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逃向苍天 • 一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2020年02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为列夫·托尔斯泰的未完成剧本

《光在黑暗中发亮》补写的尾声

1910年10月末

19世纪俄国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之一列夫·托尔斯泰的一生是伟大的,同时又是矛盾的。他在世界观激变之后,为自己贵族地主庄园式的生活不符合自己的信念而深感不安;但他的妻子却囿于世俗偏见,过多地为家庭和子女的利益着想,不能理解他的思想,从而造成夫妻的不和与家庭的悲剧,这更使托尔斯泰痛苦不堪。于是他在1882年和1884年曾一再萌发弃家出走的念头。这种想法在他19世纪80至90年代的创作中有颇多反映,尤其是1890年开始创作的剧本《光在黑暗中发亮》,更可以说完全是当时作者的自我写照。该剧中的主人公萨林采夫在世界观转变之后同家庭和社会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但他同时又主张不以暴力抗恶。这部剧本是托尔斯泰最矛盾的作品之一。剧本虽然经过长时间的创作,但始终没有完成,只留下片断,因为托尔斯泰不知道该如何结局——他还没有为主人公的矛盾找到解决的办法。而现实生活中的托尔斯泰自己,正如剧本的主人公萨林采夫一样,也仍然处于深深的矛盾之中而不能自拔,因为他虽然想以弃家出走来摆脱自己的痛苦,但又怕自己的这一举动会引起妻子和亲人的痛苦,这无异于自己犯下罪孳,违背自己“不抵抗”的理论。所以这种矛盾的痛苦生活又继续折磨了他将近20年。1910年10月末,风烛残年的托尔斯泰在经过了几场极富戏剧性的冲突之后,终于毅然决然悄悄离家出走。10月28日清晨,一辆载着托尔斯泰的马车在黎明前的黑夜中远远驶去,前面是茫茫苍天。陪同他的只有一个挚友兼医生马柯维茨基,知道他去向的只有他的小女儿。但是,这位82岁的老人已经不起旅途的劳顿。三天之后,他因患肺炎不得不在阿斯塔波沃火车站下车,暂住在站长的公务房间里,经过几天的重病之后,终于在11月7日清晨与世长辞。由于导致托尔斯泰最后毅然出走的起因极富戏剧性,又由于他生前曾写过这样一部影射自己的未完成剧本,斯蒂芬·茨威格以此为契机,采用戏剧形式再现了这一幅令人欷歔的历史画面。

《逃向苍天》是本书中采用戏剧形式写的唯一一篇历史特写。属于纪实文学的历史特写一般都用散文,然而茨威格有时却不拘一格,因人因事制宜,大胆采用叙事诗或戏剧的形式来写真人真事。

——译者题记

 

前言

1890年,列夫·托尔斯泰开始创作一部自传性的剧本,这部剧本后来以《光在黑暗中发亮》为题,作为遗稿的片断发表和上演。这部未完成的剧本(从第一场就已清楚表明)无非是用最隐晦的方式来描述自己家中的悲剧,为自己酝酿中的弃家出走作公开的辩白,同时也是为了求得自己妻子的宽恕,也就是说,这是一部在心灵极度破碎中企求获得精神上完全平衡的作品。

显而易见,托尔斯泰在该剧中塑造的尼古拉·米哈伊洛维奇·萨林采夫这一形象正是他的自我写照,而且大概还可以这样认为,这一形象是这部悲剧中虚构成分最少的一个。列夫·托尔斯泰之所以塑造这一形象,无疑是为了替自己预先表白,他一定要摆脱自己的生活,但是,无论是在剧本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在当时的1890年还是十年以后的1900年,他都没有找到决裂的勇气和方式。由于缺乏这种意志,剧本也始终只留下片断,仅仅写到主人公举着双手祈求上帝帮助他结束内心的自相矛盾——那种全然不知所措的精神状态——而告结束。

