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32.我们的山夫人

[爱尔兰]W.B.叶芝2019年04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不说什么从邮局到这儿这么远,或者从肉店或者杂货店到哪里那么远这类话,而是通过森林里被覆盖的井或者山里的狐狸洞穴来判断距离。那时,我们属于上帝和他的创造物,属于那些远古传下的东西。哪怕在群山中的白色蘑菇阵里发现天使闪亮的双足,我们也不会非常吃惊,因为那些日子里的我们了解无边的悲伤和无尽的爱——一切永恒的激情——可是,如今我们的双足却被丝网缠绕。

在吉尔湖往东几英里地方,有个年轻的信新教的女郎,她长得很美,穿着蓝白相间的漂亮衣裙,在群山里的蘑菇阵中散步。我收到过她的一封信,信里讲她遇到一群小女孩,被她们当成了梦中的人物。刚看到她时,小女孩们害怕极了,慌忙脸朝下趴到灯心草上;过了一会儿,又走来了几个孩子,原先这几个便爬起身来,相当勇敢地跟在她后面。她注意到她们战战兢兢的,便停下脚步,朝她们张开胳膊。一个小女孩扑进她怀里,喊道,“哦,您是画上的圣处女!”“不,”另一个孩子凑过来说,“她是天空的仙女,因为她穿着天空的颜色。”“不对,”第三个孩子说,“她是毛地黄里的仙女,只是长大了。”其他的孩子们却宁愿相信她就是圣处女,因为她的衣服颜色和圣处女的一样。她是个虔诚的新教徒,所以心里非常不安。她招呼孩子们在周围坐下,向她们解释自己到底是谁。不过,她们不愿意听她的解释。她发觉这一点后,便问她们听说过基督没有。“知道,”有个孩子说,“不过我们不喜欢他,因为要不是圣处女的缘故,他要把我们都杀死的。”“请叫他对我好点,”另一个孩子对她耳语道。“最好不要让我走近他,因为爸爸说我是个恶魔,”第三个孩子喊道。

她给她们讲了很久基督和使徒的故事,不过,最后来了一个拿着根棍子的老女人。她把我认识的这个女郎看成一个试图吸引皈依者的大胆猎手,所以把孩子们赶开了,孩子们对她解释,说这是一位来人间散步的了不起的天堂女王,对她们可好了,但这老女人听也不听。孩子们走开后,这女郎也就走自己的路去了,走了半英里,那个叫“恶魔”的孩子突然从小路边挺高的围墙上跳下来,问她是否穿着“两件裙子”,如果是,她就相信她是个“普通女士”,

因为“女士们总是穿两件裙子”。女郎便向小女孩展示了这“两件裙子”,孩子垂头丧气地走了,不过,几分钟之后,她又从围墙上跳下,愤怒地喊道,“爸爸是个恶魔,妈妈是个恶魔,我也是个恶魔,可是你只是个普通的女士!”她扔过来一把泥土和卵石,哭着跑开了。我那位美丽的新教徒女郎回到家里,发现阳伞的缨子掉了。一年后,她偶然又到山上,不过这回她穿了件朴素的黑色裙子。在山上,她又遇到那个管她叫画中的圣处女的孩子,发现缨子正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她对小女孩说,“我就是你去年遇到的那个女士,我给你们讲过基督的。”“不对,不是你!不,你不是,不是!”孩子气愤地否认。要知道,把缨子抛到孩子脚边的,可不是我那个美丽的新教徒女郎,而正是圣玛丽本人,她是海上的星辰,她悲伤、美艳绝伦,至今仍漫步于群山之中和大海之滨。人们向这位和平之母、梦境之母和纯洁之母祈祷,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请求她再容许他们多点时间做好事或者坏事,看看古老时光掐着星辰的念珠诵颂玫瑰经。

image00123

+鲲-弩+小-说 ·

要知道,把缨子抛到孩子脚边的,可不是我那个美丽的新教徒女郎,而正是圣玛丽本人,她是海上的星辰,她悲伤、美艳绝伦,至今仍漫步于群山之中和大海之滨。

——我们的山夫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