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关于小矮人

C.S.刘易斯2017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走在纵队前面的卡乐门士兵,看到了他们认为是"泰坎"或大王爷的人带着两个武装的侍从站在道路上,便停步不走,举起长矛向他敬礼。

"啊,我的长宫,"其中一个卡乐门士兵说道,"我们带着这些个矮子到卡乐门去,到-蒂斯罗克-(愿他万寿无疆)的矿井里去干活。"

"伟大的塔什神在上,他们倒是十分听话的。"蒂莲说。

然后他突然转向小矮人们。六个小矮人中总有一个拿着火炬,凭着火炬闪烁摇曳的光,他看得见满脸胡须的小矮人都在瞧他,神情严厉而又顽固。"小矮人啊,蒂斯罗克可曾打了一个大仗,征服了你们的土地?"他问道,"以致你们如此忍辱负重地去死在普格拉汉的盐坑里吗?"

两个士兵诧异地瞪着眼睛瞧他,但小矮人们回答道:"阿斯兰的命令,阿斯兰的命令。阿斯兰把我们出卖了。难道我们能做出反对阿斯兰的事来吗?"

"事实上是-蒂斯罗克-存心不良,"另一个盹了口唾沫,补充道,"我倒要瞧他怎么试试哩。"

"闭嘴,狗东西,士兵头儿喝道。"

"瞧瞧!"蒂莲-面把迷惑这头驴子推到亮光里,一面说道,"这一切全是撒谎造谣。阿斯兰压根儿没有到纳尼亚来。你们都被无尾猿骗了。无尾猿从马厩里牵出来给你们看的,就是这头驴子。好生瞧瞧吧。"

小矮人们现在可以逼近来瞧瞧它了,他们所看到的真相,肯定足以使他们心里感到奇怪他们怎么竟会受骗上当的。迷惑长时间给关闭在马厩里,狮子毛皮已经弄得很不整洁了,而它在黑暗的树林里穿行时,毛皮又磕磕碰碰得歪歪扭扭了。大部分毛皮挤在肩膀上的一块地方。头上的毛皮,除了碰歪以外,还碰得向后缩了一大截,所以现在谁都看得见那愚蠢而温和的驴子脸蛋在向外张望。嘴角边露出一些青草。因为他们把它牵来时,它已经一声不响地啃了点青草而且它还在咕叨"这不是我的过错,我不聪明。我从未说过我以前是聪明的。"

片刻之间,所有的小矮人都张大着嘴巴,瞪着眼睛打量那驴子,这时有个士兵机警地说道"我的长官,你疯了吗?你在对奴隶们说些什么话呀?"另一个士兵说"你究竟是什么人?"现在不是高举长矛敬礼了——而是两支长矛都放下来准备战斗了。

鲲 + 弩 + 小 + 說 + k u n n u ~ co m-

"口令是什么?"士兵头目查问道。

"这就是我的口令,"国王一面拔出剑来,一面说道,"天亮了,谎言破产了。无赖,保护你自己吧,因为我就是纳尼亚国王蒂莲。"他像闪电似的向士兵头目猛扑过去。尤斯塔斯看到国王拔剑,也拔出剑来,冲向另一个士兵。他的脸色苍白得像死人,但我不会因此责备他。而且他运道很好,初次作战的人有时总是幸运的。他把蒂莲在昨天下午竭力教给他的一切统统都忘掉了,疯狂地乱砍一气(事实上,我不能肯定他没有闭上眼睛);使他自己大为吃惊的是:他突然发现那卡乐门士兵倒在他脚下,死了。虽然这是一大安慰,但在片刻之间,那倒是很吓人的。国王的战斗比他多了一两秒钟:他也杀死了对方,并且对尤斯塔斯大声喊道"另外两个兵在哪儿呢?"

但小矮人们已经解决了剩下来的两个卡乐门士兵。敌人一个也不剩了。

打得好,尤斯塔斯!"蒂莲一面拍拍他的背脊,一面大声叫好,"喂,小矮人们,现在你们自由了。明天我要带着你们去解放整个儿纳尼亚。为阿斯兰三呼万岁吧!但,随之而来的后果却是令人沮丧的。只有少数小矮人(大约五个人光景)发出了有气无力的欢呼但立刻又沉默了,还有几个人吼出了愠怒的号叫,许多人压根儿不吭声。

"他们不明白吗?"吉尔不耐烦地问道。

"你们小矮人脑袋都有什么毛病吗?你们没听见国王所说的话吗?灾难统统结束了。无尾猿不会在纳尼亚再统治下了。人人可以回去过正常的生活了。你们可以重新说说笑笑了。难道你们不高兴吗?"

