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 四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2018年06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因为,她不仅仅收到了他的信,还以极大的兴趣读完了,并在其中发现了严肃而发人深省的理由让她活下去。收到第一封信时,她正坐在餐桌前,和女儿一起吃早餐。因为信是用打字机打的,她好奇地拆开了。认出签名的首字母时,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烧着了一般。但她很快就恢复了自然的神态,将信收进围裙的口袋里,说:“是政府的吊唁信。”她的女儿很惊讶:“所有的吊唁信都已经到了呀。”她泰然自若:“这是另一封。”她本打算等过后女儿不再追问的时候将信烧掉,可最终还是没能抵制住先看上一眼的诱·惑。她以为信中是对她那封辱骂信应有的回应,事实上,那封信她刚一送出去便后悔了。可是,从庄重的称谓和第一段的主题,她便明白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如此好奇,于是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以便在烧掉之前能从容地读上一读。结果,她一口气读了三遍。

那是对人生、爱情、老年和死亡的思考:这些想法曾无数次像夜间的鸟儿一般扑扇着翅膀掠过她的头顶,可每当她想抓住它们时,它们就惊飞四散,只剩下散落的片片羽毛。而如今,它们就在这里,清晰明了,正如她自己原本想表达的那样。她又一次感到难过,丈夫已经不在了,无法再和他一起讨论这些,就像每晚睡前他们都会讨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一样。由此,她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他的真知灼见和他年轻时那些炽热的情书不相符,也和他一生阴郁的举止不相符。他的话更像是出自一个埃斯科拉斯蒂卡姑妈所认为的受到圣神启示的男人之口。这个想法又让她像第一次收到他的信时那样害怕起来。但无论如何,最令她安心的是,她确信这封由一个睿智老人所写的信并非试图重申葬礼那天的无礼言语,而是意在抹掉过去,可谓高尚之举。

接下来的那些信最终使她平静下来。但不管怎样,她还是在怀着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读过之后,便把它们烧掉了,尽管随着信一封封地被烧掉,她的心底渐渐沉积下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于是,当她开始收到有编号的信时,她终于找到了一直期待的不毁掉这些信的道德依据。无论如何,她最初的意图并非是为自己保留它们,而是想等待机会将它们还给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以免这些在她看来对人类如此有用的东西被白白扔掉。但糟糕的是,随着时间流逝,信件一如既往地到达,整整一年里每隔三四天便收到一封,她却不知道如何将它们归还,才能既不让他难堪,因为她已不想再如此,又无需写一封信前去解释,因为她的骄傲不会允许她这样做。

这最初的一年已足够她适应寡妇的生活。对丈夫的纯净回忆不再妨碍她的日常行动,不再妨碍她的内心思考,也不再妨碍她的一些最简单的意图了,而是变成一种时时注视着她的存在:指引她,但并不烦扰她。有时,她会看到他,并不是看到一个幽灵,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出现在当真需要他的场合。确信他就在那里,她感到鼓舞。他还活着,但没有了男人的任性,没有了家长式的命令,也没有了那些令她精疲力竭的需求:时时要求她以他爱她的那些方式来爱他,比如不合时宜的亲吻,以及时时挂在嘴边的甜言蜜语。她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加理解他了,理解他对爱的渴望,理解他迫切地需要在她身上找到足以支撑起他的社交生活的安全感,而事实上,这种安全感他从未得到过。曾有一天,她绝望之极,冲他喊道:“你就没有发现我一点也不幸福吗?”而他以他特有的姿势摘下眼镜,不温不火,用他那孩童般天真的眼睛中的一汪清水淹没了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她体会到他那令人难以忍受的智慧的全部分量:“你要永远记住,对于一对恩爱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稳定。”从守寡最初的寂寞时光开始,她便明白,这句话中隐藏的并不是她当初所认为的卑劣威胁,而是一块为两人带来过无数幸福时光的月亮宝石。

