浮,只是冰块也随着上浮,只有上面遇到障碍船体不能继续上升时,我们的姿态才会得到改变。”

没错,鹦鹉螺号仍然朝右舷倾斜。无疑,只有当冰块停止上升时,船才会正过身来。可到那时候,我们会不会在头上撞到上层大浮冰?会不会被夹在两大冰块之间,受到上下可怕的挤压?

情况严重,我反复考虑可能产生的各种后果。尼摩船长不停地观察着压力表。鹦鹉螺号撞上冰山后,已经上浮了一百五十英尺,但右倾的角度始终未得到改善。

突然,我觉得船体有轻微的震动。显然,鹦鹉螺号正了一下身子。大厅里的挂件正逐渐恢复正常状态。隔板也趋于垂直。我们都不说话。心口都很紧张,我们观察着,我们感觉到船位在起立。脚下的地板恢复了水平。十分钟过去了。

“我们终于又直了!”我嚷嚷道。

“没错,”尼摩船长道,并向大厅门口走去。

“可我们还能浮起来吗?”我问他道。

“肯定能,”他答道,“因为储水罐尚未排空,一旦排空,鹦鹉螺号就该浮到海面上了。”

船长出去了,我很快发现,在他的命令下,鹦鹉螺号停止了上升。如果继续上浮,它可能撞到大浮冰的底端,最好还是呆在水中保险。

“我们侥幸脱险了!”贡协议脱口而出。

“是的。刚才很可能被两大冰块挤扁了,至少会被困死。如果真是那样,又不能更新空气……不错,我们侥幸脱险了!”

“说不定一了百了!”尼德·兰嘀咕道。

我不想同加拿大人作无益的争论,也就没有跟他计较。何况此时观景窗盖板已经打开,外面的光线透过玻璃窗长驱直入。

上面已经交代过,我们周围都是水,但是,鹦鹉螺号两侧十米远近的地方,却都矗立着一道耀眼的冰墙。而且船上和船下居然也都有冰墙阻隔。原来,上面是大浮冰的底面在水下延伸,犹如一面广阔的天花板;下面则是翻了跟头的冰山,它在缓慢的滑动过程中,在冰墙的两侧找到了支点,竟然架住不动了,形成了现在的态势。这样一来,鹦鹉螺号就被囚禁在一条名副其实的冰窖里,宽约二十米,里面充满着平静的海水。因此,鹦鹉螺号要从冰窖里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往前开,或向后退,然后下潜几百米,在大浮冰下就能找到自由出入的通道。

天花板上的电灯虽然已经熄灭,但大厅却明亮如昼。这是因为四周冰墙把瀑布般的强烈灯光反射进来了。我自恨笔力不足,难以描绘鬼斧神工雕凿的大片冰墙反射电光的奇妙效果,只见每个角,每道棱,每个面,由于结晶的纹理千变万化,反射出的光芒也就争奇斗艳,绚丽多彩。活像一座光彩夺目的宝石矿井,里面最名贵的当然是蓝宝石了,却见蓝宝石光与绿色翡翠交相辉映,精彩纷呈。在一片温柔细嫩、含情脉脉的乳光中,远近却有星星点点的火光,犹如钻石珠宝熠熠生辉,光芒灼眼炫目,令人不敢消受。通过不断反射,探照灯的亮度扩大了上百倍,其强度不亚于一流灯塔聚光灯的效果。

“多美啊!多美啊!”贡协议惊叹道。

“是啊!”我说,“这景象令人叹为观止。是不是,尼德?”

“嘿!闹鬼了!是的,”尼德·兰响应道,“太漂亮了!我光火也得承认太美了。平生从未见识过。但这种美景必然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如果要我言无不尽的话,我想,我们这里看到了上帝禁止人类看见的东西!”

不幸被尼德·兰言中了。美观过头了。突然,贡协议大叫一声,我不由立刻把头转过去。

“出什么事了?”我问。

“先生快闭上眼睛!先生千万别再看了!”

说着,贡协议用手死劲把眼皮捂住。

“你怎么啦,我的小伙计?”

“我眼花了,看不见!”

我不由把目光转向玻璃窗口,可我也忍受不了那夺窗而入的灼目火光。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原来鹦鹉螺号刚才在高速起动。冰墙上原本静止的反光顿时变成了道道闪电。成千上万道钻石光芒交相辉映,愈演愈烈。鹦鹉螺号在螺旋桨的驱动下,正在一条闪电隧道中出游。

于是,大厅的景观窗口关闭了。我们的双手依然捂着眼睛,犹如受过阳光强烈的刺激后,我们的视网膜上依然浮动着同心圆的光芒。过了好一阵子,我们的眼睛才从炫耀状态中安静下来。

最后,我们才把手放了下来。

“我的天,我简直不敢相信。”贡协议道。

“可我现在还不敢相信!”加拿大人作出了反应。

“等我们回到地面上,”贡协议补充道,“饱览了如此多的自然奇观,再看看可怜巴巴的大陆和那些可怜巴巴的手工艺品,我们该作何感想?不!风尘世界简直微不足道!”