这部悲剧所缺少的最后一幕,托尔斯泰后来也没有再行补写。不过,重要的倒是:他用自己的生活完成了这最后一幕。在1910年10月末的最后几天里,25年来的犹豫不决终于变成了摆脱困境的决心:托尔斯泰在经过几次极富戏剧性的冲突之后弃家出走了,而且是走得正是时候,不久他就安详地、如愿以偿地死去,在静穆中奠祭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我觉得,把托尔斯泰自己的这个结局作为他那部悲剧片断的尾声是最自然不过的了。因此,我试图以尽可能忠于历史和尊重事实与文献的态度把这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结局写出来。我深知自己并无奢望:想以此来任意补充和代替列夫·托尔斯泰的自白;我不是要把自己同他的那部作品掺和起来,我只是想对那部作品尽我绵薄之力。我在这里所作的努力,不是要去完成他的剧本,而仅仅是想为他那一部未完成的剧本和未解决的冲突写出一个独立成篇的尾声,唯一的目的是要给那出未完成的悲剧以一个悲壮的结局。这也就是这一尾声部分的意蕴和我怀着敬重的心情努力所求的宗旨。如果万一要演出这尾声部分,那么必须强调指出,尾声中发生的情节在时间上要比《光在黑暗中发亮》晚16年,而这一点务必在列夫·托尔斯泰的外貌扮相上体现出来。他晚年的几张出色肖像可以作为化妆时的模型,尤其是在沙马尔京诺修道院他妹妹那里时[1]的那张画像和灵床上的那张照片。他的工作室也应当布置得同历史上一样:惊人的简朴,令人肃然起敬。纯粹从演出的角度考虑,我希望尾声部分能并入《光在黑暗中发亮》片断的第四幕,但幕间需隔较长时间后再演出(尾声中的主人公已用了托尔斯泰自己的名字,而不再是影射自我的人物萨林采夫)。单独演出这一尾声不是我的意图。

[1] 1910年10月28日清晨五点钟,列夫·托尔斯泰瞒着妻子悄然离家,从此永远离开了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第二夫他到柯泽尔斯克附近的沙马尔京诺修道院看他所悯爱的当修女的妹妹玛利亚·尼古拉耶夫娜,为了向她告别——也许是永别,在那里逗留了两天。

 

尾声中的人物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已迈入生命的第83个年头)

索菲娅·安德烈耶夫娜·托尔斯泰(伯爵夫人),托尔斯泰的妻子

亚历山德拉·李沃夫娜(萨莎),托尔斯泰的女儿

秘书

杜山·彼德罗维奇·马柯维茨基[2],托尔斯泰的家庭医生和朋友

伊凡·伊凡诺维奇·奥索林,阿斯塔波沃火车站站长

基里尔·格里戈罗维奇,阿斯塔波沃的警长

大学生甲

大学生乙

三名旅客

[2] 杜山·彼德罗维奇·马柯维茨基(Душан Летрович Маковнлкнн,斯洛伐克人,医生,在1904至1910年间是托尔斯泰的密友,在托尔斯泰去世后仍留在亚斯纳亚·波利亚纳至1920年,帮助当地农民治病,著有《亚斯纳亚日记》,参阅托尔斯泰的长女苏霍京娜-托尔斯塔娅著《回忆录》(Т. П. Сухотина-Толстая, Воспомцнанпя),莫斯科文艺出版社1981年俄文版第399页。

 

前两场发生在1910年10月末的最后几天,亚斯纳亚·波利亚纳[3]的托尔斯泰工作室;最后一场发生在1910年10月31日,阿斯塔波沃火车站的候车室。

[3]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列夫·托尔斯泰在俄国图拉省克拉皮文县(今属俄罗斯图拉省晓金区)的庄园,这是他母亲(尼·谢·沃尔康斯基公爵的女儿)的陪嫁产业,在兄弟析产时归他所有,列夫·托尔斯泰在此出生,他漫长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在此度过。

 

共一条评论

  1. 七彩人生说道:

    1910年10月末

    19世纪俄国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之一列夫·托尔斯泰的一生是伟大的,同时又是矛盾的。他在世界观激变之后,为自己贵族地主庄园式的生活不符合自己的信念而深感不安;但他的妻子却囿于世俗偏见,过多地为家庭和子女的利益着想,不能理解他的思想,从而造成夫妻的不和与家庭的悲剧,这更使托尔斯泰痛苦不堪。于是他在1882年和1884年曾一再萌发弃家出走的念头。

发表评论