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黄金国的发现 • 一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2020年02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 加利福尼亚

1848年1月

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以它的土地肥沃、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着称于世。风光旖旎的旧金山又是多么令人神往。然而,富饶的加利福尼亚,从拓荒开发到繁荣兴盛,还不到两百年的历史。今天映入人们眼帘的美丽的旧金山,历史更短。1906年,旧金山城遭到特大地震,建筑全部被毁,现在的城市是在一片废墟中重建起来的。旧金山最早的旧址只不过是一个渔村。1776年10月,天主教托钵修会的主要教派——弗兰西斯派的西班牙传教士在此建立了传教站,又因为它地处弗兰西斯科海湾,所以在1847年该城归属美国之后,正式命名为圣弗兰西斯科(San Francisco)。19世纪中叶,加利福尼亚发现金矿后,华侨曾把该地称为金山,以后为了有别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新金山)又改称旧金山。加利福尼亚的繁荣和圣弗兰西斯科的崛起正是和黄金密切地联系在一起。1849年在加利福尼亚掀起的世界性淘金热潮广为人知,然而,恐怕并不是人人都知道,这一片土地当时是属于私人的,它的主人就是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可惜,黄金的发现并没有给这位主人带来幸福,而是使他家破人亡,自己沦为乞丐。

💐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译者题记

 

一个厌倦欧洲生活的人

1834年,一艘美国轮船从哈弗尔[1]驶向纽约。在数百名亡命者中有一个名叫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2]的人。他原籍瑞士巴塞尔附近的吕嫩贝尔格,是年31岁。他正面临着欧洲几个法庭的审判,将被指控为破产者、窃贼、证券伪造者,于是他急急忙忙撂下自己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在巴黎用一张假身份证弄到一点钱,踏上了寻找新生活的旅程。7月7日,他抵达纽约,在那里混了两年,几乎什么事都干过,什么打包工、药剂师、牙医、药材商、开小酒馆,不管会干不会干,最后总算略微安定,开了一家客栈,可是不久又将它出售,随着当时一股着魔似的迁徙洪流搬到密苏里州,在那里经营农业,没有多久就积蓄了一小笔财产,可以过安安稳稳的日子,然而他的门前总是不断有人匆匆经过,皮货商、猎人、冒险家、士兵,他们有的从西部来,有的又到西部去,于是“西部”这个词就渐渐地有了诱人的魅力,只知道到那里去,首先遇到的是茫茫的草原,成群的野牛,人烟稀少,在草原上走一天甚至一星期,都见不到一点儿人影,只有红皮肤的印第安人在那里追逐猎物,然后迎来的是无法攀登的高山峻岭,最后才是那“西部”的土地。关于这片土地的详细情况,谁也说不清楚,但它那神话般的富饶,已变得家喻户晓。当时的加利福尼亚还是相当神秘,传说在那一片土地上遍地流的是牛奶和蜂蜜,人人可以随便取用。只不过那是一片遥远的地方,无穷无尽的远,要到那里去是有生命危险的。

[1] 哈弗尔(Le Havre),法国北部滨海城市。

[2] 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Johann August Suter 或John Augustus Sutter),加利福尼亚的拓荒先驱,1803年生于瑞士,1834年赴美国,1835年和1836年曾到过美国新墨西哥州首府圣菲经商,1838年迁居密苏里州的俄勒冈,1839年在圣弗兰西斯科湾登陆,在今天的加利福尼亚首府萨克拉门托的地址上建立殖民地,1841年成为墨西哥公民,从阿尔瓦拉多总督处获得大片土地。1848年1月24日,在所有权属于他的土地上发现了黄金,从而引起疯狂的淘金热潮,他手下的人纷纷不辞而别,前来淘金的人盗走了他的成群牛羊,擅自占领他的土地,致使他于1852年宣告破产,1864至1878年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给他每月250美元养老金,1880年死于心脏病猝发。

但是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浑身都是冒险家的血液,安居乐业并不能吸引他。1837年的一天,他变卖了自己的田地和家产,组织了一支远征队,带着车辆、马匹、一群美洲野牛,从印第奔斯堡[3]出发,到那陌生的远方去。

