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2.信仰与不信

[爱尔兰]W.B.叶芝2019年04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即使是西部的村子里,也不乏一些怀疑论者。去年圣诞,一个女人告诉我,她既不信地狱,也不信鬼魂。她认为地狱无非是神父发明来劝戒世人学好的东西,鬼魂则不可能被允许“在人间自由自在地四处溜达”;“不过仙人是有的,”她补充道,“还有小矮人、水马和堕落天使也是存在的。”我遇到过一个胳膊上刺了个莫霍克印第安人图案的男人,他的信仰与不信和那女人如出一辙。不管怀疑什么,人们都不会怀疑有仙人,因为正如胳膊上刺了莫霍克印第安人图案的男人说的,“它们的存在是天经地义的。”哪怕官方对此也深信不疑。

大概三年前,本布尔宾山朝海一面的斜坡附近的格兰奇村,有个打杂的小女孩,一天晚上突然失踪。村里顿时骚动起来,因为有传闻说是仙人带走了她。据说,当时有个村民死命拉住她,想不让她被抓走,但是最后还是仙人占了上风,那村民手中只剩下了一把扫帚。人们向当地治安官求助,他立刻展开逐户搜查,同时建议村民们把小女孩失踪的那片田里的豚草烧光,因为仙人敬畏这东西。村民们便烧了一晚上的豚草,治安官彻夜念着咒语。故事里说,早上,小女孩找到了,正孤零零在田里走着呢。她回忆道,仙人骑着仙马,把她带到很远的地方,一直飞到一条大河上,她看到原先死命想拉住她的农夫正坐在一片扇贝上,在河里漂着——仙人的法力可真够异想天开。一路上,仙人提到了好几个村里即将死去的人的名字。

image00090

我们并没有微弱烛光来指引脚步,也没有零星鬼火在前方沼泽上跳舞开道,所以,我们只能在住满奇形怪状的鬼魂的大片荒地上摸索前行。

——信仰与不信

也许治安官是对的。毫无疑问,我们最好兼带着既相信一点真理,也相信大量不合道理的事,而不是较死理地把真理和谬论一并否认;我们并没有微弱烛光来指引脚步,也没有零星鬼火在前方沼泽上跳舞开道,所以,我们只能在住满奇形怪状的鬼魂的大片荒地上摸索前行。此外,毕竟,要是我们在壁炉里、灵魂中,保留一点火种,张开双臂欢迎所有出色的生灵前来取暖,不管它是人还是鬼,哪怕对鬼魂本人也不残忍地呼喝“滚开”,我们难道就会因此遭遇什么可怕的邪恶吗?到头来,谁能肯定,我们所相信的不合道理的事,就一定不如别人相信的真理呢?毕竟,这些信仰在我们的炉膛里、灵魂中给焐暖了,时刻准备供真理的野蜂在里面筑巢酿蜜呢。野蜂,野蜂啊,请再度光临我们的世界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