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地换人易 · 1

[英]查尔斯·狄更斯2019年03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这匹拉车的马,是世界上再懒也没有的了,我想这是不错的。它把个脑袋搭拉着,一步一步地往前蹭,好像故意要叫那些收包裹〔1〕的人大等而特等,它才甘心似的。我那时候当真以为它是在那儿琢磨这一点,越琢磨越觉得开心,都格格地笑出声儿来了呢。但是赶车的却说,它那不是笑,而是犯了咳嗽病了。

〔1〕 驿车和雇脚马车兼管运递包裹业务。

赶车的和他的马一样,也喜欢把脑袋搭拉着。他赶着车的时候,还喜欢睡眼蒙眬地把腰往前躬着,把胳膊放到膝盖上,一个膝盖上一只。我刚才说他“赶”车,其实我当时的印象是,这辆车,即便没有他,也照样到得了亚摩斯,因为一切,有马自己,就都办了。至于说说笑笑,他全不懂,他只会吹口哨。

坡勾提在她的膝盖上放着一篮子点心,我们即便坐这辆车一直到伦敦,那些点心也尽够我们路上大吃一气的。我们一路上差不多老吃,差不多老睡。坡勾提睡的时候,老把下巴颏放在篮子的把儿上;即便她睡着了,她的手也老抓着篮子不放;她打呼噜打得厉害极了,要不是我亲耳听见的,我真不能相信,一个本来应该是无力自卫的女性,却会那样鼾声如雷。

我们在篱路上〔2〕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拐了那么些弯儿,在一家客店往下搬床架子的时候,又耽误了那么大的工夫,在别的地方又停过那么多的次数,所以把我闹得又乏又腻;后来到底看见亚摩斯了,觉得特别高兴。我往河〔3〕那面那一大片平平板板的荒滩〔4〕上瞧的时候,我觉得亚摩斯这个地方,好像有些一踩就一咕唧的样子,而且非常地平衍。照地理教科书上说,地球本来应该是圆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可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有的地方会像这儿这么平呢?不过我想起来了,亚摩斯也许正坐落在两极之中不定哪一极上吧;这样就可以把道理说明白了〔5〕。

〔2〕 英国乡间,地边都有活树,成行密植,作为藩篱,是为树篱。有树篱夹路的路叫作篱路。篱路较窄,多弯儿。

〔3〕 这是亚尔河,亚摩斯就坐落在亚尔河口,市的旧街部分紧靠着亚尔河。

〔4〕 这是亚摩斯的沙滩。

〔5〕 旧说,地球是圆的,但南北两极却扁平,像橘子那样。

我们走得更近一些了,连四周围的景物都能看见了,只见那片景物,像摆在一条线上那样,低低地平伸在天空下面。那时候,我对坡勾提透露,说这儿要是有个小土堆子什么的,也许会比较地好一些吧,我又说,这儿要是陆地和海多少再分开一些,市镇和潮水不像水泡烤面包〔6〕那么混杂在一块儿,也许会比较地好一些吧。但是坡勾提却说(说的时候,口气比平常更坚决),事情怎么来,我们就该怎么受;她自己呢,能做一个“亚摩斯熏青鱼”〔7〕,还觉得挺得意的呢。

〔6〕 烤面包往往泡在酒里或水里吃,水泡烤面包特为某种病人或小儿食物。

〔7〕 亚摩斯以产熏青鱼出名。因而亚摩斯的当地人,诨名“亚摩斯熏青鱼”。

我们进了街以后(我瞧着这种街很眼生),闻到鱼、沥青、麻刀和焦油的气味,瞧见水手到处溜达,大车在石头铺的路上叮叮当当地来来往往,我才觉得,我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冤枉了这样一个热闹的地方。我把我这个意见对坡勾提说了。她听到了我对这个地方这样喜欢,便悠然自得地对我说,人人都知道(我想这只是说,那些运气好、生来就是熏青鱼的人吧)亚摩斯归了包堆是天下最美的地方。

“你瞧,我们的俺在那儿接我们哪!”坡勾提尖声喊着说。“长得我都不认得了!”

