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魔法书

C.S.刘易斯2017年10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隐身人隆重宴请他们的客人。眼看大盘小盘送到桌上,却又看不见有人搬送,倒非常有趣。即使只见大盘小盘沿着地面一路往前移动也够有趣的了,照你料想隐形手搬运东西想必就是这模样。可是偏偏不是这样。这些餐盘竟然是连蹦带跳,一路朝长长的餐厅行进。一只餐盘一跳最高竟达十五英尺,一下子又突然落到离地三英尺的地方停下。要是餐盘里盛着汤水或炖莱什么的,那结果就够惨了。

"我对这些人倒感到非常好奇起来了,"尤斯塔斯跟爱德蒙咬耳朵说,"你看他们究竟是不是人?我看倒更像大蚱蜢或大青蛙呢。

"看起来倒像,"爱德蒙说,"可别让露茜想起什么蚱蜢。她不大喜欢昆虫,尤其是大个的。"

`这顿饭要不是弄得乱七八糟,而且话题不总是意见一致那一套,倒还要尽兴些。隐身人对什么事情都意见一致。他们的说法多半是那种难以不同意的一套"我总是说,人饿了就喜欢找点吃的,"或者"天黑了,一到晚上天总要黑,甚至还有"啊呀,你们是漂洋过海来的啊,海是很湿很湿的吧?"露茜在座位上正好看得见楼梯脚下那黑洞洞的楼梯口,不禁朝那里看着,心里很想知道明天早晨走上楼梯会有什么发现。不过其他方面说来这顿饭菜还不坏,有蘑菇汤、煮熟的鸡、煮熟的热火腿、鹅莓、红醋栗、奶酷、奶油、牛奶和蜂蜜酒。另外几个都喜欢蜂蜜酒,不过饭后尤斯塔斯后悔有点喝醉了。

第二天早晨露茜醒来,那心情就像在考试那天或上牙医生那儿去的早晨醒来一样。晨光明媚,蜜蜂嗡嗡叫,在开着的窗口飞出飞进,窗外草地看上去非常像英国什么地方。她起身梳妆,早餐时尽量和平常一样边谈边吃。吃完早餐,头儿声音吩咐她在楼上该如何行事后,她就同其他几个告别,一言不发,径自走到楼梯脚边,头也不回,开始上楼。

幸亏光线很亮,可不,第一段楼梯头上就有一扇窗笔直对着他。她走在那段楼梯上,一直听见下面过道上那只高背大时钟滴答滴答走着。待她走到楼梯台,得往左拐到第二段楼梯,此后就再也听不见钟声了。

这时露茜来到了楼上,一看只见一条又长又宽的走廊,走廊尽头有扇大窗子。这条走廊分明跟整幢房子一样长。走廊上有雕花和镶嵌木板,还铺着地毯,两边有好多扇门都开着。她站着一动也不动,听不见老鼠吱吱叫,也听不见苍蝇嗡嗡叫,听不见窗帘坝坝飘,什么都听不见——只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跳。

"左边最后一个门口。"她自言自语说。得走到最后一个门口倒有点难。要走到那儿就得一间间屋子走过去。任何一间屋子都可能有魔法师——睡着了,或是醒着,或是隐身,甚至可能死了。不过心里想着这种事可不行。她开始她的艰苦历程了。地毯好厚,她的脚踩上去无声无息。

"还没有什么事情好害怕的呢。"露茜暗自说。这条走廊的确安静,一片阳光,也许太安静了。要是那些门上没漆着猩红的古怪符号本来还会更好些——这些符号歪歪扭扭,图形复杂,显然含有什么意义,可能也不是什么很好的意义吧。要是墙上没挂着那些面具就更好了。倒不是说那些面具丑陋不堪——或者说不是很丑——而是面具上一个个空洞的眼窝看上去真是怪怪的,如果你由着自己瞎想,马上就会想到自己一转身,面具就会下手呢。