大约停顿了一分钟光景以后,有个头发胡子黑得像煤烟、长相不太好看的小矮人说道,"小姐,那么你可能是什么人呢?""我叫吉尔,"她说道,"就是把国王蒂莲从魔法困扰中拯救出来的那个吉尔——这一位是尤斯塔斯,他也一起拯救过国王的——一百年以后,我们又从另外一个世界回到这儿来了。阿斯兰派我们来的。"-

小矮人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露齿而笑,是嘲笑,不是欢笑。

"得了,"黑小矮人(他的名字叫格里夫尔)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小伙子们大家觉得怎么样,但我觉得我听到阿斯兰的次数太多了,此生今后再也不想听到它了。"

"说得对,说得对,"其他小矮人咕噜道,"这全是诡计,全是十足的诡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蒂莲说道。他作战时脸色不曾发白,现在却脸色发白了。他曾经认为此时此刻将成为一个美好的时刻,不料竟变得更像一个噩梦。"你们必定认为我们的头脑是十足愚蠢的,你们必定这样想的,"格里夫尔说道,"我们已经受骗上当了一次,现在你们指望我们马上就再次受骗上当。要知道,关于阿斯兰的谎言,你们再也不能以此利用我们了。瞧瞧它吧。一头长耳朵的老驴子!"

"天哪,你简直要叫我发狂了,"蒂莲说道,"我们哪个人说过它是阿斯兰啊?是无尾猿拿它来假冒真正的阿斯兰的。难道你没法儿明白吗?""我想,你们搞到了一个比较高明的假冒为王者。"格里夫尔说,"丝毫不感谢你们。我们已经被愚弄了一次,我们不愿再受愚弄了。"

"我没有搞什么假冒者,"蒂莲愤愤地说道,"我为真正的阿斯兰效力。"

"阿斯兰在哪儿?阿斯兰是谁?把他给我们瞧瞧!"好几个小矮人说道。

"傻瓜,你们以为我把阿斯兰放在旅行袋里吗?我是什么人物,竟能一声令下就叫阿斯兰出现吗?他可不是头驯服的狮子。"

这最后一句话刚说出口,他就认识到他走错了一步棋。小矮人们立刻用一种嘲弄的咏叹调开始念叨"可不是头驯服的狮子,可不是头驯服的狮子。"一个小矮人说"这就是另一帮子不断跟我们说的话啊。"

"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并不相信真正的阿斯兰。"吉尔说道,"但我见到过阿斯兰。正是阿斯兰把我们两人从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送到这儿来的。"

"啊,"格里夫尔露出明显的笑容,说道,"你开口说话了。他们已经把一套东西教得你滚瓜烂熟哩。你是在背书,是不是?"

"没有教养的家伙,"蒂莲吼道,"你竟当着一位小姐的面胡说八道吗?"

"你在你头脑里保留文明礼貌的语言吧,先生,"小矮人答道,"我可并不认为我们还需要什么国王了——如果你确实是蒂莲的话;可你看上去不像蒂莲——我们也不再要什么阿斯兰了。从现在起,我们要自己照料我们自己,不再向谁举手到帽子边敬礼了。明白吗?"

"说得对,"其他小矮人们说道,"现在我们为的是我们自己。再也没有阿斯兰了,再也没有国王了,再也没有关于其他世界的无聊故事了。小矮人就是要为小矮人而奋斗。"于是小矮人们开始在队伍里各就各位,准备走回去了,回到他们当初被叫来的地方去了-

"小畜生!"尤斯塔斯说道,"把你们从盐坑里救了出来,你们竟连-谢谢-也不说一声吗?"

"啊,这一切我们全明白,"格里夫尔回过头来说道,"你们要利用我们,那才是你们为什么救我们的缘故。你们正在耍弄你们的把戏。伙计们,走吧。"

