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夜里发生的事

C.S.刘易斯2017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国王给打得晕头晕脑地倒下了,他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直至卡乐门人缚住他的腕关节,叫他的两臂笔直下垂在身体的两侧,背脊靠在一棵枝树上。然后他们用绳索团团捆住他的踝关节、膝关节、腰部和胸膛,这就把他丢在那儿了。此时此刻,使他忧虑重重的,倒是他的嘴唇在出血,他们打破了他的嘴唇,他没法儿擦掉伤口滴出来的血,痒得难受——时常是小小的事情最难受。

国王绑在校树上仍能望见山顶上的小马厩以及坐在马厩前的无尾猿。他能间歇地勉强听到无尾猿继续说话的声音,以及群众中答话的声音,但他听不清楚说话中的具体字句。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不晓得他们怎样对待珍宝啊。"国王心中想道。

这群野兽不久就散开了,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走掉了。有的就在蒂莲身边走过。它们瞧瞧他,看到他绑在树上,它们仿佛感到害怕而又抱歉,但它们谁也不说话。不久,它们都走掉了,树林里一片寂静。时间一个钟头又一个钟头地过去,蒂莲起初感到十分口渴,后来又感到十分饥饿;拖延到傍晚时,他感到寒冷了。他的背脊疼痛。太阳落山了,黄昏开始了。/-

天色几乎全黑时,蒂莲听到一种轻微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看到有些小动物在朝他走过来。左边三只是老鼠,中间一只是野兔,右边两只是鼹鼠。这些小动物的背上都驮着个小袋子,这就使它们在黑暗中显得奇形怪状,乍一看时,认不出它们是什么动物。一会儿之后,它们都用后腿站起来了,把它们冰凉的脚爪按在国王的膝头上,而且抽抽噎噎地给他的膝头以野兽的接吻。(它们能够够得上国王的膝头,因为纳尼亚的会说人话的这种小兽,比我们英国的同类小兽身材要高大得多。)

"国王陛下,亲爱的国王陛下,"它们又尖又细的声音说道,"我们真为你感到难过。我们不敢替你松绑,因为说不定阿斯兰会对我们大发雷霆。然而,我们给你送晚饭来了。"

第一只老鼠立刻敏捷地爬了上来,它的脚踩在缚住蒂莲胸膛的绳索上,它对着蒂莲的脸,正在翕动它那迟钝的鼻子。然后第二只老鼠爬了上来,挂在第一只老鼠的下面。其余的小兽都站在地上,开始把食物递上来。"喝吧,陛下,喝过以后,你就会发觉自己能吃东西了。"站在最上面的老鼠说道,蒂莲发觉一个小木杯送到了他嘴边。它只有一个蛋杯那么大小,所以,他还没尝到酒的味道,杯子就空了。但老鼠随即把杯子递了下去,其他的老鼠重新斟满酒,重新递了上来,于是蒂蓬第二次把酒喝干了。它们就这样继续递上递下,直至国王喝了个痛快,一小杯一小杯的品味,倒比大碗牛饮好得多,因为它更解渴。

"这是干酪,陛下,"第一只老鼠说道,"可是东西不多,恐怕你多吃了会口渴。"干酷之后,它们又喂国王吃燕麦饼和鲜黄油,然后又给他喝些酒。"现在把水递上来,"第一只老鼠说道,"我要给国王洗洗脸。脸上有血迹。"

接着蒂莲觉得有一小块像海绵似的东西轻轻抹着他的脸,这可是最凉快最舒适的。"小朋友们,"蒂莲说道,"我能怎样谢谢你们的一切照顾啊?""你不需要谢,你不需要谢,"小小的声音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不要任何其他的国王。我们是你的子民。如果反对你的只不过是无尾猿和卡乐门人,我们就会起来战斗,直战到被砍成肉酱,才会听任他们把你绑起来的。我们会战斗的,真的会战斗的。然而,我们不能反抗阿斯兰啊。"你们认为真是阿斯兰吗?"国王问道。"啊,是的,是的,"兔子说道。"昨夜阿斯兰从马厩里出来了。我们都看见他的。"

"阿斯兰是什么样子的?"国王问。

"像一只可怕的大狮子,真的是这样。"一只小老鼠说道。"你们以为确实是阿斯兰杀死林木精灵,使你们大家都成为卡乐门国王的奴隶的吗?""啊,那可糟透了,可不是吗?"第二只老鼠说道,"如果我们在这种局面开始之前就死了,那倒要好些。但其中毫无可疑之处。大家都说这是阿斯兰的命令,我们也已经看见过他。我们并不认为阿斯兰会喜欢这种局面的。咳,我们——我们要阿斯兰回到纳尼亚来。"

"阿斯兰这次回来好像十分愤怒,"第一只老鼠说道,"我们大家必定犯了些可怕的错误而自己还不知道。他必定是为了某些错误才惩罚我们的。但是我认为,不妨告诉我们,我们究竟犯的是什么错误啊!"