走到第六扇门之后,她才真正吓了一跳。刹那间她几乎认定有一张长着胡子,邪气十足的小脸冲出墙壁,对她做个鬼脸。她勉强站住,望着鬼脸。原来这根本不是一张脸,而是一面小镜子,大小形状跟她的脸恰好一样,镜子上边有头发,下端挂着一把胡子,所以你朝镜子里一看,你的脸就正好配上头发和胡子,看上去像长在你头上似的。"我只是走过时眼角一扫,看见自己的影子了,"露茜暗自说,"原来是这么回事。一点也不碍事。"不过她并不喜欢自己的脸长着那种头发和胡子,就径自往前走。(因为我不是魔法师,所以不知道长胡子的镜子派什么用处。

露茜还没走到左面最后一扇门,心里不禁纳闷起来,从她开始这段历程以来,这条走廊是不是越来越长了,这是不是房子的魔法的一部分。可是她终究走到了。门开着。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这是间大房间,有三扇大窗,一排排的书从地板上一直堆到天花板;露茜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书,有的小书小巧玲珑,有的大书笨重厚实,有的书比你见过的任何教堂的〈圣经〉还要大,全是皮面精装的,一股陈旧的书卷气,透着魔法味儿。不过已经有人吩咐过她了,她知道用不着为哪一本书操心。因为那本书,魔法书,就放在房间正中一张书桌上。她明白自己得站着看了(反正没有椅子),而且她看书时得背对着门站着,于是她马上转身去关门。

门关不上。

有人会不赞成露茜这么做,可我认为她做得完全对。她说能关上门就不用担心了,可是要你站在这种地方,背后直对着洞开的门,心里总不好受。要是我一定也会有这种感觉。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有一件使她大伤脑筋的事是书这么大。头儿没法告诉她现形的咒语在魔法书上哪一段。他听到她问起甚至还大为惊讶昵。他想让她从头看起,查到才罢休;显然他就没想过还有别的法子好在书里查到这一段。"只是这样看兴许要化上我好几天、好几星期的工夫呢!"露茜看着那本厚厚的大书说,"而且我觉得就像已经在这地方待了好几个小时了。"

她走到书桌前,手搁在书上;手指刚摸到书就不由震颤一下,仿佛书里充电似的。她竭力打开书,可是起初打不开,不过这只是因为书给两个铅扣子夹住了。等她解开扣子,就一下子打开了书。这是本多怪的书啊!

这是手写本,不是印刷本,字迹清晰,笔法匀称,向下捺的笔划粗,向上挑的笔划细,字体很大,看起来比印刷体舒服,写得极美,露茜盯着看了整整一分钟,忘了念了。纸张又脆又滑,有股好闻的味儿,在空白处和每段咒语开头的大写字母周围,还有插图。

这本书没有扉页,也没有书名;开门见山就是咒语,开头几条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治疗疵子的土法(在月光下用银盆洗手),有治牙痛的,有治抽筋的,还有一种捕捉蜂群的咒语。牙痛病人那幅插图画得很生动,要是你对着画看得太久了,牙齿也会发痛呢。第四条咒语周围密密麻麻画着金黄色蜜蜂,要是你对着画多看一会儿,它们就仿佛真在飞舞。,

露茜看了第一页就舍不得离开,但等翻过一页,下页还是同样有趣。"可我必须翻下去,"她暗自说。她路往下翻了三十页,如果她记得住上面内容的话,就可以学会怎样去找寻宝藏,怎样记住忘掉的事物,怎样忘掉想要忘掉的事物,怎样呼风,怎样唤雨,怎样求雪,怎样变雾,怎样招雨夹雪,以及怎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看得越久,插图就越奇妙,越逼真。