于是小矮人们唱起了古里古怪的小小进行曲,配合着鼓声,迈步踏进黑暗中去了。

蒂莲和他的朋友们瞪眼望着小矮人们远去。然后蒂莲简简单单说声"走",他们就继续上路了。

他们是默默无言的一群。迷惑觉得它自己仍旧不光彩,它也确实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吉尔除了对小矮人感到厌恶外,对尤斯塔斯之战胜卡乐门士兵印象深刻,自己几乎感到羞愧。至于尤斯塔斯,他的心仍旧怦怦地跳得很快,蒂莲和独角兽悲哀地一起走在后面。国王的于臂搁在独角兽的肩膀上,独角兽有时用它柔软的鼻子擦擦国王的面颊。他们不想用言词互相安慰。想起足以安慰人的任何词儿,都是很不容易的。蒂莲做梦也没有想到,无尾猿设置伪阿斯兰的一个不良后果,竟是导致人们不再相信真正的阿斯兰了。他本来深信不疑,只要他向小矮人们揭露了无尾猿怎样使他们受骗上当,小矮人们就立刻会站到他这边来的。第二夜他就可以率领他们上马厩山,把迷惑的真相暴露在众曰睽睽之下,大家就会起而反抗无尾猿。也许经过同卡乐门士兵的一场混战,整个儿问题就会解决了。但,现在看起来,他什么也不能指望。其他的纳尼亚人,还有许多可能转而采取小矮人一样的态度哩。

"我觉得,有人在我们后面跟上来了。"迷惑突然说道。他们停下步来静听。确实不错,他们背后有一种小脚砰砰地走动的声音。"谁在那儿行走!"国王大声喊道。"是我呀,陛下,"传来一个声音道,"是我,小矮人波金。我刚设法摆脱了其他小矮人。陛下,我站在你这一边,站在阿斯兰这一边。如果你能把一支小剑放在我的手掌里,我一定在一切结束之前,欣然击中对方要害。"

大家都向他围拢来,欢迎他,称赞他,拍拍他的背脊。当然,光是一个小矮人也不能使局面有多大的不同,但,哪怕只有一个小矮人,毕竟也是令人高兴的。大伙儿为之面有喜色。但吉尔和尤斯塔斯容光焕发可并不长久;因为他们哈欠连连,头昏脑涨,疲倦得只能想些不幸的事情了。

他们回到堡垒时,正是夜间最寒冷的时刻,天色快要破晓了。如果早已为他们准备了食物,他们会高高兴兴地吃一顿的,但没有想到弄一顿饭吃要那么费事和费时。他们在一条小溪里喝了点水,把水泼在脸上洗了一洗,便倒在床铺上睡觉,只有迷惑和珍宝说是它们待在户外倒更加舒服。或许这样正好,因为一头独角兽和一头胖胖的长足了肉体的驴子,都待在室内,总是会使人感觉到房间里很拥挤的。纳尼亚的小矮人,虽然身高不到四英尺,就其身材而言,却是最吃苦耐劳和最强壮有力的动物;所以,波金虽然过了沉重的一天,夜间又睡得很晚,却比任何人都醒得早,醒来时体力完全恢复,已经神清气爽了。他立刻拿着吉尔的弓箭,走出去射中了两只林中野鸽。然后他坐在门前石阶上一边给鸽子拔毛,边跟珍宝和迷惑闲谈。迷惑在这天早晨感到好得多了,珍宝是头独角兽,因而是兽类中最高贵而又最娇嫩的一种动物,它对待小矮人十分和蔼可亲,跟他说些双方都能理解的事情,例如青草呀、糖呀、对蹄子的爱护呀。在快要十点半的时候,吉尔和尤斯塔斯打着哈欠擦着眼睛,从堡垒里走出来,小矮人给他们看一种叫做野弗雷斯尼的纳尼亚野草;他们在那儿可以采集到许许多多,看起来外形像我们的浆草,但煮熟了吃起来,味道要好得多。(要使它尽善尽美,就需要加点儿黄油和胡椒,但他们手头没有这些玩意儿。)再加点儿这个那个的,他们就炖成了一个精美的菜肴作为他们的早餐或正餐(你愿意管它叫什么就叫什么)。蒂莲带着斧头稍稍深入树林,砍了些树枝带回来当柴火。那菜肴正炖着的时候——似乎炖的时间很长久——特别是接近于炖熟、香味愈来愈美妙时,更觉得炖久了,国王替波金找到了一整套小矮人装备锁子甲、头盔、盾牌、剑、剑带和匕首。然后国王又检查了尤斯塔斯的剑,发现尤斯塔斯杀死了卡乐门士兵后就把血污的剑插进剑鞠里去了。国王责备他,叫他把剑揩干净擦亮。

在这一段时间里,吉尔走来走去,有时搅搅锅里炖着的食物,有时妒忌地望着正在心满意足地吃草的驴子和独角兽。那天早晨,她好几次但愿她也能吃草哩。

但,当菜肴端上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值得等待的了,而且一圈分过来后大家还有第二份可吃。谁都尽量吃了个畅快后,三个人和一个小矮人便来到门口台阶上坐下,两个四足动物面向着他们躺下,而小矮人得到吉尔和蒂莲的允许,点上了他的烟斗,于是国王开言道:

"哦,朋友波金,你所知道的关于敌人的消息,极可能比我们多。把你所知道的,统统告诉我们吧。第一,对于我的脱身逃走,他们在编些什么故事?"

