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纳尼亚的诞生

C.S.刘易斯2017年10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狮子唱着新歌,在空旷的大地上走来走去。这歌声比刚才唤起星星和太阳的歌声更柔和,更轻快·活泼,是一曲如潺潺流水般温暖的乐声。随着它的移动和歌唱,河谷里长出青青碧草,从狮子身边像水潭一样蔓延开去,又如浪花一般爬到小山坡上。一会儿,青草就长上了远处大山的斜坡,年轻的世界每一瞬间都变得更加柔美。徽风沙沙地拂动青草。很快,除了草,又出现了别的东西。高高的山坡上长出了颜色暗淡的石南属植物,河谷里旨出了一片片毛茬茬的粗糙不平的绿色。迪格雷刚开始不知道是什么,直到其中一个来到离他很近的地方。那是一种长而尖的小东西,身上长出几十支手臂,上面班盖着绿色之物,而且以每两秒钟一寸的速度增大。现在他的周围到处都有这样的东西。等它们长到与他高度相似时,他才恍然大悟地喊道“树!”

令人沮丧的是,正如波莉以后说的,你无法安安静静地观赏这一切。迪格雷说“树”的同时,他不得不跳到一边,因为安德鲁舅舅又悄悄溜到他身旁,企图偷他的戒指。即使他偷到手也没有多大好处,因为他一直以为绿戒指管返回,便把目标对准右边口袋。当然,迪格雷也不想让他得逞。

“住手”

女巫大叫,“站回去。不准往前走。谁要是走到离这两个小孩中的任何一个十步远的地方,我就敲碎他的脑袋。”她挥舞着那根从灯柱上扭下来的铁棒,随时准备扔出去。不管怎么说,人人都相信她会扔得很准。

“好哇,”她说,“你想带着这男孩偷偷跑回你们的世界,而把我留在这儿。”

安德鲁舅舅终于不怕她了,忍不住发了火。“是的,夫人,”他说,“豪无疑问,我就想这么干。这完全是我的权力。我蒙受了最大的羞辱,受到了最低等的待遇。我曾经尽全力尊敬你,讨好你,但我得到的报答是什么呢?你抢劫————我一定要重复这两个字一——抢劫了受人尊敬的珠宝商。你坚持要我招待你最昂贵(不用说也是最铺张)的午餐。这样一来,我不得不当掉手表和表链(告诉你,夫人,我们家还没谁有经常光顾当铺的习惯,除了我的表哥爱德华,他参加过义勇骑兵队)。吃那顿消化不了的午饭时―——

现在想起来我更难受了―——你的言行骚扰了在座的每一个人。我觉得自己在公众场合丢了脸。以后,我再没有脸去那个饭店了。你袭击警察察,还愉了―——”

“别说了,先生,请别说了。”马车夫说,“看一看、听一听眼前发生的事吧,不要讲话。”

值得看和值得听的实在太多了。迪格雷最先看见的那棵树己经长成一棵粗壮的山毛榉,枝丫优美地在他头顶上舒展。他们站立的那片凉爽的青草地上散布着雏菊和毛莨属植物。稍远的地方,沿河生长着柳树。河的对岸,绽放着一丛丛茶藨子、丁香花、野玫瑰和杜鹃花。那匹马大口大口地撕咬着新鲜的草。,

在这段时间里,狮子一直不停地唱着歌,庄严地前后左右走动。使人惊异的是,它每次转身,都离他们更近一些。波莉发现,歌声越来越有趣,因为她觉得自己开始看出了音乐与眼前发生的事之间的联系。当大约百米外的山脊上跳出一排墨绿色的冷杉树时,她感到这和一秒钟前狮子唱的一组低沉、悠长的音调紧密相关。豪不奇怪,随着狮了唱出一组轻快的旋律,她看到报春花从四面八方长了出来。在一阵无以言表的激动中,她肯定所有这些都是从(用她的话说)

“狮子脑袋里出来的”。当你聆听它歌唱时,你就听见了它所创造的事物:当你环顾四周,你就能看见这些事物。这太令人激动了,她无暇感到害怕。但狮子每一次转身离他们更近时,迪格雷和马车夫都不禁有些紧张,安德鲁舅舅则牙齿打战,双膝发抖,根本跑不掉了。