接下来她翻到一页,上面的插图光彩夺目,叫你简直没法注意写的字。简直没法——可她还是注意到开头一行字句,这样写道:美貌超群绝伦灵方。露茜脸蛋凑到书页上盯着看插图,虽然刚才图画似乎挤成一团,模糊不清,可是现在她看起来十分清楚了。第一幅画的是一个姑娘站在书桌前看本大书。那姑娘的穿着跟露茜一模一样。第二幅画上露茜(因为画中人就是露茜)站着,张大嘴巴念念有词,脸色相当可怕。第三幅画上那个美入向她走来了。怪的是想想这些画开头看上去多么小,现在画中露茜看上去竟跟露茜真人一般大小了,两人对视了片刻,真露茜就移开眼光,因为她被画中露茜的美貌弄得眼花缭乱,但她还能从那张美丽的脸蛋中看出跟她本人的相像之处。现在这些画面迅速向她蜂拥而来。她看见自己在卡乐门国一次大比武中高踞宝座,世界各国的国王为她的美貌而拼杀。后来从比武中的拼杀演变为真正的战争,由于各国国王、公爵和大贵族疯狂争夺她的青睐,纳尼亚、阿钦兰、台尔马、卡乐门、加尔马和特里宾西亚各国都弄得生灵涂炭,一片荒芜。后来,画面一变,依然是绝色美人的露茜,回到英国。原来一直是家里的美人儿苏珊从美国回来了。画中的苏珊活像苏珊本人,只是难看些,一副生气的神情。苏珊妒忌露茜那份令人眼花缭乱的美貌,不过这一点也没关系,因为现在谁也不把苏珊放在心上了。

"我一定要念这条咒语,"露茜说,"我不管。我一定要念。"她说我不管,因为她心里一股劲地觉得她念不得。

谁知正当她回头再去看那条咒语开头的字句时,原先她完全肯定没有画面的字里行间,却发现有只狮子,狮王阿斯兰的大脸正深深盯着她的脸。画面色彩金光灿灿,那狮子仿佛走出画面,向她迎面而来。事后她当然也不敢十分肯定画上狮子真的不曾有过一点活动。总而言之,她十分清楚狮子脸上的表情。他正在咆哮,你都看得见他大半口牙了。她害怕得不得了,就马上翻过这一页。

过一会儿她又翻到一条咒语,可以让你知道你朋友对你的看法。其实这时露茜心里很想试试刚才那条咒语,那条使你变得美貌超群绝伦的咒语。所以她感到为了弥补没念刚才那条咒语的损失,倒真愿意念念这条看。她生怕自己改变主意,就匆匆忙忙念了咒语(我是决不会告诉你们这些咒语的)。念完她就等着看结果。

一看毫无结果,她就看起插图了。突然一下子她看见自己最意想不到的一幕——一节火车的三等车厢,里面坐着两个女学生。她马上就认出她们。一个是玛乔丽;普雷斯顿,一个是安妮;费瑟斯通。不过现在这不仅是一幅画了。这幅画是活动的。她看得见火车窗外电线杆飞驰而过。她看得见两个姑娘有说有笑。接着就像"打开"收音机似的,她渐渐听得见她们说的话。

"这学期我能见你一两面吗?"安妮说,"你还是打算一直跟露茜;佩文西鬼混?”

"不知道你说的鬼混是什么意思?"玛乔丽说。

"晴,你知道的,"安妮说,"你上学期对她可痴心呢。"

"不,我没有,"玛乔丽说,"我很有头脑,不会这么做的。说起来她还不算坏孩子。但学期还没结束我就对她厌透了。"

"得了,你哪一学期都决不会有这机会了I"露茜大叫道,"两面三刀的小畜生。"可是听到自己的嗓门这么大,又顿时想起她是在对着一幅画说话,真正的玛乔丽远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呢。

"得了,"露茜自言自语说,"我过去对她的看法倒真不坏。上学期我替她做了各种各样的事,别的姑娘不大有人多理她,我偏守着她。这点她也有数。偏偏去找安妮;费瑟斯通!我真想知道我所有的朋友是不是都一样?还有不少图呢。不,我决不再看了。我决不看了,我决不看了。"——她费了好大劲儿才翻过这页,可是不久,一大滴愤怒的眼泪就溅在上面了。

在下一页她看到一条"提神法"的咒语。这一页插图虽少,不过很美。露茜不知不觉看的竟不是咒语,倒更像一篇故事。这篇故事有三页,她还没看到这一页末了,就完全忘了自己是在看书。她生活在这故事中,好像这是真事似的,而且所有的画面也是真的。当她翻到第三页,看到末了一行,她说"这是我所看过的最可爱的故事,今后这辈子可看不到这么可爱的故事了。啊呀,我真希望我能一直看上十年。至少我要再看一遍。"