一点不错,汉正在客店那儿等着接我们,他一见我,就和老朋友一样,问我一路可好。开头的时候,我只觉得,我跟他的熟劲可远不如他跟我的熟劲那么大;因为自从我下生那一天以后,他就再也没上我们家里去过,所以,在熟的方面,自然是他比我占上风。但是他把我背起来,要一直把我背到他们家的时候,我和他却一下就觉得亲热起来。他现在长得又大又壮,身高六英尺,虎背熊腰。但是他脸上却老带着憨笑的样子,仍旧一团孩气,头上又满是淡色的〔8〕鬈发,因此显得十分腼腆羞涩。他穿着一件帆布夹克,一条很硬的裤子,硬得好像用不着有腿在里面撑着,只凭裤子自个儿就可以挺起来。他头上与其说戴着帽子,还不如形容得恰当一些,说他头上顶着一件涂有沥青的东西,像一所老房子的房顶似的。〔9〕

〔8〕 高加索种人(即白人)的颜色有深浅(或谓浓淡)两种,前者肤色深,发及眼黑,后者肤色淡,发棕、或黄、或红,眼蓝或棕。

〔9〕 比较本书第57章:“他给自己装备……一顶矮顶儿草帽,外面涂着沥青……”这当然是为的防水。

汉背上背着我,胳膊下面夹着我们的一个小箱子,坡勾提提着我们的另一个小箱子,我们就这样穿过了一些到处都散布着碎木片和小沙堆的胡同,走过了一些煤气厂、制绳厂、大船厂、拆船厂、粘船厂、船具栈、铁匠炉,以及这一类横三竖四、乱七八糟的地方,最后来到了我刚才老远瞧见的那片死沉呆板的荒滩。那时候,汉说:

“卫少爷,你瞧,那面儿就是我们的家!”

我在那片荒滩上四面八方地瞧去,尽力往远处瞧,往海那儿瞧,又往河那儿瞧;但是不论怎么瞧,却都瞧不见有什么房子。只有一个黑漆漆的平底船,或者另一类的废船〔10〕,离得不远,扣在干地上,上面伸出一个像漏斗的铁玩意儿,当作烟囱;那儿风不大吹得着,雨不大淋得着,正暖烘烘地往外冒烟。但是除了这个以外,我就再也瞧不见有任何其他能让人住的地方了。

〔10〕 据说这个“船屋”是有底本的,在格雷夫孙(Gravesend)的运河岸上,有一个奇异的小房儿,由扣过来的一条渔船作的,长30英尺,上面有一个窗户,就是原先安船舵的地方。1844年的《格雷夫孙游览指南》上说到这个“船屋”。斐兹(Phiz)的插图,可能根据这个“船屋”画的。

“不会是那个吧,不会是那个像一条船的东西吧?”我说。

“怎么不是,就是那个,卫少爷,”汉回答说。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 w ~ k u n n u ~ co m-

我当时觉得,就是能住在阿拉丁的宫殿里,就是能看见大鹏鸟的蛋〔11〕,比起住在这条船里,都不会叫我觉得更迷人,更富有神话色彩。只见船帮上开了一个很好玩的门,船上面盖着顶子,旁面还开着小窗户。但是它所以叫人着迷,叫人惊奇,只是因为它真是一条船,从前毫无疑问,下过几百次水还不止,从来没有人打算把它放到陆地上,叫人当房子住。它所以叫我那样着迷,原因就在这儿。如果它当初打算住人,那我也许会觉得它太小了,太不方便了,太冷清了,但是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打算叫它作那种用途,它才成为一个再好没有、可以住人的地方。