这话居然出自一位生性冷漠的佛拉芒人之口,说明我们兴致之高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但加拿大人照例不失时机地泼点冷水。

“风尘世界!”加拿大人摇摇头说,“放心好了,贡协议,我们肯定是回不去了!”

才到早晨五点钟。此时,鹦鹉螺号船艏发生了冲撞。我知道冲角刚才碰到了一个大冰块。很可能是操作不当引起的,因为海里隧道到处有浮冰作祟,鹦鹉螺号穿行谈何容易。因此我想,尼摩船长会改变路线的,或绕道而行,或左右逢源,曲线进取。总之,船要往前开,绝对不能停滞不前。可是,出乎我的意料,鹦鹉螺号明显地往后退。

“我们往回退?”贡协议问。

“是的,”我答道,“想必隧道那头没有出口。”

“那怎么办?……”

“办法嘛,”我说,“其实也简单。我们退回去,从南边找出口。就这么简单。”

我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故作镇定罢了,其实我心里并没有底。此时,鹦鹉螺号后退速度加快,螺旋桨在倒转,我们飞速倒退。

“这要误时的,”尼德说。

“没关系,多少得延误几个小时,只要出得去就行。”

“对,”尼德·兰也念叨道,“只要出得去就行。”

我在大厅和图书室之间来回踱着步。我的两个伙伴坐着,一声不吭。过一会儿,我索性倒在沙发上,拿起一本书,心不在焉地浏览着。

过了一刻钟,贡协议走了过来,对我说:

“先生读的东西有趣吗?”

“很有趣,”我答道。

“我也觉得很有趣。先生是在读先生的书!”

“我的书?”

真的,我手里拿的是我自己的著作《海底的秘密》。我竟然毫无察觉。我把书合上,又开始踱起步来。尼德和贡协议起身准备出去。

“留下来吧,朋友们,”我挽留他们说。“让我们呆在一起吧,直到走出死胡同。”

“恭敬不如从命。”贡协议答道。

又过了几个小时。我不时查看挂在大厅内壁上的各种仪表。压力表指示鹦鹉螺号一直维持在三百米深度,罗盘指向南方,测程仪表明航行时速为二十海里。在这么狭窄的空间行进,速度不能再加快了。可是,尼摩船长明明知道他不能操之过急,但他也明白,此时此刻,分分秒秒顶上几个世纪。

八时二十五分,第二次撞击发生了。可这回是在后头。我大惊失色。伙伴们一齐向我靠拢。我紧紧抓住贡协议的手。我们用目光互相询问,这比用语言交换思想更直截了当。

这时,尼摩船长走进大厅。我迎了上去。

“南边的路堵住了?”我问他道。

“是的,先生。冰山翻转时堵住了所有的出口。”

“我们被封锁了?”

“是的。”

 

共 17 条评论

  1. ??说道:

    ????????????????

  2. 匿名说道:

    ????????????????

  3. 匿名说道:

    非也非也非也一副非也非也非也非也非也非也非也非也分

    1. 。。。。。。。。。。。。。。。。。。。。。。说道:

      你非礼谁啊,不要脸,大半夜的开车,开飞了吧。。。。。。。。。。。。。。。。。。。

  4. 匿名说道:

    ????????????????????????????????????????????????????????????????????????????????????????????????

  5. 匿名说道:

    =+=+++====++++++=+=+++++====+======

  6. 唐舞麟说道: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

  7. 匿名说道:

    —————————————————–

  8. 小白哥哥说道:

    超级好看耶!坚持就是胜利,奥利给兄弟们!快看完!

  9.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说道: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10. 匿名说道:

    giao giao 加油奥利给

  11. 匿名说道:

    不错不错?写的烂极了用我们中国话叫我滴妈呀

    1. 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说道:

      沙雕吧(*……*)}>

    2. 匿名说道:

      +99999999999999999999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909090909090909090909090909090909

  12. 匿名说道:

    aaaaaaaaaaaaaaa

  13. 说道:

    ,,,,,,,,,,,,

  14. 匿名说道:

    好的好的时候回来吧唧一口水了?我等会吧唧吧唧吧唧吧唧一口价钱吗丁啉?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