谁知这本书的魔法到此有些起作用了。你不能再倒翻过去,只有右手一边的书页,后面的书页才翻得过去,左手一边的,前面的书页就翻不过来了。

"啊呀,真糟糕!II露茜说,"我真想再看一遍呢。好吧,至少,我一定得记住它。让我看看……写的是……是……天哪,图文又全消失了。连末了一页也一片空白。这是本非常古怪的书。我怎么能忘记呢?这故事讲的是一只酒杯、一把宝剑、一棵树,还有一座青山,我只知道这么多。可我记不住,我怎么办啊?"

而且她永远也记不起来了;从那一天起,露茜心目中认为的好故事,指的就是使她想起魔法书中忘掉了的故事的一个故事。

她再翻过去,不料翻到一页根本没有插图,不过开头的字句倒写着:隐形事物现形法。她先从头到尾看一遍,把全部生字认认准,再大声念出来。一念她就立刻知道咒语起作用了,因为她一念出声,书页上部的大写字母就现出颜色来,空白处也开始现出图画来。正像你把用隐显墨水写的字放在火上烤,字迹就渐渐现出来一样,只是用的不是拧橡汁(最简易的隐显墨水)那种暗黑色,而是纯金的、碧蓝的和猩红的颜色。这些画都很怪,其中有不少人物的样子露茜可不大喜欢。于是她心里想,"我不仅把砰砰砰的东西现了原形,而且大概把一切东西都现形了。这么个地方准有不少其他隐形的东西在闲逛呢,我可说不准要不要都见见。"

就在那工夫,她听到身后一阵轻柔而有力的脚步声,沿着走廊过来,她当然记得他们跟她说过魔法师光着脚,像猫似的走路不出声的事。回过头去看看清楚总比有什么偷偷摸到你背后要好些。露茜回过头去看了。

于是她脸上露出笑容,一时间(但她当然不知道),她看上去几乎就同画中的露茜一样美丽了,她高兴得轻轻叫了一声,伸出双臂,奔上前去。站在门口的原来就是所有至尊王中最至高无上的狮王阿斯兰本人。他是真的,结结实实,暖暖和和,他听任她亲吻,把脸埋在闪闪发亮的狮霞里。他身子里发出犹如地震的低沉声音,露茜甚至敢于想象他是在咕噜呢.

"啊呀,阿斯兰,"她说,"谢谢你还特地来一次。"

"我一直在这里,"他说,"只是你让我现了形罢了。"

"阿斯兰!”露茜稍带责怪的口气说,"别拿我开玩笑了。好像我真有什么办法让你现形似的!"

"真的,"阿斯兰说,"你认为我会违背自己的规则吗?"

沉默了片刻,他又说话了。

"孩子啊,"他说,"我看你刚才一直在偷听。""偷听?"

"你听两个同学背后在说你。"

"啊呀,那个吗?我根本没想到那是偷听呢,阿斯兰。那不是魔法吗?"

"用魔法暗中监视人家跟用任何其他办法监视是一回事。你错看你的朋友了。她虽然为人软弱,可是她爱你。她害怕那年龄大的姑娘,才说了违心的话。"

"我想,我再也忘不了我听到她说的那番话。""不,你不能这样。"

"啊呀,"露茜说,"我把一切都搞糟了吗?你意思是说,如果没有这么回事,我们原来会一直是朋友——成为真正的好朋友——说不定是终身朋友——可现在我们就不行了吧?"

"孩子啊,"阿斯兰说,"以前我没跟你说清楚,谁也无法预知将来发生的事吗?"

"不错,阿斯兰,你说过,"露茜说,"对不起。可是请……”

"心肝儿,说啊。"

"我还能再看一遍那故事吗?就是我记不起来的那一个。你愿意跟我讲那故事吗,阿斯兰?唉,讲吧,讲吧,讲吧。"

"好,一定讲,我要对你讲好多好多年。可是现在,快来吧。我们该去见见这屋子的主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