"陛下,编了个空前狡猾的故事,"波金说道,"故事是猫儿金格讲出来的,说不定也是它编造出来的。陛下,这个金格——啊,如果猫是滑头,那么它就是个老滑头——它说它正走过恶棍们把你绑在上面的那棵树。它说(我是冒昧如实汇报)你正在号叫骂人,诅咒阿斯兰。原话我不想重复了,尽管它用的词儿,看上去很正经很得体——你知道,一只猫儿如果高兴的话,它是能够说得这样的。据金格说,阿斯兰突然在一阵闪电中亲自出现了,一口就把陛下吞到他肚子里去了。所有的野兽听到这故事都哆哆嗦嗦,有的当场吓昏过去。当然,无尾猿就跟着添油加酱地发挥了。行了,无尾猿说,瞧瞧阿斯兰是怎么对待那些不尊敬他的人的吧!要把这件事看做是对你们大家的一个警告。于是可怜的野兽们号啕呜咽,说道,是呀,是呀。所以,陛下脱身逃遁的结果,并没使野兽们考虑你是否仍有王室的朋友在帮助你,却仅仅使野兽们更加害怕,对无尾猿更加俯首帖耳了。"

"多么阴险凶恶的政策!"蒂莲说道,"这样看来,这个金格是参与无尾猿的机密的啊。"

"陛下,现在问题是倒过来了:究竟无尾猿是否参与金格的机密。"小矮人答道,"你要明白,无尾猿如今沉湎于斟酒。我深信不疑,现在阴谋诡计大部分是由金格或利什达——那就是卡乐门队长——执行的。我认为金格在小矮人中散布的流言,主要应归罪于他们把你的脱身逃回说得太不光彩了。我要把其中的所以然告诉你。前天夜间,一个可怕的深更半夜的会议刚散,我在回家的路上才走了一小段路,发觉我把烟斗丢在那儿了。这是只确实极好的烟斗,是我多年心爱之物,所以我就回去找烟斗。但,我还没有走到我曾经坐过的地方,就听到喵的一声猫叫,听到一个卡乐门人的口音说道,-这儿说话要低声-我就一动也不动地站着,仿佛我被冻僵了似的。这两个家伙,就是金格和-泰坎-利什达——他们都管他叫-泰坎-,高贵的-泰坎-,猫儿金格用它那奉承讨好的声音说道,-今儿个关于阿斯兰并不超过塔什的说法,我正想确切地知道,咱俩心里的意思是什么?-毫无疑问,众猫中最聪明的猫啊,另一个说道,你已经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金格道,-两者之中,哪一个都是不存在的——凡是有学问的人,大家都明白-泰坎-说-那么,我们是能够彼此了解的了-猫儿道-你可像我一样,逐渐有点儿厌恶那头无尾猿了?-,-一头愚蠢而贪婪的野兽,-另一个说,-但,眼前我们必须利用它。你和我必须暗中秘密准备好一切,叫无尾猿去完成我们的愿望。"让某些比较有学问的纳尼亚国民参与我们的机密,我们觉得恰当,便依次逐个吸收——这就会把事情搞得更好,难道不会吗?-金格道,-因为,真正信仰阿斯兰的野兽,随时都可能转变的,而且,如果无尾猿暴露了它的秘密,它们就会自愿转变的。但,那些既不关心塔什神又不关心阿斯兰、眼睛只盯着它们自己的利益的,而纳尼亚成为卡乐门的一个省时,"蒂斯罗克"又会给以重赏的家伙,它们必将是坚定不移的。"高明的猫儿,"-队长说,"但选择哪一个可要小心谨慎啊。""

小矮人一直在讲下去时,天色似乎变了。他们坐下来时曾经阳光灿烂。现在迷惑发抖了。珍宝不安地摆动着脑袋。吉尔抬头看天。"

"满天都是云霾哩。"她说。"天那么冷。"迷惑说。"狮王在上,天气够冷的!"蒂莲一边向双手呵气,一边说道,"哇!这是一股什么臭味?-

"唉!"尤斯塔斯喘着气说道,"这像是某种死掉的禽兽呀。附近什么地方可有一只死鸟吗?以前我们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珍宝四脚着地爬行,独角突出在前面探索,大大地忙乱了一阵。"瞧!"它嚷道,"瞧瞧它!瞧,瞧!"于是他们六个都看见了。他们的脸上都露出非常惊愕沮丧的表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