"我猜想我们现在正在干的事情,也许是错误的。"兔子说道。"如果错了,我也不在乎,"一只眼鼠说,"我还要再干的。"但其他小兽说道"别做声。""小心啊。"于是它们大家都说道,"我们很抱歉,亲爱的国王,现在我们必须回去了。我们在这儿给逮住了可就不好办了。"

"亲爱的小兽,立刻离开我吧,"蒂莲说道,"为了纳尼亚全国的利益,我不愿连累你们任何一位陷入危险境地。"

"晚安,晚安。"小兽们一边说,一边在国王的膝头上擦着鼻子,"我们会回来的——如果我们办得到的话。"于是大家窸窸窣窣地走掉了,同它们来到之前相比较,树林似乎更加黑暗、更加寒冷、更加寂寞了。

繁星出来了,时间慢吞吞地过去——试想那时间过得多么缓慢——在这过程中,纳尼亚王国最后一位国王给绑在树上,站得四肢僵硬,筋骨酸痛。但,最后,有件事情发生啦。

远处出现一片红光。接着,红光消失了一会儿又亮起来了,面积更大,光芒更强烈。他看得见在火光的这一边有黑黑的人影来回走动,背着一捆捆的东西,把它们一一丢在地上。现在他明白他正在瞧着的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个刚点燃起来的篝火,人们正在把一捆捆木柴丢进去。不久,篝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了,蒂莲看得出篝火就在那个山顶上。他能够十分清楚地看到篝火后的马厩,在通红的火光里它全都照亮了;在篝火与他本人之间,有一大群野兽和人;篝火旁边,隆起一个小小形体,必定是无尾猿了。它在同群众说话,但他听不见。然后它走到马厩门前,三次鞠躬到地。接着它站起身来,打开马厩的门。于是一头四条腿的动物——一头走路十分不灵活的动物——从马厩里走出来了,站着面向群众。

腾起了一大片哀鸣和号啕的声音,十分响亮,蒂莲听得出其中几个字。"阿斯兰!阿斯兰!阿斯兰!"众野兽大声喊道,"对我们讲话吧。安慰我们吧!别再跟我们生气吧。"

从蒂莲所站的地方望过去,他没法十分清楚地看出来它是什么东西,但他看得出它是黄黄的、浑身都是毛。他从来没有见过伟大的狮王。他也从来没见过一头普通的狮子。他没有把握肯定他所看到的不是阿斯兰。他不曾料到阿斯兰竟看上去像那条站着不说话的、呆板僵化的畜生。然而,怎样才能有把握呢?片刻之间,恐怖的思想兜上他的心头:接着他记起了关于塔什和阿斯兰是同一个神祇的信口雌黄,觉得这整个儿事情必定是个骗局。

无尾猿把他的头挨近黄色畜生的脑袋,仿佛它在静听某些讲给它听的悄悄话。然后它转而向群众讲话,群众重又哀号了。接着,黄色畜生笨拙地转过身体,然后迈步走回去——几乎可以说是蹒跚而行——走进了马厩,无尾猿便在它背后把门关上。这之后,篝火必定是被扑灭了,因为光芒突然消失;而蒂莲又重新独自面对着寒冷和黑暗。