在多次周游世界的旅行中,费尔明娜·达萨买回所有因新奇而引起她注意的东西。她想要得到它们都是因为一时的冲动,但丈夫却乐于为她的冲动找出合适的理由。这些东西摆在它们原来的环境中,都是美丽且有用的,比如在罗马、巴黎、伦敦的玻璃橱窗里,或是在正因查尔斯顿舞而抖动不止、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的纽约的橱窗里。然而,它们经不起施特劳斯的圆舞曲、煎猪皮,以及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找个阴凉处举行节日庆典的考验。她每次回来都带着五六个巨大的立式箱子,由上过漆的金属制成,锁和包角都是铜的,就像神话故事中的棺材。带回来的东西让她成为世界最新奇迹的代言人,可实际上,除了他们本地的圈中人看见这些东西的第一瞬间,其余时候,它们根本不值那高昂的价格。不过,它们本来也就是为了让别人看见一次才买的。她在步入老年之前很久,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公众形象不过是虚荣,因而常常能听见她在家里说:“得弄走这些破烂才行,都没有住的地方了。”乌尔比诺医生嘲笑她的这种想法徒劳无益,因为他知道,腾出的地方只会被重新填满。但是她坚持要这样做,因为多一件东西确实也放不下了,更何况所有地方没有一件东西是真正能派上点用场的,比如挂在门把手上的那些衬衫,还有压了又压才塞进厨房柜子的欧洲冬衣。于是,一天早晨,她情绪高涨地爬起床来,翻箱倒柜,把阁楼翻了个底朝天,发动了一场战争般的扫荡,清理了一堆堆过时已久的衣服、一顶顶在流行时都没有机会戴的帽子,以及欧洲设计师们依据女王们加冕时穿的式样设计的鞋子——它们在本地被那些门第高贵的小姐们鄙视,因为款式和黑女人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居家便鞋一模一样。整个早上,内阳台一直处于一片忙乱之中,樟脑球散发出的一阵阵刺鼻气味让家里的人呼吸困难。但几小时后,家中又恢复了平静,因为她最终心软了,那么多的丝绸衣物被扔在地上,那么多的锦缎、废弃的金银丝带、蓝狐尾,竟通通要被扔进火堆。

“烧掉这些东西真是罪过,”她说,“还有那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呢。”

就这样,焚烧活动被推迟了,而且是无限期地推迟。东西不过是换了个地方,从特权的位置挪到已变成废旧物品仓库的旧马厩里,而腾出来的空间,正如他所言,又重新被塞进新的东西,满得几乎要溢出来。这些东西都只为一刻而活,注定要死在衣橱里,直到下一次清理焚烧。她说:“真该发明个办法,好处理那些既派不上用场又不能扔掉的东西。”正是如此:物品的贪婪使费尔明娜·达萨害怕,它们逐渐侵占着空间,代替了人,把人挤到角落里去生活,直到她把它们放进看不见的地方去。她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有条理,但她有自己的办法,一个绝望中的办法:把混乱的东西藏起来。在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去世那天,大家不得不腾出半间书房,把东西都堆到卧室里去,以便有个地方为他守灵。

死神的来访使问题得到了解决。在烧掉了丈夫的衣服后,费尔明娜·达萨发现自己的手并没有颤抖。于是,她以同样的动力继续每隔一段时间就点起火堆,把所有的东西都丢进去,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也不顾忌富人的忌妒和饿得要死的穷人的报复。最后,她让人把芒果树连根砍倒,让这场不幸彻底不留一点痕迹,又将活着的鹦鹉赠给了新建的城市博物馆。直到这时,她才得以在这个家里畅快地呼吸,像她一直梦想的那样:一个宽敞、自由、只属于她的家。

女儿奥菲利娅陪伴她三个月后就回新奥尔良去了。儿子每星期日都带着家人过来吃午餐,其他日子,只要有可能也会来。服丧期一过,费尔明娜·达萨最亲近的女友们便开始来看望她,面对着光秃秃的院子玩牌,试验新菜谱,还把她缺席的这些日子里这个依旧运转的贪婪世界里的种种秘闻讲给她听,以让她跟上潮流。最常来的女友之一是卢克雷西娅·德尔雷亚尔·德尔奥比斯波,一个老派贵族,费尔明娜·达萨一直和她很要好,自从胡维纳尔·乌尔比诺死后,她和她更加亲近。被关节炎折磨得身体僵硬并对自己昔日的放荡生活感到懊悔的卢克雷西娅·德尔雷亚尔不仅是她最好的女伴,还常常会向她询问城中正在酝酿什么爱国举动或世俗活动。这让她感到自己还是有用的,而不是仅仅倚仗着丈夫的保护伞。然而,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把她同丈夫视为一体,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样叫她做姑娘时的名字,而是开始称呼她乌尔比诺的寡妇。

这让她无法理解。但随着丈夫去世一周年的临近,费尔明娜·达萨觉得自己渐渐进入一种阴凉、清爽、安静的环境之中:无法避免的必然之境。但她还不十分清楚,之后的很多个月里她也没有意识到,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笔下的见解对她重获精神的平静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她将他的思考付诸实践,这才渐渐懂得了自己的生活,平静地等待着暮年的种种安排。周年弥撒上的相遇是上天赐予的一次机会,她借此让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明白,多亏了他那些令人鼓舞的信,她也正准备忘掉过去。