突然,女巫大胆地朝狮子冲过去。狮子仍然唱着歌,缓慢而沉稳地前进,只有十几步远了。她抬起手臂,朝着它的头将铁棒直直地抛了过去。

任何,更不用说简蒂丝,都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打偏。铁棒不偏不倚地敲在狮子的两眼之间,然后一掠而过,砰的一声落在草中。但狮子没有停下,步伐既未减慢也未增快,很难说它是否知道自己被打了一下。虽然它柔软的爪子没发出任何声响,你却能感到大地在它的脚下震颇。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女巫尖叫一声跑开了,很快便消头在树林中。安德鲁舅舅转身想跟着跑,不料绊倒在一根树桩上,脸朝下倒在流向大河的一条小溪中。孩子们无法动弹。他们甚至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想跑。狮子根本没有注意他们。它张着血红的大口,没有咆哮,只是歌唱。它与他们擦身而过,他们可以摸到它的皮毛。两人害怕极了,怕它转过身看着自己。但奇怪的是,他们又希望它转过身来。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好像是看不见闻不着的东西,丝豪没有引起它的注意。它从他们身边过去,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两次与他们擦身而过,转向东去。安德鲁舅舅爬起来,边咳嗽边唾沫飞溅地说:“迪格雷,我们终于摆脱了那个女人,狮子也走了,快把手伸过来,马上戴好戒指。”

“走开。”迪格雷说着,后退几步避开他,“离他远点儿,波莉,到我身边来。我现在警告你,安德鲁舅舅,一步也不要走近,否则,我们就走了。”

“立刻照我说的做,老兄,“安德鲁舅舅说,”你这孩子太调皮捣蛋,表现很不好。”

“不走,”迪格雷说,“我们要呆在这儿看会发生什么事。我原来以为你想了解别的世界。现在到了这儿,你不喜欢这地方吗?

“喜欢”,安德鲁舅舅大叫,“看看我落到了什么地步!这还是我最好的外套和背心呢。”他现在看上去的确很狼狈。当然,你开始时打扮得越漂亮,从撞烂的马车下钻出来再掉进一条泥泞的小溪,模样就越惨不忍睹。“我不是说,”他接着说道,“这个地方没有意思。如果我年轻一些,现在―——

我或许可以先去找一个精力充沛的青年到这儿来。找一个专猎大动物的猎手。这个地方有些好处可以利用。这儿天气宜人。我过去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空气。我相信,这对我是有好处的,如果―——

如果条件比较有利。要是我们有枝枪就好了。”

“枪也没用,”马车夫说,“我想我要去看看是不是该给‘草莓’梳理一下了。那匹马比有些人还有灵性。”他走到‘草莓’身边,嘴里发出马车夫特有的那种嘘嘘声。

“你还认为那头狮子能被枪打死吗,”迪格雷说,“它对那根铁棒不怎么在乎。”

“这全是她的错,”安德鲁舅舅说,“那胆大包天的姑娘,我的孩子。她太粗暴了。”他的指关节捏得噼啪作晌,似乎又忘了只要女巫在场自己是如何害怕的。

“这么做实在太坏了,”波莉说,“狮子哪一点伤害她了?”

“悔!那是什么?”迪格雷说完往前走,去查看几步外的一样东西。“我说,波莉,”他向后喊道,“过来看看。”安德鲁舅舅也跟着过来了,他不是好奇,而是想紧跟孩了们一这样就有可能偷到戒指。但是,当他看见迪格雷正在看的东西时,也开始感兴趣了。那是一个小巧而完美的灯柱模型.在他们看的时候,它正在按比例变高变宽。实际上,它像树木一样存生长。

“它是活的―——

我是说,它亮着。”迪格雷说。不过,当然哆,在阳光下,除非你遮住它,灯上徽弱的光线几乎是看不见的。

“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安德鲁舅舅喃喃地说,“我连做梦也不会想会有这样的魔法。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甚至一个灯杜,都是有生命的,可以生长。我觉得奇怪的是,什么种子可以长成一个灯柱?”

“你还不明白?”迪格雷说,“这是铁棒掉下去的地方一一她从我们家门前那根灯柱上扭下的铁棒。它掉进土里就长成了一个小灯柱。”但此刻已经不算小了,迪格雷说这话时,灯柱已和他一样高了。(

“是的,了不起,了不起!”安德鲁舅舅比刚才更加起劲地捍着手指,“哦!哦!他们嘲笑我的魔法。我那傻瓜妹妹以为我是个疯子。这下,看他们还说什么?我已经发现一个充满生机、任何东西都可以生长的世界。哥伦布,他们现在谈论哥伦布。但与这里相比,美洲算什么,这个国家商业上的潜力是不可限量的。带一些旧钢条到这儿来,埋下去,就会长出崭新的火车头、军舰,或者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用不着花任何代价,我就能以高价在英国卖掉。这样我将会成为一个百万富翁。还有这天气!我已经感到自己年轻了二十岁,我可以在这里经营一个疗养胜地,弄好了,一年就可以挣两万。当然,我只会让极少数人知道这个秘密。首先要打死那头畜生。”

“你和女巫一样,”波莉说.“满脑子都是屠杀。”

“然后,再说自己,”安德每舅舅继续做着美梦,“如果我定居在这儿,天知道能活多久。对一个年过花甲的人来说,这是值得考虑的头等大事。在这里,我当然永远不会老。实是太美了!年轻的土地啊!”

“哦!”迪格雷大喊,“年轻的土地!你认为真的是呜?”