[3] 印第奔斯堡(Fort Independence),密苏里州西部小镇,又译独立镇。

 

进军加利福尼亚

1838年。苏特尔带着两名军官、五名传教士、三名妇女坐着牛车向茫茫无际的远方驶去。他们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大草原,最后又翻过崇山峻岭,向着太平洋的方向进发。他们在路上走了三个月,10月底到达温哥华。可是,两名军官在到达以前就离开了苏特尔,五名传教士也没有继续往前走,三名妇女在半途中因饥饿而死去。

现在只剩下苏特尔一个人了,有人留他在温哥华住下,并替他谋到一个职位,但都没有用,他拒绝了一切。加利福尼亚——这个有着魔力般的名字始终诱惑着他。他驾着一条破旧的帆船,渡过太平洋,先到达夏威夷群岛,然后沿着阿拉斯加的海岸,历尽千难万险,最终在一个名叫圣弗兰西斯科的荒凉地方登陆。当时的圣弗兰西斯科可不是像今天这样一座在大地震后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发展起来的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当时的圣弗兰西斯科仅仅是一个贫穷的渔村,尚未成为墨西哥的那个偏僻省份——加利福尼亚[4]的主要城市,就连它的名字也还是跟着弗兰西斯教派的布道团叫起来的呢。当时的加利福尼亚无人管理,一片荒芜,是美洲新大陆最富庶的地区中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

[4] 加利福尼亚自16世纪以后,先为西班牙的领地,后为墨西哥的领地,以后又逐渐被美国并吞,经过1846至1848年的美墨战争,加利福尼亚于1850年正式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州。苏特尔拓荒加利福尼亚时,正经历了这些历史演变。

西班牙的混乱局面由于缺乏任何权威而加剧,暴乱四起,畜力人力匮乏,也没有在这里励精图治的力量。苏特尔租了一匹马,驱着它走进肥沃的萨克拉门托山谷。只用了一天时间,他就全明白了:在这片土地上不仅可以建立一座农庄、一个大农场,简直可以建立一个王国。第二天他骑马前往蒙德来[5],这是一座十分简陋的首府。他向阿尔瓦拉多总督[6]毛遂自荐,讲了自己要开垦这里一片土地的意图,他要从夏威夷群岛带来卡拿卡人,并让这些勤劳的有色人自己定期从那里迁到此地,而他则愿意承担起为他们建立移民区的责任,要建立一个名为新黑尔维喜阿[7]的小国家。

[5] 蒙德来(Monte Rey)今为加利福尼亚州西部的蒙德来。

[6] 胡安·包蒂斯塔·阿尔瓦拉多(Juan Bautista Alvarado, 1809—1882),墨西哥派驻加利福尼亚的行政长官,1836至1841年间是实际上独立的加利福尼亚的总督。

[7] 黑尔维喜阿(Helvetien),瑞士旧称。

“为什么要叫新黑尔维喜阿呢?”总督问。“我是瑞士人,而且是一个共和主义者。”苏特尔回答说。

“好吧,你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我把这片土地租让给你,为期10年。”

你看,事情很快就在那里达成了协议。在远离文明千里之遥的地方,一个人的能力会获得一种和在家里完全不同的报偿。

 

新黑尔维喜阿

1839年。一行用牲口驮着货物的队伍沿着萨克拉门托河[8]岸缓慢地向上游走去。苏特尔骑着马走在最前面,身上挎着一支枪,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三个欧洲人,接着是150名穿着短衫背心的卡拿卡人[9],然后是30辆装载着粮食、生活用品、种子和弹药的牛车,以及50匹马、75头骡子和成群的奶牛、绵羊,末尾是一支小小的后卫——这就是要去征服新黑尔维喜阿的全部人马。

[8] 萨克拉门托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部河流,该州首府萨克拉门托位于此河岸。

[9] 卡拿卡人,夏威夷群岛的土著民族。

在这些人面前滚起火的巨浪。他们焚毁树林,这是比砍伐更为简便的方法。巨大的火焰刚刚烧完这一片土地,树墩残干还冒着余烟,他们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建造仓库;挖掘水井;在无需耕犁的田地上撒种;为源源而来的成群牛羊筑起栏圈。渐渐地从邻近传教站开辟的偏僻殖民地迁移来大批新人。