〔11〕 这都见于《天方夜谭》。前者见故事《阿拉丁的神灯》,后者见故事《辛巴德第二次航海记》和《第三个行乞僧的故事》。阿拉丁借神灯之力,召来魔卒,一夜之间,盖成一座宫殿。大鹏能把象叼起来,衔到巢里,把象吞下。

船里面洁净得令人喜欢,要多齐整就多齐整。里面有一张桌子,一架荷兰钟,一个五斗柜,柜上立着一个茶盘儿,茶盘儿上画着一个拿阳伞的妇人,在那儿散步;她还带着一个雄赳赳的小孩,在那儿滚铁环玩儿。还有一本《圣经》挡着茶盘儿,免得茶盘儿滚下来;因为茶盘如果当真滚下来,那么,放在《圣经》四周围的好些茶杯、茶托儿,还有一把茶壶,就都要砸碎了。墙上挂着普通的彩色画儿,镶着玻璃框子,画的都是《圣经》里的故事。我瞧见了这些画儿以后,每逢再瞧见卖这种画的小贩子,就想起坡勾提的哥哥家里的情况。而且只要瞧上一眼,他家里的全部情况,就都在我面前出现。这些画儿里最引人注意的有两幅:一幅画着穿红衣服的亚伯拉罕要杀穿蓝衣服的以撒祭神,〔12〕另一幅画着穿黄衣服的但以理叫人投到绿身狮子的坑〔13〕里。在那个小小的壁炉搁板上面,挂着另一幅画儿,画的是孙德兰〔14〕那儿造的一条叫作“莎拉·捷恩号”的双桅方帆船,船的尾部是用木头做的,和真的一样,粘在画儿上;那真是一件艺术品,里面又有木匠活儿的手艺,又有画家配合的技巧,能有这样一件玩意儿,真是世界上顶叫人羡慕的了。房顶的椽子上钉着几个钩子,至于作什么用,我当时还没猜得出来。屋里还有小矮柜〔15〕和箱子一类的家具,又盛东西,又坐人,可以顶好几把椅子用。

〔12〕 亚伯拉罕要杀以撒,见《旧约·创世记》第22章第1—13节。

〔13〕 但以理被投到狮子坑里,见《旧约·但以理书》第6章第16—23节。

〔14〕 孙德兰,英国东海岸一个海口和煤矿中心。有钢铁船厂。

〔15〕 这是指凳子下面安上帮、底和门作的小柜而言。

我刚一跨进门槛,就一眼瞧见了这些东西了——要是按照我的理论说,这是小孩子所特有的本领〔16〕——跟着坡勾提开开了一个小门儿,把我睡觉的地方指给我瞧。我长这么大所看见过的寝室里,这要算最完备,最招人爱的了——它在船的后部,有一个小小的窗户,那原先本来是安船舵的窟窿眼儿。那儿墙上挂着一面小小的镜子,镜子框上镶着牡蛎壳,镜子的高低,恰好合乎我的高矮。还有一张小小的床,恰好够我躺得下的;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蓝盂子,盂子里生着一丛海藻。这个寝室里的墙,粉刷得像牛奶一样地白;杂布拼成〔17〕的被,花哨得叫我看着眼睛都发痛。在这个好玩的房子里,我特别注意到一种情况,那就是一股鱼虾的味儿,这种味儿,简直地是无孔不入。我掏出手绢来擦鼻子的时候,发现我的手绢有一股好像包过龙虾似的味儿。我私下里把我这种发现告诉坡勾提的时候,她说,她哥哥是贩龙虾、螃蟹和大虾的。后来我知道,船外面有一个小木头棚子,本是放锅、盆的地方,平常在那儿可以看到,龙虾、螃蟹和大虾,成堆儿放着,它们都你挤我,我挤你,乱搅在一块儿,不管抓住什么,就使劲一夹,夹住了还老不撒开。

〔16〕 这种理论,与本书第2章第2段里所说有关。

〔17〕 这是用颜色不同、大小不一的布,缝到一块儿做成的。仿佛中国过去小孩穿的“百家衣”或是女人穿的“水田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