他想起古时候在纳尼亚生活和逝世的其他国王们,在他看来,似乎没有一个国王曾经像他那样倒霉的。他想起他那曾祖父的曾祖父)国王瑞廉——当他不过是个年轻王子时,便被一个女巫盗走,藏在北方巨人的土地下的黑洞里好多年。但结果却逢凶化吉,两个来自世界尽头之外的孩子突然出现了,他们救了他,他就回到纳尼亚的家里,进行着长期的繁荣昌盛的统治。"跟我的情况可大不相同。"蒂莲跟他自己说道。然后他追溯到瑞廉的父亲——航海者凯斯宾,他那邪恶的叔父弥若兹曾设法谋害他,凯斯宾便逃进森林里,生活在小矮人们中间。但这故事也有个否极泰来的好结局;因为凯斯宾也得到了儿童们的帮助——只不过当时有四个儿童——他们来自外部世界,打了一个大仗,扶他登上了他父亲的王位。"但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蒂莲跟他自己说道,"如今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了。"接着他又想起(因为他是个孩子时就对历史很熟悉了)帮助过凯斯宾的四个孩子,一千多年以前曾在纳尼亚待过,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打败了白女巫,结束了几百年的冬天,此后他们就在凯尔帕拉维尔统治(四个人一起统治)多年,终于他们不复是儿童,而是至尊王和美丽可爱的女王,而他们统治的岁月便成了纳尼亚的黄金时代。在那个故事里,向斯兰曾多次出现过。就蒂莲现在记得的,阿斯兰在一切其他的故事里也出现过。"阿斯兰——以及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孩子们,"蒂莲心中想道,"在事情最糟糕最险恶的时候,他们总是出现的。啊,如果他们现在能出现,那有多好啊。"

于是他大声呼唤道"阿斯兰!阿斯兰!阿斯兰!现在就来帮助我们呀!"

然而,黑暗、寒冷和寂静依旧是老样子,毫无变化。"让我被杀死吧,"国王喊道,"我丝毫不为我自己恳求什么。可我求你光临,拯救整个纳尼亚。"不论在黑夜里或是树林里,依旧丝毫没有变化,但在蒂莲的内心里开始发生了一种变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感到一种隐隐约约的希望。他反正感到自己比较强有力了。"啊,阿斯兰,阿斯兰,"他低声说道,"如果你不愿亲自驾临,至少从其他世界给我派些助手来吧。啊,让我呼唤他们。让我的声音传到外部世界去。"接着,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正在干什么,他突然大声叫喊起来:

"孩子们!孩子们!纳尼亚的朋友们!快,到我这儿来吧。我在天涯海角呼唤你们,我是蒂莲,纳尼亚的国王,凯尔帕拉维尔的君主,人迹罕至的群岛的帝王!"

于是他立刻进入了一个梦境(如果这是个梦),比他生平做过的任何一个梦都要鲜明生动。

他仿佛正站在一个灯火辉煌的房间里,有七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在那儿。看上去他们刚吃完饭。有两个人年纪很大,一个是自须老汉,二个是老妇人,生着聪明而欢乐的闪闪烁烁的眼睛。坐在老汉右边的人还没有成年,肯定比蒂莲本人还年轻,但他的脸上已经具有国王和战士的神情。对于坐在老妇人右边那个少年,几乎也可以说同样的话。桌子对面,脸朝蒂莲,坐着一位金发姑娘,比上述两位还要年轻,而坐在她两边的一男一女,那就更年轻了。他们都穿着蒂莲觉得是最最古怪的衣裳。但他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细节,因为最年轻的男孩和两个小姑娘立刻从座位上跳起身来,有一位还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叫喊。老妇人吃了一惊,猛吸了一口气。老汉必定也做出了一个突然动作,因为放在他右手边的酒杯,给碰下桌子去了,蒂莲听得见酒杯啪啦跌碎在地板上时的声音。于是蒂莲认识到这些人能看见他,他们正瞪眼瞧着他,仿佛他们看见了一个鬼魂似的。但他也看在眼里:坐在老汉身旁的那位国王模样的人,可从未动弹过(尽管他的脸色变白了),只不过把他的手捏得紧紧的而已。接着他就说道:

"说出来吧,如果你不是个幻影或梦。你具有纳尼亚人的神态,而我们是纳尼亚王国的七个朋友。"

蒂莲很想说话,他力图大声喊叫,他是纳尼亚王国的蒂莲,迫切需要帮助。但他发觉(就像我们在梦里也常发觉的那样)他的嗓门里发不出声音来。已经对他说话的那个人站起身来了。"影子也好,鬼魂也好,不论你究竟是什么人,"他一边说一边盯住蒂莲直瞧,"如果你来自纳尼亚,我以阿斯兰的名义命令你,把话对我说出来吧。我就是大国王彼得。"

这房间开始在蒂莲的眼前摇摇晃晃。他听到这七个人立刻一齐说话的声音,而且声音都在一秒钟又一秒钟地减弱下去,他们说的是类似这样的话"瞧,它在褪色了。"

"它在溶化了。""它在消失了。"一会儿后他便完全从梦中醒过来了,仍旧绑在树上,比以前更加寒冷、僵硬。树林里充满了日出之前苍白而阴沉的光芒,他浑身被露水湿透,早晨快要来临了。

这一梦醒之际,乃是他生平所经历过的最最难堪的时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