收获是丰硕的。播下去的种子获得了五倍的收成。粮食满仓。不久,牲畜就数以千计。尽管在这片土地上还存在不少困难,还需要对敢于不断侵犯这片欣欣向荣的殖民地的当地土著人进行讨伐,但是新黑尔维喜阿的疆域可以说已发展到幅员辽阔。河道水渠、磨坊工场、海外商店[10]都纷纷兴建创办起来。船只在江河上来来往往。苏特尔不仅供应温哥华和夏威夷群岛的需要,而且还供应所有停泊在加利福尼亚的帆船的需要。他种植水果——这些加利福尼亚水果今天已誉满全球。你看,果树在那里长得多么繁茂!于是他引进法国和莱茵河的葡萄。没有几年工夫,遍地都是果实累累的葡萄藤。至于说到苏特尔自己,他建立起许多房屋和庄稼茂盛的农场,还不远万里,用180天的时间从巴黎运来一架普莱耶尔[11]牌钢琴,用60头牛横越过整个新大陆,从纽约运来一台蒸汽机。他在英国和法国的那些最大的钱庄银行里都能得到信贷和存有巨款。现在,他已经45岁了,正处在事业的顶峰。他想起了自己在14年前把妻子和三个孩子不知扔在世界的何处,于是他给他们写信,请他们到他这里来,到他自己的领地上来。因为他觉得现在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是新黑尔维喜阿的主人,是世界上最富裕的阔佬之一,而且将永远富裕下去。尔后,美利坚合众国也终于把这块放任不管的殖民地从墨西哥手中并入自己的版图,一切更有保障和安全了。又过了若干年,苏特尔确实成了世界上最最有钱的人。

[10] 海外商店(Faktorei),是指欧洲商人在殖民地设置的贸易栈。

[11] 伊格纳茨·普莱耶尔(Ignaz Pleyel, 1757—1831),奥地利作曲家兼钢琴制造家。

 

带来厄运的一铁铲

1848年1月。约翰·奥古斯特·苏特尔的一个细木匠——詹姆斯·威尔逊·马歇尔[12]突然心情激动地冲进他的家里,说他一定得同他谈一谈。苏特尔十分惊异,因为他昨天才刚刚把马歇尔派到柯洛玛自己的农庄去建立一个新的锯木场,而现在他却没有得到允许就返了回来,站在苏特尔的面前,激动得直哆嗦,然后将苏特尔推进房间,锁上房门,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含有少许黄色颗粒的沙土,他说他昨天掘地时突然注意到这种奇怪的金属,他认为这就是黄金,可是别人却嘲笑他。这时苏特尔变得严肃认真起来,拿着这些颗粒去做了分析试验,证明确是黄金。他决定第二天就和马歇尔一起骑马到那农庄去。然而这个木匠师傅当天夜里就冒着暴风雨骑马回到了农庄,他也是急不可耐地想要得到证实——他是被那种可怕的狂热所攫住的第一个人,不久这种狂热震撼了整个世界。

[12] 詹姆斯·威尔逊·马歇尔(James Wilson Marshall, 1810—1885),美国人,1844至1845年间到加利福尼亚拓荒,后和苏特尔合作经营锯木厂,1848年1月24日,他在挖掘该厂地基时发现了黄金,从而引起1849年世界性的淘金热。

第二天上午,苏特尔上校到达柯洛玛。他们堵截水渠,检查那里的泥沙。人们只需用筛滤把泥沙稍微来回摇晃几下,亮晶晶的黄金小粒就留在黑色的筛网上了。苏特尔把自己身边的几个白人召集到一起,要他们发誓对此事保守秘密,直至锯木场建成。然后他骑马回到自己的农庄,虽然他神情坚毅严峻,内心却无比兴奋:据人们记忆所及,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黄金——黄金竟会完全暴露在地面上,而这片土地却是属于他的,是他苏特尔的财产。看来,这一夜真好像胜似十年:他成了世界上最最富有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