两天以后,她收到一封他寄来的与往日截然不同的信,是手写的,用的是一张亚麻纸,信封背面清晰地署了寄信人的全名。和早年的那些信一样,同样的花体字,同样的情真意切,但内容就只有一段简短的感激之言,感谢费尔明娜·达萨在大教堂里对他与众不同的问候。读过之后的好几天里,费尔明娜·达萨都怀着一种躁动不断地想起这封信。她胸怀坦荡,于是,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四,她突兀地问起卢克雷西娅·德尔雷亚尔·德尔奥比斯波,问她是否凑巧认识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内河航运公司的老板。卢克雷西娅回答说认识:“好像是个放荡的魔鬼。”她重复了那个流行的说法,说他从不结识女人,但为人很大方,还说他有一间秘密办公室,专为把夜晚在码头上弄到手的男孩带去。费尔明娜·达萨几乎自打有记忆以来就听到这种传言,她从来不信,也不放在心上。但她听到也曾一度被认为有些怪异嗜好的卢克雷西娅·德尔雷亚尔·德尔奥比斯波也言之凿凿地说起此事时,忍不住要即刻把事情解释清楚。她告诉她,自己从小就认识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她还说,记得他的母亲在窗户街有一家杂货铺,除此之外,还在内战时期收购旧衬衫和床单,拆开后当作急救药棉出售。最后,她十分肯定地得出结论:“他是个正经人,全凭双手养活自己。”见她说得如此激动,卢克雷西娅收回了自己的话:“说到底,别人也是这样说我的。”费尔明娜·达萨并没有好奇地自问,为何她会如此热切地维护一个不过是她生活中的影子的男人。她继续想着他,特别是当邮差到来却没有带来他的新信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了两个星期,直到这天,一个女佣用慌张的口吻小声地在她耳边把她从午睡中叫醒。

“夫人,”女佣对她说,“弗洛伦蒂诺先生来了。”

他真的来了。费尔明娜·达萨的第一反应是惊慌。她甚至想,不行,让他改日找个合适的时间再来吧,她现在无法接待来访,而且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但她马上镇定下来,吩咐女佣把他带到客厅,给他送上一杯咖啡,她收拾好就去见他。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等在临街的大门前,在下午三点地狱般的烈日下炙烤着自己,但自信十足。他已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尽管她的借口很可能是和善的。确信了这一点反倒使他非常平静。但她传来的口信之坚决让他颤至骨髓。走进阴凉的客厅中时,他根本没时间去思考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一奇迹,因为他的腹部突然胀起来,像要爆炸一般,充满了疼痛的气泡。他屏住呼吸坐下来,被该死的回忆纠缠着,想起他的第一封情书落上鸟粪的情景。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阴凉处,第一阵寒战过去之后,他决心在此时接受任何不幸,只要不让那件不公平的倒霉事重演就行。

他非常了解自己:虽然患有先天性便秘,但这么多年来,肚子还是有三四次当众背叛了他,而每一次他都不得不投降。只有在那几次,以及另外几次紧急情况中,他才发现自己开玩笑时常说的一句话千真万确:“我不信上帝,但我怕上帝。”他来不及去怀疑,试图找出任何一句所能记得的祈祷词来祷告,却一句也找不到。小时候,另一个小孩曾教过他一句用石头打鸟儿的神奇咒语:“打中,打中,若打不中,就把你变。”他第一次上山时,用一把新弹弓试验了这句咒语,鸟儿果然被击中,掉下来死了。他迷茫地想,一件事和另一件事之间总有些关联,便带着祈祷的热情重复了这句咒语,但没有产生同样的效果。肠子像根螺旋轴似的绞动着,使得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肚子里的气泡越来越密,越来越疼,最后发出了一声呻·吟,他则出了一身冷汗。给他送咖啡的女仆看见他死人般的脸色,吓了一跳。他叹了一口气:“是因为热。”她打开窗,以为这样会使他满意,可下午的太阳正好照到他脸上,她不得不又把窗户关上。他心里明白,再多一分钟自己也忍不了了。正在此时,费尔明娜·达萨出现了,她的身影在阴暗之中几乎看不清楚。看到他这副样子,她也吓坏了。

“您可以脱掉外套。”她对他说。

比起要命的绞痛,若是让她听见自己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声音,他会更加痛苦。他尽全力要多忍片刻,说了一声“不”,并说自己此次前来是为了问她何时能接受他的拜访。她站在那儿,困惑地说:“可您已经在这里了呀。”她请他随她到院子里的露台上去,那里会凉快些。他拒绝了,声音在她听来更像一声遗憾的叹息。

“我恳求您,明天吧。”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笑死,憋出翔来了

    1. 匿名说道:

      太有意思了……尴尬得不行

  2.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难了

  3. 匿名说道:

    一个可怜的人,世界上真的有像他这样的人吗

  4. 一场欺骗为名的爱情说道:

    可怜的是费尔明娜 一直被他欺骗 他们都互相欺骗自己爱的都不过是对方的影子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