他自然记得,蕾蒂姨妈对那个送葡萄的女人说过的话。共好的愿望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出来。“安德鲁舅舅,”他说,“你认为这儿有什么可以治好妈妈的病吗?”

“你在说什么?”安德鲁舅舅说,“这儿不是药店。但就像我说的……”

“你一点儿也不关心她,”迪格雷气愤地说,“我还以为你会的;毕竞她是我的母亲,是你的妹妹。不过没关系。我去问狮子看它能不能帮忙。”然后他转过身,轻快地走了。波莉迟疑一下也跟着去了。

“晦!停下!回来!这孩子疯了。”

安德鲁舅舅说。他小心翼翼地跟在孩子们后面,保持着一段距离。因为他既不想远离绿戒指,也不想靠近狮子。

几分钟后,迪格雷走到树林边上,站住了。狮子仍在歌唱。但歌声又变了。这次的歌声与我们所说的“调子”更为相似,但依然狂放不羁,使你想跳,想跑,想攀登,想大喊大叫,想冲向他人,拥抱他们或与他们搏斗。迪格雷听得脸上通红发热。安德鲁舅舅似乎也受了影晌,因为迪格雷听见他说:“一个活泼的姑娘,老兄。她的脾气令人遗憾,但总的来说,是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然而,歌声对这两个人产生的效果根本无法与它对这片上地产生的效果相比。

你能想像一块草地像壶里的水一样沸腾吗,但这样描述正存发生的事是最最恰当的。周围的草地膨胀成个个大小不同的圆丘,有的只有鼹鼠丘那么大,有的和独轮小车相差无几,其中两个与小棚屋一般大小。这些圆丘移动着,膨胀着,直到泥土四溅地炸开后,每个圆丘里都钻出一样动物。鼹鼠出来时与你在英国见的鼹鼠出洞一模一样。狗一伸出脑袋就汪汪地叫,像从篱笆的窄缝里钻过时那样挣扎着。雄鹿是最有趣的,因为它们的角比只他部分先出来很长时间,所以,一开始迪格雷以为是树。青蛙从河岸边钻出来后,就呱呱地叫着,一蹦一蹦地跳到河里去了。花豹、黑豹一类的动物马上坐下来,将后腿上沾的松土抖掉,然后站起身,在树上磨前爪。林中传来阵阵鸟鸣。蜜蜂一秒钟也不愿耽误就在花上忙开了。但最壮观的时刻是当最大的圆丘像轻度地震一样炸裂开时,从里而隆起大象斜坡般的脊背、聪明的大脑袋和四条像穿着宽松裤子一般的大腿。现在,你几乎听不见狮子的歌唱了,四面八方,满耳的牛叫、马嘶、犬吠、鸟鸣…

虽然迪格雷听不见狮子唱歌了,但仍然能看见它。它那么高大,那么明亮,将他牢牢地吸引住了。其他动物似乎也不怕它。就在这时,他听见阵马蹄声,那匹拉车的老马小跑右从他身边过去,和其他动物站到一起了(空气适合安德鲁舅舅也适合它,它看上去不再像伦敦街头可怜的老奴隶,它正扬起腿,高昂着头。)这时,狮子第一次安静下来。它在动物中巡视一番,时不时走到其中的两个面前(每次总是两个),用它的鼻子吻它们的鼻子:在花豹中挑出两头,在鹿群中挑出一头雄鹿和一头雌鹿,将其他的撇在一边。对有些种类的动物,它只是走过而已;但它吻过的动物成双成对地离开白己的群体,跟在它后面。最后,它站住了,它挑出来的动物也走过来,围着它站成一圈。它没有吻过的动物开始四下散开,叫声逐渐消失在远方。它选出来的那些动物静静地站着,所有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狮子。猫类动物偶尔摇摇尾巴,其他的动物全都一动也不动。那天,第一次这么寂静,只听见淙淙的流水声。迪格雷的心在猛烈地跳动,他知道神圣而庄严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他已经忘了妈妈。但他非常清楚,即使为了她,他也不能打扰这样的大事。

不曾眨过眼的狮子用它那灼人的目光凝视着动物们。逐渐,那些动物起了变化。小动物一如兔子、睡鼠等―——大了许多。庞大的动物-―

这一点从大象身上最能看出来一——小了一些。许多动物用后腿坐着,其中大多数都偏着头,似乎在努力地试着理解什么。狮子张着嘴,却没有发声。

像风刮起一排树一样,它呼出的绵长而温暖的气息可以将所有的动物都席卷而去。头上,遥远的空中,躲在蓝色天幕后面的星星又开始了新的歌唱。那是一种纯洁、清冷而难以理解的音乐。接着,从天上或狮子身上闪出一股火光。孩子们的每一滴血都沸腾起来。一个从未听到过的最低沉最粗犷的声音说道:

“纳尼亚,纳尼亚,纳尼亚,醒来吧。去爱,去想,去说话。让树能走动,让野兽说话,还有神圣的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